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那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了。」

Home - 未分類 - 「哈哈,那我就不繼續賣關子了。」

百事通終於是說著,「這件事情,要從北大陸二十年一度的排位戰說起。話說就是七天前開始的那一場排位戰上面,出現了七個天資卓越的青年人物。而其中,最恐怖的一個,叫蘇墨。」

「恐怖?有多恐怖?」

既然已經習慣了百事通的賣關子,他們也逐漸學會了給百事通捧哏。每次百事通一給百事通捧哏,百事通總會多講一些東西。

而聽到后話,那青年人的目光終於也是飄向了那個百事通,口中自最後一口肉咽下去之後,便不再有任何的食物。

「在排位戰剛開始的那一天,那個叫蘇墨的人就已經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剛一出場就直接捏碎了一柄上品靈兵,同時面不改色的把那個擁有上品靈兵的人轟下了擂台。」

百事通的話語之中,依舊也是帶著一抹震撼。說書人一般都提前有過準備,但是這件事情,卻一而再的讓百事通震撼不已,也足以說明這個的恐怖。

「徒手捏碎上品靈兵?不可能吧?百事通你可真會開玩笑。」

不過,這件事情對於他們來說,的確也是太過於玄乎了。在這種地階,莫說是上品靈兵,下品靈兵都並不多見。所以,在他們眼中下品靈兵就已經是十分恐怖的存在了。

而徒手捏碎上品靈兵這一件事情,他們第一反應就是選擇不相信。

「當時我聽到的時候,我也一點都不相信啊。可是,第二天的排位戰,我可是親自去看過了現場。」

百事通道,「第二天,是他們的個人排位戰,當時那個叫蘇墨的人,直接召喚出了一個巨大的火球,那一場戰鬥打的非常激烈,幾乎連整個城池都能夠驚動。」

「哦?驚動一個城池?那個城池有小九城這麼大么?」台下又是有人開口問著。

百事通回答道:「那哪能相提並論,比賽的場地可是北大陸第一城池,一百個小九城都沒有那麼大。」

這種偏僻的地方,恐怕也是難以想象那樣的層面了。

不再去在意這些之後,那青年人也是拿起了手中的酒杯,再一次的開始小酌了起來。

「不可能吧,天下間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力量啊?更何況那還是個不到二十五歲的青年人,難不成還能有咱清水鎮的第一天才牛少爺厲害?」

這個牛少爺,便是這座小鎮唯一的霸主,牛家的人。在剛來到這座小鎮的時候,青年就已經聽說過了。

「誒,這就是你們膚淺了。」

百事通罷了罷手,帶著一種激動地情緒說著,「如果牛少爺和那個青年比上一比,恐怕對方也只消吹吹氣就能夠打敗牛少爺了。」

「怎麼可能,牛少爺今年才二十一,就已經是沉靈境的強者了。難道,他們還能夠有多強,怎麼可能會有沉靈境這種層次。我可聽說過北大陸是比咱東大陸還要弱的,你別忽悠我們了。」

周圍有人開始呼和,似乎就是為了彰顯他的見多識廣。

青年人靜靜的聽著他們吹牛逼,倒是不太在意,心中也是開始了嘲笑。

「你離開過清水鎮?」百事通沒有多言,只是簡單地說了這一句話。

「當然,我可去過小九城,小九城裡面可是有混靈境的強者呢!」那人理直氣壯地說著,就好像他走過多遠一樣。

青年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這種偏僻的地方,人們見識狹隘也是非常正常的。

百事通略微一嘆,隨後才是繼續說道:「這個世界大著呢,當天北大陸的排位戰,可都是王者層次的較量啊!」

「啥?王者?清靈王境?」

剛才那炫耀自己見多識廣的人就開口,「你就可勁吹吧,還王者呢,你覺得可能么?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啊,我都不敢說我見過王者,你還說那邊全是王者,可勁忽悠。」

聽著那人的話語,百事通倒是一副好脾氣,忍了下來。

「就是,咱牛少爺可是大天才,如果去了你說的那個什麼排位戰,鐵定拿下個第一來。」台下一唱一和,好不樂乎。

「好了,你們不要扯淡了,聽百事通把事情說完。」轉而,在一旁一人聽著有些不耐煩了,就是這般說這。

隨後,所有人的目光就再一次的匯聚到了百事通的身上。

緊接著,百事通終於還是繼續講到:「那一日我看到了那叫蘇墨的人,他一路上去,在排位戰的第三天傍晚,他直接拿下了魁首。在眾多王者當中,他直接拿下了第一!」

「而組織這場排位戰的北冥聖地,也是答應為他實現一個願望。然後,那個蘇墨就說,要挑戰北冥聖地的聖子。」

「啥,北冥聖地聖子?很厲害么?」台下又開始了捧哏,而且言語當中更加的充滿著期待,很想知道之後發生的事情。

百事通一咳,才是繼續說道:「那個北冥聖子,可是十分強的,當時就直接吩咐六個老人在天上弄了一個大擂台。你們是沒有看到,那一場打的叫一個激烈,連整個北冥城都直接被驚動了,彷彿天地都在震顫。」

