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穿秋水,大概就是這麼解釋了。

Home - 未分類 - 望穿秋水,大概就是這麼解釋了。

「情況並不容樂觀。」良久,李風打破了平靜,「且不說這裡是黃金海岸遺迹,危機四伏。方才一戰中我們損耗的人力也暫且不提,大部分物資都被洪水沖走,如果兩個時辰內蘇寒還不能活著回來,那麼我們只能繼續向前,與我父親的隊伍會和。」

在場這麼多人,李風是最無所謂的一個。

雖然他很欣賞蘇寒的才學與實力,可這裡是黃金海岸遺迹,一切以保命為主,更何況已經通過金戈令牌獲得了李建剛的具體方位,天黑之前絕對能與大部隊會和,畢竟這一趟的主要目的是搶奪紫日傳承。

「你們走,我就留在這裡。」塗豪咬著牙,狠狠瞪了李風一眼。

「對,就留在這裡!留在這裡修鍊,替老大報仇!」一直沉默不語的呆霸王也說道,他緊緊攥著拳頭,咬牙切齒。

誰都不會懷疑他在會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發狂。

「你們兩個是不是腦子壞了?」李風有些生氣,絲毫不顧及大公子風度,道,「這裡是碧龍潭!這下面有一條四千歲蛟龍!留在這裡?還不夠人家塞牙縫呢!聽我一句勸,跟我一起走,在金戈城主府你們能享受到最好的資源,等到你們起碼是半步武聖的境界,再考慮屠龍報仇。」

「滾!」塗豪賞了李風一個字。

「當我沒說。」李風攤開雙手,頗顯無奈,「反正只等兩個時辰,到時候我走,你們隨意。」

就在李風話音落下,剛剛轉身之際,一道銀灰色影子毫無預兆的衝出了平靜湖面,速度當真是快!

快到沒有將一滴水帶到岸上!

眾人條件反射般的抬頭,運起靈氣,拿起武器,準備再戰蛟龍的時候,卻發現一個人站在蛟龍背上正朝下面招手。

定睛一看,不是蘇寒還能有誰?

在蘇寒的示意下,墨胤也沒有太囂張,化作本體落到地面,恭敬地站在蘇寒左側,一幅貼身僕人的樣子。

右側是魂獸王,雖然沒有屍體,仔細觀察還是能發現這道虛影,並且感受到那前所未有的玄奧力量。

一邊是超階妖獸蛟龍,近身幾乎無敵,精通雷系、水系法則。

另一邊是九階巔峰魂獸王,靈魂法則方面的造詣雖不能說獨步血月大陸,可放眼望去,能與之相提並論的只有四人。

再加上吞噬天地的塗豪,不動明王呆霸王,博古通今的易牙,還有尚未歸隊的蔓蔓。

這才是蘇寒想要的完美隊形!

「老大!」塗豪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喜極而泣,就要衝上來擁抱蘇寒。

「嘖嘖。」蘇寒笑著伸出一根手指,止住了塗豪瘋狂的身影,搖頭晃腦,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的實力啊……」

說罷,狠狠將塗豪攬入懷中就是一個熊抱。

李風在一旁,臉色有些難看,瞎子都看得出蘇寒左邊的墨胤就是超階蛟龍化形,如今的蘇寒帶有太強的威脅,若不能收服,那便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老大……」興奮過後,塗豪拉下了一張臉,有些心虛的說道,「我們找了方圓十幾里都沒有找到小清……」

「呃……」蘇寒的表情也是一僵。

這確實是一個大麻煩。

蘇寒與陸屠屬於忘年交,人家將唯一弟子託付給他,結果被搞丟了,這種事弄不好就是好友變死敵。

「蘇寒,我們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大部分物資也被洪水沖走,再不抓緊趕路恐怕都要死在這黃金海岸之中,區區一個女子,大不了回到金戈城我賠給你十個,還是抓緊趕路吧!」李風很認真的說道。

