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把被綉兒她娘廢了一早上的心思拆掉了一顆寶石的銀色寶劍終於暴/露在空氣中。

Home - 未分類 - 那把被綉兒她娘廢了一早上的心思拆掉了一顆寶石的銀色寶劍終於暴/露在空氣中。

當沐九兒看到寶劍上最大的那顆紅色寶石沒了蹤影之後,眸子微沉,彷彿醞釀著噴薄而出的怒意,暗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哭嚎不止的綉兒她娘跟戀戀不捨的綉兒,在這一瞬間有種想要捏死這些人的衝動。

魔族的殺性跟隱藏的嗜血讓她的眼眸開始變得幽紅深邃。

綉兒見那把寶劍終是被她爹給奪走,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上前一步攔住她爹喊道:「爹,不能把劍給她,這是我的嫁妝!」

嫁妝?

面對這一對厚臉皮的母女,沐九兒被氣笑了。

「嫁妝?這把劍是暫時抵押在你們這裡的,損傷了一顆寶石的賬我還未找你來算,現在你竟然想霸佔這把劍?」

「我……」

綉兒後退一步,不敢直視沐九兒的眼睛。

豪門契約,獨寵小情人 「交給你這把劍之時你信誓旦旦的保證,只是將寶劍暫時抵押在你這裡,等我取來中級內丹就將寶劍還我,不然——不得好死,這話你可還記得?」

雲淡風輕的將當時的話重新重複一遍,但聽在綉兒她一家耳朵里卻猶如晴天霹靂。

這話的確是她娘說的……

綉兒快速轉頭看著她娘,只見綉兒她娘面色煞白,身子因恐懼而不斷的發著抖。

沐九兒繼續道:「今日我已經如約將中級內丹還給你,也沒有計較你訛詐之事,可你卻損毀了寶劍……」

說著頓了頓邁步上前一步。

「你……你別過來!」綉兒她娘顫抖著聲音喊道。

「這筆賬我們該怎麼算?」沐九兒眯起眼睛追問道。

綉兒她娘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將手中攥的緊緊地寶石朝沐九兒的臉頰丟去:「還給你,都還給你!別殺我——」

沐九兒伸手準確無誤的抓住朝她臉上砸過來的紅色寶石,看到的的確確是寶劍上的那顆,眼底的寒意更重了些,一隻手緊緊的攥住那顆寶石,卻大步上前一把握住綉兒她娘的領子,讓她迫不得已的直視她的眼睛道:「你敢拆掉這把劍上面的寶石,你可知這把寶劍乃是赤霄寶劍,拆了這上面的鑽石對這把劍意味這什麼!」

「我……我不知道,你饒了我……饒了我吧!」

「饒了你?」

沐九兒發出一聲輕嗤,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嚇得老淚橫流的綉兒她娘道:「好啊,除非你跟你哪位愚蠢的女兒一起死——」

綉兒想起沐九兒昨日抬手間就有火焰噴/射而出,嚇得捂住嘴哭泣起來。

「不就是一把破劍么,至於這麼激動嗎?我宮——家裡多的是,哪天我給你十把九把,讓你拆著玩!你先把人家一家老小給放了,瞧瞧,把人家小姑娘嚇成什麼樣子了!為了一把劍你要殺兩條人命,你不覺得你自己很殘忍嗎?」

不了解情況的凌雲大大咧咧的插嘴。

沐九兒回頭看到倚著門框兩隻手夾著玉笛把玩的凌雲,眼睛一眯——這傢伙找死! 也有人大聲尖叫:「葉大神,您的老子天下第一店鋪是不是會出售這種破障符?不管多少晶石,我都願意購買!」

