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一震神,夜風深深的望了眼白霧,隨後長袖一翻,就要向著飛揚城而去。

Home - 未分類 - 微一震神,夜風深深的望了眼白霧,隨後長袖一翻,就要向著飛揚城而去。

不過,這一刻,大量的破風呼嘯,夜風周遭閃現了數百位白髮蒼蒼的老者。

「小子,剛剛那衝天光芒是怎麼回事。」一位老者孤傲的指著夜風,睥睨的道。

老者所說的光芒,正是石門開啟的那一道光。

夜風雖反感老者的話語,但卻沒有動怒。

從密境出來,發生了太多事,他需要理清頭緒,走出最正確的一步,所以此刻,他不想惹事的擺了擺手,道。

「晚輩不知,那光芒乃是從後方白霧中閃現。」夜風一指後方白霧,語氣有點驚慌。

「哦,是嗎?」

先前問話老者未回應,而是另一個老者,踏步而出,陰陽怪氣的道。

「那我搜一搜,看你身上是否有我要的存在。」話落,老者一張鄒皮的手掌已然抓向了夜風。

夜風嘴角一冷,他不想惹事,可並不代表他就會怕了這些人。今天若不教訓他們,恐怕很難輕易的離開。

「再敢踏出一步,死!」語氣霸道強硬,沖盪著空氣彭彭悶響。

「哼,找死!」

聚集在此地的老者,誰不是自家尊敬極致的老輩人物,享有的只是溜須拍馬,應承有度。

像夜風這樣方才真丹中期的小輩,竟對他們如此說話,那抓向夜風的老者爆喝一聲,周遭翻滾殺意,手掌急轉拍向了夜風頭顱。

「哼……」

夜風一聲冷哼,手掌翻轉,身上的九彩光芒一閃,一道進階后的七級異火,罩向了老者。

「啊……」

此老者一聲慘叫剛發出一半,便化為灰燼,消失在夜空之中。

七級異火相當於三轉靈境,這有著二轉靈境的倒霉蛋,能發出慘響,也可自傲了。

「刷!」

長衫一抖,前方恢復平靜,夜風凌空幾步,凌厲的望著周遭武者,語氣霸氣十足。

「我說過再踏一步——死,可他就不愛聽!」

一個死字,夜風咬的很重,也凌厲無比,一瞬間周圍的老者皆是心魂一顫,不敢與之對視。

他們覺得這年輕過分的傢伙,並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剛剛那一手火焰攻擊,應是七級地火境的武者,這樣的武者對於他們這些普遍在一二轉靈境的老者來說,擁有著很大的壓力。

「哼……」

見周圍眾人忌憚的表情,夜風再次冷哼一聲,長衫一甩,閃動身形,對著一個方向凌空踏去。

「刷,刷……」

眾人見此,那些在夜風凌空路線上的老者,紛紛閃動身形,讓開了道路。

道路讓開,夜風駐足了一下,回頭望了眼那秦風嶺上方的白霧之後,方才繼續凌空而走,不過,這次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有種錯覺,似是下一刻,就會消失此地。

百多位老者也並不是全部忌憚夜風,因為其中有著四位三轉靈境的武者。

這四位一直注視著夜風,當夜風回頭觀望的那一剎那,他們本能的認定後者獲得了某種逆天寶物。

所以,在夜風快要離開此地的剎那間,他們飛躍而起,閃動呼呼風聲,爆喝出音,直撲夜風而去。

「臭小子,毛還未長齊,就想忽略我等存在,真不知天高地厚!」

爆喝滾滾如雷,其餘老者聽得此言,紛紛如夢初醒,望向夜風的目光亦充滿了陰沉。

是啊,他們都是老一輩子人物,竟被一個小輩嚇倒,況且他們還有著如此之多的人。

想明白這一點的老者,已開始心思活絡了起來,不過,下一刻那活絡的心思又立馬僵硬。

只因,他們看到了強悍的夜風,不可戰勝的夜風。

……

聞聽爆喝,夜風嘴角一冷,身形未轉,全身已冒出了九道異火。

「該警告的我也說了,既然你們找死,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話落,九道異火呼嘯一聲,夜空迴旋,直奔四人而去。

