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我看你們還往哪裡逃!」

Home - 未分類 - 「哈哈哈…我看你們還往哪裡逃!」

那名七星劍王速度極快,不過兩息的功夫,便繞開了北方岩等人,然後追了上來。

頓時間,眾人臉色頓時劇變,即便是北方無痕、柳無隱等人,也是如此。

他們雖然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但也只限於劍靈境而已,面對劍王強者,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必須要將他攔下來,否則這裡沒有一個人能活的下來!」此時韓辰也是面色劇變,眼見那七星劍王迅速靠近,他咬了咬牙,對著眾人-大喝一聲道:「我將他攔下來,你們速走!」

「葉雲…」

「不可…」



聽到韓辰的話,柳無隱、北方無痕等人,頓時驚呼道。

只是卻已經晚了,韓辰已經衝出了人群,向著後方那名七星劍王沖了過去。

韓辰雙眼緊盯著那名面色猙獰的劍王,他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

這一刻,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眼中,竟然露出了興奮之色。

ps:

(吼吼…韓辰要屠劍王了!!!) 三大勢力,百多名劍王強者,此刻大戰在一起,驚人的聲勢,鋪天蓋地的向著四周瀰漫開來。

勁氣四散,轟在地面上爆發出連綿轟鳴之聲,如九天雷霆炸響,大地都為之震動,厚重的黃沙席捲上天,遮天蔽日。

遠處的那些武者雖然已經退避到了數千米之外,但那勁氣揮灑間,所造成出來的震動,依然讓所有人感到深深的震撼。

這些武者中雖然不乏天才武者,更有不少乃是殺伐果斷之人,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鮮血,但也不過只是劍靈境,至多也不過是劍王境的武者而已,何曾見過如此陣仗。

百多名劍王強者血腥廝殺戰鬥,更是有三名劍皇強者,光是想想,都覺得心神震動,更遑論此時親眼所見了。

人群中,寧輕煙與傅紅綾的秀眉早已緊蹙了起來。

雖然他們也知道在赤荒秘境結束后,肯定不會太平,但卻沒有想到,事態竟然會發展成這樣。

赫連家族與南羅宗聯手,北方家族雖說實力不弱,但想要將兩大勢力壓制下去,卻根本不可能,至多只能抗衡而已。

原本她們還想著,若是兩大勢力對韓辰出手,念在對方與紫雲相識一場,還可以出手相助一番,可此時的局勢,她們已經根本無法插手。

三大勢力早就素有仇怨,在此次赤荒秘境中,三大勢力的弟子盡都損失慘重。北方家族損失了近八成的弟子,而赫連家族與南羅宗的弟子,更是盡數死亡,一個不剩。

這也使得三大勢力的仇怨徹底爆發,此時一番大戰,雙方都已然打出了真火,就算她們出手,也根本無補於事,她們雖然代表的是紫雲宗。但也只有兩個人而已,再者說,對方又不是紫雲宗的附屬宗門,憑什麼聽你的。

「快看。南羅宗的那名劍王追上去了!」人群中有人驚呼道。

原本眾人還把注意力放在北方雄等眾人的戰鬥上,此時聽到這個聲音,轉頭望去。

「這下子完了,看來那葉雲是鐵定逃不掉了!」

「非但如此,就連北方家族的那些個弟子,恐怕也無一能夠倖免!」

「哼,這叫咎由自取,之前北方雄若將那葉雲交出來,也不會出這檔子事!」

見得那名七星劍王沖向北方無痕等人,眾武者紛紛搖頭。雖說北方無痕等人有近百人。而且全部都是劍靈境高手,但在一名劍王,尤其還是一名七星的高階劍王眼中,根本沒有絲毫威脅,與螻蟻無異。唯一有所差別的,只是這螻蟻的數量稍微多了些而已。

「快看,有人出來了!」

「那是誰?」

就在人們搖頭嘆息之際,卻突然發現,竟然有一人衝出了人群,向著那名劍王沖了過去,只是由於距離太遠。所以根本看不清究竟是誰。

寧輕煙與傅紅綾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一抹驚愕,雖然她們也看不清那人是誰,都兩人心中卻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個人。

韓辰!

