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那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顏,往往會被人直接忽視。

Home - 未分類 - 反倒是那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顏,往往會被人直接忽視。

洛雲瀟退後一步,手一揚,一個圓形的鐵盤被丟在地上。

慕顏眨了眨眼,滿臉疑惑。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這是什麼東西?

這樣的念頭剛剛掠過腦海,就見洛雲瀟朝那鐵盤的方向丟出一塊石頭。

石頭呼嘯著飛出。

然而,還不等那石頭接近鐵盤五米以內,忽然光芒閃耀,殺氣四溢。

唰唰唰——!

只是剎那之間,那石頭就被碾成了粉末,連渣渣也沒剩下來。

慕顏咽了口口水,「這是,劍陣!」

洛雲瀟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你的見識倒是不錯。」

頓了頓,他繼續道:「這個劍陣,只覆蓋方圓五米。一旦你進入劍陣,不待這陣盤靈力耗盡,你是出不來的。哪怕這些劍氣,將你砍成肉沫,我也不會放你出來。」

慕顏再度咽了咽口水,臉色有些蒼白。

剛剛石頭扔出去的剎那,她清楚地看到。

劍陣中滌盪的劍氣,至少有三十道。

再小小的方圓五米範圍內,面對三十道強大的劍氣,她幾乎是沒有人任何騰挪躲閃的空間的。

洛雲瀟嘲諷地看著她,「怕了?」

「小師叔想讓我害怕?」慕顏看向洛雲瀟,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倔強的冷笑,「如果這就是小師叔想出來的報復方式,我不得不說,你找對了方法。」

她君慕顏的詞典里,還從來沒有害怕這兩個字!

說完,她再沒有看洛雲瀟一眼,大步走入了劍陣中。

洛雲瀟怔了怔。

他原以為,這個少女會求饒。

至少會要求他減少十道劍氣。

以昨日洛雲瀟與慕顏的對戰,他知道,二十道劍氣應該就是慕顏的極限了。

沒想到,慕顏竟然連個討價還價也沒有,就直接進入了劍陣。

真是個……倔強的小丫頭。

只是,以辟穀一階的修為,進入了連金丹期強者都沒辦法支撐的【屠血劍陣】,小丫頭真的能活著出來嗎?

洛雲瀟挑了挑眉梢,手一揚,身後出現了一桌一椅。

桌上擺放著清香四溢的靈酒,與一把通體光潤通透的古琴。

看了已經亮起劍光,殺氣滌盪的劍陣,和穿梭在劍氣中的少女。

洛雲瀟滿滿倒了一杯靈酒飲盡,隨後伸手輕輕撥弄琴弦。

天空中的晨光滿滿從東邊盡頭鑽出,灑落逍遙門後山這片土地上。

青山綠水間,是一個白衣遙遙,風姿特秀,清雅無雙的男子,在素手撫琴。

劍舞飛花間,是一個色若春花,端麗冠絕,光艷逼人的少女,在輕靈舞劍。 權君城冷淡道:「自然不會,但權氏未來董事長繼承人這個位置……五年前就已定下,所以……往後你別再挑刺,試圖覬覦這個位置!」

一下子,喬璇似乎都明白了這兩兄弟,為什麼一直以來關係都不冷不熱的。

看來……

與權氏董事長繼承人這個位置是脫不了關係!

只不過…魍…

五年前定下??

似乎以往從來都沒聽這兩人提起過。

「君城,你別忘了,小璇是P血型,而我和她……很快就會結婚了!檎」

說話的是權默廷。

這話,喬璇聽得心裡都毛毛的。

什麼叫別忘了她是P血型??

她是P血型與這兩兄弟之間有關係嗎??

而她是P血型,又和自己和權默廷結婚的事有什麼關聯??

一下子,喬璇發現自己像是被蒙在鼓裡似的!

為什麼根本聽不懂這兩兄弟在說什麼?

