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軒朝著張豪勇他們五個人說道:「你們就暫時留在這裡,千萬要多加小心,我最多花費十幾分鐘,就會回來的!」他還朝著他們幾個人眨了一下眼睛,意思也就是讓他們死死盯住這個葉莫柔,千萬別讓她了。

Home - 未分類 - 唐軒朝著張豪勇他們五個人說道:「你們就暫時留在這裡,千萬要多加小心,我最多花費十幾分鐘,就會回來的!」他還朝著他們幾個人眨了一下眼睛,意思也就是讓他們死死盯住這個葉莫柔,千萬別讓她了。

張豪勇登時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說道:「老大,你放心好了,有我在這裡,沒事的。」

唐軒翻了翻白眼,心裡一陣陣的鬱悶。

正是因為有你的存在,我心裡才很擔心。

不過唐軒沒有說什麼,而是深深吸了一口氣,急速朝著前面跑去。

張豪勇他們幾個人雖然很擔心唐軒的安危,但是現在事情這麼緊急,除了唐軒之外,其他人似乎根本就沒有那個本事去試探前面的道路,即便是古麗娜,也僅僅是實力和唐軒差不多,但是讓她去試探道路的話,那真的只是一個玩笑。

葉莫柔似乎也注意到他們幾個人時不時的盯著自己,生怕自己做出什麼小動作,不過她卻沒有任何的怒意,反而找了一個石頭坐下,一臉微笑的說道:「你們六個人的組織的確很強大,是我見到的所有人裡面最厲害的。當初也有人想要對付楊清,結果他剛剛進到地下宮殿裡面,就被那些喪屍活活的撕得粉碎。我還以為我這一輩子都無法逃脫楊清這個囚籠,但是你們的出現,卻給了我這麼一個機會,所以我真的要感謝你。」

張豪勇輕輕嘆息了一口氣,朝著她走了過去,道:「我說美女,既然你是楊清的女人,那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個問題呢?」

「哦?什麼問題?只要是關於楊清的,我都可以告訴你,關於我的事情,那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葉莫柔一臉笑容的說道。

「關於你的事情,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張豪勇翻了翻白眼,道,「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楊清會讓我們老大今天上午來他的別墅,幫助他對付諸葛雲榮呢?難道真的是和那個龍虎令牌有關嗎?那個諸葛雲榮到底是什麼人?」

「你相信他告訴你們的話嗎?」葉莫柔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反問道。

「如果我們相信的話,就不會來這裡了!」張豪勇也大大咧咧的做到她的面前,回答道。

「那不就對了嗎?」葉莫柔輕輕的一笑,「其實他說的那番話也是真的也是假的。真的地方是諸葛雲榮的確是龍虎幫的左護法,而且和龍虎令牌有關係,假的地方是,諸葛雲榮根本就沒有奪取龍虎令牌,成為新的龍虎幫大哥的打算。」

「這些東西,我老大也猜到了,那到底是為什麼呢?」張豪勇又問道。

葉莫柔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道:「其實真的是因為龍虎令牌。他冒充楊清成為這座別墅的主人之後,他就開始了他瘋狂的計劃,可是他卻受到了一個極大的限制,那就是沒有真正的龍虎令牌,所以他的號令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順,可是楊清的父親楊全聰是一個聰明人,一眼就看出他是假的,又怎麼可能把龍虎令牌交給他呢?」

「那他又該怎麼做呢?」這次是亞力昆問的。

「還能夠怎麼樣?嚴刑逼供,或者是各種各樣的花言巧語來騙取對方的信任,」葉莫柔一臉不屑的說道,「可惜楊全聰是一個聰明人,知道自己把龍虎令牌交出來之後,自己必死無疑,可是自己如果不交出來的話,自己還有一線生機,所以他們雙方一直僵持著。」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張豪勇微微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不錯,楊全聰這個老頭子果然是老江湖,一下子就看出了事情的本質,如果是我的話,我也會堅持不交出龍虎令牌,那這個假冒的楊清就拿我沒有任何辦法了。那假冒的楊清是不是氣死了?」

「的確是氣的夠嗆,可是楊清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葉莫柔一臉微笑的說道,「他想出的辦法可以說足足幾十個,有好幾個都差點讓楊全聰交代出來。不過楊全聰畢竟年紀已經不小,又受到楊清精神和**上面的折磨,最後還是堅持不住,病倒在床上,最後全身癱瘓,大腦也受到一定的刺激,已經記不起許多以前的事情。」

