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話要說:真的完結了,有點想哭。

Home - 未分類 - 作者有話要說:真的完結了,有點想哭。

一百多萬字,謝謝大家一路陪我過來。

鞠躬。

明天開始更番外。=3= 【連城孤月X吟無霜】

入夜時分,無雪門內。

「哥。」吟落雪坐在溫泉邊,「今日是花神節,城裡的百姓送來了新釀的桃花酒,要不要試試看?」

「嗯。」吟無霜靠著池壁,看上去有些慵懶,正在閉著眼睛休息。

吟落雪站起來出了門,四周頓時一片寂靜,只留下水滴跌落的聲音。半晌後腳步聲重新響起,卻比先前重了不少,吟無霜微微皺眉,右手本能抓過旁邊搭著的外袍,卻在片刻之後重新放鬆下來,臉上也有了些許笑意。

連城孤月剛一推開門,就見在水汽氤氳的溫泉中,正背對自己靠坐著一個人。單薄的白色絲緞裡衣盡數沾濕,正緊緊貼在肩頭,一頭黑色長被隨意挑起,露出白皙的脖頸,讓人忍不住就想……咬一口。

於是他便大步上前,從身後環住他的肩膀,真的低頭咬了一口。

自然不會太重,卻也不算輕,伸出舌頭舔舔那淺淺的牙印,連城孤月在他耳邊低聲道,「想沒想我?」

「沒有。」吟無霜掙開他的禁錮,順勢躲到另一邊,一側裡衣隨著水流滑落,露出精巧纖細的肩膀。

連成孤月站起來,兩三把脫了自己的外袍。

吟無霜挑眉,「當心我打你出去。」

連城孤月下到水裡,將他一把拉入懷中,嘆息道,「可算是回來了。」

聽他嗓音有些低啞,吟無霜嘴角一彎,「仗打完了?」

「嗯。」連城孤月幫他把方才散落的頭髮理順,「我已經拿到了南海地圖,過幾天就帶你去找鬼手前輩。」

「我——」

「聽話。」連城孤月難得打斷他說話。

吟無霜微微皺眉。

「就當是為了我。」連成孤月在他肩頭印下一個吻,「好不好?」

吟無霜閉眼靠在他懷裡,沒說話,卻也沒再拒絕。

連城孤月握過他的右手,試了試脈搏,然後道,「比先前要穩許多。」

「嗯。」吟無霜收回手,「有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連城孤月問。

吟無霜略帶疑惑道,「你娘為什麼要送臘腸給我?」坦白來講,作為江湖第一美人,他此生收到過無數奇珍異寶,連尋常人當成稀罕物的深海血珊瑚,在無雪門裡都只能勉強用來裝飾客房。但卻還是頭一回收到臘腸與鹹魚這種東西,前來送貨的小廝又講不清楚緣由,只說是老夫人特意做的,讓他務必要吃完,然後就撒丫子跑飛快——因為傳說吟門主略兇悍,他害怕被揍。

於是吟無霜就對著那堆臘腸,整整納悶了三天。

吟落雪隨手揪了一塊舔舔,然後道,「好像就是臘腸。」

吟無霜:……

他自然知道。

「還有一封書信。」吟落雪抖開后看了眼,「哦,是十三娘寫的,要你好好吃,兩個月後再送新的。」

吟無霜心情複雜,還有新的?

吟落雪試探道,「不然我讓廚子煮了?」

吟無霜:……

……

於是當天晚上,在無雪門的飯廳里,除了往常慣有的精緻粥飯與小菜外,正中間還多了一盤蒸臘腸,紅艷艷油汪汪滋滋響,和周圍的青綠雪白格格不入。

半晌之後,吟落雪用筷子推推,「哥,你倒是吃啊。」一直看著算怎麼回事。

吟無霜夾了一片,沉默喂進嘴裡。

吟落雪也跟著吃了塊,然後皺眉,「好像有點咸。」想了想又道,「十三娘不會是覺得我們連頓肉都吃不起吧?」

吟無霜手一抖,下一塊臘腸掉到了桌上。

……

連城孤月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設想了無數次,或許吟無霜已經將這件事忘了,但事實顯然不盡如人意,到最後還是被問起。

