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情況下有的壞消息,安省吾大致已經猜出了到底是什麼。

Home - 未分類 - 這個情況下有的壞消息,安省吾大致已經猜出了到底是什麼。

「艦蟲上有一隻正在產卵的蟲后,所以不用擔心蟲子會一起反撲。」

是的,現在鳳華還能心平氣和的和安省吾聊天,就是她站在了蟲卵里,其他蟲子擔心傷到蟲卵暫時不會有任何行動。

要是她運氣差一點兒跑到了蟲后那裡,大概一露面就要被一堆甲蟲追殺到死。

不過這其實不算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在蟲后產卵期間,為了保護整個種族的繁衍,蟲子們是一點兒都不怕死。

比如剛才那個碎白蟲,往日里還會留一些墨汁讓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

安省吾無奈一笑,他不知道該怎麼說鳳華這句話,只好接著問道:「壞消息呢?」

「壞消息就是,機甲已經掃描的範圍內,還有一隻碎白蟲。軟體蟲子有四五隻,有一隻可以使用超聲波攻擊,但是品種還沒有認出來。哦,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看著漫漫列出來的數據,鳳華嘖了一聲,「有一隻軟絕蟲,正在休眠期,沒築巢。」

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消息。

只是這一艦蟲的蟲子配置,已經遠遠超出了幾支精英隊伍的戰鬥力。

「又掃描到了幾隻軟體蟲子,具體數據正在核對。」看著漫漫那一條條標紅的消息,鳳華沒忍住拍了操縱台一下,「漫漫,我們商量下,用橙色標明好不好,紅色太多我看著眼睛疼。」

「……紅色太多你就撤回來。」安省吾深吸一口氣,他很清楚能被標紅的數據,都是危險的東西,「哪怕只是探明了一部分,這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不錯的事情。」

「那我可能撤不回去了。」鳳華往後退了一步,一腳踩破了一個蟲卵,「我不小心踩到了一顆蟲卵。」 安省吾哽了一下,他想說什麼,一想到他們的通訊都會被錄音,只好忍了下去。

他可不信鳳華會無意間踩蟲卵!

哽了十幾秒,安省吾只有冷哼一聲表示自己的不滿,「那你的應急措施是什麼?」

「看到那個會發超聲波的蟲子了嗎?」

「你……」

「接下來,就是我出場表演的時候了!」鳳華甩出長鞭,直接掃破周圍的蟲卵,吸引周圍蟲子的注意力。

「你做了什麼,為什麼我看到很多高級甲蟲動了。」安省吾語氣很是無奈,「就算實力夠,也要小心一些。」

「我真的已經很小心了。」

說著小心的人,橫跳著離開了事發當場。

然而她並沒有離艦蟲很遠,她只是到達了艦蟲的上方,等待著那隻發超聲波的蟲子行動。

雖說已經看到了不少軟體蟲子,鳳華到現在還不確定到底是哪只蟲子發出的超聲波。

要不事情往壞處想想,這些超聲波不是一隻蟲子發出來的?

如果這樣的話,它們豈不是要逆天了!

到達艦蟲上空,不出意料漫漫又檢測到了超聲波,同時還有高級甲蟲追了過來。

漫漫在檢測到超聲波之外,還檢測到了其他的聲波,想來是這些蟲子在交流,至於交流的什麼鳳華就不知道了。

超聲波到來的時候,有幾隻高級甲蟲堵住了鳳華的後路。

看來這個交流,是在交流戰術啊。

只不過堵住了前後還有左右,堵住了左右還有上下,除非這裡圍滿了蟲子,要不然鳳華還是能跑出蟲子包圍圈的。

上下被堵,鳳華在左邊找了個空隙飛了出去。才挪動了幾十米的距離,鳳華轉身掏出狙擊炮朝著一個方向打了一炮。

炮彈在半空中炸開,波動阻攔了超聲波的去勢,緊接著鳳華挪到了高級甲蟲之後,看著幾道超聲波割碎了這些甲蟲的外殼。

淦,怪不得剛才發出超聲波的位置一直在變,原來真的是有好幾隻蟲子會用超聲波!