「哈哈……」張豪勇忍不住大笑起來,「那豈不是說楊清的努力白費了?他會不會氣的直接用頭撞牆呢?我很想知道他當時為什麼沒有撞死呢?」

葉莫柔彷彿看白痴一樣的看了他一眼,道:「楊清的確很生氣,可是他又怎麼可能撞牆呢?因為他已經想到了另外一個辦法,可以找到龍虎令牌的下落。」

「哦?另外的辦法?」張豪勇有些驚訝的說道。

「沒錯,那就是當初楊全聰分別給了諸葛雲榮他們這些護法和門主一些線索,只要把這些線索收集起來,就能夠找到真正的龍虎令牌,也是為了預防自己慘遭不測,使得龍虎令牌的下落成為一個巨大的謎團,所以知道湊集這些線索,還是可以找到龍虎令牌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要對諸葛雲榮動手!」張豪勇有些恍然大悟道。

閻柔卻是皺了皺眉頭,道:「可是為什麼楊清想方設法的找到龍虎令牌呢?現在的楊清已經擁有著如此巨大的實力和經濟手段,幾乎想要做什麼事情都可以,似乎沒有那個必要吧?我覺得他有些多此一舉。」

「沒有那個必要?」葉莫柔連連冷笑道,「現在的楊清雖然的確擁有著不弱的實力,但是比起龍虎令牌身後隱藏的那股強大力量,簡直就像是螞蟻和大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他想要成就大事,就必須找到龍虎令牌。」

「什麼?那個龍虎令牌竟然這麼牛逼?到底是什麼東東?」張豪勇有些驚訝的問道。

葉莫柔深深舒了一口氣,道:「那大約是在八十年代左右的時候,xg的經濟剛剛開始騰飛,土地的價值還沒有徹底顯露出來。那時候的楊全聰有著相當厲害的經濟頭腦,而且龍虎幫也是剛剛出於發展當中,所以他就花了一大筆錢,收購了大量的土地,成為名副其實的大地主。只不過他當時只注重龍虎幫的發展,根本就沒有在意過這些土地的價值,也沒有當做一回事,可是十年以後,這些土地的價值足足翻了將近百倍,成為十分值錢的黃金土地,這讓楊全聰心裡也是狂喜不已,知道自己無意間的一次投資,竟然會達到如此的利潤。不過他當時也感覺到xg的黑道開始不穩定,很多中小幫派猶如雨後春筍,不斷的冒出來,開始挑戰龍虎幫的權威。雖然說龍虎幫xg第一幫派的名號依舊響亮,但是xg的周邊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改變,發展黑道已經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所以他就把這些土地的合同全部藏起來,用作以後其他事業發展的資金。就是因為他的這個決定,才出現了所謂的龍虎令牌。什麼代筆著龍虎幫大哥的地位,有著舉高無上的權利等等,那都是他對外界宣揚的,說白了,這個龍虎令牌就是一個憑證,憑藉這個就可以從xg最大的銀行裡面取出秘密保險柜裡面的那些合同,如果沒有龍虎令牌的話,即便是楊全聰他自己,也無法取出來的。」

「你妹的,沒有想到龍虎令牌竟然是這麼一個意思!」張豪勇忍不住驚嘆道,「我還以為真的是黑道裡面的一個令牌,原來是一個憑證。」

「我也沒有想到竟然指的是那麼多的土地合同,難怪楊清會那麼瘋狂!」亞力昆也忍不住驚嘆道,「雖然說xg現在土地的價值比十年前的瘋狂稍微減緩許多,但是依舊是寸土寸金,不是有錢人,是根本買不到的。」

「沒錯,十年前的土地是當初購買時候的將近一百倍,可是現在那些土地價值比十年前又提升了百分之四十左右,你們可以想想這些土地到底有多麼之前。」

張豪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你妹的,楊思聰不會當初把整個xg的土地都購買了吧?你能不能告訴我,那些土地現在值多少錢呢?」

葉莫柔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那些土地現在值多少錢?你問我,我問誰?我只知道那些土地隨便找出一塊四五十平米的地方,一年光收取租金就可以達到五六十萬,如果出售的話,一塊土地多少也能夠賣幾百萬甚至是幾千萬,所以我估計那些土地的總價值在幾十萬億左右,這還是保守的計算,因為我也沒有見過那些合同,具體多少,我也不太清楚。」

「幾十萬億?」張豪勇他們這些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乖乖的不得了!

