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炎破城斬」不停,對著斯佩克猛地下壓,斯佩克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一樣下沉,轟然撞到一座山峰之中,劍鋒劃過,半邊山峰被削平,碎石不斷地飛濺,出現轟天的巨響!

Home - 未分類 - 「烈炎破城斬」不停,對著斯佩克猛地下壓,斯佩克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一樣下沉,轟然撞到一座山峰之中,劍鋒劃過,半邊山峰被削平,碎石不斷地飛濺,出現轟天的巨響!

聖域強者的一劍,石破天驚。

斯佩克這個偽聖域強者與真正的聖域強者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只一劍,便受了重傷。。

「快逃啊——」

看見如此恐怖的威勢,埃比亞反抗軍之中不知誰喊了這麼一句,一時間,所有人紛亂起來,爭先恐後地向外跑去。

朱莉安娜傻了眼,她怎麼也想不到羅恩的死屍傀儡在聖域強者面前敗得這麼快,按她的預計,就算羅恩輸了怎麼著也有一翻龍爭虎鬥的,可是,一招,僅僅一招就敗了。

「大小姐,我們快跑吧!」埃爾法知道沃頓的恐怖,抹了一把臉上的汗說道。

紛亂的戰場上,同樣傻眼的還有羅恩,他想不到斯佩克居然會敗得這麼快,原本他還指望它能抵擋一陣子,好讓他逃跑呢,可惜,沃頓沒有給他機會。

愣愣地看著天空的身影,羅恩艱難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霍梅林爺爺,現在怎麼辦?」 第二百八十七章羅恩的絕望

————

?「沒有別的辦法,盡全力的逃吧,那個聖域強者實力超強,並不是現在的你能對付的!」霍梅林說道。

羅恩應了一聲,他的身體再次化為一團黑煙,奪路而逃,而這時,一束光柱從天而降。

「轟——」地一聲巨響,羅恩被巨大的氣浪震得退了幾步,心頭血氣狂涌,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

在羅恩前方不遠,赫然出現一把劍,一把暗金級別的長劍,這把長劍攔住了他的去路。

羅恩正愕然間,一個幽幽的聲音在他身後出現,「小子,我既然來了,你就別想著走了,乖乖地把命留下吧!」

羅恩猛地回頭,只見沃頓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身後,只見他面無表情,看羅恩的目光像是看一個死人一般。

冷汗順著羅恩的臉頰流下來,這一刻,他感覺到死亡的來臨。

這時候,朱莉安娜等人已經逃離了現場,那個聖域強者並沒有追來,卻攔住了羅恩。

「奇怪,這聖域強者好像不是沖著我們來的?」

看著遠處那個聖域強者攔住了@****羅恩,朱莉安娜心裡有些不解,她心裡一直以為聖域強者的對來是為了一勞永逸地解決埃比亞反抗軍的問題,但現在看起來事實並非如此。

埃爾法也沉吟著說道,「不錯,我們也誤會了,看來他是沖著羅恩來的!」

「真不知道羅恩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面子,居然令一個聖域強者親自追殺!」

勞克倫說話的時候心裡有些幸災樂禍,他對羅恩一直沒有好感,但同時他又有一點小小的吃味,一個年僅十七歲一文不名的羅恩居然得到眼高於頂的聖域強者的關注,而且專門為他而來,要知道,像他這樣普通的小角色聖域強者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羅恩!羅恩你快逃啊!」

凱瑟琳在一旁看著,她雙手併攏在胸前,臉上焦急的神色表露無遺,心裡默默地為羅恩祈禱起來。

這時候,羅恩一咬牙,心裡默念著咒語,一絲絲黑氣纏繞上了掌心,不多時,一根白森森的骨矛出現在他手中,他的動作不停,猛地向沃頓刺去。

沃頓在冷笑,他一動不動,眼睜睜地看著羅恩鋒利的骨矛刺向他的腹部。

「卟——」

鋒利的骨矛根本刺不進去,相反,比鋼鐵還要堅硬的骨矛卻出現了絲絲裂痕。

羅恩驚訝地睜大了眼睛,「這……怎麼會?」

沃頓微微一笑,卻沒有阻止那骨矛,而是說道,「很不錯,羅恩,你還有什麼把戲,全都使出來吧,就讓我看看,所謂的上古亡靈法師,究竟有多麼厲害……」

「混蛋!」

羅恩狠狠地罵了一句,他被沃頓的態度激怒了,手中橘紅的傳說之杖一揚,緊接著,一大批骷髏勇者從地上爭先恐後地爬出來。

「就讓你看看這個吧!」

羅恩一口氣召喚了幾百多個骷髏勇者,為了召喚這些骷髏,他已經把魂戒的力量用上,羅恩決意用「骷髏海」戰術把戰鬥硬生生地拖下去,直到勝利為止,不過,他卻沒有留意到霍梅林爺爺從心底處傳來的嘆息聲。