「葉大神,跪求破障符!我覺得我只要一張,就有可能突破現在的瓶頸了!」

慕顏的視線,慢悠悠地掃過一旁臉色鐵青的冷玉瑤。

才不緊不慢道:「很簡單,若是我得到了盛世天光總決選的第一名,那從今往後,老子天下第一店鋪,每日會限量供應十張破障符。」

「若是我沒得第一,那抱歉了,破障符不會對外銷售,只會供應給最早一批支持老子天下第一店鋪的老顧客。」

最早支持的老顧客。

指的就是在慕顏剛剛決定參加盛世天光時,那些無條件留下來購買符籙,支持他的人。

還有那些,為了青雲之主葉良辰,特地來到天光墟。

哪怕耗光晶石,也一定要支持她到底的三院學生們。

這些人在老子天下第一店鋪購買符籙是永久享受八折優惠的。

所以,每一個人的名字,北葵向暖和瀟洒哥都登記了下來。

頓時,整個往生廣場都炸了。

歡欣鼓舞的店鋪「老顧客」們,和那些哀嚎的剛剛體驗過破障符的修者們,形成鮮明的對比。

「啊啊啊,葉大神,我們永遠支持你!」

「加入良辰大軍,真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哈哈哈,破障符啊!老子能隨便買破障符,還是八折的價格,老子發了!發了!」

……

「靠!為什麼只供應給老顧客,老子以前在上三區沒聽說過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還是老子的錯嗎?!」

「強烈抗議破障符只賣給老顧客,我們也要破障符!!」

「哎呀,費什麼話啊!葉大神不是說了,只要葉大神得了第一,就所有人都能買到破障符,每天十張呢!怎麼著都能分到一杯羹的!」

「對對,那群人高興太早了,咱們現在就去砸晶石,一定要把葉大神頂到第一的位置!!」

「什麼?!支持瑤蝶仙子?滾蛋,什麼仙子都沒有老子突破瓶頸重要!」

……

往生廣場上的大部分人都瘋魔了。

而那些一開始不知道破障符的人,在看到這一幕後,也相信了破障符的功效。

一起加入到了砸晶石的良辰大軍中。

甚至連冷玉瑤身邊的死忠,也要不少心旌神搖,忍不住偷偷跑去縹緲館體驗。

只是短短一刻鐘,剛剛冷玉瑤自我宣傳后拉開的積分,就被重新追上。

而且,慕顏積分的增長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快到冷玉瑤的一顆心死死的往下沉。

而姜馨雨和鄭小胖他們卻是嘚瑟了。

「剛剛是誰說我們葉大神用的是鬼蜮伎倆呢?哈哈哈,現在被打臉打得疼不疼,爽不爽?」

「咱們葉大神是鬼蜮,那連鬼蜮都不如的仙子又是什麼呢?嘻嘻,蒼蠅嗎?」

冷玉瑤氣的渾身都在發抖。

她狠狠瞪向慕顏,「葉良辰,你無恥!!」

慕顏的臉上滿是漫不經心的淺笑,「哦?我哪裡無恥了?」 凌雲來找沐九兒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從家裡跑出來在這平安鎮兜了一陣圈子之後才想起忘記問了馨娘路了,一個人傻傻得站在平安鎮看著殘垣斷壁,被魔獸撞毀的屋宇,半響才遇到一個拉著低級魔獸屍體從亂墳崗回來的老伯,經過指點才終於找到綉兒她家。

沒想到還沒進屋子就聽到男人的咆哮聲,女人的哭喊聲,還有沐九兒冷冰冰的話。

她果然在這裡!

凌雲跑進去卻看到屋子裡兩個女的,一老一小都哭的可憐兮兮的,旁邊有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卻站在一旁唉聲嘆氣。

所以才忍不住說了句公道話。

只是——

她竟然用這種眼神看他!他有什麼錯?他就是看不慣有人恃強凌弱!

於是挺起胸膛與沐九兒對視,卻見她冷冰冰的掃了他一眼就轉過頭去奪過綉兒她爹手中的赤霄寶劍,脫鞘而出,用鋒利的刀刃壓在綉兒她娘的脖子上,沉聲道:「既然毀了這把劍,那我就用這把已經毀了的劍了結了你!」

「不……我娘她……」

「還有你!」

沐九兒一記眼神瞪過去,綉兒的話就嚇得咽回肚子里去。

凌玉是見識過沐九兒的厲害,見她竟然欺負人家小姑娘不禁惱怒道:「喂,至於么,不就是為了一把破劍而已,我替他們賠給你了。」

「好啊!赤霄寶劍是把罕見的精品,我要求不高,隨隨便便給我一把神器就好。」

隨隨便便……給把神器……

這還要求不高?

