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越子墨走在會去的路上,正好還在想龍騰不知道被大師姐打的什麼樣了。忽然,旁邊的樹林里跳出一個人影。

Home - 未分類 - 就在越子墨走在會去的路上,正好還在想龍騰不知道被大師姐打的什麼樣了。忽然,旁邊的樹林里跳出一個人影。

越子墨下意識的向後一跳,手中捏決。腰間的符器飛劍就要向對面的人影斬去。

「別動手。」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人影的口中傳說。

越子墨聽見此聲音,有些熟悉。向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龍騰。在看見來人居然會死龍騰,越子墨將法決一手,腰間的符器飛劍又飛了回去。

「幹什麼,鬼鬼祟祟的。還有你這眼睛怎麼了。」越子墨看著龍騰此時已經變成熊貓眼的右眼。

「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我怎麼會被那個什麼大師姐,一拳打出來。我這眼睛就是被那大師姐打的。你到可好,泡妞泡的可好。」龍騰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但是卻沒有好氣的說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當初也是你提議要進去看的。本來我還在想怎麼解圍,誰要你一出事就把事情推在我頭上。」越子墨看著此時的龍騰,尤其是那如熊貓的右眼,當即沒忍住的笑出了聲。

「好吧,我知道之前是我先壞你的,那就算我們扯平了。」龍騰說道。

「有那麼好笑嗎。」看著越子墨笑自己,龍騰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頓時一咧嘴,說道。

……

次日……

第一天,上課。越子墨一大早就來到了魔法府的授課室,此時教室里還沒有其他人。越子墨隨意的找了一處有些偏後的位置,坐了下來。因為此時還沒有其他人,離授課的時間還早,越子墨就靜靜的趴在了桌子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教室里陸續的來了一些人。不過這些並沒有引起越子墨的注意,只是自顧自的趴在桌子上閉目養神。

「越子墨。」一個少年的聲音,從授課室的門口傳來。

聞言越子墨下意識的坐起了身子,而喊他的人正是龍騰。

「我說你小子來的夠早的啊,我之前還去找你呢,沒想到你已經來了。」龍騰說著說著就走到了越子墨身邊,再其旁邊的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而龍騰喊越子墨的聲音同樣也被其他人聽見了,不時有些人開始議論,是越子墨啊,今年的第一名。而且還有些時不時的向這裡看來。

越子墨並沒有理會這些聲音,而是看了一眼龍騰:「你的眼睛這麼快就好了。」

「嘿嘿,我龍騰好歹也是法士組第二名。這點小傷,一個小魔法就解決了。怎麼樣,是不是又變帥了。」龍騰得意的說道。

越子墨聞言,並沒有回答,而是又趴在了桌子上。

就在這時,一位年約三四十歲的美婦,走向的講台。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授課師,空蘭夢。

隨著少婦的出現,本來沸騰的教室里,立馬安靜了下來。越子墨也坐了起來,看向講台上的美婦。此時教室里也坐滿了人,大約七八十人。

「這不是之前的主考官么。」越子墨沉凝道,然後精神力向女子掃了掃,結果讓越子墨大驚的是,他居然無法感應出女子的精神力波動。更別說感應出其境界了。

而就這時,名為空蘭夢的美婦似乎也感覺到了越子墨的精神力,並向看了一眼後面的越子墨,笑了笑。越子墨嚇的趕緊收回精神力,看樣子美婦的境界要超過自己很多。

「因為每個人修鍊的冥想術不同,魔法屬性也不同。所以授課不講功法,只講修鍊的訣竅,和一些基礎知識。當然有時也會講一些魔法,作為例子。」空蘭夢道。

其實這些都是一些基礎課程,而且天月學府管理的也很松。開設的基礎課程也有很多門,學府的弟子可以根據自己興趣喜好選擇聽任意一門的課程。

而且這麼大的學府,自然不會只有越子墨一位魔靈雙休。所以學府也不限制法士去旁聽修士的課程,修士自然也可以來法士這裡旁聽。

…….

現在給大家講一下,魔法定理。物質和能力不會憑空的產生和消失,要啟用魔法就要消耗等價的精神力和魔法元素。這就是魔法定理了。其意思就是想用多大威能的魔法,就必須消耗相應的魔法和精神力。

而我們魔法士就是通過修鍊精神力來控制我們周圍無時無刻都存在的魔法能量,再通過術式咒語等來發動。而魔法能量就是修士口中的真元,也叫靈氣。

但是由於人類的精神力有限,所有能控制住的能量的數量也有限,所以就需要施法道具來發動魔法,這樣發動的魔法威力更大。而增強自身的精神力呢就需要冥想……

…….

