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完全站起身,目光移動到她身上的時候,我差點兒沒被嚇死。她是巴薩爾。

Home - 未分類 - 當我完全站起身,目光移動到她身上的時候,我差點兒沒被嚇死。她是巴薩爾。

「巴……薩……爾……你……你你」我話還沒說完她就插話:「姐姐,我不是21世紀的巴薩爾。我叫頃古冉爵。您忘了?這名兒可是傾貴妃給我封的。只可惜現在除了你沒人知道我是原來的慕容夫人,即使你嘴長在宮中到處宣揚我是慕容夫人也沒有人會信的。因為我已經把臉換了,除了和我最熟的你會認出我以外,其他人誰都不會知道的。」

她說完就走了。

傍晚,我給傾貴妃寫書信,我知道她又會承受不了。不料信剛送出,就有人前來稟報傾貴妃暈厥。 春蠶死去了,但留下了華貴絲綢;蝴蝶死去了,但留下了漂亮的衣裳;畫眉飛去了,但留下了美妙的歌聲;花朵凋謝了,但留下了縷縷幽香;蠟燭燃盡了,但留下一片光明;雷雨過去了,但留下了七彩霓虹

「學姐,我喜歡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南宮浩認真地注視著對面少女的眼睛說。

「恩,我答應你」慕容晴將頭微微低下,兩隻眼睛撲閃撲閃的。

可是誰知道這是一個陰謀的開始

又是另一個愛情的開始

過了2年

「晴,我們……分手吧!」浩緊握住雙拳,嘴角緊擰著。

「浩,為什麼?,我…。我們不是好好的嗎?」慕容晴微微啜泣的說。

「你。。送我的戒指還給你」浩從褲兜里拿出晴送給他的戒指,猶豫了幾分鐘,遞到慕容晴面前。

「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已經愛上你了」慕容晴大聲哄道。

「浩,難道你就是這樣踐踏我對你的愛嗎?我——恨——你——」晴搶在浩沒說之前說,就把戒指從他手上搶了過來,跑了。

而浩在原地看著晴微弱的身影,蹲下身把頭放在兩棲之間,低頭慢慢的哭著,回想起那些幸福而又美好的生活。眼淚滴在地上,世界好像黯然無色,沒有一點光彩。

過了兩天

晴,看到浩和雨雪(全國第一張氏集團千金)走出五星級的旅館,晴看到這一幕,瞳孔放大,眼瞪瞪地看著浩;浩也好像看到了晴,兩個人四目對視。晴不想再看了,握緊自己給他的戒指,心想:「不可能的,肯定是自己看錯了,也不會為了錢,(在這個故事之前,晴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可是家道中落,變成了過得還算富有的生活。。。。)才跟我在一起的,絕對不是」晴對著天空哄了一聲「上帝,你為什麼要我一次又一次的受傷,我慕容晴承受不起」,忽然有一部車向我沖了過來,直到我看到車裡的人,「你。。。。。。。你真的很想我死嗎,我死了你應該開心了吧,可以和雨雪在一起,沒人會打擾你們了」晴苦笑。而這個人就是————浩。

晴閉上了眼睛,身體上的血像曼珠沙華般的紅的鮮艷。浩看到這一幕馬上打開車門跑到晴身邊,抱起眼前被血液蓋著的人兒帶點哀求的哭道「晴,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和她在一起,晴,別走,我錯了,別閉著眼睛好嗎,看看我好嗎啊…………」。 或許是命運的不幸註定要將自己繽紛多彩的夢撞碎;或許是天地的無情終歸要將自己繼日的辛勤當做泡影放飛,或許是許許多多的難以理解卻又實實在在的障礙與挫折早已將意氣豐發的拼搏與百折不撓的進擊化為道道憂愁陣陣孤寂,那麼就請在凄慘中反省我們自己吧

唔……。。唔,這是哪裡啊??」慕容晴看到這個地方全是紅色旁邊有一個穿著白色的衣服,另一個穿著黑色的衣服,還有一個穿著紅色的衣服的帥氣男子,難道這裡是……。。

「這裡是閻王殿」穿著紅色衣服的帥氣男子嚴肅的說到。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慕容晴疑問的說