「啊……」

四人信心十足,認為擊殺夜風手到擒來,警惕的心也有了點放鬆。

可是,就這一點放鬆,讓他們四人走上了絕路,面對九道相等於三轉靈境的異火,根本無法隨心所欲的應對。

他們不消一會就在九道異火的轟擊下,慘叫連連,化為灰燼。

「刷!」

一秒閃婚:首長大人夜夜寵 消滅四人之後,九道異火在夜風的意念下,倒卷而回,進入他的體內。從始至終,他凌空而立,未動下身形,也未曾轉身看過。

「還有誰,不開眼!」

收了異火之後,夜風背對著眾老者,冷冷的道。

話音回蕩,眾老者都被嚇得不敢發出一聲,腿腳發抖。

強大的精神感知力感受到這些老者的狀況,夜風突然心情澎湃了起來,仰天長笑。

「哈哈……」

笑聲震蕩,下方山林沙沙作響,夜風踩著笑聲,飛離此地,眨眼間,已到了千米之外,再下一刻,已徹底的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這年輕人想必是那幾個月前,攪動飛揚城風雲的夜風!」

待得夜風走後,一位白髮蒼蒼的駝背老人,若有所思的道。

「你傻了吧,那個夜風撐死了造化實力,怎麼能跟這小子比呢,人家可是擁有著擊殺三轉靈境的強者,比你我都強。」

一位老者聽言,排開眾人,凌空而來,對著駝背老人,一陣冷嘲熱諷。

「哼,夜風是經過密境的,你我當年都進去過,裡面的好處,你應該知道吧。」

駝背老人重重一哼,轉身而走,飛向了秦風嶺上方的白霧方向。

這老者被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周遭的一眾其他老人,都是紛紛側目,搖頭嘆息,長呼感嘆。

「呼,呼……」

接著,百多位武者都是閃動身形,聚集在了白霧周遭。

「這白霧是一個強大的禁制!」

一位見多識廣的老者,凌空踏前,捋著鬍鬚,肯定的道。

「禁制?」其他一些老者面色皆是震驚駭然,竟有人將秦風嶺禁錮了起來。

身為大唐中部區域的老一輩人物,對這本土詭異的秦風嶺,當然熟悉的非常。只因,它是一處禁地。

駝背老人,凌空踏立老步,一指白霧,語氣頗為興奮認真的道。

「既然是禁制,那麼結合剛剛夜風的回頭觀望以及那衝天光芒,這裡一定有著逆天之寶。」

聞言,眾人皆是心魂一震,腦海中如走馬燈似的,想起了夜風回頭觀望的那一眼。

那眼神,他們現在想想,都覺得這裡面有驚天之寶。

「大家合力給我攻擊白霧的某一處。心許可以轟破禁制。」

察覺到眾老者的騷動,駝背老人嘴角閃出一絲陰沉,率先到了白霧最前方,真氣翻滾。

見此,這些貪婪的眾人都聚集在了駝背老人的身旁,真氣瞬息運轉極致。

「一,二,三,攻擊!」

駝背老人喊出一個口號,真氣迸發,一把擬化之劍,攜帶著天地靈氣,轟了過去。

「呼,呼……」

一眾老人也未曾閑著,他們紛紛擬化之物,緊隨駝背老人之後。

「彭,彭……」

上百位轉靈境的武者合作發動的攻擊,只在白霧上震蕩了一下,便消失而沒。

「好強的禁制!那抬手揮舞禁制的強者,又有多強?」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嗖,嗖……」