「那後來呢?!」

雖然有些玄乎,但他們依舊還是想要知道後續。

「後來嘛,本來蘇墨已經被那個北冥聖子打飛出去了,不過突然間那個叫蘇墨的人就出現在了北冥聖子的身旁,而那個北冥聖子當場就暴斃了。」百事通有的沒的說了一大堆,倒是異常的興奮。

「可勁吹!」

剛才那個誇耀自己的人,再一次的開口,「啥驚天動地,啥突然出現,尼瑪以為老子蠢啊?咋可能有這麼厲害的人,如果有這麼厲害的人,我咋地不知道?」

而就在那人言語的時候,青年終於是將注意力再一次放到了那百事通的身上,頭一次的開口道:「說書先生,那你當時在場,可曾看到了那個叫蘇墨的人,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

「離開之後?」

百事通略微一愣,看著那個青年,似乎有些眼熟,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離開之後,整個北冥城就被一個勢力圍上了,好像叫什麼什麼斗靈宗。之後一片混亂,我被氣浪震暈了過去,當我醒來之後,整個北冥城已經一片廢墟了。」

「那……」

聽著此話,青年的面色突然開始陰沉了下來,眼中也透露著憂慮,「你可曾看到那個蘇墨的心上人了?」

「依稀看到,那個一直和蘇墨在一起的女子被斗靈宗的人帶走了。」

話至此處,百事通的神色突然開始出現了幾分神往:「我還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那樣美若天仙的女子,那個叫蘇墨的人還真是好運啊。」

回想著當時的情景,百事通似乎也開始有些陶醉在回憶當中了。

「百事通!」

突然,從外面傳來了一聲暴戾,轉而一個少年便是帶著兩個魁梧的家丁闖了進來,走到了百事通的身前,「剛才是不是你說我和一個青年比什麼都不如?我可是清水鎮第一天才,你倒是把那個人帶出來給我瞧瞧,如果能抗下我三招,我就認!」

青年看著來者,便是莫約二十齣頭的年紀。而就這段話語,毫無疑問的便是那所謂的牛少爺了。

不禁,青年卻是搖了搖頭。

轉而,那青年又是將注意力放到了百事通的身上,他看到了百事通掛在臉上的一副為難之色。其實,當個說書人也不容易啊。

終於,蘇墨還是站起身來,隨後又是邁開步子直接擋在了百事通和那個牛少爺的中間。

「你是誰,干屁事啊?」那牛少爺言語橫衝直撞,倒是一點沒有一個成年的樣子。

啪!

青年毫不留情,轉身便是一個嘴巴,其中沒有包含一絲一毫的靈元波動。不過,就是這麼看似極輕的一個嘴巴,直接將牛少爺向著一邊扇出了十數丈,撞在牆上才是得以停下。

而當他停下之後,臉上已經是紅腫一片,一口牙齒也全部掉光。

「警告你,若是再隨意的惡言相向,我滅你牛家只需要動動手指!」

這個青年,單論面容上來看,絕對比牛少爺還要年輕。但是,這麼一下子,就直接將牛少爺扇的動都動不了,可見他的可怕。

不過對於這些,青年也沒有太過於在意。當他將注意力再次放到百事通身上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臉震驚。

「這是給你的說書錢。」 總裁專寵,麼麼噠! 說著,蘇墨便拋出了一枚靈石,隨後就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他付了飯錢,本大可以離去。但是,這說書錢卻是說書人唯一的收入來源。若是連這點小錢都不給,蘇墨到覺得自己是偷走了對方的勞動成果。

他沒有這個逼臉。

蘇墨離去許久之後,所有人才是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他……究竟是誰……」所有人都產生了這般的疑惑。