「師姐!」傅紅綾出聲。

寧輕煙輕咬了咬紅唇,她自然明白傅紅綾的意思。

對於三大勢力這百多名劍王強者的大戰,她們是插不上手。但如果只有一名劍王的話,倒還不至於沒有抵擋之力。

兩人都是紫雲宗內宗排名前五位的弟子,資質天賦都極其上乘,在紫雲宗中也都是重點培養對象,兩人此次前來這赤荒秘境。宗內又豈會放心,自然給予了保命的底牌。

而且那底牌,還是紫雲宗宗主親自賜予的,威力端的驚人無比。

只是此時三大勢力交戰,人數達到百多人,憑藉底牌,她至多也只能擋下一人,若是出現什麼變故,再來一人,不但沒能救得了韓辰,連她們二人也得搭進去。

就在寧輕煙遲疑的時候,她的傳訊劍鈺突然傳來一股異動,沒有遲疑,她手掌一翻,從空戒中將傳訊劍鈺取了出來。

心神剛剛探去其中,一個熟悉的聲音便在她的腦海中響了起來,「寧師姐,你們從赤荒秘境中出來了?韓辰怎麼樣?」

寧輕煙不禁苦笑一聲,她沒想到對所有人都冷漠無比,素有冰美人之稱紫雲,此時竟然會為了一個男子,竟然會露出如此焦急的情緒。

當日在拍賣會結束后,寧輕煙便與紫雲傳過訊,在知曉了韓辰身份的同時,也將韓辰的近況告訴了對方。

而在進入赤荒秘境前,紫雲曾數次傳訊給她,讓她相助韓辰。只是卻沒有想到,這才剛出赤荒秘境沒多久,紫雲就傳訊過來,而且聽語氣如此焦急,顯然是等待已久,估計這段時間,紫雲一直都有試圖傳訊聯繫她,只是因為身在赤荒秘境中,而聯繫不上。

搖了搖頭,抬眼望著遠處,那已經和那七星劍王交上手的青色人影,寧輕煙迅速將這裡的情況,告訴了對方。

這個時候,不但韓辰與那七星劍王交上了手,其他人的戰鬥,也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

北方雄與赫連重山兩人已然打出了真火,縱身躍其,直衝天際,將那千米高空做為了戰場,激戰了起來。

至於其他人,也分散開來,全力出手,與對手激戰在一起。

恐怖的勁氣,縱橫睥睨,狂風席捲開來,方圓之地,黃沙瀰漫天際。

凄厲的尖嘯之音,瀰漫而來,刺人耳膜,那是一粒粒黃沙,撕裂空氣,所發出的破空之音。

戰到現在,雙方都各有死傷,雖然數字不算太大,但雙方的實力本就相差無幾,此時傷亡出現,雙方的平衡立刻就會被打破,強的一方會更強,而弱的一方,則更弱。隨之時間推移,勝利的天枰終會徹底的向一邊傾倒。

而很遺憾的,此時死傷較多的,卻是北方家族一方。

「寧師姐,我與九長老此時正在赤荒城,馬上趕過來!」聽到寧輕煙的講述,紫雲的聲音變得更加焦急了,丟下一句話,隨即便切斷了傳訊。

「赤荒城?這妮子竟然已經到赤荒城了?」紫雲切斷傳訊不要緊,可是把寧輕煙給嚇了一跳。

原本她還以為紫雲還在紫雲宗,卻想不到,這妮子竟然已經感到赤荒城了。

紫雲來了,那麼九長老必定也會跟來,這是宗主下的規矩,無論紫雲去哪裡,九長老都必須跟隨,保護其安全。

之前她是因為沒有把握,所有有所遲疑,此時卻根本沒有這些顧慮。

「紅綾,我們走!」 「純陽斬!」

唰!