就在他們震駭的剎那,那白霧猛然下壓一彈,無數道白光四散擴開。

「噗……」

這些白光擁有著強悍的攻擊之力,似是白霧禁制自主反擊。一些反應慢速的老者,被衝擊的吐血連連,狂風倒退。

「啊……」

也有甚者被擊中心臟,太陽穴,當場發出一聲慘叫而亡,摔落下方那被夷為平地的叢林上,屍骨肉泥。

同時,那些幸免於難的老者,還活著的老者,在吐血翻飛后,耳邊炸起了一句睥睨,不容置疑的話語

「秦風嶺方圓萬米之內,不準踏進一人,否則死,除非妖蓮現世,強者回歸。」

此話,眾老者也未去多加揣摩,當下,不要命的向著遠方逃開。

!! 【特別感謝遁落一千貴賓票的支持,你這一千貴賓票對我幫助很大,直接讓本書在首頁待了一天,為了感謝,明天加更一章。】

一路北下,夜風一直追蹤著洛陽,可是一路而來,夜風並無發現他的身影。

當第三天黎明破曉之時,夜風便放棄了尋找洛陽,以他對後者的了解,對方精的跟鬼似的,一定不會出事。

如今,夜風最擔心的就是洛月兒,當初在密境叢林中,後者被寶物帶沒,不知所蹤。就連密境破碎,也沒見其出來,這一點讓夜風心提到了嗓子眼。

若洛月兒出事,他將無法跟其師交代,畢竟當初進入帝殃密境的時候,其師把他們託付給了他。

「得趕快回飛揚城,告知師傅!」

夜風望著前方,臉上蠻是凝重之色,身形飄渺,化黑色光芒轉瞬消失此地。

……

冰火城位於大唐西北,靠近龍獸森林,僅此於四大城。

同時,冰火城乃是大唐帝國重要的中轉城市,其內有大型飛行妖獸,供各個城市來回飛去。

現如今,夜風就是往這冰火城而去,為得就是坐飛行妖獸,早一點到達飛揚城。

因飛揚城屬於帝國三線城市,平時也沒有多少強者光臨。

但從今天早上開始,突然湧現了大量山海宗的弟子。

這些弟子在城內肆無忌憚的搜索著什麼,弄得居民是怨聲載道,不敢反抗。

不過,冰火城最中心的冰火之塔,卻是無人敢踏入方圓千米之內。

據說這座塔是在幾個月前,也就是夜風進入密境的後幾天,突然出現在這冰火城的。

當時,吸引了大量武者前來查探,凡是進入塔中者,皆是詭異而死,就是踏入千米之內,也如生在冰凍,以及落入火海一般,使人不可承受。

冰火城,山海酒樓,一間豪華的包廂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到窗前,撥開窗帘,望著那直通雲霄的冰火塔,口中悠悠,道出了不解,以及懷疑。

「神算太上長老,悟得天機,這冰火城將有大事發生,也不知是何事。」

話落,他放下窗帘,迴轉身形,坐在桌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下肚。

「老祖,宗主皆死,神算太上長老竟說是好事,撒下口令,封了凌姓一脈,尋找火焰石。」

老者搖了搖頭,身形一震,坐下椅子已成粉碎,身形模糊,隨後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只有那扇窗戶,微微動了一下。

另一處弩手酒樓,一間頗為大氣的房間中,身穿藍殘袍的枯稿老人,對著身前一位濃眉大眼的中年人,說道。

「黃勝,可查出了山海宗在尋找著什麼。」

中年人面色一緊,頗為內疚的回應道:「供長老,山海宗的弟子,只要抓到就會自盡而死,根本無法問。」

供長老面色變換,在房間中踏來踏去,黃勝也不敢哼唧一聲,只能戰戰兢兢的等著,因他知曉這長老的火爆脾氣。

「老祖身份玉牌破碎,這山海宗又如此大張旗鼓,想必是搜索老祖密寶——擎天弓。」

老者踏步間,不斷的猜測著,接著他一指中年人,語氣低沉的道。

「給宗門回信,今晚夜幕降臨,要有七大高手前來助老夫。」

「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