這好端端的明明在說權氏繼承人的位置,怎麼就無緣無故扯到自己頭上了?而且還扯到了自己血型上……

「她……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權君城意有所指道。

說話間,因為喬璇躲在辦公桌下的關係。

面朝的就是這個男人的兩條大長腿,而權君城說話時,又似有若無的看向她……

目光里,都彷彿別有意味。

隨後,漫不經心道:「五年過去,現在,我只是拿回五年前就該屬於我的人——」

屬於他的人??

誰屬於他了!?

這男人真是自說自話!不經人允許!

喬璇氣得干瞪了眼那男人,只覺他大總裁現在真是越來越蠻不講理了。

她明明就快和權默廷結婚了,還把她稱為是他的人??

或許五年前是,但現在絕對不是!

正想著,喬璇就被一個涼涼的東西碰到褪間……

低頭一看——

就見那隻男款愛馬仕的皮鞋碰在了她群裾下!

因為喬璇是穿著裙子的關係,這樣蹲坐在地上,裙子不免會上提,露出了不該露的地方。

現在倒好!

這男人眼尖得很!

一眼就看到不說,還非要調細她下不可!??

喬璇條件反射的要躲開——

結果才站起,頭頂就響亮的『咚』的一聲,撞在了辦公桌上——

「啊——」

「痛……」

喬璇吃痛的摸了摸被撞到的頭頂。

再想要收回說出的話,已是為時已晚……

「小璇?!」

權默廷猶疑的喚了聲。

這下……

好不容易都躲藏到現在的喬璇,還是被發現了……

「她怎麼會在你這裡!?」

方才,還語氣淡淡的權默廷,如今因為喬璇出現在權君城的辦公室,不免起了不悅。

到底,喬璇和權君城之前的關係……

還是會讓他有所顧忌兩人之間的關係。

權君城笑道:「可能是喬小姐,對我舊情難忘。」

他鋒利的嘴角微提,笑意不達眼底。

同時,這般笑意又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生疏。

「……無恥!」

喬璇氣罵。

為什麼每次和這男人在一起,他都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捏造,並且還臉不紅心不跳的樣子!

而吃虧的卻一直都是自己!

喬璇想:一定是她臉皮沒這個男人厚!

「默廷……」

喬璇冤枉的要去解釋。

而看向權默廷時,那個男人的面色早已陰沉沉的,似是真的生氣了……

「喬璇,到我辦公室來。」

語畢,權默廷就給了喬璇一擊眼色,讓她跟上。

喬璇也顧不得還要和這男人商量自己兒子去美國的事,就先去和權默廷解釋。

*********

辦公室里。

喬璇先開的口:「默廷,我只是……因為清辰的事所以才去找他的,我保證,沒做對不起你的事!」

不管他們倆之間的感情怎麼樣。

但喬璇還是覺得,既然自己已經答應要嫁給這個男人,就不該三心二意。

從小,並沒有什麼人對自己好過,而權默廷是唯一一個。

所以就憑這點,她喬璇就想好好珍惜這男人。

權默廷猶疑了半晌。

原本陰沉的面色在回來的這段路上,已是調節了不少。

口吻也恢復到往常的溫和:「小璇,我和你說過,我不希望看到你們倆有過多接觸,只要你和他對話,或者做任何事情,我都會吃醋!」

他明明是個三十好幾的男人,可在戀愛上面……

似乎真像是不分年齡似的。

該有的吃醋,該有的自私,他都會有!

尤其對於眼前這個女人……

那種強烈的佔有慾有時讓他自己都覺對她,是不是太過自私了點。

自私到他都不允許喬璇和權君城有半點交流。

喬璇撇了撇嘴,抱歉道:「對不起嘛……」

都怪那男人!

沒事幹嘛要碰她那裡!

而且還故意把自己和他的關係說得那麼愛昧不清,更讓人誤會!

「嗯。」

權默廷理所當然的收下這份抱歉。

心頭還是軟了軟,大掌撫在喬璇的手背上,「我相信你,但往後,你也要自覺。」

其實,他們倆在戀愛的這五年裡,幾乎從未吵過一次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