楊全聰當年的那個決定還真的太英明了,竟然會創造出這麼龐大的利潤!

張豪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那個楊全聰還真夠瘋狂的,這麼多的錢,難怪楊清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把這些合同找到,這簡直就是金山銀山。」

「你們現在知道楊清為什麼要想盡辦法在好到龍虎令牌樂吧?」葉莫柔輕輕一笑,「做做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拒絕這麼一大筆財富的。即便是閑雜全世界的那些首富,見到這些財富之後,恐怕也會嚇傻眼的。」

張豪勇只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哆嗦,不禁說道:「如果我能夠有一張合同的話,那我這輩子就真的不再發愁了,你妹的,楊全聰做的不錯,就不應該把這些合同交出來,把這些錢給這個冒牌貨?這是白痴才做的事情。」

「可是楊全聰在五天以前去世了!」葉莫柔又輕聲說道。

亞力昆眉頭微微一皺,道:「莫非是被楊清害死的?」

「這倒不是,」葉莫柔微微搖了搖頭,道,「楊全聰畢竟年紀已經不小,這幾年又經過這樣的折磨,身體已經十分的虛弱,終於在五天之前再也堅持不住,咽氣了。也正是因為他的咽氣,使得楊清打消了從他口中獲得龍虎令牌的念頭,開始把最後的希望落到諸葛雲榮的身上。也正是因為他抱著這樣的念頭,才想藉助你們的力量對付諸葛雲榮。」

「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這個樣子的!」亞力昆輕輕嘆息了一口氣,「看來我們還是有些低估了楊清的信心和野心,我們之前的確是有些輕敵了。」

「可是他為什麼要藉助我們的力量對付那個諸葛雲榮呢?」閻柔卻是有些疑惑的問道,「憑藉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對付一個諸葛雲榮,似乎不是什麼難題。」

「對啊,他手裡面有那麼多的高手,還有那麼多的喪屍,似乎也很容易解決的!」張豪勇也是連連點頭,附和起來。

「其實現在楊清已經從其他龍虎幫護法和門主的口中得到了關於龍虎令牌的線索,就差諸葛雲榮最後這麼一條線索,可是諸葛雲榮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葉莫柔很無奈的解釋道,「他也知道龍虎幫前些年瓦解之後,是內部發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他為了避免自己被殃及出去,才會跑到東南亞那個小國家裡面。他當年是楊全聰親自指定的繼承人,比楊全聰的兒子楊清的本事還要大出許多。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年xg發生的事情呢?他也知道現在這個楊清有問題,而且楊全聰肯定被人軟禁了,所以他為了自身安全著想,才不會返回到xg,但是楊清為了能夠引誘對方上鉤,便說楊全聰已經病種,命不久矣,想要騙他返回到xg,然後趁機對他下手。」

「可是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張豪勇反問道。

「很有關係,」葉莫柔使勁點頭道,「因為諸葛雲榮真正返回xg的時間不是今天,而是明天。他就是想要通過一些手段挑撥你們兩伙人的矛盾,最好是你們一刀把諸葛雲榮砍成重傷,然後他在大義凜然的衝過去,趁機把你們消滅掉。這樣就可以在諸葛雲榮的面前博得好感,從而套取龍虎令牌的線索。至於是什麼計劃,他沒有告訴過我,我也不太清楚。」

「媽的,這個楊清果然陰險毒辣,連我們都在他的計劃裡面,」張豪勇登時一臉憤憤不平的說道,「我們好心好意的幫助他,可是他呢?真的是畜生一個!」

「我已經說過了,在他眼裡,只有利用和被利用兩種人!」葉莫柔一臉微笑的說道,「你們還是很幸運的,是那種可以利用的人。」

「切,老子才不稀罕被他利用呢!」張豪勇很不滿的說道。

他們幾個人通過葉莫柔的這番話,終於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心裡也是暗暗驚嘆一聲。幸虧自己幾個人會來這裡探查一下,不然的話,還真的會被對方利用了。