「因為你陽壽未盡,你可以到你想到的一個地方,不過不可以回到這個世界」穿著紅色的衣服的男子說

「為什麼,我不能回去」晴疑惑的問道

「因為,因為。。。。。。。」閻王懊惱,怎麼辦怎麼辦,也不可能說你是我不小心弄過來的吧

「因為什麼。。。算了,反正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晴低下頭說道

「就算你想回,都回不了,反正肉身已經沒有了」閻王在那裡喃喃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可以穿越?喂,我在問你話呢」晴接著又問

「當然可以,那你要穿越到哪?我還會給你5個願望」閻王憐憫的問道,這算是我給你的補償吧,孩子你上輩子活的太悲慘了

「我要穿越到終極世界,第一個願望是:我要比天使還要漂亮無數倍的外貌;第二個願望是:我要超強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後面的願我暫時想不出來暫時想不出來,下次再告訴你,哦,對了我下次怎麼找你啊」

男子拿出一隻水晶戒指「這個是通訊器,深藍色鍵是錄音,白色鍵是視屏,紫色鍵是通話,天藍色鍵,它可以變成護主兵器「冰魅」,你對著它說「出來出來」我就可以出來了」

我話還沒說完眼前忽然一黑,好溫暖,可是為什麼那麼擠,好像有股外力要把我推出去一樣,沒辦法我又不想那麼累,只好順著這股力出去了。 或許是命運的不幸註定要將自己繽紛多彩的夢撞碎;或許是天地的無情終歸要將自己繼日的辛勤當做泡影放飛,或許是許許多多的難以理解卻又實實在在的障礙與挫折早已將意氣豐發的拼搏與百折不撓的進擊化為道道憂愁陣陣孤寂,那麼就請在凄慘中反省我們自己吧

唔……。。唔,這是哪裡啊??」慕容晴看到這個地方全是紅色旁邊有一個穿著白色的衣服,另一個穿著黑色的衣服,還有一個穿著紅色的衣服的帥氣男子,難道這裡是……。。

「這裡是閻王殿」穿著紅色衣服的帥氣男子嚴肅的說到。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慕容晴疑問的說

「因為你陽壽未盡,你可以到你想到的一個地方,不過不可以回到這個世界」穿著紅色的衣服的男子說

「為什麼,我不能回去」晴疑惑的問道

「因為,因為。。。。。。。」閻王懊惱,怎麼辦怎麼辦,也不可能說你是我不小心弄過來的吧

「因為什麼。。。算了,反正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晴低下頭說道

「就算你想回,都回不了,反正肉身已經沒有了」閻王在那裡喃喃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可以穿越?喂,我在問你話呢」晴接著又問

「當然可以,那你要穿越到哪?我還會給你5個願望」閻王憐憫的問道,這算是我給你的補償吧,孩子你上輩子活的太悲慘了

「我要穿越到終極世界,第一個願望是:我要比天使還要漂亮無數倍的外貌;第二個願望是:我要超強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後面的願我暫時想不出來暫時想不出來,下次再告訴你,哦,對了我下次怎麼找你啊」

男子拿出一隻水晶戒指「這個是通訊器,深藍色鍵是錄音,白色鍵是視屏,紫色鍵是通話,天藍色鍵,它可以變成護主兵器「冰魅」,你對著它說「出來出來」我就可以出來了」

我話還沒說完眼前忽然一黑,好溫暖,可是為什麼那麼擠,好像有股外力要把我推出去一樣,沒辦法我又不想那麼累,只好順著這股力出去了。 每一滴水都折射出一個多彩的世界,每一雙眼睛都嵌進一個多彩的世界,每一條泛著清麗的旋律的小溪都閃爍著美的光輝。不要空嘆人世的無奈,且用美麗的心情來看待人世的繁華多彩,細細品味那無處不在的美吧!

「唔。。唔。。。。。」慕容晴一睜開眼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四周沉浸著一陣陣刺鼻的味道有一雙憂鬱的眼神望著我,想說「你是誰」,可是只能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看到自己的一雙芊芊細手變成一雙肥嘟嘟的小手,心想道「自己變成了「嬰兒」了,為什麼他沒跟我說是胎穿吖,現在真有點不習慣。。。。。。」

「小雨,把你妹妹抱過來」一位年輕漂亮的婦女溫柔地說到,這位年輕的婦女的周圍散發著母愛的光輝

小男孩把我抱過去婦女途中的時候才發現,男孩和浩長很像,長長的眼睫毛,一雙很冷的眼睛,吹彈可破的皮膚令所有的女孩羨慕,想起這又忍不住流了眼淚,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我,又讓我見到那麼相似的人