凌玉將那財大氣粗的話咽了回去,敬畏外加忐忑的看著怒極反笑的沐九兒。

那把劍他大致掃了一眼,現在再看沐九兒那把劍,發現這把劍被鑿去了一塊寶石,靈氣大減,如果沒有損毀該是一把多麼好的劍啊……

再看沐九兒那張慍怒的表情,不禁也唏噓,難怪她會這麼生氣了。

但畢竟他都把話說出來了,現在若是退縮顯得十分沒有面子,不禁拍著胸膛保證:「我一定給你弄一把神器!」

嗤——

沐九兒輕嗤一聲,懶得理這個自大狂。

凌玉的這番財大氣粗沒有惹得沐九兒主意跟驚羨,反而引得她輕蔑一笑,那表情再凌雲看來要多諷刺就有多諷刺。

明明一個村姑這輩子能見過多少金銀珠寶啊?有把破劍就了不起!

他凌雲想要的東西別說是劍了,就算是這個平安鎮,這個地盤,這個區域,他都可以輕輕鬆鬆的得到!

旁邊的綉兒見仗義疏財又財大氣粗的凌雲,那眼神就差快要以身相許了。

「姑娘,這位公子都已經答應了,你何不放了我娘……」

「他說話你信我可不信!他現在連住點錢都付不起,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哪裡會為了你跟你娘兩個不相干的人賠我神器?」再看著綉兒一臉花痴的樣子撇了撇嘴:「我這人比較較真,說到做到,你拆了我劍上的寶石,現在我就讓你不得好死!」

說著就將劍往下壓……

「別別別……姑奶奶,小姑奶奶……我……我只是財迷心竅,別殺我……」 「你……你剛剛那番話是欺詐,是威脅!」狄燦立刻接上,為女神討回公道,「什麼破障符,我連聽都沒聽說過,天底下怎麼可能真的有這種符籙?」

慕顏嗤笑:「你們沒聽說過,只能說明你們沒見識,並不代表不存在。」

「孤陋寡聞還來這裡顯擺,丟人不丟人啊!」

「嘻嘻,所以說,有怎樣的主兒,就有怎樣的擁護嗎?一樣的見識淺薄!!」

冷玉瑤氣的幾乎暈厥過去,「好!好!我們等著瞧,現在離盛世天光總決選結束,只剩下一個時辰不到了,別忘了,你還差著我那麼多積分,我就不信你能追的上來!」

說完,冷玉瑤一拂袖走了。

她回到高塔之上,立刻聯繫師兄,讓她快來天光墟給自己撐腰。

以師兄的威望和實力,他若是能出現在往生廣場上,那必然是光芒萬丈。

葉良辰又算是什麼東西?

自己定然能穩操勝券。

然而,師兄給她的回復卻是暫時抽不開身。

雖然抽不開身,師兄卻給她的玉鑰中存入了不少晶石。

冷玉瑤咬咬牙,將這些晶石全都砸到了縹緲館。

然而,時間一點點過去,哪怕冷玉瑤把所有的晶石都砸了下去。

哪怕她紆尊降貴鼓動那些擁護她的男修們砸錢。

可葉良辰的積分增長卻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終於,在離盛世天光總決選還剩一刻鐘的時候,冷玉瑤從高高的塔頂陡然降落。

而葉良辰的名字與畫像,穩穩的踩在了她的頭上。

冷玉瑤狼狽地從巨塔上下來,仰頭看著上面的排名,幾乎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銀牙。

不,她怎麼能輸?

這一次參加盛世天光,是衍月門和龍騰學院的人都知道的。

沒有多少人來支持,是因為,他們都以為,冷玉瑤是必然會獲勝的。

如果最終的結局,是自己輸給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

她在衍月門哪裡還有臉面待下去?

甚至從此以後,在龍騰學院,也沒立足之地的!

不行!她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得到第一的位置!

「瑤蝶仙子,你……你還好吧?」狄燦小心地湊到她身邊,緊張地問。

冷玉瑤死死咬著牙關那句「還不是因為你們這群廢物太沒用」幾乎要脫口而出。

但最終,被她硬生生忍了下來。

她眨了眨眼睛,臉上露出悲戚憤怒的神情,仰起頭,彷彿害怕自己的眼淚會流下來。

看到她這副樣子,狄燦的心都要化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