「現在楊清的整個計劃已經徹底曝光,而且他的地下魔窟也已經被你們發現,所以他一定會魚死網破,把你們徹底剷除掉的!」葉莫柔一臉肯定的說道。

「我們才不會害怕他呢!」張豪勇大大咧咧的說道。

「可是你們想要剷除掉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必須一擊斃命,絕對不能給他任何的機會,因為他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葉莫柔大聲說道。

「是你也想借我們的手,剷除掉楊清吧?因為你想獨吞那些合同的!」

就在這個時候,唐軒的聲音從遠處響了起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唐軒從遠處慢慢的走過來。他的樣子有些狼狽,就連衣服也有好幾處破破爛爛的地方而且還有幾處傷口,由此可以看出他離開的這十幾分鐘肯定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甚至危及到他的生命,他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閻柔和古麗娜了兩個人急忙跑過去,攙扶住他,一臉擔憂的說道:「你怎麼會這樣呢?」

唐軒輕輕一笑,給了她們一個放心的眼神,道:「她說的沒錯,前面的確有很多的機關陷阱,即便是我,都差點著了道,如果我們六個人一起去的話,肯定會有犧牲的。」

葉莫柔站起身子,看了看唐軒,道:「你剛才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說的話呢?」

唐軒朝著她微微一笑,道:「因為我說的都是事實,難道不是嗎?你剛才已經說了,楊全聰當年購買了很多的土地,現在已經價值連城,我就不相信你對這些合同一點都不動心。你剛才已經說了,現在只差諸葛雲榮手裡面的那條線索,你們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可是楊清如果死了的話,那這些合同最終會落到誰的手裡面呢?」

葉莫柔臉色微微一般,最後還是咬著牙齒,大聲說道:「這,這都是你的猜測。」

張豪勇登時恍然大悟道:「難怪你會這麼積極的幫助我們,原來你也藏著私心,幫助我們剷除掉楊清,你就可以獨吞那些合同,你也太厲害了吧?把我們也利用了。」

亞力昆冷冷的一笑:「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我雖然不知道她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那些合同,但是我也知道她肯定不會白白幫助我們的。」

葉莫柔發現自己的秘密竟然被他們發現了,登時收起臉上的笑容,朝著唐軒說道:「看來你還真夠聰明的,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想到這麼多的東西,難怪連楊清都不是你的對手。你說的很對,我的確是為了那些合同,難道這有什麼不對嗎?我被楊清困在這裡兩年多,受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折磨,你們知道嗎?我要一些補償,難道有錯嗎?」

「一些補償?」張豪勇冷嘲熱諷的說道,「那是一些補償嗎?簡直就是巨大的補償,別說是兩年,就是二十年,也足夠了。」

「哼哼,那又怎麼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葉莫柔很不以為然的說道,「反正龍虎令牌的秘密除了楊清之外,也只有我知道,所以他死了以後,這些合同就是我的。我們雙方現在是合作的關係,所以你們必須殺死楊清,你們沒有選擇。」

「媽的,你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惡了,我老張最討厭別人利用我們了!」張豪勇氣呼呼的說道,然後狠狠揮舞了一下手裡面的短刀。

葉莫柔微微聳了聳香肩,道:「哦?我又如何利用你們了?你們不是想要對付楊清嗎?我幫助你們對付楊清,這難道不應該嗎?你們應該感謝我才對,為什麼要生氣呢?」

「可是除掉楊清以後,對你是有好處的!」張豪勇惡狠狠的說道。

「那又有什麼呢?」葉莫柔不以為然的笑了起來,「如果沒有我的話,你們難道不除掉楊清嗎?因為你們身體裡面有那個所謂的正義,所以你們才會這麼做的。我的出現,不過是一個意外而已,對於你們原先的計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不是嗎?」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但是……」張豪勇被他反駁的說不出話來。

唐軒卻是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沒有想到你倒是很會說話。我們的確只是想殺死楊清,並沒有其他的打算,但是我們這麼做,反而幫了你一個大忙,的確是意外裡面的意外。只是我們如果把你除掉的話,那不就沒有什麼意外了嗎?」

「你,你說什麼?你要殺死我?」葉莫柔一臉驚訝的說道,「為,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被人利用,就這麼簡單!」唐軒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跟前,一字一頓道,「而且你既然敢利用我們,我們又怎麼會知道你事後不殺我們滅口呢?我是絕對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隱患的,即便是女人,我也不會放過!」

