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小院里。

一襲長裙的韓靈兒正坐在石桌邊,靜靜的喝著茶。而她的對面,則是一個身著黑色金邊袍服的老者。

「靈兒,三個月早已過去,如今更又寬限了你半個月。 枕上豪門:冷酷首席契約妻 那小子還是沒有出來!」老者眼帘低垂,身前石桌上的杯盞茶香裊裊,卻看也不看一眼,語氣沉緩的道:「今日,你當要隨我回去了吧!」

聞聽老者的話,韓靈兒的動作微微一顫。隨即恢復平靜,端起杯盞輕抿了一口,美目抬起,望著老者,輕柔的說。

「七叔,請再給我半個月!」

面對老者,韓靈兒沒有想過反抗,因為她很清楚,這樣做。沒有任何的結果。

「不行!」老者眼帘依舊低垂,聲音平靜的響起。

聞言,韓靈兒沉默了,沒有再說話,老者雖然只說了兩個字,但其中那股不容置疑的意味,卻讓她清楚感受的道。

「七叔,喝茶吧。今天日落的夕陽很美,靈兒想好好看看!」微微沉寂。韓靈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輕聲道。

今天是老者寬限的半個月最後一天,韓靈兒想在東靈學院,將這個夕陽看盡,再離開。

「嗯!」

這一次。老者沒有再反對。

夕陽已經落下大半,最多再有一炷香的功夫,便會完全落下去。

幾個月都等下來了,他又豈會在乎這一炷香。

院中,一片平靜。

韓靈兒的僕役。紅袖靜靜的站在一旁,等著給兩人添上茶水。

只是那被稱為七叔的老者,卻依舊沒有絲毫動靜,眼帘垂著,好像睡著了一般,身前杯盞中的茶已經有些涼了,紅袖卻不敢給他換掉。

韓靈兒捧著杯子,望著天邊的夕陽,目光有些迷離。

今天的夕陽真的很美,紅火的顏色,比往日要更加的艷麗,天邊的雲層略顯稀薄,卻也不少,層層疊疊,如魚鱗一樣,殘陽灑上上面,將之映照的艷紅,絢爛無比。

此時,韓靈兒真的很希望韓辰在她的身邊,陪她一起看這美麗的夕陽。

「韓辰哥哥…」一聲呢喃,仿似夢囈一般。

「靈兒!」

這時,一道溫和的聲音從身旁響起,韓靈兒心神一震。

轉過頭去,韓靈兒那絕美的容顏上,綻放出一抹驚心動魄的笑容。

小院的門已經打開,紅袖站在一旁,門前,三道身影靜靜矗立。

前者是一個青年,白衫出塵,清秀的臉上笑容溫和,左肩上還站著一隻紫色的靈鷲。後者是一個中年男子和少年,中年男子滿不在意的站著,目光四處打量,少年人目光堅毅,背負古劍。

正是韓辰,金焦子以及韓千三人!

上了鎮天峰之後,韓辰先回了自己的小院,韓千如當初他所承諾的那樣,在小院中練劍。

韓辰原本想讓金焦子在自己的小院先休息一會兒,他想先見過韓靈兒等眾人,再給金焦子安排小院居住。

只是卻被金焦子拒絕了,而且從韓千的口中,韓辰也知道了這段時間東靈學院發生的事情。

尤其是韓靈兒,她的七叔竟然來了!

「韓辰哥哥!」

香風撲面,韓靈兒直接來到了門前,撲進了韓辰的懷裡。

韓辰微微一怔,隨即眼中露出溫柔之色。

他明白韓靈兒的心思。苦等了三個多月,更承受著那七叔所帶來的壓力。尤其是在這最後的關頭,竟然如願見到了韓辰,她心境的激蕩,可想而知了。

「靈兒!」

不過正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韓辰哥哥,這是我七叔!」韓靈兒身體微顫,從韓辰的懷中離開,俏臉微紅,給韓辰介紹道。

韓辰轉頭,目光落在這老者身上,微微打量起來。

從韓千的口中,他已經知道這老者的存在,甚至剛剛站在門口,他也不著痕迹的打量過這老者,可惜一無所獲。

老者身上,他感覺不到一絲的氣息,甚至連半點的波動,都感覺不到,眼帘低垂著,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平凡的老者,黃昏下的小憩一樣。

直到此時,老者抬起頭來,轉身看向他,韓辰才終於感覺到老者的不凡。

身上依舊沒有一絲的氣息波動,枯槁的面容,如同樹皮,彰顯著歲月的痕迹。

但那雙蒼老的眸子,卻有著一股鋒芒,不時吞吐,好似隨時都要破瞳而出一般!

不需要任何的氣息修為,僅僅只是這道鋒芒,就讓韓辰渾身感覺都豎了起來,背後涼氣直冒,好似被人用劍指著一樣,讓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強!

非常強!

這老者的實力,堪稱恐怖,絕對是個八位院主一個級別的。

換句話說,這老者,也是個尊境強者!

這時,老者緩緩吐出幾個字。

「韓氏棄族!」(未完待續。。)

ps:(今天是腫么了?一張月票也木有啊!)

… 簡單的四個字,卻讓韓辰瞳孔驟然緊縮,如針尖般大小。

韓氏一族,是上古神戰之後,留存至今,絕對的上古宗門。這一點,當初天尊秘藏中,韓易親口所說,神秘異常。

而韓家,千年前,被韓氏一族驅逐,由當時的韓易帶領,來到紫雲域青雲帝國。

韓家,的確是韓氏棄族。

但是,這件事,早已過了千年,而且隱秘無比,莫說尋常人,就算是那些超級宗門之間,也根本不可能知道。

畢竟這屬於上古宗門中的事情,屬於絕對的秘辛。

可對方不但知道這件事,更一眼道破韓辰的身份。

這個七叔,究竟是什麼人?

