柳風趕緊拖住他,「什麼情況。」

Home - 未分類 - 柳風趕緊拖住他,「什麼情況。」

「呦,柳兄回來了?」

白如風似乎這才看見柳風,激動道,「快,這個小妖精居然賴著不走,簡直膽大包天!」

「轟!」

暖兒扛著大炮就砸了過來。

白如風面如土色。

「停停停,都是自己人。」

柳風哭笑不得,這都什麼跟什麼嘛。

「自己人?」

白如風獃滯。

「對啊。」

柳風苦笑,「你們進門都不問的嗎?怎麼能直接打起來。」

「那丫頭直接動手啊。」

白如風哭訴。

「……」

柳風看向暖兒。

「哼。」

暖兒冷笑,「問問他第一句說了什麼。」

柳風看向熊貓眼的白如風。

「呃……」

白如風想了下,「我進來等了會,看見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進來,然後……你懂得,我這麼帥氣英俊瀟洒,每次去客棧都會有一些心懷不軌的小姑娘接近,所以,我當時只是下意識的說了一句。」

「你說了什麼。」

柳風隱隱感覺不妙。

「姑娘,不約!」

白如風嘆氣。

柳風:「……」

拍拍白如風的肩膀,柳風覺得這貨挨打那是一點都不冤啊!對人家一個小姑娘說這種話,沒被打死就算暖兒手下留情了。不過話說回來,白如風好歹也是觀止境好吧,居然被暖兒追著打,簡直是……

丟人啊!

柳風都不好意思承認自己認識這貨了。

觀止啊!

那可是強者的代言詞啊!

「好了,我介紹一下。」

柳風無奈的將兩人拉到一起。

「這位是白如風,我同窗好友,也是二輪畫師。」

「這位是暖兒,暫時就算是跟著我了。」

柳風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跟著你?」

白如風肅然,看著眼前這身高只有一米二的小丫頭,再看看眼前的柳風,一臉糾結的模樣,似乎在感慨柳風口味之重,最終拋棄了尊嚴,咬咬牙走到暖兒面前,彎下腰,大聲喊了句,「嫂子好!」

柳風:「……」

暖兒:「……」

小院內剎那間寂靜。

「卡!」

皇家大炮預備,黑漆漆的洞口對準了白如風的腦袋。

「冷靜!冷靜!」

柳風一把抱住暖兒。

「別攔我!」

暖兒大怒,「今天不殺死這個逗比,我就不姓暖!」

白如風茫然的看著兩人,這次又哪裡錯了?

PS:六月一日,本書純情上架。準備好起點幣哦親~敢說,起點這麼多書裡面,你再也找不到比本書更純潔的書了。

就這麼耿直! 客棧小院。

柳風坐在桌上,左右是大眼瞪小眼的暖兒和白如風,若非因為柳風在,說不定下一刻兩人就打起來了。

「你可以把她當做我妹妹。」

柳風很謹慎的介紹道,眼中警告意味濃重,你要再亂說這次我可救不了你了。

「哦哦。」

白如風這才恍然。

兩人這才算是認識了。

「好了,不說這些。」

柳風搖頭,將潘森的事情說了一下。

「又有人追殺你?」

暖兒眉頭微皺,「你怎麼跟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柳風翻個白眼。

「所以,我們要先將那些知道你秘密的人滅口?」

白如風拉回了話題。

「嗯。」

柳風點頭,「子時他們會集合,到時候是一網打盡的好機會,但是,不能被對方發現,不能讓敵人逃走!我們對敵人實力也不清楚,但是潘森既然是執行任務的頭頭,其餘人估計不會比他強。」

「也就是說,一批觀止境咯?」

白如風嘆氣。

他只有觀止九品啊!

剛入觀止的小菜鳥,對付一群觀止境,太勉強了!

「有我在。」

柳風淡然說道,「還有你們,一共四個人。」

很快。

馮福也過來,四個人湊齊。

「把每個人會的可用靈畫說出。」

「觀止境的最好。」

柳風坦誠公布,「然後我們四人聯手,聯合威力之下,對付他們也就容易的多了,如果有三才陣之後的陣法就更好了。」

「我一個不會。」

暖兒首先開口。

「觀止境的靈畫,我只會幾個。」

柳風也是總結道,「飄雲、弓箭、金剛,這三個還算勉強觀止境靈畫,其餘的都是我強行提升到觀止境的,威力大降,幾乎可以無視。」

柳風最大的問題是提升太快!

他會的靈畫本來就不多,再加上境界提升過快,以往的靈畫幾乎都不能用,所以眼下能用的只有這麼幾個,而且威力……

不忍直視。

這也是他觀止一品的《飄雲》甚至還沒有潘森觀止二品《墮天一擊》靈畫強大的緣由,潘森的那幅靈畫,必然早就成了他的主靈畫,培育多年,威力之強大,絕對同級別靈畫可以媲美的。

縱然柳風《飄雲》+官榜的可怕增幅,都比不過一副《墮天一擊》!

「馮福呢?」

柳風看向馮福。

「我想想。」

馮福眉頭皺起,最終搖搖頭,「太多了。」

「啊?」

正準備失望的柳風和白如風愣住了,「太多了?」

「嗯。」

馮福理所當然,「以前不是無聊么,我就多看靈畫,我好多同學早就到了觀止境,所以偶爾我也會看看學習觀止境的靈畫有沒有什麼靈感,所以當初幾乎是橫掃所有觀止境的靈畫。」

擦。

眾人巨汗。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馮福雖然實力不算強大,但是掌握的經驗絕非他人可以媲美的。

「這麼說的話,靈畫不缺了。」

柳風當即拍板。

以他對畫力的感知和對靈畫的理解,一旦馮福講解一邊,幾乎就可以畫出,甚至可以進行改善,這種情況下,馮福的存在,簡直可以讓他對所有靈畫了如指掌!還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很好。」

「先想好需要的靈畫,然後馮福傳授,我改善。」

柳風斷定,「然後大家準備晚上的作戰計劃。」

「好。」

眾人點頭。

「我呢我呢?」

白如風對自己被忽視很不滿。

「你要幹嘛?」

柳風驚奇的掃了他一眼。

「靈畫啊靈畫啊!」

白如風大吼。

「馮福大部分都會啊,問他就行了。」

柳風嘆氣。

「我的他肯定不會。」

白如風信誓旦旦,「上次製作蓋輪不是失敗了么,這次我又製作了嶄新的靈畫,完全自創,比蓋輪還要恐怖!」

「哦?」

眾人眼前一亮。

自創?

馮福所會的,肯定是書本上記載的標準靈畫。

而自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