我被小男孩抱到婦女手中,婦女溫柔地說到「寶貝,你叫什麼名字好呢?」

「丁傲晴」小男孩雙手交叉的放在胸前說到

「我的兒子腦袋就是好使,就叫這個名字,丁傲晴,挺好聽的」小男孩聽到婦女說的話嘴角抽了抽可是眼神中帶著點溫柔的看著寶寶

我覺得這個名字好難聽,想在旁邊說這個名字好難聽著,可是不能說話,只能「嗚嗚嗚嗚。。。。。。。。。」

年輕婦女以為我的「嗚嗚嗚嗚。。。。。。。。」是說這個名字好聽,為什麼不讓她聽懂我的語言

過後,年輕婦女向抱寶寶,可是寶寶就是不要年輕婦女抱了,從年輕婦女手中邊哭邊掙脫。小男孩看到婦女的狀況,立馬把丁傲晴抱了過去,丁傲晴就停止了掙脫,也停止了哭聲。當時丁傲晴看見了小男孩微微的笑了,又想起了浩,這感覺真好……。

「我的哥哥原來會笑,笑得那麼燦爛真的好像浩,呵呵」傲晴那苦澀般的笑容被小男孩看到了,小男孩看到妹妹發出這樣的神情,有點震撼,覺得她不應該有這樣的表情,心裡發誓一定要保護這個女孩,不要她再有這般的笑容,真的讓人很心痛,就好像心臟被人揪著一樣。。。。。。 每一滴水都折射出一個多彩的世界,每一雙眼睛都嵌進一個多彩的世界,每一條泛著清麗的旋律的小溪都閃爍著美的光輝。不要空嘆人世的無奈,且用美麗的心情來看待人世的繁華多彩,細細品味那無處不在的美吧!

「唔。。唔。。。。。」慕容晴一睜開眼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四周沉浸著一陣陣刺鼻的味道有一雙憂鬱的眼神望著我,想說「你是誰」,可是只能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看到自己的一雙芊芊細手變成一雙肥嘟嘟的小手,心想道「自己變成了「嬰兒」了,為什麼他沒跟我說是胎穿吖,現在真有點不習慣。。。。。。」

「小雨,把你妹妹抱過來」一位年輕漂亮的婦女溫柔地說到,這位年輕的婦女的周圍散發著母愛的光輝

小男孩把我抱過去婦女途中的時候才發現,男孩和浩長很像,長長的眼睫毛,一雙很冷的眼睛,吹彈可破的皮膚令所有的女孩羨慕,想起這又忍不住流了眼淚,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我,又讓我見到那麼相似的人

我被小男孩抱到婦女手中,婦女溫柔地說到「寶貝,你叫什麼名字好呢?」

「丁傲晴」小男孩雙手交叉的放在胸前說到

「我的兒子腦袋就是好使,就叫這個名字,丁傲晴,挺好聽的」小男孩聽到婦女說的話嘴角抽了抽可是眼神中帶著點溫柔的看著寶寶

我覺得這個名字好難聽,想在旁邊說這個名字好難聽著,可是不能說話,只能「嗚嗚嗚嗚。。。。。。。。。」

年輕婦女以為我的「嗚嗚嗚嗚。。。。。。。。」是說這個名字好聽,為什麼不讓她聽懂我的語言

過後,年輕婦女向抱寶寶,可是寶寶就是不要年輕婦女抱了,從年輕婦女手中邊哭邊掙脫。小男孩看到婦女的狀況,立馬把丁傲晴抱了過去,丁傲晴就停止了掙脫,也停止了哭聲。當時丁傲晴看見了小男孩微微的笑了,又想起了浩,這感覺真好……。

「我的哥哥原來會笑,笑得那麼燦爛真的好像浩,呵呵」傲晴那苦澀般的笑容被小男孩看到了,小男孩看到妹妹發出這樣的神情,有點震撼,覺得她不應該有這樣的表情,心裡發誓一定要保護這個女孩,不要她再有這般的笑容,真的讓人很心痛,就好像心臟被人揪著一樣。。。。。。 悲觀的人,先被自己打敗,然後才被生活打敗;樂觀的人,先戰勝自己,然後才戰勝生活。悲觀的人,所受的痛苦有限,前途也有限;樂觀的人,所受的磨難無量,前途也無量。在悲觀的人眼裡,原來可能的事也能變成不可能;在樂觀的人眼裡,原來不可能的事也能變成可能。悲觀只能產生平庸,樂觀才能造就卓絕。從卓絕的人那裡,我們不難發現樂觀的精神;從平庸的人那裡,我們很容易找到陰鬱的影子。