劍光一閃,一道粗大而凝實的火焰劍芒,破空斬來。

韓辰的瞳孔驟然緊縮,咬牙狠狠一震青鸞翼,風雷炸響,他身影一動,瞬間橫移數米,險之又險的將這道劍芒躲了過去。

轟!

凌厲的火焰劍芒,轟在不遠處的地面上,斬出一道數十米長,四五米寬的巨大的劍痕。

躲過一劍的韓辰卻不敢有絲毫停滯,青鸞翼連連震動,帶出一道道殘影,迅速向後爆退,企圖拉開距離。

對於這名南羅宗的劍王長老,韓辰深知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留手的打算。

雙劍術、真元燃燒、青鸞翼,早在衝出人群的霎那,就已經盡數施展了出來。

底牌的展現,換來他實力數倍的暴漲,直接突破半步劍王境,達到了堪比一星劍王的層次。

可是這些卻遠遠不夠,韓辰很清楚自己與對反的差距,莫說一星劍王,就算是六星劍王,也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所以韓辰根本沒有與之近戰的打算,憑藉著青鸞翼的速度,與之纏鬥。

只不過青鸞翼的速度雖快,但對方卻也不是易與之輩,七星劍王的速度,已經並不比韓辰的速度慢多少了。

只是匍一交手,韓辰就瞬間落入下風,被對方壓制,在七星劍王的氣勢之下,韓辰根本沒有抵抗之力,只能憑藉青鸞翼與靈魂感知的預判,不斷的躲避。

見得韓辰竟然又故技重施,像之前那樣迅速後退,那赫連成眼中露出一絲譏諷,卻是沒有如先前那樣追擊,而是身形一閃。向著停在不遠處的北方無痕等人爆沖而去。

之前韓辰衝出去與赫連成動手,北方無痕等人著實被駭了一跳,當即便要衝上來聯手,卻被韓辰喝退。

但是眾人卻是沒有離開。而是在不遠處停了下來。他們可以在北方雄對赫連重山等人激戰的情況下離開,是因為他們知道只要自己離開了,北方雄等人就會沒事。

但此時卻不同,他們很清楚,韓辰根本不是那赫連成的對手,一旦自己離開,韓辰絕無活命的可能。

再者,如果韓辰死了,那赫連成勢必也不會放過他們,在這茫茫赤荒沙漠。被一名七星劍王追殺,同樣也根本沒有活命的可能。

所以他們留了下來,一旦韓辰出現不支,便準備援手。

此時見得赫連成的動作,不但北方無痕等人面色劇變。韓辰的臉色也變得無比難看了起來。

這赫連成當真好算計,他知道以自己的速度,如果韓辰鐵了心想要逃的話,短時間內未必追的上,所以便將目標轉向北方無痕,逼迫的韓辰無從遁逃,只能乖乖的趕過來。

儘管韓辰赫連成的目的。卻也不得趕過去,北方無痕他們可沒有青鸞翼,一旦被赫連成靠近,就如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都給我退,退的越遠越好…」

一聲爆喝。韓辰極力催谷體內真元,青鸞翼狠狠一震,速度提升到極致,迅速沖了過來。

雙臂一震,手中的狼牙劍、巨岩劍奮力斬出兩劍斷岳劍式。散發著凌厲驚人的鋒銳劍芒,如兩道閃電,驟然轟出。

不過韓辰卻沒有停,隨後雙劍不斷揮舞,寒雪劍訣六式奧義中,凜冬、飛雪、水寒、霜凝四式奧義劍式,接連斬出。

只這一下,韓辰體內的真元,就瞬間被抽掉了六七成,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起來,不過好在他也早有準備,舌頭一卷,將藏於舌下的元靈丹與一枚血蓮子,吞咽而下。

凌厲的劍芒、漫天的飛雪、濃濃的寒霧,鋪天蓋地般洶湧而來,所過之處,『嗤嗤』聲連綿不絕。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見得韓辰沖將過來,那赫連成冷笑一聲。

他的目標本就是韓辰,此時引得韓辰過來,當即不再理會北方無痕等人,腳掌在地面一踏,黃沙爆開,身影如虹般,瞬間向著韓辰爆沖而去。

唰!