葉莫柔從他的身體裡面感受到一股股滔天的殺氣,知道對方是有殺死自己意願的。這讓她心裡莫名的多了幾分緊張和恐慌,顫聲說道:「你,你不能殺死我,如果你是我的話,你們就找不到入口的位置,那你們就休想除掉楊清。」

張豪勇卻是惡狠狠的說道:「我們能殺死楊清就殺死楊清,殺不死就殺不死,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我們和他的矛盾也不是太大,雖然他害了很多人,但是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我們又不是xg人,可是你的話,那就大大不妙了,你背叛了他,他會怎麼做呢?」

葉莫柔的臉色瞬間變得十分的難看。

她之前的確是存在著利用這些人的心態,而且也的確有著藉助他們殺死楊清,然後把他們斬草除根的打算,可是現在張豪勇這番話卻擊碎了她內心的所有防禦,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唐軒他們六個人可以退出這裡,從此和楊清井水不犯河水。相信楊清經過這件事情之後,肯定再也不敢和他們對抗,可是自己呢?即便現在的楊清實力大跌,但是想要除掉自己,還是十分容易的,那自己真的是死路一條。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們,你們不能這麼做!」

唐軒卻是微微一笑,道:「我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再說了,你以為一個入口,就能夠難住我們嗎?」他朝著周圍掃了一眼,然後背著雙手,笑著起來:「你剛才對我們說的話,都是真的。這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說真正的入口的確不是前面,這是我通過實驗的出來的。那真正的入口在什麼地方呢?」他說到這裡,略微停頓一下,道,「那只有一個答案。」

「哦?什麼答案?」張豪勇很好奇的問道。

「入口就在這些籠子裡面!」唐軒右手指著周圍這些籠子,一字一頓道。

「什麼?入口就在這些籠子裡面?」張豪勇他們幾個人都是一臉驚訝的失聲叫道。

唐軒看到葉莫柔的臉龐上面流露出一抹驚慌的表情,不禁又繼續笑著說道:「但是這裡有兩千多個籠子,如果想要一個一個找尋,那就比較麻煩,所以我可以通過排除法去掉一部分籠子。那就是這些空著的籠子,裡面肯定不是入口處,那些還有人待著的籠子裡面,絕對有一個是入口處,不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呢?」

「你,你是如何知道的?」葉莫柔一臉驚駭的失聲叫道。

「對啊,老大,你是如何看出來的!」張豪勇也是驚訝的問道。

唐軒微微聳了聳肩膀,道:「我沒有看出來,只是判斷出來的。因為出來的這些女孩子看起來都是被抓進來的那些女孩子,一個個都是普通的女孩子,所以楊清如果設置入口處的話,肯定不會設置在她們被關押的籠子裡面,那會設置在哪個籠子裡面呢?肯定是一個自己認為很穩妥,值得自己相信的籠子裡面,所以這個籠子裡面關著的女孩子必須是自己的人,對自己忠心耿耿才可以,那就只有剩餘的這些籠子裡面的女孩子了,她們有些是不敢出去,有些卻是因為接到楊清的指示,不能出去。」

張豪勇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有些驚嘆的說道:「老大,你太厲害了,竟然能夠做出這樣的判斷,看來**不離十了。」

唐軒又朝著葉莫柔笑了笑:「雖然還剩餘三四百個女孩子沒有出來,但是這個籠子的面子很小,只有三四平米左右,想要知道哪個籠子裡面設置著入口,似乎也不是很難吧?即便一個一個的試過去,我估計二十分鐘就可以找到的。」

葉莫柔已經被唐軒的大膽推理震驚住了。

難怪楊清不是對方的手段,這個年輕人的頭腦思維實在是太瘋狂了。

她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道:「看來你真的贏了,我連最後的一點依仗都沒了。你說的一點都沒錯,入口處的確是在那個籠子的裡面,楊清專門挑選了幾個十分信任的女孩子,讓她們裝作和其他女孩子一樣,每天都關在籠子裡面,目的卻是為了守住那個入口處。每個女孩子關一天時間,一個月下來,可以得到幾十萬的獎勵,所以她們都楊清都很忠誠的。」她說完這句話之後,直徑走到一個籠子的面前,朝著裡面那個女孩子說道,「顏如琴,你可以挪開了吧?那個入口處一直都被你坐在屁股下面的。」

裡面那個女孩子臉色瞬間蒼白了幾分,顫聲說道:「你,你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我也沒有辦法!」葉莫柔很無奈的說道。