在蟲群之中,軟體蟲對甲蟲是有著絕對的支配權,所以它們發出的攻擊,能很輕鬆地殺死高級甲蟲們。

不過,要是沒有高級甲蟲的保護,人類也能很輕鬆地殺死這些軟體蟲子們。

這就是環環相剋!

「團長啊,有個好消息我要和你說一下。」 嗨,給姐笑一個 打開通訊設施,鳳華笑著說出了這句話。

然而安省吾神經卻是綳了起來。

他覺得按照鳳華的性格,真正是好消息的概率很小。

更不要說,現在鳳華說話的前綴還是「團長」兩個字。

「能發出超聲波的蟲子不止一隻,有很多隻。」鳳華數了數剛才的超聲波攻擊,「我看到的,大概是六隻。」

這又是什麼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我已經用這些超聲波,殺死很多高級甲蟲了。」

到最後,鳳華終於把她想說的好消息給說出來了。

安省吾決定他還是不要說話了,因為他根本攔不住鳳華。

有這個時間說話,還不如多殺幾隻蟲子,趕緊和鳳華匯合,省得她那裡出什麼意外。

「你說,我能不能用這些軟體蟲子的超聲波殺死蟲后?」鳳華突發奇想道。

「不能。」

因為蟲後身體構造特殊,這些超聲波對它造成的傷害並沒有多少。

無論是什麼種群什麼樣子的蟲后,都不會被自己種群內的蟲子給殺死。

要是有什麼蟲子能夠威脅到蟲后,蟲后自己就會在那些蟲子還沒長成前把它們給解決掉。

突發奇想被否決了,鳳華一邊躲著超聲波的攻擊,一邊想著要怎麼收拾這個蟲后。

安省吾說其他精英隊伍正在趕來中,但是具體什麼時候能趕到,這是誰也不知道的事情。

在太空中戰鬥人類還是弱了一些,萬一……呸呸呸,沒什麼萬一。

她算是發現了,現在她想著什麼倒霉的事情,什麼倒霉的事情就會發生。

思考間鳳華又引著超聲波殺了幾十隻高級甲蟲,同時鳳華還在艦蟲上左右橫跳各種拉仇恨,想要引更多甲蟲進入戰鬥。

最主要的是,她現在還沒有找到蟲后在哪裡。

怎麼蟲后不和蟲卵在一個地方的,真是奇怪。

橫跳了幾分鐘,鳳華身邊同時能圍上幾十隻高級甲蟲。

那些軟體蟲子還不死心,在無差別攻擊那些被它們當作工具蟲的高級甲蟲時,還在超聲波圍堵鳳華的退路。

都到了這個地方,鳳華還能有什麼退路。

有時候鳳華乾脆就不躲開蟲群,直接扎進蟲群里,讓這些蟲子扛超聲波。

超聲波只能切割一次,沒有多少後勁,鳳華可是逍遙地很。

安省吾那邊還沒有聽到鳳華唾罵的聲音,就知道鳳華現在是輕鬆的狀態。

等到她罵人的時候,就是被坑了。

等她不停地罵人的時候,安省吾可以就義了。

「咦?」遲遲找不到蟲后在哪裡,鳳華乾脆一個個確定目標,但在確定到一個目標的時候,卻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怎麼了?」安省吾也很疑惑,鳳華這是遇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有什麼蟲子,既能保持死的狀態,又能保持生的狀態嗎?不是休眠也不是孵化,有嗎?」

有安省吾在這裡,鳳華也不想著自己琢磨,乾脆問安省吾。

在詢問安省吾的時候,鳳華順道問了一下智障助手。

智能加人工,總有答案吧。

有這樣的蟲子嗎?