隨著一聲,美妙的音樂響起,空蘭夢宣布了下課。並讓每位同學走之前,去前面領取自己的靈石。

雖然對於修士來說,靈石對於修鍊還能起些作用。但是修士府都會每月為學生們發靈石,所以法士府自然也會發。雖然魔法士不能像修士那樣直接吸收靈石中的靈氣增加修為,但是好在靈石可以當做貨幣,購買一些東西。一些真正對法士或者修士的物品,用金子可是買不到的。

而根據排名的不同,每位學生每個月能領到的靈石也不一樣。比如前三名就可以每個月領到十塊靈石。而在往後七名每個月能領到五塊。其餘的一律每個月兩塊。

不過這些都不是固定不變的,每個月天月學府都會舉辦排名賽。如果在排名賽名次下來了,領取的靈石就會變少,反之也是。不過新老生不會在一起比,所以到也給新生們減少了很多壓力。

不過每三年一次的核心弟子爭奪賽,可是全府弟子一同爭奪的。不說進前十,只要能進前百,接下來的三年,所得到的資源就絕不是一筆小數,有了這些資源,修為增長自然能快上許多。而且如果能進到前十,天月學府還會竭盡資源重點培養,更有可能被選進天月宗。

… 越子墨自然也領到了十塊靈石,不過身為魔靈雙修的越子墨,還沒有試過吸收靈石內的靈氣增加靈力的事情。不免現在心中有些期待。

而龍騰一下課,就奔著一個少女搭訕去了。越子墨也只是無奈的笑了笑,然後自行離開了授課室。

當越子墨走出魔法府的時候,忽然看見兩名黑衣打扮,年齡要稍微年長一些的青年,大約十**歲的樣子。

而那兩名青年攔住了一名男子。男子旁邊本來還有一位少女。可是少女見狀卻被嚇跑了。越子墨定眼一看,這人不是龍騰么,這是怎麼回事,看龍騰滿臉青筋的樣子,似乎很憤怒。

雖然越子墨和龍騰交情還不是太深,但是其卻一直跟自己示好。而且這幾日的接觸,發現龍騰除了有些好色,見美女就邁不開步之外,對自己到是沒有什麼企圖。所以二者現在也算是朋友了。

越子墨見狀自然不能裝沒看見,於是走了過去。

「龍騰,怎麼回事。」

還沒等龍騰回話,兩名男子其中一名看見越子墨走了過來,搶先說道:「喲,這不是今年法士組第一名道越子墨么。聽說你是魔靈雙修,不過無論是修仙體質天賦還是精神力天賦都不是很出眾。連四品都沒達到,這樣也能拿第一,是今年的法士組的考生實力太差了嗎,居然讓你這種人拿第一。」

聞言越子墨眼中厲色一閃,還沒等其說話,龍騰開吼道:「你們兩個癟犢子,幾個意思。剛才在那大言不慚,現在又找我朋友的麻煩。」

「兔崽子,你說誰是癟犢子。」男子說著就要揮拳向龍騰揍去。

以越子墨的精神力感應,自然感應出了二人只是純粹的修士。而且之前說話的男子是鍊氣八階,而起旁邊一直沒有開口的神色冷峻男子更是驚人,已經是鍊氣九階的境界。

這二人絕不是現在的越子墨和龍騰能夠對付的。越子墨見狀立馬沖了過去,想幫龍騰擋住此擊。可是就在這時,男子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神色冷峻男子,忽然伸手抓住了男子的手臂,開口道:「李峰,不要在天月學府動手,這樣我們會被處罰的。」

聞言被叫做李峰的男子忽然間想到了什麼,道:「蕭冷,還好你提醒我,要不差點就犯錯了。」

然後李峰又看了看龍騰和越子墨,道:「你們兩個兔崽子,別以為在新人中得了第一第二,就很了不起么。我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新生和老生的差距。有沒有膽子和我去決鬥場啊。輸了就痛快的把你們的靈石給大爺獻上。」

越子墨畢竟還是個少年,聞言自然很憤怒。也很想去決鬥場給眼前此人一個教訓。可是他知道他們二人不是對面二人的對手,而且對面二人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激他二人答應去決鬥場。輸了就交出靈石,明擺著就是要搶他們的靈石。」

越子墨雖然憤怒,但明知不敵,也不能去做傻事,只能故作冷靜。可是旁邊的龍騰卻早已安奈不住,吼道:「去就去,老子怕你不成。」

聞言越子墨暗道:「不好,龍騰,中計了。」

就在這個危機的關頭,授課師空蘭月正好走出了魔法府,看見了這一幕走了過來。

「怎麼你們兩個臭小子,是想當我面,欺負我們法士府的弟子么。」空蘭月不客氣的說道。

李峰一看空蘭月走了過來,暗叫:「不好。」而旁邊的蕭冷也不禁眉頭一皺。

李峰趕緊陪笑道:「不敢不敢,我二人怎們敢呢。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說著李峰立刻轉身,忽然渾身霧氣繚繞,化為一團霧氣飛走了。而旁邊一直沒有怎麼開口說話的蕭冷,卻在臨走前回頭看了一眼越子墨,道:「一個月後的荒山試煉,我想你應該會去吧。希望到時候你不要讓我失望。」