一路走來,李風從未放鬆過對整個車隊的監控,自然知道小清是當年名震天下的藥王陸屠親傳。

如果找不到小清,那麼蘇寒就要面對藥王陸屠的怒火,很可能要面對整個血月大陸強者的追殺,早年間可有不少高手承過陸屠的大人情。

這樣的情況下,蘇寒就沒得選擇,只能依附在金戈城主府的羽翼下。

至於那些還未到來的麻煩,金戈城主府與武道十宗素來交好,到時候李建剛出面調解,恐怕陸屠也得賣上一分面子,基本無礙。

「小龍,你飛得快,對自己的法術也有了解,盡量找一下小清。」蘇寒對著墨胤交代一句,頓了頓,道,「天黑吧,如果夜幕降臨還沒有找到她,只當是生死有命,我們進紫日府邸。」

「是!」墨胤恭敬地點頭,輕輕一躍,化作百丈長的蛟龍,翱翔於空中,片刻便消失了蹤影。

「娘咧,這起碼飛出去幾十里,丫的一口洪水能把人沖那麼遠?」塗豪艱難的咽了口唾沫,這才想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問道,「老大,這怎麼回事?那個面癱青年就是碧龍潭裡的蛟龍吧。」

塗豪天生神經大條,對蛟龍也沒有太多的了解,權當是蘇寒收服了一個狠角色,倒是其他人都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蛟龍啊!超階妖獸,血月大陸足矣媲美武聖的存在,就這麼輕易被收服了?

還是在人家的主場被收服的。

蘇寒搖頭晃腦的解釋道:「他把我拖下水本來是要殺掉我的,但是我跟它講了《禁止並懲治種族隔離罪行國際公約》,並且提出了人與蛟龍和平共處的先進理念,誠邀它攜手並肩創建和諧美好的血月大陸,結果它想通了,並且對我的才華深感敬佩,非得做我的追隨者。我仔細想了想也沒什麼吃虧,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丫的,還能不能要點臉?

雖說其他人聽不懂什麼叫《禁止並懲治種族隔離罪行國際公約》,但從蘇寒那副玩世不恭的態度就能看出其中有貓膩,絕非他說的這麼簡單。

那可是蛟龍啊!要是那麼容易忽悠,靈獸谷也不會落到這種下場。若是給司徒南聽到了這番話恐怕得氣的吐血!當年人家可是拼了老命才馴服那隻七階的火焰蠑螈,比這隻超階蛟龍還差四級呢。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件好事,能有一隻超階蛟龍加盟,對於之後的探索都是有利無害的,甚至在最終的傳承爭奪戰中也能與武道十宗站在並肩的位置,分庭抗禮。

繼續前進,接下來的路上就沒有什麼危險了,不僅沒有妖獸襲擊,連海族巡邏隊也不見了。

直到蘇寒在路中央看到十具海族屍體的時候,明白了過來,這一定是墨胤搞的鬼。

蛟龍一族對海族的怨念一點不比對人類的少,墨胤被困了足足四千年,想找紫日的麻煩顯然不太可能,只能把怨氣撒在海族身上。

至於妖獸絕跡,這點也得以解釋,一條超階蛟龍在天上飛啊飛,那還不是百獸退避,唯我獨尊么?

走上了順暢的大陸,距離紫日遺迹越來越近,天色也越來越晚。

直到太陽徹底落山,蘇寒通過靈魂烙印召回了墨胤,也得到了小清失蹤的確切消息。

真正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心中思緒萬千,良久,蘇寒嘆了口氣,「罷了,休息一下,馬上要進入遺迹內部,等待我們的惡戰還有很多呢!」 事實上不等進入遺迹內部,安營紮寨之後,麻煩已經來了。

稀稀拉拉的腳步聲中,從樹林的一旁竄出一群人,接連不斷,足足有百八十人。

待他們全部站在眼前,趁著火光,蘇寒也認出了他們的身份,從服飾上來看是北方長生天的弟子,還有一部分是身披甲胄的長生位。

如此大的陣仗,兩邊都在第一時間拿起武器,打足精神,都不敢出手又怕對方先出手。

已經走到了這裡,妖獸與海族的威脅幾乎可以無視,人類才是最大的敵人!