裡面那個叫做顏如琴的女孩子緩緩的站起身子,大聲說道:「你,你這麼做,會遭到報應的,主人對你那麼多,你,你卻這麼做,你是一個瘋子!」

「我只希望我這次的選擇是正確的!」葉莫柔緩緩的說道。

顏如琴一步一步從籠子裡面挪出來,看了看唐軒他們幾個人,道:「你們,你們這次真的贏了,竟然能夠找到這裡。主人一旦失敗的話,我也會跟著遭殃的,你們還是殺死我吧!」

「你會不會死,我們不知道,那要看法律如何裁決你了!」唐軒一字一頓道。

「你們,你們不殺我?」顏如琴一臉驚訝的說道。

「我們現在沒有時間打理你!」張豪勇沒好氣的說道,然後衝進那個籠子裡面,在顏如琴剛剛坐著的地方使勁踩了兩下,果然發現下面空蕩蕩的。他一臉狂喜的說道:「老大,下面果然有東西!」他拿著自己的短刀輕輕一撬,直接撬起一塊地板,露出一個巨大的通道。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唐軒看到張豪勇果然在裡面找到一個通道,不禁微微一笑,對葉莫柔說道:「雖然你的行為有些不齒,但是你的確幫了我們一個小忙。」

葉莫柔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自己幫助他們找到通道的入口處,可是到頭來,卻只是幫了一個小忙,這讓自己的功勞瞬間降低了許多。但是自己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自己一開始便算計他們六個人,想要藉助他們的手對付楊清的。

唐軒也沒有繼續說什麼,轉身和張豪勇他們幾個人朝著那個通道大步走去。

顏如琴看了他們幾個人一眼,想要說什麼,卻也沒有說出來,只是一臉無神的跌坐在地上,獃獃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心裡充滿著無窮的絕望和悔恨。

她當初之所以幫楊清做事,也只是看在對方每個月給自己很多錢的份上,原本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做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可是現在整個事情捅破之後,才明白自己是在為虎作倀,幫助楊清在做壞事。如果楊清的案件告發的話,自己也是從犯,受到法律的制裁。

唐軒他們六個人自然沒有在意過她,而是直接進入到通道裡面,發現這條通道十分的寬敞,大約有四五米寬,而且全部都是用大理石地磚修建成的,而且每隔十米左右的距離,旁邊的牆壁上面都會有一盞路燈,把整個通道都照的是燈火通明。

張豪勇看到這一幕之後,忍不住連連稱讚道:「我現在可以肯定這條通道肯定是通往楊清別墅裡面的,看著裝修的,簡直和別墅一模一樣,只有他才會有這樣的財力。」

亞力昆也微微點了點頭,道:「看來楊清也是一個喜歡享清福的人。」

「可是他修建的這一切都是建立在無數家庭被破滅和無數女孩身體上面的,所以我看到這一切之後,還感覺到一點點的噁心!」閻柔卻是一臉不悅的說道。

「沒錯,他賺的那些錢都是來路不正,又有什麼值得佩服的?」古麗娜也是附和道。

她們兩人畢竟都是女人,心底還是十分的善良,想到整個地下宮殿裡面看到的一幕,心裡還是有些發酸發苦。如果不是自己這些人趕到的話,這些女孩子的命運只能夠用悲苦來形容,而且那些喪屍又是許多無辜的民眾變成的。又有多少人慘死在楊清的手裡面呢?

亞力昆和張豪勇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閻柔和古麗娜兩人的心情很不爽,也不敢再胡說八道什麼,只能是默默的朝著前面走去。

葉莫柔的一雙妙目在閻柔和古麗娜的身上瞟來瞟去,不知道心裡想著什麼。

他們七個人大約走了十幾分鐘,卻見到前面多了一扇門,看起來十分的堅固。

總裁強歡:前妻請回房 葉莫柔看著這扇門,道:「這扇門的另外一面就是別墅的裡面。我想楊清已經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所以門的那一面肯定有楊清以及他的那些手下,所以你們千萬要小心了。」

張豪勇把自己的那把短刀也抽了出來,一臉狂妄的叫道:「哦?楊清就在門的那一面?我老張已經等候多時了,我這次非要親自把他活活的劈了不可!」他說著這句話的時候,便要衝過去,把那扇門直接劈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