說完蕭冷也一轉身,化為一團霧氣,一飛而走了。

荒山試煉?那是什麼,越子墨一臉茫然之色。

然後越子墨又望著二者飛走的方向,感嘆道:「這就是修士飛行法術么,確實與魔法士的精神控物飛行不一樣。母親的傳承中並沒有這種法術,也好,偶爾去聽聽修士們的課,想來對靈力的修鍊上有不少好處。」

這時空蘭月看到了二人飛走了后,走到了越子墨二人面前。道:「你二人以後注意一些,老生中不乏有這樣的人,想盡辦法搶劫新生們的靈石,不過只要不去決鬥場,他們也不敢在其他地方動手。」

越子墨點了點頭,示意以後會多加小心的。然後想了想道:「不知月師知道『荒山試煉』是怎麼回事么。」

「是剛才蕭冷對你說的吧。」空蘭月說道。

「您,聽到了。」越子墨恭敬的說道。

「這自然,不過這荒山試煉其實是為了提高弟子修為而舉行的。就像為了提高弟子的積極性,每個月舉行的排名賽一樣。而在排名賽一周后就會舉行荒山試煉。當然這些都是自願參加的,不過這荒山試煉是在青州山脈一處荒山之中舉行。那裡面充滿了各種靈藥,妖獸。如果機緣好的話,到是會有不小的收穫。」空蘭月不以為意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越子墨點了點頭。

「不過修鍊一途,原本就是與天爭命。荒山試煉雖然危險重重,但是危險越大機緣也越大。」空蘭月看著越子墨有所指的說道。

「弟子明白了。」越子墨回道。

看著越子墨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空蘭月滿意的點了點頭,最後同樣飛走了。不過龍騰此時卻依舊一臉氣憤,對剛才之事還有些不依不饒。

越子墨看了看龍騰搖了搖頭,道:「走吧,別再看了,我們現在還不是他們的對手。還是回去努力修鍊讓自己變強吧。」

說完越子墨也不管龍騰什麼反應,自行的走掉了。龍騰看見越子墨走了,急忙跟了過來。

「我跟你說,剛才真是氣死我了。我要不跟你抱怨抱怨我今晚肯定睡不著。本來我剛才搭訕還挺成功的,可是還沒等我問人家叫什麼呢,就被那兩個混蛋打擾了。」龍騰滿臉氣氛的抱怨道。

聞言越子墨嘆了口氣,暗道:「這傢伙過來只對這種事上心……」

… 青州城內,最大的酒樓醉仙樓中的一處裝修典雅的雅間中,陸信手裡的酒杯『砰』的一聲,被其捏碎。

「你說什麼。」

「回少爺,蕭冷和李峰本來要去找越子墨的麻煩。可是卻遇見了空蘭月授課師,無奈之下,二人只好作罷。但是蕭冷故意向越子墨提起了荒山試煉,只要其一個月後敢參加荒山試煉,蕭冷絕不會饒過他。」一名僕人打扮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說道。

「空蘭月授課師么,這確實也是沒有辦法之事。不過既然他能獲得法士組新人第一,想來這荒山試煉也不可能錯過的。要不是二伯吩咐我回族中一趟,這次荒山試煉我說什麼也要親自收拾他。沒想到連我弟弟都能打敗,看來之前我小看他了。不過有排名第七十六名的蕭冷出手,應該不會有問題。

而在陸信的另一邊,一身藍裙的溫晴,聞言一驚,不過卻馬上低下頭小心翼翼的吃著飯,不敢做出任何異常的反應。她跟陸信雖是戀人,但是更像一種貴妃與皇帝般的關係。在皇帝面前貴妃難免有一種拘謹和畏懼。

溫晴也明白陸信喜歡自己,但並不是離不開她。他要是願意,有大量的女孩願意任他採摘,這就是身份和實力帶來的地位差距。這也讓溫晴在陸信面前,總感覺有種無形的壓力。

「你想什麼呢。」陸信問道。

「沒,我想什麼。」溫晴連忙搖頭道。

看著溫晴,陸信冷冷的笑了笑,他知道溫晴想的是什麼。她聽見剛才僕人說的話,肯定在擔心越子墨會受傷。

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他一點也不建議讓越子墨成為一個廢人,度過一生。

…….