紫日傳承的誘惑下,莫說是素不相識的人,就是朋友,兄弟,同門,乃至是親人都會反目,大家來到兇險的黃金海岸遺迹可不是旅遊的。

僵持片刻,李風站了出來,沖著人群稍稍點頭,道,「各位長生天的朋友,在下金戈城主府大公子李風,還請你們的負責人出來說話。」

「李公子,在下長生天。熊耀星。」一個有些粗狂的漢子站了出來,行了一禮。

「原來是一槍定九州的熊耀星,失禮失禮。」李風微微一笑,雖然嘴上如此,眉宇間還是有些傲慢。

眾人聞言,面色一驚,其中有些是知道熊耀星名字的,像蘇寒這樣不知道的,也會因李風的言辭而重新打量這個漢子。

李風是誰?金戈城主府大公子,何等高傲,泛泛之輩又怎會進了他的法眼?

「朋友們抬舉,無名小輩,何足掛齒。」熊耀星咧嘴一笑。

「十二年前,西方魔教滲入中土,你在三月之內披星戴月斬殺魔教旗下兩百餘人,一槍定九州的威名,又怎會是無名小輩。」李風笑著,將熊耀星的事迹講了出來。

頓了頓,李風問道:「那不知熊兄此番意欲為何?」

「我率領長生天八百精銳進入黃金海岸,行至今日僅剩殘兵敗將不足一百,路經此地而已。」熊耀星說罷,思量一番,緊接著問道:「還請問李公子,是否有見過長生天弟子,或是我家大長老熊海威。」

為了施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計劃,武道十宗都是由精銳打頭,吸引各路高手進入黃金海岸遺迹之後,再由真正的精銳坐享其成。

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是一些炮灰隊伍,才不會上當進來充作清道夫,長生天就是由熊海威身先士卒,熊耀星在進入黃金海岸遺迹內部之前首要的便是與熊海威會合。

「沒有,慢走,不送。」李風搖搖頭,擺出了逐客令。

「呃……」熊耀星明顯愣住了。

片刻,熊耀星才反應過來,陪著笑臉,轉身欲走。

卻在轉身之際突然殺了個回馬槍,抬手,一跟長槍握入手中,壯實的身體也在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朝著李風殺了過來。

「流?>「流星斬,殺!」

李風早就料到了這一手,還不等他出手,土行孫便挺身而出,以身體擋在李風面前。

「轟!」

淡黃色的光芒擋住了快如閃電的一擊,爆炸聲中熊耀星被震退好遠,硝煙散去之後,才露出那一張帶著憤恨與不敢的粗狂臉龐。

「在我出手前還是想問問,有沒有人要退出的?」李風站在場中,環視一周。

見沒人說話,李風點點頭,又是一嘆氣,「那就開始吧。」

聞言,長生天將近百人都沖了上來,而李風這邊只有十幾個動手的,由於沒有事先溝通,除了金戈城護衛隊之外的人都沒動手。

一開始,長生天確實佔了上風,縱使有土行孫、風申豹兩位高手坐鎮也是節節敗退。

「小龍,去幫忙。」蘇寒實在看不下去,對墨胤說道。

墨胤點頭,也不再變回本體,凌空一抓,長槍入手,風一般的殺入戰場,與最兇猛的熊耀星戰在一起。

蘇寒對於長生天並沒有什麼好感,失去萬長生的長生天藏污納垢,本就不在蘇寒聯合的名單,今次滅掉這部分精銳也不會產生心理負擔。

有道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既然他們做好了為紫日傳承犧牲的覺悟,就要承擔這一切。