面對這鋪天蓋地般的攻勢,赫連成臉上滿是不屑,手中長劍由上而下,一劈而下,一道凝實而粗大的劍芒,隨之斬出。

嗤拉…

好似布匹被撕裂的聲音,好似樹枝劃過水流一般,沿途所過,飛雪、白霧等凌厲的攻勢,盡皆被一切兩半,隨後余勢不減的向著韓辰轟斬而來。

凌厲的勁氣,恍若刀鋒般,撲面而來,韓辰瞳孔驟然緊縮,雙臂肌肉瞬間繃緊,兩柄劍一左一右與胸前交叉,疾斬而出。

雙劍,斬山!

縱橫的十字劍光與那巨大的劍芒,轟然碰撞。

轟!

恐怖的勁力,透過兩柄劍,宣洩而出,粗大的劍芒,只是微微一頓,隨後便猛的崩潰了開來。

雖然韓辰將赫連成這一劍擋了下來,但代價卻也是極大,『噗哧』一聲,他張嘴噴出大口鮮血,身形如秋楓中的敗葉般,震飛出去。

這一劍,是韓辰從出手到現在,與赫連成真正的第一次正面交鋒,但卻只這一劍,韓辰就無法抵擋,瞬間重傷。

「嘿嘿,待我先殺了這小子,再來好好收拾你們!」見得韓辰重傷被震飛,赫連成瞥了北方無痕等人一眼,隨即縱身一躍,向著韓辰追了上去。

在赫連成離開的霎那,北方無痕等人目光一閃,並沒有追上去,而是極有默契的迅速向後爆退。

對此,赫連成卻並沒有察覺到,此時他的雙眼緊緊的盯在韓辰身上,心中抑制不住的湧現出激動之色。

赫連重山等人之所以不惜與北方雄動手,也要斬殺韓辰,其目的,固然是因為韓辰斬殺了赫連狂、林墓等人,壞了他們的計劃,但其中更為重要的,卻是因為韓辰身上的東西。

之前那紫山宗青年已經說的明明白白,韓辰不但擁有一件六品靈器級別的內甲,六品靈器的劍器,更擁有兩枚靈品赤荒果,以及大量其他品級的赤荒果。

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所在,只要將韓辰斬殺,這些東西自然就歸他們所有,有了這些東西,兩大勢力縱然損失了不少弟子,也可以迅速恢復過來。

而此時韓辰就在眼前,只要他赫連成抬手,便可斬殺,他如何不激動。

嘭!

身形落地,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踏,黃沙爆卷,赫連成的速度暴增數成,瞬間追上了韓辰。

「給我死吧!」一聲暴喝,赫連成手臂一抬,便要斬下。

只是就在這時,韓辰卻突然抬起頭,對著他露出一絲笑容,「嘿嘿…咳咳,老東西,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赫連成的瞳孔微微一縮,韓辰的聲音並不大,甚至很微弱,更是透著濃濃的虛弱之意,但此時,他身上的寒毛卻突然豎了起來,一股淡淡的危機感從他的心頭浮現而出。

不等他有所動作,韓辰那雙原本漆黑的眼眸,瞬間變成了紫色,隱隱的,還能夠看到絲絲的電芒在其中跳躍。

「吼!!」

嘴巴張開,韓辰發出一聲爆吼。

虎豹齊鳴,天雷炸響!

赫連成雙眼瞪大,心中那股淡淡的危機感,陡然爆發,如洪流般,席捲他的全身,他想要後退,只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

一道散發著毀滅氣息的紫色音波,以韓辰為中心,迅速向著四周擴散而來。

赫連成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音波衝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