越子墨和龍騰分別回到了各自的住處。

此時越子墨看著手中的神導書,上面記載的魔法。既然知道了這荒山試煉,自己自然是要參加的。不過看見今日蕭冷的意思,似乎在荒山試煉中,肯定會對自己發難。現在當務之急是練習一兩招拿手的魔法。

畢竟自己要是能使用所有屬性的魔法,那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難免引起別人的注意。在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時,決不能在別人面前展現出自己這方面的能力。

而之前他在考天月學府時,用過雷系,土系打敗了陸林。而在對付陸信的兩個僕人時還用到了火系,冰系和風系。不過這到不要緊,只要自己以後不再人前使用,想來陸信也只以為下人為了逃避責任,而胡編亂造。

至於雷系和土系肯定是被公認的我所能使用的屬性。既然這樣就將這兩種屬性最為我最常用的屬性,再選二個屬性作為不時之需,保命之用。想來兩種屬性倒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就算在人前不小心漏出第三種和第四種,只要控制威力和不經常使用,別人也只是以為我貪多,兼修了相應的冥想術。也勉強說得過去。

至於其他屬性的魔法,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在人前使用。

要是九種屬性都能使用,而且威力都符合自己的境界,那真是離死不遠了。肯定會引起一些見財起意的人的注意。

越子墨翻了翻神導書,沉凝了一會。忽然靈光一閃,還是選擇火屬性和暗屬性吧。這兩種屬性加上符器飛劍,我正好想到一個絕妙的組合方式。

想到這,越子墨忽然笑了起來。然後拿出自己的符器飛劍,看了看。此飛劍是純銀色的十字形飛劍。只是中等符器級別飛劍。

因為是符器級別,所以連品都不論,只論等。低等到高等。而靈器就不一樣了,和人的天賦一樣論品。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

不過靈器一般只有金丹級別的修士才會擁有。越子墨出身平平自然沒有。而且符器等級的武器都沒有禁制,所以威力自然不會跟有禁制的靈器比。

只見越子墨用兩根手指夾著劍尖,嘴中念念有詞,胸前的神導書也綻起了藍芒。隨著越子墨的手指從劍尖往下撫過,頓時雙指撫過的劍身的地方開始出現一些銀色紋陣,並且還綻起耀眼的金芒。

一炷香時間過去了,越子墨放下手中的符器飛劍。此時已經大汗淋漓,彷彿剛才做了一次極其耗費體力的運動。

「嘿嘿,也不知道我用魔法銘印術在劍身上銘印的魔法紋陣有沒有效果。」越子墨看著手中已經恢復常態的符器飛劍,只是劍身上仍然充滿了古怪的紋陣說道。

然後只見越子墨雙目一凝,將手中的劍往上一扔,立刻催動劍氣決,雙手捏決體內靈力一動,未等十字劍落地,就立馬徑自飛了起來。見狀越子墨並沒有露出喜色,而是眉頭微皺迅速念起了魔法咒語,頓時劍身之上的銀色紋陣之中飛出無數的火焰,一眨眼這把整個劍身包裹在內,變成了一把燃燒著火焰的寶劍。

見狀越子墨面容一緩,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道:「不久后的排名賽正好可以用來試試,我這魔法符器飛劍的威力。」

……

第二日清晨,今日正好沒有課,可以去旁聽修士的課。不過越子墨在劍修府,卻遇見了一個熟人——溫晴。

但是越子墨並沒有在意她,只是專心的聽授課師講解修鍊上的心得。

時不時的還會做下筆記,讓其受益匪淺。

等到優美的音樂響起后,越子墨收拾了下東西就要離去。而這時不遠處的溫晴開口道:「越子墨,你能等下么。」

越子墨手上緩了緩,道:「有什麼事么。」

溫晴聽見越子墨口氣中明顯的疏遠味道,一時間有些尷尬。然後嘆了口氣道:「聽說你要參加荒山試煉。」

聞言越子墨想了想,之前他就有所懷疑,要是真只是為了靈石蕭冷也不至於警告自己要是參加荒山試煉,會給自己難看。

現在溫晴知道,那就肯定是陸信又找自己麻煩。

「是啊,沒想到你也知道了。」越子墨淡淡的說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溫晴咬了咬嘴唇,猶豫了一下道。

「荒山試煉對新人還說是個難得的機遇,哪有不去的道理。」

「蕭冷和陸信從小就認識,因為陸信的關係絕對不會下輕手。」溫晴道。

「這我知道,謝謝你的忠告,我走了。」說著越子墨拿起東西就向門口走去。

「那你還……恭喜你拿到法士組第一。」溫晴看越子墨要走,最後幾個字大聲道。

「謝謝。」

… 越子墨離開了授課室,並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胸前神導書一閃,一推沙子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越子墨用精神力將沙子聚成一堆,然後整個人踏了上去,向天月學府外飛了出去。這個辦法還是越子墨在考取天月學府時第二輪的飛行測試中學到的,因為砂粒細小,要想湊夠足夠的沙子會需要很多的砂粒。這不但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還需要對精神力的良好的控制能力。正好用來鍛煉精神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