話說,一槍定九州的威名還真不是蓋的,墨胤用槍也是神勇無雙,前幾個照面硬生生沒有傷了人家分毫,就這樣你來我往的僵持著。

墨胤不想用龍氣迴旋這種大招,又想快點結束戰鬥,又羞又急,漲紅了臉也沒辦法。

「穿心爪。」蘇寒在通過靈魂烙印提醒道。

聞言,墨胤眼前一亮,一邊持著長槍與熊耀星拼殺,一邊伺機發動致命穿心爪。

熊耀星並不知道墨胤的本體是蛟龍,更不會想到它會使用穿心爪這種噁心招數,絲毫沒有防備這一手,在一次拼殺中空門大開,想要以霸王回馬槍結束這場戰鬥。

卻不料墨胤身子一閃,一道白色光芒中,熊耀星的胸口赫然多出個拳頭般大小的窟窿,內臟碎塊掉了滿地都是。

解決了熊耀星,墨胤又遊走於場中,穿心爪好似死神的鐮刀,連連收割,不多時就將這些長生天精銳斬殺殆盡。

「把屍體堆在一起,放火燒了,我們走。」蘇寒搶走了李風的台詞,指揮道。

卻不料在遷移的路上,又遇到一群人數在三十左右的人類修士隊伍,還不等報上山門對方就出手開打,招招致命。

無奈,這些人又成了墨胤爪下亡魂。

又要毀屍滅跡。

拖著疲憊的身軀,直到凌晨時分,一行人才再度紮寨,本以為可以休息一下,卻在剛剛閉上眼睛的時候,從樹林里傳出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黃金海岸遺迹內部的面積驟減,在這裡撞上人的概率很大,蘇寒很快鎖定了發出動靜的生物,這也是一群人。

「一共九個,靈魂波動都不是太強烈。」魂獸王也在同時將這些訊息傳達到蘇寒腦海。

這就是連升三階之後,魂獸王一些小小的突破,可以迅速分辨方圓數里的靈魂波動。

得知這個訊息,蘇寒鬆懈了一些,很快,從樹林中跳出一行人,模樣都不是太好看。

黑!這是蘇寒第一眼的感覺,還以為這是血月大陸以外的其他民族,不過仔細看看就發現他們的黑並不是膚色,而是太髒了,好像有個把月穿行在這樹林沒有洗澡,身上厚厚的一層都是黑泥。

另外一點就是頹,那種被虐了千百遍,搖搖欲墜,體無完膚的頹。

「是你!」帶頭的小胖子一臉驚訝,跌跌撞撞的退後好幾步。

他指的自然是李風,這位人盡皆知的金戈城主府大公子。

不過從這種語氣上看來,小胖子與李風該是有一些交情,最不濟也要有幾面之緣。

「你誰啊?」李風看著這小胖子,一臉疑惑。

「小爺啊。」小胖子說罷,覺得有些不妥,在臉上抹了一把,露出些許樣貌,「我是雲茂。」

雲家的敗家小胖子云茂,這下別說是李風,蘇寒都認出他來了。

記得雲茂是雲家內部矛盾的犧牲品,第一時間就被派到了黃金海岸遺迹,多少成名已久的高手客死他鄉,這小胖子居然活到了現在並抵達黃金海岸遺迹內部邊緣,還真是出人意料。

既然都是金戈城的自己人,平日里雲家對城主府也是禮讓有加,李風沒必要痛下殺手,大手一揮,准許雲茂在他組織的營地里暫時休息一晚。

「風哥,多謝了,等過幾天看到我老爹……」雲茂興奮的口不擇言。

說到一半,一旁的貼身護衛趕忙扯了扯雲茂的衣角,意識到說得太多,雲茂尷尬的吐吐舌頭,轉過身去。

紫日傳承爭奪戰前夕,任何勢力都不會輕易透露其主力部隊的去向,這對布局、執行乃至最終結果都有極大影響。

「小胖子,來跟哥哥聊聊。」蘇寒沖著雲茂招招手。

雲茂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到蘇寒有些眼熟,努力回憶,最終都沒想起在哪裡見過蘇寒。

可他不敢擺小爺架子,雖然被稱作雲家無能之最,可雲茂還是看得出蘇寒的可怕之處,比李風還要讓人在意。

「你說。」雲茂如臨大敵,嚴陣以待。

「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據我所知,你在兩月之前就進到了黃金海岸。」蘇寒笑著說道。

「我進來主要就是躲啊,躲來躲去。期間也遇見不少麻煩,主要是妖獸,動輒三五成群,傷了點筋骨。」雲茂如實說道。

頓了頓,雲茂又補充一句,「海族真沒遇到多少,一共就只看到三隊,其中兩隊都被我們給躲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