於是他只好道,「我娘是關心你,她覺得你太瘦了。」

吟無霜:……

為了將這件事避過去,連城孤月索性將他的身子轉過來,輕輕捏起他的下巴,只是還沒來得及湊近,懷中人卻已經閃身躲到了另一邊。

「哥。」吟落雪將門推開一個小縫隙,推進來一個托盤,「桃花酒。」然後迅速關上門,真是不能更識趣。

「桃花酒?」連城孤月先前沒聽過。

「城東有一大片桃花林。」吟無霜道,「每年這個時節,城內都會出產桃花酒。」

連城孤月踏出溫泉,將酒端了過來。

小巧的白玉杯里有幾片桃花瓣,注入清亮酒液后,花瓣在杯中沉浮繾綣。連城孤月端起一杯湊到他嘴邊,「嘗嘗看。」

吟無霜就著他的手,仰頭一飲而盡。

「喜歡嗎?」連城孤月問。

「嗯。」吟無霜趴在池邊,看上去有些困意。

連城孤月從身後抱住他,「早些休息?」

「我過陣子再回去。」吟無霜道,「你若是累了,就去睡吧。」

連城孤月將他的身子轉過來,眼底是毫不遮掩的明顯情|欲。

吟無霜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帶著三分戲謔道,「少主想做什麼?」

連城孤月低頭,將他的手指含進了嘴裡,舌尖輕掃過每一寸肌膚,連呼吸都帶上躁動。

吟無霜收回手,剛想著要踏出去,整個人卻被他一把擁入懷中,然後下一刻,便被狠狠堵住了雙唇。

連城孤月將人禁錮在雙臂間,強迫他微微張開唇瓣,好讓自己能索取更多。大概是剛喝了桃花酒的緣故,有淡淡甜香在兩人之間蔓延,符咒般誘人墮落上癮。

被他咬得有些疼,吟無霜微微皺眉,無意識低吟了一下,聲音輕輕淺淺,如同小貓在心裡撓。連城孤月手臂兀然收緊,吮吻從雙唇一路輾轉過臉頰耳垂,手也探進衣襟,在他身上溫柔輕撫。

吟無霜靠在他胸前,睫毛有些輕顫,對他的親近卻絲毫抗拒也無。

大概是由於分開了太久,又或者是因為喝了酒,再或者是因為早已兩情相悅,總之明明就一直習慣拒人於千里之外,此時卻只想用最舒服的姿勢賴在他身上,動也不想動。

見他如此予取予求,連城孤月的膽子更大了些,手上也越來越放肆,剛試探著拉開他的衣帶,門外卻傳來吟落雪的聲音,「哥。」

吟無霜一把握住他的手,睜開眼睛警覺道,「怎麼了?」

連城孤月眼睜睜看他由一隻打瞌睡的小懶貓瞬間變成獵豹,略微有些咬牙切齒。

「有人闖進來了。」吟落雪聲音略苦逼——其實他也不想在這種時候打擾,但也沒有別的辦法。

「誰?」吟無霜問。

「不知道,來了十多個蒙面人,武功路數邪門得很,我們的人應對有些吃力。」吟落雪道,「口口聲聲說要見無雪門主,還說有要事要提。」

吟無霜微微皺眉,剛想站起來,卻被連城孤月按住,「我去。」

「這是我的事。」吟無霜道。

「你是我的人。」連城孤月又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才拿起外袍出了溫泉。

誠如吟落雪所言,無雪門外頭早已乒乒乓乓打成一團。連城孤月粗粗掃了一眼,就見那些人招式的確詭異,也看不出是何門何派,其中有個身形最高的像是眾人頭目,手裡拿著兩個鎚子,很有幾分凶神惡煞的氣場。

但連城孤月顯然不會將他放在眼裡,好端端的一場溫存被打斷,他早已憋了一肚子火,這晌正好能泄憤,於是不消片刻工夫,便已經將那伙人制服,丟給守衛五花大綁捆成了粽子。

吟落雪站在一邊,覺得……果然很靠譜啊!

「我們要見無雪門主!」那伙人還在抗議。

連城孤月語調微涼,「無雪門主也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我們是來提親的。」那伙人語出驚人,「聘禮都帶來了,就在城中客棧里。」

不說還好,這句話剛一出口,吟落雪就覺得連城孤月氣場瞬間冷了三分,於是默默離遠了些。

「我家大王說了,吟門主也老大不小了,該成親了。」那伙人繼續解釋。

吟落雪聞言被震了一下,敢情還是個山大王?

