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鳳紋!

Home - 未分類 - 對了,鳳紋!

楚玄眼睛雪亮,那個鳳紋,還真與涅槃秘技的玄奧波動有絲絲相似!

想到這些,楚玄心跳加速了,涅槃秘技的強大毋庸置疑,如果能讓涅槃秘技變得更強,那他在武道之路上就能跑得更快。

還有,楚玄一直有個擔心,等他身體強悍到一定程度,涅槃秘技會不會涅槃不了!

那時,他將怎麼辦?

現在擔心去了許多,一塊鳳骨就能讓涅槃秘技強得這麼明顯,那多找些鳳骨,多找到一些鳳紋,就能更長久地涅槃下去。

楚玄鬥志昂揚,吞吸得更猛。

與此同時,楚玄還在修鍊「天地同呼吸」,靈魂突破到玄階,精神力突破一萬縷之後,楚玄修鍊起來,精神力增加得飛快。

這會兒,已有三萬六千縷。

只是,他的陣印之種,還沒有半分頭緒。

三萬六千縷的精神力,根本沒有凝聚的趨勢,反倒越散越開,就像樹根一樣,往四面八方竄去。

「沒有陣印之種,怎會生出根一樣的精神力?」楚玄非常疑惑,「要是我能成為陣印師,可以畫印攻擊,那金多寶弄出來的定身印、烈火印,我就能以印相破了。」

想到定身印與烈火印,楚玄又是一陣火熱,烈火印不說了,那個定身印實在是戰鬥之時的大殺器,若是他能畫出定身印,拼殺之時,以印相定,哪怕只能定住一息時間,也足夠殺死對方千百回了。

不知這定身印是如何引動天地元力的?

還有,金多寶明顯不是陣印師,卻能用元力激發黃布的存在,施展出陣印攻擊。

這裡面,大有學問。

可惜白馬學院裡面沒有關於陣印的書籍,不然,倒是可以研究一二。

楚玄閉眼,吞吸修鍊之時,認真去感覺烈火印與天地之間的聯繫。

……

熊熊烈火之外,金多寶滿面笑容,烈火印雖只有玄級品階,但是,引出來的烈火卻有地階品質,這就是印的強大,地階之火,保證能燒死這個人。

特別是之前這人身上還散發出了冰冷寒意,這下子,他不僅要被燒死,還要被水火不容衝突而死,聽那焰火裡面傳來的暴鳴聲,楚玄已走在死亡之路上。

那柄斷劍,終究是他的!

白馬學院陣營。

胡飛越有些擔心地喚道:「院長……」

江自流笑道:「不用擔心,這火,比得過玄陰潭嗎?」

眾人一想,放下心來,江自流目光火熱,想到楚玄在藏書閣與玄陰潭的所作所為,他猜到了楚玄在做什麼,心下瞭然,「這才是真正的強者之心!逆萬流而狂上!」

陶澤、周建業雖然沒有看到楚玄在玄陰潭的表現,卻是親眼目睹了楚玄一日破九竅的壯舉,連這種逆天之事都能做出來,一堆烈火怎能難得住他?

黃甲三人鎮定自若,陽震看到楚玄被焚,心中本是喜悅,可三十秒過去,烈火裡面仍然沒有一點動靜,只有安靜的焚燒,這股安靜讓他慌亂,讓他心驚。

呂蓉大出一口長氣,雖然她隱隱覺得楚玄不會就這麼容易被燒死,但她情願相信金多寶的烈火暗藏玄機,更相信能甩出一件件寶貝的金多寶,最後能用寶貝將楚玄殺死。

……

轉眼間,一分鐘過去了。

金多寶已不再像之前那般自信,因為那火焰變少了,雖說火焰隨著陣印之威的減少,隨著天地能量的變化是會減少,但也不至於減少得這麼快啊。

要知道,他選的這個烈火印,至少也是能維持十分鐘的,可看眼前火焰減少的趨勢,連五分鐘也不能維持,難道火焰被他吞了不成?