沃頓輕輕一笑,「開始召喚骷髏了嗎?有意思,這些骷髏並不像那些亡靈法師召喚出來的那樣不堪一擊呢……」

「……不過對我來說,結果都是一樣的!」

說著,沃頓手中拳頭火光閃動,緊接著猛地擊出,強大的火炎鬥氣瞬間擴散開來,熾熱的高溫一下子把所有骷髏勇者全部融化,直接化為一團黑煙消失在空氣中。

骷髏勇者甚至連衝鋒也沒有發起,就直接消失了。

「這……」

羅恩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一幕給他的震撼之大,是無法想像的,那些骷髏還沒有行動,就對方一拳打散了,沃頓的實力遠超他的想像。

霍梅林輕嘆一聲,他早已預料到這樣的結局,可他卻沒有什麼辦法。

現在,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黑騎士!」

羅恩終於知道兩人之間實力的距離之大了,他這次召喚出黑騎士,已經不寄望於把對方拖住了,只要不這麼快消失就行了。

可是,事情跟他想的一樣,黑騎士剛一出現,直接被氣化了,沃頓擊殺黑騎士連一秒時間都不用。

「骨牢!」

「骨牆!」

「死亡纏繞!」

……

無數亡靈魔法施展出來,直接轟在沃頓身上,沃頓的臉上帶著冷笑,不閃不避,任由羅恩瘋狂攻擊,像山上被狂風吹著的石頭一樣屹立不動。

羅恩把所有亡靈魔法使了個遍,甚至連「詛咒」都用出來了,不過在沃頓身上,卻一點作用也起不了。

「怎麼會這樣?」

羅恩的心漸漸變得絕望,他終於明白到,在聖域強者面前,他連逃都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呼哧——呼哧——」

羅恩喘著粗氣,由於恐懼加上絕望,他的體力消耗得特別快,此時的他已經有了一絲暈眩的感覺,他已經沒有能力再釋放亡靈魔法了。

看著已經筋皮力盡的羅恩,沃頓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看來你的本事就這麼多了吧,接下來,應該輪到我了!」

說話間,拳頭猛地轟出。

「骨盾!」

羅恩哪裡會束以待斃,他口中默念咒語,一道骨盾瞬間出現在他身前。

沒有任何阻礙,堅硬的骨盾被沃頓一擊而碎,強大的力量突破骨盾,狠狠地轟擊在羅恩的胸膛之上。

只聽「咔嚓」一聲,肋骨傳來清脆的響聲,羅恩只感覺胸口一痛,眼睛瞪得老大,跌跌撞撞地退了幾步,黑色的鮮血從嘴裡滲出。

「咳……咳……咳——」

羅恩被自己嘴裡的鮮血嗆了一下,不停地咳嗽起來,同時用仇恨的目光看著沃頓。

「嘖嘖嘖——」

看著狼狽的羅恩,沃頓的臉上現出假惺惺的神情,「羅恩,看看你,年僅十七歲,已經具備不俗的實力了,你何苦又要練習這個什麼的亡靈法師呢?看看,修鍊魔法多好,我們也不會找你麻煩,呵呵,你現在知道了吧,修鍊亡靈魔法,就是跟我們神聖教廷作對!」

「我問你,你現在是否感到了後悔!」沃頓微微一笑,他突然提高了聲音,他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羅恩。

「呵呵呵……咳……咳……」

羅恩慘笑了幾聲,此時的他也豁出去了,突然,他笑聲一收,通紅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沃頓,一字一頓地說道,「我——不——后——悔——」

「你——」沃頓平靜的心境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他怒道。

「哈哈哈……」

羅恩放聲狂笑起來,「沃頓是吧,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殺不死我,總有一天,我會帶著亡靈軍團踏平海加爾山,把你們強大到不可一切的神聖教廷變成歷史的塵埃……」