一想到有人要把自己的哥哥搶去當壓寨夫人,落雪公子立刻就覺得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吟門主在哪裡啊?」那伙人又道,「我們大王很有錢的,又十分英俊瀟洒,許多人哭著喊著都想嫁到我們天煞青龍猛虎七十二宮。」

「哪裡?」吟落雪沒聽清。

於是對方又流利重複了一遍,「天煞青龍猛虎七十二宮。」

吟落雪:……

這是個什麼鬼地方啊,名字怎的恁長。

連城孤月道,「沒聽過。」

「那是因為你們中原人沒見識。」那伙人顯然覺得受到了莫大侮辱,又道,「快些將我們放開,否則我家大王知道此事後,定然會前來大殺四方,到時候可就不是飛沙走石能形容的了。」

「來人。」連城孤月冷冷道。

「少主。」無雪門侍衛上前。

「捆起來丟到雪原。」連城孤月道,「正好喂狼。」

此言一出,那伙人頓時大驚失色,嗷嗷掙扎道,「為什麼?!」

連城孤月道,「因為你們的門派名字太長。」

身後傳來一聲輕笑,吟無霜披著外袍走上前,「叫什麼名字?說來聽聽看。」

作者有話要說:=3=!

【最後】身後傳來一聲輕笑,吟無霜披著外袍走上前,「什麼名字?說來聽聽看。」 【連城孤月X吟無霜】

「怎麼出來了。」連城孤月微微皺眉。

吟無霜挑眉,「這是我家。」他頭髮要比一般男子長一些,在淡淡月華之下烏黑如墨,一身白衣纖塵不染,眼睛精緻到如同辰星,薄唇微微抿著,雖說都是美人,五官又不像沈千凌那般乖巧討喜,即便是的確擔得起「風華無雙」四字,但卻總是讓人無端就有些距離感。

「哥。」吟落雪道,「這夥人是來提親的。」

「提親?」吟無霜聞言皺眉。

「看夠了嗎?」連城孤月在一邊冷冷道,臉上並無多少怒意,聲音卻如同冰刃,顯然心情很不好。

那伙黑衣人完全沒聽到,依舊張大嘴盯著吟無霜,半天也沒回過神來。

居然真的是狐狸精……怪不得大王千里迢迢也要來提親,能長成這模樣的,莫說是住在大楚東北,就算是住在天邊也很值得跋山涉水找到娶回去啊!就算什麼都不做,擺在聚義廳里看看也好。

連城孤月右手緊握,手背上有些青筋暴起,但還等他發作,吟無霜已經輕輕握住了他的手腕。觸感微涼,連城孤月愣了愣,回頭看他。

吟無霜笑笑,對那伙黑衣人淡淡道,「誰讓你們來提親的?先報個名字聽聽。」

「孫十七虎。」為首那個拿大鎚的黑衣人最先反應過來。

吟落雪嫌惡道,「名字如此難聽,還想和我哥成親?」

黑衣人聞言僵了僵,然後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趕緊擺手道,「不不,孫十七虎是我的名字,我家大王名叫孫九天。」怪不得說美*國啊,自己居然看一眼就能失了神。

吟落雪直白道,「也沒比孫十七虎好到哪裡去。」

黑衣人受到了打擊,不過很快又想起了自己此行的任務,於是繼續道,「但是我家大王他極為瀟洒不羈,而且與吟門主一樣不是凡人,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換做平常,若有誰敢來無雪門如此糾纏,估摸著早就被五花大綁丟了出去,但這次這伙黑衣人實在是太另類,所以連一向高度潔癖的吟落雪也難得沒有暴躁,想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奇葩。

「是真的。」見吟無霜半天不說話,那人又道,「我們還帶了畫像前來,保准吟門主會一見鍾情。」

「畫像?」吟落雪道,「你家大王的?」

「是啊是啊。」黑衣人點頭,「就在我懷中。」

吟落雪揚手飛出一枚飛鏢,將他身上的繩索斬斷,「拿出來看看。」

黑衣人站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果真就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畫像,攤開之後起碼有三尺長,上頭畫著一個騰雲駕霧的男子,人首龍身虎爪,還長了一對巨大的翅膀,周圍布滿霹靂雷電與熊熊烈火,果真是非常天煞青龍又猛虎!

吟落雪:……

黑衣人志得意滿,用「怎麼樣就說我家大王不是凡人吧你覺得親事什麼時候辦合適我們可是連聘禮都帶來了」之類的眼光看他。

「先丟去地牢。」吟無霜裹緊外袍,轉身往卧房走,「明早再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