這念頭剛剛閃現,就被金多寶扔到一邊,地階火焰,他要吞,那必定是焚身、爆炸而死,姓楚的應該沒有這麼傻。

金多寶不知道他所認為不可能的,正是楚玄此刻瘋狂在做的,又十秒過去,火焰又少了許多,金多寶大驚,死人是消耗不了這麼多火焰的。

火焰減少得如此快,只能說明楚玄,還沒有死。

甚至可能是,活得很好。

怎會如此?

走過天南,闖過地北,從未遇見過這般詭異之事!

正驚訝當中,火焰一下子沒了。

熄滅了!

消失了!

乾乾淨淨的,一點火星子都沒有。

只有楚玄,負手而立,身上雖然給燒得焦黑,但那眼睛卻是炯炯有神!

金多寶震驚得無與倫比,他以為怎麼都能堅持個五分鐘,誰知僅僅堅持了兩分鐘,那些火到底去哪裡了?難道這片空間的能量發生劇變,導致陣印失效,烈火消失?

他只能這麼想,不願也不敢去想火焰是被楚玄給吞了。

兩分鐘就沒了,金多寶臉上火辣辣的痛,他根本不知道楚玄這兩分鐘是怎麼過來的,完全是行走在水火不容的地獄裡面,在生死之間磨鍊了千萬回。

金多寶脫口說道:「你沒事?」

楚玄咧嘴,露出潔白如雪的牙齒,笑道:「痛快!就像喝了一壇烈酒!可惜就是少了點!兄弟,還有烈火印嗎?一起扔出來,燒個痛快!」

聽到這話,金多寶臉上的肌肉裡面像是有無數小蟲子,蠕動不已,烈火印這種好東西可不是地攤貨,就是他也就弄到一個而已。

金多寶咬著牙,「烈火印是沒了,可兄弟我還有其他的印!為了讓兄弟痛快,我一定會很捨得的!」說話間,金多寶從身上撕下來三張黃布。

「震空印!」

「瀑布印!」

「風罡印!」

三印齊出,金多寶吼道:「震空印能震身裂魂,風罡印引動罡風,每一縷罡風都相當於輪脈一重境強者全力一擊,瀑布印能擊盪萬物,讓大地化水潭,讓血肉之身成殘灰!兄弟,痛快嗎?」

「太痛快了!」

楚玄大笑著,他不是在氣金多寶,而是真的感覺很痛快。

那震空印的震顫傷不了他,因為他的震顫比那股震空印震顫頻率更高更快,相反,楚玄還可借震空印震顫來淬鍊己身。

最重要的是,震空印在空中的震顫波動,讓楚玄心動不已,楚玄運轉三萬八千縷精神力,拚命去「呼吸」,要將那波動「呼吸」為自己之物。

這樣,會讓他的震顫威能更強。

瀑布印和震空一樣,也是同樣的道理!

風罡印則是最給楚玄驚喜的,楚玄現在喚風已經極為熟練,只是,那風的威力卻隨著他變強而慢慢減弱,靠現在的喚風還能對付。

可敵人要再強一點,比如暗中守護他的黑影人,看似守護,實則監視,能取別人命,也能取他命,楚玄從不敢將自己的生死託付於他人之手。

以黑影人的速度,還有斂息之技,暴起殺他之時,他喚風也不一定能逃得過。但是,眼前這呼嘯不已的罡風,卻給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罡風比他喚出來的尋常之風強出太多,就像普通元力和蒼狼元力的差別。

若是能將風罡印的波動修鍊到手,以後喚出來的全是罡風,那麼,就算是黑衣人突然要殺他,他也能從容避過,說不定還能反殺之。

要不是金多寶,他去哪裡找這些契機?

這如何不痛快?

金多寶不知暗情,冷笑道:「既然痛快,兄弟你就好好享受!」

「好好享受不了,因為這印還是太少了,兄弟,你就別藏著掖著了,有什麼印,全都扔出來,要痛快就痛快個夠啊!」

聞言,金多寶滿臉黑線,這三個印能將輪脈三重境武者都玩死了,他還說不夠!