突然,羅恩猛地高舉起雙手,高聲大呼。

「亡靈不死,天災不滅!」

「亡靈不死,天災不滅……」

「亡靈不死,天災不滅……」

一陣陣回聲在山谷中回蕩,像是在見證羅恩的誓言。

「找死!」

沃頓終於被激怒,他眼中凶光一閃,猛地一拳向羅恩擊去。

「砰——」地一聲。

羅恩的身體像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向了半空,一口鮮血噴出,形成一條美麗的拋物線,同時他的身體狠狠地墜落到地上。

痛,渾身都痛,羅恩感覺自己渾身骨頭像要碎掉了一般,眼中一陣陣地發黑,要是能睡著的話,他真想永遠這樣沉睡下去了。

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朱莉安娜靜靜地看著這一切,良久,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算了,我們走吧!」

「是,大小姐!」

埃比亞反抗軍所有將領聽令,默默地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連續多日的戰鬥,他們也十分勞累,聖域強者的出現,令他們明白到,戰爭已經結束了。

看了看一旁的埃比法,朱莉安娜帶著歉意說道,「埃爾法大人,抱歉啊,打通物資通道的事情看來是不成了,不過還是感謝你一直以來的努力!」

埃爾法笑了笑,「這有什麼,既然聖域強者都介入了,我們認栽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勞克倫催促道,「大小姐,我們快點離開吧,否則,聖域強者殺了羅恩之後就輪到我們了!」

朱莉安娜點了點頭,同情地看了一眼羅恩,轉身離開。

「姐姐,你不能走!」

這時候,凱瑟琳攔在朱莉安娜的馬上,眼裡帶著淚痕,哀求道,「姐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羅恩……」

朱莉安娜搖搖頭,「凱瑟琳,別天真了,並不是我不想救他,我是無能為力,除非我是聖域強者!」

「可……可是……」

凱瑟琳想的是羅恩為他們賣命了這麼久,最後落得個身死的下場,心中十分不安。

「別可是了,凱瑟琳,快點抓緊時間離開吧!晚了就真來不及了!」朱莉安娜淡淡地說道,她的心情同樣沉重。

「咳……咳……」

遠方的戰場上,重傷的羅恩還是艱難地站起來,這是由於他那強烈的自尊心,即使死,羅恩也絕不會向敵人低頭。

「居然還不死?看你這麼瘦弱的樣子,想不到還是硬骨頭,既然是這樣,我就送你下地獄吧!」

沃頓的臉上現出一絲獰笑,此刻,他緊握著的拳頭再度閃耀鬥氣的光芒,沒錯,剛才他一直是在玩,在折磨羅恩,目的就是想看到羅恩痛苦的樣子,但現在,他已經玩夠了。

他要羅恩——死!

「終於要死了嗎?」

羅恩的臉上出現一絲笑意,他不閃不躲,閉目待死,他知道,無論再做什麼,都無法改變結局。

面對強大到無可匹敵的聖域強者,羅恩的心已經絕望了。

果然,力量就是一切嗎?

拳頭襲身,這下就連霍梅林都不忍心看了,他想代入羅恩的身體,可這同樣也無法改變結局,除非他復活過來。 第二百八十八章最後的底牌

————

?「可惡!」

羅恩心裡暗罵了一聲,看著在山峰上墜落的斯佩克,那身體還在抽搐著,這時候他心裡突地一動。

羅恩試著用靈魂力量聯繫了一下,卻發出斯佩克還能行動,心裡一喜。

沃頓獰笑著走近,他高舉起手中長劍,說道,「無論你現在是否後悔也已經沒用了,該死的異端,你的職責不是留在世上禍害人類,而是在地獄里陪伴魔鬼……」

「去死@****吧!」沃頓眼中精光大作,拳頭上火光閃動。

「轟——」地一聲,當沃頓正要向羅恩動手之時,一道灰色的身影突然撲至,高舉起手中長劍狠狠地向沃頓轟去。

偷襲,這是**裸的偷襲。

斯佩克,此時的它渾身傷痕,渾身是被火焰鬥氣灼燒過的痕迹,特別是前胸的那一劍,深可見骨,但是,被煉製成殭屍的斯佩克對傷勢沒有任何概念,依舊不依不饒,剛爬起來就向沃頓撲來,即使受了重傷,它那兇悍拚命的勁頭依然不減。

「可惡,這些鬼東西真是陰魂不散!」

見斯佩克再度出現,沃頓的臉上現出強烈的怒意,手中火焰猛地爆發,斜插在地上的暗金長劍猛地升起,來到他手中。

此刻沃頓的眼睛變成一片金色,手中長劍精光大作,照耀得周圍一片火紅。

「炎龍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