「媽,我回來了!!!」丁傲晴背著書包打開家裡的大門說到

「寶貝女兒,你回來了。」丁媽媽看著丁傲晴說到

「媽,我想出去外面闖闖」丁傲晴很嚴肅般的說道

「哈,什麼?你說你要到外面闖闖??」丁媽媽流露出傷心的語氣說到

「媽,其實我也不想離開你們,我為了長大後有能力保護和照顧你們,我不得不離開。」丁傲晴雖然有點不忍心,可還是堅定不決的說到

「女兒,我們不需要你的照顧真的,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待在我們身邊就行了,再說你有沒有跟哥哥說你要離開這件事,哥哥會傷心的,看看他那麼疼你,寶貝女兒,你捨得嗎」丁媽媽說到

「哥哥?我知道哥哥疼我,我就因為怕哥哥不給我去闖,所以才沒跟哥哥說的」丁傲晴無奈懊惱般的說到

「我的寶貝女兒,你確定不跟哥哥說嗎,那你什麼時走」丁媽媽無奈的說到

「我。。。。。。可能很快就走,等一下就我要收拾行李,所以。。。。。。。。。」傲晴欲言又止的說到

「所以什麼?」丁媽疑惑地問道

「所以不能跟哥哥說再見了,媽你要照顧好哥知道嗎」丁傲晴很認真的看著丁媽媽的眼睛說道

「如果你走了那我怎麼辦,有沒有想過我」門后的一個聲音說道驚到了丁媽媽和丁傲晴

「哥,我走了不是還有媽媽嗎,記得要照顧好媽媽,也要照顧好自己,我也捨不得媽媽,可是我更捨不得你,知道嗎哥哥。。。。。。。。。。」

「記得要打電話回來,不然我和媽媽會擔心的」丁小雨的淚水已經潤濕了整個眼帘,就只剩下沒流下來了

「哥哥,你。。。。。。。。放心吧!我會的,我會想你的哥哥,媽媽」丁傲晴不舍的說道

「那我上去收拾行李了」丁傲晴轉身說道

幾十分鐘后。。。。。。。。

傲晴拿著行李走著下來,跟媽媽和哥哥道別後就艱難的出了家門。 即使青春是一枝嬌艷的花,但我明白,一枝獨放永遠不是春天,春天該是萬紫千紅的世界。即使青春是一株大地偉岸的樹,但我明白,一株獨秀永遠不是挺拔,成行成排的林木,才是遮風擋沙的綠色長城。即使青春是一葉大海孤高的帆,但我明白,一葉孤帆很難遠航,千帆競發才是大海的壯觀。

離開家以後,丁傲晴攔了一部的士坐了上去,跟司機說出了王亞瑟家的地址

過了幾十分鐘后。。。。。。。

按了他家的門鈴,出來了一個大概比我大三歲的男孩。「這個男孩大概就是王亞瑟,我要怎麼住進他家呢,啊,有辦法了!嘻嘻」丁傲晴心裡想著小心思

忽然,我就暈在了男孩胸堂上,男孩看見一個皮膚吹彈可破,櫻桃小嘴,眼睫毛像把刷子一樣的女孩暈在了他的面前,臉上出現了可疑的紅暈,可是之後就沒有了,反應過來時馬上叫管家把女孩帶到房間看私人醫生。。。。。。

過了十幾分鐘后。。。。。。

丁傲晴聽到沒什麼動靜了,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見男孩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女孩。

男孩見女孩醒了,停下那種眼神說到「你為什麼會暈倒在我家,還有你有什麼目的?」

在這是丁傲晴正在想怎麼留下來,突然,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又是誰????」丁傲晴用清澈的眼睛看著王亞瑟說到

「你失憶了。。。。。你忘記了自己是誰了嗎?」男孩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我只知道我叫丁傲晴,還有這是哪。。。」丁傲晴眨一眨她那清澈的雙眼看著王亞瑟問道