而這個疑惑,只有百事通能夠解答:「他就是……蘇墨。」

【日更萬字看得爽不?】

【編輯不給我推薦,我倒無所謂。各位如果看爽了,還望幫我做做宣傳咯~】【每天一萬字,真的好辛苦的嘞~】

【最重要一點,看正版!】

… 「接下來……該去哪兒呢……」

蘇墨看著眼前無邊無際的成片荒野,眸光也開始閃爍不定。

他一直以來都只是生活在北大陸,而南大陸也只是去過神皇學院與斗靈宗兩個地方。

自然,他對於東大陸是一無所知的。

「小子,東大陸是天毒神教的發源地所在啊。」步行間,封老的話語出現在了蘇墨的耳畔。

聽到封老提起這個勢力的名字,蘇墨的心頭也不禁一顫。

讓他這般疲於奔命的,便是這天毒神教。

當年因為天毒神教,他被迫離開北大陸。之後又因為天毒神教,才引起了盤龍域和齊域之間的戰爭。

天毒神教這個辭彙,不止一次的出現在蘇墨的耳邊,而且每一次都是處在他的對立面。

如今來到了天毒神教大本營所在,蘇墨心頭自然是會不由自主的發顫。

「小子,你不會要去搗毀天毒神教吧?」

見到蘇墨不言語,封老便又是幽幽的來了一句。

蘇墨倒是非常的鎮定:「那是連神農諸殿都忌憚的存在,我如今的力量還不夠……」

言語間,蘇墨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卻是不再有過多的言語。

可以說,這個連神農諸殿都忌憚的存在,在無形之間已經強大到讓明面上的三大勢力都為之顫抖的地步了。

的確,太可怕。

「不管了,先了解一下東大陸的狀況再說吧。」片刻思索和整理思緒之後,蘇墨還是決定了下來。

轉而,他看了看這無邊的荒漠,也是略微的一嘆。

之前北冥久雲如若狂濤的攻勢讓蘇墨渾身上下都是傷痕,雖然有神秘力量的恢復,卻依舊不能夠做到完全癒合的地步。

隨後又因為幾天幾夜的疾馳,所以蘇墨身上也已經沉寂下了一些隱疾。不過因為病體是他本身,所以想要將之完全去除也需要三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之後的三天蘇墨就不能夠動用全力,否則傷口加劇嚴重的可能會導致蘇墨經脈永久性受損。

那樣,就不是現在蘇墨的神農藥典所能夠補救回來的了。

「不過小子,這東大陸聖靈師這個行業盛行。傳說中,整個世界第一位聖靈師曾蒞臨,並且在這裡留下了一座高塔,似乎與聖靈師的修行有關。」封老有的沒的這般說這,到也並沒有提起太多的興趣。

畢竟,他本身也並非聖靈師。

「一座塔?在哪兒?」

蘇墨略微一愣,腳下的步子依舊沒有停下。

「在東大陸第一城,炎陽城當中。」

封老道,「保持你現在的方向,十萬裡外就是一座萬里荒漠,東大陸的險地之一,『萬里流沙』。穿過了『萬里流沙』,就是炎陽城了。」

「萬里流沙?」

頭一次聽到這個名詞,蘇墨的眸光也是閃爍不定。既然在東大陸是險地般的存在,那麼就不會簡單了。

轉而,封老也是解釋道:「顧名思義,就是延綿萬里的炎熱沙漠,不過其中會不定時不定位的出現範圍龐大的流沙,這不是普通的流沙,會吸食修鍊者的靈元,直到將之吸干為止。」

「既然是流沙,飛過去不就好了?」蘇墨滿是不解,流沙是地面上的存在,只要不觸碰地面便就沒事了。

不過很快,蘇墨也就自己否定了這個猜想。若是能夠這麼簡單的通過,就不會被稱之為險地了。

果不其然,封老道:「裡面的天地靈元結構特殊,流轉方式也有很大的詫異。若非是長年累月生存在其中的人,想要在裡面凝結靈元,根本是做不到的。」

「長年累月?」

聽到這個詞,蘇墨不禁泛起了一個疑問,「難道還有人會長年累月生存在這種地方不成?」

「自然會有。通過了這萬里流沙,就是炎陽城所在。炎陽城作為東大陸第一城,自然也是有著不少通商的商隊,甚至於斗靈拍賣行都對其十分看重。既然有商隊通行,那就不免有劫道匪徒了。」

稍微頓了頓,封老才是繼續說道,「這些街道匪徒對於萬里流沙十分了解,在其中長年累月的生存,自然也是能夠輕鬆地凝聚靈元,對付不能夠凝聚靈元的商隊,絕對是信手拈來的。」

說實在的,蘇墨倒也覺得封老說的很有道理。只不過,若是他遇到了皆非的話,在裡面凝聚不了靈元,還是很危險的事情。

但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畢竟他也不是這麼容易夭折的存在。

如此想著,蘇墨腳下的步伐也是不斷地加快。最終,遠遠地他又是能夠在地平線的方向,看到一座類似於小鎮的建築群。

「那是……」

蘇墨略微有些意外,在這種鳥無人煙的荒漠上,竟然還會有這樣的建築群,倒還真是難得見到。

封老道:「那是萬里流沙旁邊的小鎮,越過了小鎮再走幾里就是萬里流沙的範圍。而這種小鎮,也都是聚集著不好的傭兵團伙,一般來說小型商隊都會在其中招聘傭兵團伙來為自己保駕護航。」

「原來如此。」

蘇墨聽后,倒是若有所思了起來。他本以為要一人獨自穿越這萬里流沙了,沒想到眼前卻是出現了這麼一個傭兵團伙聚集的地方。這些人自然也是能夠在其中凝聚靈元的存在,那麼跟著他們一準沒問題。

如此想著,蘇墨不禁再次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很快,蘇墨就已經走入了這小鎮當中。

一入小鎮,蘇墨放眼望去就能夠看到不少走動的人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