「該死的,你惹怒我了!你要痛快個夠,我就成全你!」金多寶滿臉肉痛地脫下了外面一件衣服,扔向楚玄,大喝道:「天羅地網印!」 金多寶那件衣服一到楚玄頭頂,就化成九九八十一道金光,或隱入空中,或沒於大地,似穹宇將楚玄籠罩在裡面。

天羅地網印,爆發!

楚玄所處空間,表面上看起來,依然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實際上,那一片空間裡面,已是十面埋伏!

罡風在殺,震顫在殺,水份是殺!

呼吸到的不是空氣,而是能夠割喉、斬心的殺氣。

就是腳下所立的那片大地,也是殺機,要將楚玄給拖下去。

一切,皆是殺!

而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天羅地網裡面的空氣、能量等等存在,變得無比混亂。

混亂,是更要命的殺,要將楚玄變成一樣的混亂。

看到楚玄陷入困境,金多寶一臉笑道:「兄弟,這天羅地網陣爽嗎?」

平平無奇好男人 「很不錯!」

「不錯,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金多寶冷笑不已,天羅地網印一旦發動,無人能破,因為殺楚玄已經不再是他,而是那一片空間,那一片小天地!

只不過,讓他心疼的是,為了對付楚玄,他使用太多的寶貝了。

金蛇劍、斷流刀,能夠拍出上億白玉錢。

那五張陣印,更是珍貴,陣印師很少,而印出來的,能夠用武者元力激發的,就更少,怎麼也要值十億白玉錢。

正在發威的天羅地網印,更是地階中品,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那是保命的寶貝!

在金多寶的計劃中,天羅地網是為輪脈九重境武者,甚至是超脫於輪脈境的靈塔境準備的,萬萬沒想到,最後卻用在了一名福地九重境武者身上。

好在,楚玄身上也有好東西,那把斷劍看起來很不錯,弄不好是比他的金蛇劍更好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那個龍之遺迹。

原本,他是沒想過來白馬城,只是在上一個洞府當中,他得到了一本足有數千年之久的殘書,裡面就寫到了白馬城,還稱白馬為聖地。

正是這個原因,他才改了主意,來到白馬城。

沒想到,一來就碰上了生死大賭戰,知道了關於龍之遺迹的消息。

這就是他的氣運。

既然他來了,那個龍之遺迹的奇遇,必將屬於他。

只要能得到龍之遺迹的秘密,這些失去的寶貝,將會有更多更好的寶貝來替代,他也會變得更強。

其實,就算沒有龍之遺迹,他也會尋個機會,殺了楚玄。

這種修鍊不到三月,便能從廢物到福地九重境,還一日破九竅的妖孽之人,也是屬於氣運深厚之人,若能將其斬殺,他便能奪取氣運、奇遇。

說不定能達到那本古書上所說「氣運護身、萬危退避」的地步!

所以,楚玄必死。

楚玄確實是身在死境當中,天羅地網裡面,所有空間都是殺招,防不勝防,避無所避。

避過了罡風,避不過大地掩殺。

避過了空氣,避不過混亂要命。

既然避不過,乾脆不避!

將所有的攻擊,全部卷吸入體,在死亡威壓下,煉他一個盎然生機!

鼻子在呼吸,傷口在吞卷,就是頭頂,也在瘋狂灌入。

楚玄體內一片末日場景,有龍捲風肆虐血肉,有海嘯湮滅元力,還有地震,震塌一切!

天馬行空已經運轉到了極致,卻是連給那些傷害塞牙縫都不夠!

三大穴竅裡面,早就一絲能量都不存,而龍涎香鮮血、亂石陣元石等等存在,卻是提供不了半分元力!

照這樣淬鍊下去,涅槃秘技不能及時浴火新生的話,只怕真的會煉死!

元力,必須要有更多的元力。

納物戒裡面已經是空空如也,外面提供不了,只能是靠自己。

只有將天馬行空記修鍊到圓滿之境,那樣,也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可是,經過化天馬,天馬動,天馬飛奔之後,還要怎樣,才能在剎那間將天馬行空修鍊到圓滿?

天馬?

天馬行空?

楚玄咀嚼著,忽然茅塞頓開。

天馬,有天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