「那你既然失憶了,就住在我家,我叫王亞瑟,做我妹妹吧」男孩憐憫的說道

「那。。。。。好吧,謝謝。。。。你」丁傲晴吞吞吐吐的說道

「你還這樣叫我」男孩有點憤怒的說到

「謝謝。。王。。。哥哥。。。。」丁傲晴有些拗口的說道說道

「這樣才乖,我的好妹妹」王亞瑟撫摸丁傲晴的頭說道 能夠破碎的人,必定真正活過。林黛玉的破碎,在於她有刻骨銘心的愛情;三毛的破碎,源於她歷經滄桑后一剎那的明徹與超脫;梵谷的破碎,是太陽用黃金的刀子讓他在光明中不斷劇痛,貝多芬的破碎,則是靈性至極的黑白鍵撞擊生命的悲壯樂章。如果說那些平凡者的破碎泄漏的是人性最純最美的光點,那麼這些優秀的靈魂的破碎則如銀色的梨花開滿了我們頭頂的天空。

「哥,你準備去哪裡讀高中啊?」丁傲晴還是用她那清澈的雙眼看著王亞瑟說道

「我?我準備去芭拉高中的終極一班」王亞瑟很堅定的看著丁傲晴說道說到

「我也要去!!!!」丁傲晴很興奮的跟王亞瑟說道

「不行,你還沒到讀高中的年齡,而且爸是不會給你去的」亞瑟說到

「為什麼,我都在哈佛畢業了,只是想重回讀書的生活而已,況且爸爸很好騙的啦」丁傲晴不滿的說道

「因為。。。。。。。。。。,反正你就是不能去」王亞瑟轉過頭去不看丁傲晴那可憐兮兮的眼神,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答應她

「哥哥,我討厭你」丁傲晴用啜泣的聲音說完,便衝到了自己的卧室門口進去后大力關門,跑到床上抱著被子捂著臉哭,大聲地哭

「為什麼,為什麼,不給我去,我只是不想離開哥哥而已」傲晴斷斷續續的聲音說完后,哭得更大聲,眼淚像止不住一樣,流了很久,直到丁傲晴睡著后,可是眼睫毛上還是掛著小水珠。。。。。。

第二天:

傲晴又像十年前一樣離開了,不過這次不同了,是默默地離開。只留下了一封信。。。。。。。。

自己妹妹那麼久還沒起床,就到妹妹房間門口敲門,敲了很久,還沒見妹妹起床,心裡開始有些不安了,立馬開了門進去,房間里沒有妹妹,看了很久,發現桌子上有一封信,亞瑟慢慢的打開信封,拿出信,信里寫道:

哥哥: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這個家了,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為什麼不給我去,可是,我只是不想離開你而已,僅此而已。哥哥,你不用來找我了,我很安全,你放心,我只是離開一段時間,散散心,很快就會回來的。

你親愛的妹妹:傲晴

到這封信時崩潰的跪坐在地上了,對著天畫板說:「妹妹,為什麼你就是那麼不聽話呢,我叫你不要去是對你好的」 試試看——不是像企鵝那樣靜靜的站在海邊,翹首企盼機會的來臨,而是如蒼鷹一般不停的翻飛盤旋,執著的尋求。試試看——不是面對峰迴路轉、雜草叢生的前途枉自嗟嘆,而是披荊斬棘,舉步探索。試試看——不是拘泥於命運的禁錮,聽憑命運的擺布,而是奮力敲擊其神秘的門扉,使之洞開一個新的天地。微笑著,去唱生活的歌謠。

丁傲晴離開後到了芭拉高中,一進校門,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座長方形的大花壇。花壇里月季扶桑繡球米蘭等競相開放,爭奇鬥豔。紅的像火焰,白的像雪花,黃的賽黃金,粉的勝彩霞。花壇中央還有一棵南洋杉,翠綠蔥鬱,亭亭玉立。三個自製的「噴泉」均勻地噴洒著水珠,遠遠望去,如煙似霧,透過陽光,可以看見一道七色彩虹,真是好看極了。

到了那裡首先看到的是:校長和主任

慢悠悠的走到校長面前說:「我要在這讀書」

「額。。。這。。。。。。。。。。」錢校長有點為難的說

「金筆點龍,你難道不想知道我是誰么」傲晴以錢校長能聽見的聲音說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