安省吾想了一會兒,並不記得自己見過或者聽說過這種蟲子。

「我不知道。」

在安省吾說不知道的時候,漫漫也回復了「沒有相關數據」。

這就奇怪了啊。

找不到蟲后,又遇到了這麼奇怪的東西,鳳華想著乾脆讓蟲子用超聲波折騰這裡。

哪想到,鳳華剛想靠近這個區域,甲蟲和軟體蟲就像是瘋了一樣,齊刷刷地開始攻擊她。

本來超聲波一分鐘只放那麼十幾次,這時候二十幾道超聲波一起出現在檢測數據中,像是一張網似的要罩住鳳華的機甲。

卧槽,這可遭不住啊!

戰略性撤退!

鳳華操縱著機甲在蟲子的縫隙中遊走,反身踢幾隻甲蟲去擋超聲波。

真……真特么刺激。 自從來到了五千多年後,這還是鳳華第一次覺得這麼刺激。

在十幾道超聲波和蟲子中找尋出路,這讓鳳華想起了以前她四處招惹玩家的日子了。

只不過這些蟲子,雖然有了一些戰術安排,但還是比不上真正的玩家聰明。

要是真正的玩家在這裡,絕對會有一些技能讓鳳華躲不開。

「警報。」已經很久沒有出聲的智障助手又發出了聲音,「冷武器部分地方有異常,異常情況正在查明。」

異常?

鳳華把長槍舉到自己眼前,槍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些小點點。

那些小點點在長槍上顯得不是很大,鳳華自己估算了一下,一個小點點的面積有0.1平方米左右。

她剛才明明沒有碰到什麼奇怪的蟲子啊,為什麼會有小點點?

更奇怪的是,根據漫漫的計算,這些小點點是有重量的,平均每一個小點點的重量在兩公斤左右。

這東西就算是有一百個,在長槍整體的重量面前也是不夠看的。

要不是有漫漫幫著計算,打死鳳華都察覺不出這些差距。

「這到底是什麼?」鳳華揮舞著長槍,把長槍往高級甲蟲身上掄去,卻沒有掄下幾個來,「為什麼會黏在上面,難不成這是蟲子新型的攻擊方式?」

漫漫還在檢測和計算。

找不到答案的事情又不止這一件,鳳華看著這長槍上的小點,實在是不想把長槍給收回去。

所以她乾脆把長鞭給收了回去,用九節鞭配合狙擊炮來針對這些高級甲蟲。

至於鳳華標記的那隻蟲子,依舊沒有動靜。

「安省吾,我這邊一直沒有找到蟲后,那隻又有可能死,又有可能活的東西,會不會就是蟲后?」

轉悠了半天,鳳華髮現被標記的地方,始終被那些蟲子保護著。

只要鳳華靠近,就是許多蟲子猛烈的攻擊。

稍微遠離一些的話,那些蟲子又會原路返回,只想保護那片區域。

能讓蟲子做到這種事情的,鳳華思來想去,大概只有蟲后了。

「這種可能性很大。」

「那……」

「其他精英隊伍已經趕過來了。」安省吾沒有讓鳳華說出那之後的話,「你留在原地,隨時準備配合後面的隊伍。」

他知道,鳳華聽到人來絕對不會回來的,甚至還要多浪一會兒。

既然這樣,就給她一個合理的命令。

「好的團長。」鳳華嘻嘻一笑,「團長的決策很英明,所以我決定,一會兒蟲后的功勞分你一半兒!」

「什……」

鳳華直接掛斷通訊,一個俯衝招惹了一堆蟲子,再次開啟了瘋狂戰鬥模式。

有著蟲后又有著一堆軟體蟲的艦蟲,無論如何軍部都不會放這隻艦蟲走的。

所以艦蟲上的所有蟲子是必死無疑了,這個時候,自然是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大家一起打死蟲后的話,功勞是平攤的。

要是鳳華一個人打死了蟲后,那麼功勞就只是安省吾隊伍的。

當然分多少,怎麼分的前提是,蟲后是被鳳華打死的。

想要打死蟲后,就要幹掉蟲后的一眾護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