更深入一些,他是韓靈兒的七叔,那韓靈兒又是什麼人?

韓辰目光急閃,心中有無盡的疑惑。

「小傢伙,靈兒不是你這韓氏棄族之人可以碰的,把手放開!」老者已經站了起來,目光淡然的望著韓辰,冷漠道。

望著老者,韓辰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韓靈兒的身份背景不會普通,更早有所準備,和韓靈兒在一起,必定會面臨她那背後勢力。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在努力提升自己,不敢懈怠。

但是現在,面對這個老者,他突然發現,自己想的有些太天真了。

韓靈兒背後的勢力,遠比他想象的要強大太多太大,僅僅對方一個人,就讓他感覺到了無窮的壓力。

韓辰將環在韓靈兒腰間的手,收了回來。

「韓辰哥哥…」韓靈兒抬頭,望著韓辰。眼中露出一絲驚慌。

韓辰哪裡會不明白韓靈兒的心思,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搖頭溫和的笑了笑。

不需要多言,韓靈兒同樣明白韓辰的心思。

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站在了韓辰的身旁。

「前輩…」望向老者,韓辰剛要說話。

但老者卻根本看也不看韓辰一眼。目光轉向韓靈兒,直接打斷,「靈兒,這小子你也見到了,心愿已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聞言,韓辰目光一滯,臉色微微陰沉了下來。

對方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裡,更確切的說。直接將他無視了。

「七叔,你答應過我的,夕陽還沒有落山…」韓靈兒的臉色也變了,當即急道。

「沒聽到我的話嗎!」老者卻根本不理會韓靈兒的話,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我說,我們該動身回去了!」

強硬,充滿了不可置疑!

韓靈兒的臉色很不好看。目光急閃,想要再爭辯。但她發現,面對老者,她根本無法爭辯。

老者不會給她機會,她也反抗不了老者!

美目之中,浮現出一絲頹然,韓靈兒放棄了爭辯。老者的話,她只有聽從。

韓辰雙眼緊盯著老者,也沒有說話。

他不知道這老者是誰,更不知道這老者的背後勢力,但他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老者對他有一股敵意。

更確切的說,是一股殺意。

韓辰敢肯定,現在只要他再說一個字,老者絕對會出手,將他斬殺。

尊境強者,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

「呵呵,不過看個夕陽而已,何必著急呢!」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慵懶的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

金焦子的手搭在韓辰的肩上,走上前,望著那老者,嘿嘿一笑道:「人家小情侶馬上就要分別了,讓人家多待一會兒,說會悄悄話,又耽擱不了多少時間,你覺得呢?」

「呵呵,你算什麼東西,老夫決定的事情,豈容你來插手?」望著金焦子,老者的眼中露出一絲森然。

聲音落下,他抬手一揮,空氣中天地靈氣瞬間暴動了起來,一道可怕的鋒芒,撕裂虛空,向著金焦子轟擊而去。

金焦子眼中一抹寒光閃過,腳步向前一跨,一絲氣息從他身上瀰漫而出,勁襲而來的鋒芒尚未靠近,便瞬間消弭乾淨。

「哦?老夫倒是看走眼了,竟然又是一個尊境!」那老者眼中露出一絲驚訝,隨即恢復平靜。

金焦子是一名尊境,雖然讓他驚訝,不過這裡是東靈學院,擁有一個尊境,再正常不過了。

和一個尊境交手,除非是大仇大恨,否則沒有人願意隨意出手,那是不明智的。

畢竟尊境強者,已經具備焚山煮海的威能,一點戰起來,除非差距太大,否則想要分出勝負,太難太難。

老者此行是為了帶韓靈兒回去,不想節外生枝。

只是,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可不代表金焦子也這麼想。

金焦子是金翅大鵬中的皇室,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主兒,三千年前是,三千年後,也是!

「老傢伙,本大爺給你臉不要臉,三千年前,本大爺在中州橫行霸道的時候,你爺爺都還沒出生呢!」

一聲喝罵,金焦子已經沖了過去。

雖然化為了人形,但金焦子的速度依舊恐怖,瞬間出現在了老者身前,右手握拳,帶著恐怖罡氣,轟了出去。

老者瞳孔一縮,抬手一掌迎了上去,『轟』的一聲巨響,可怕的衝擊波瀰漫,整個小院瞬間被肆虐。

韓辰和韓靈兒反應極快,一人一邊,抓起紅袖和韓千,迅速退出了小院。

嘭!!

小院的小院瞬間崩塌,目光望去,但見一道人影撞碎了小院,飛出了甄天峰,落入那無盡雲海之中。

是那老者!

韓辰的眼中露出震驚之色。

那老者,可是尊境強者,面對金焦子,竟然一拳都沒有接下,更是如此的狼狽。

而相比於韓辰,韓靈兒眼中的震驚更甚,她這七叔在族中,雖然地位不高,只是旁系,實力也算不得出眾,但也有六星劍尊境界的修為。

可面對這個中年男子,卻竟然如此的不堪,這讓韓靈兒如此不震驚。

她現在還不知道,當初帝宮之中,輕易將她瞳孔劍魂轟滅,實力恐怖的金翅大鵬,就是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

這邊的動靜太大,整個鎮天峰都被驚動了。

一個個學員紛紛離開了小院,向這邊趕來。

遠處空中,更有勁風呼嘯之聲,諸多的導師也趕來了。(未完待續。。)

… 「怎麼回事?什麼人在戰鬥?」

人影瀰漫,一道道目光投向那煙塵瀰漫的破敗小院。

「你找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