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一落,一條小蛇虛弱的趴在地上,不得不說歌無雙的那一擊實在厲害。

Home - 未分類 - 話音一落,一條小蛇虛弱的趴在地上,不得不說歌無雙的那一擊實在厲害。

小蛇幻化成人形,伸手摘下黑色的斗篷和擋住容貌的黑巾。

卸下了一身的陰暗戾氣,除了臉色蒼白一些,不得不說也確實是一個剛勁帥氣的男子,怪不得嫚寧會傾心於他。

*謝謝【夏若雲1355】親*-

下節預告:通往南大陸- 「畜生,蛇窟里的那些東西是你招惹來的嗎?」

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有嫚羅與它的契約存在,沙城城主一定想一掌劈死它。

巨蟒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主人,我……」

只一個表情一個動作,老者已經知道了,果然,它竟然敢欺騙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毀了我兩個女兒不說,你莫不是還打算毀了我沙城的百姓不成,我這上輩子到底作了什麼孽啊!」老者倒在椅子上,何等滄桑悲涼。

巨蟒低下了頭,既然已經被他們猜到了那也無需再隱瞞了。

「反正嫚寧也過不了多日了,我讓全沙城的人都去陪她與她做伴,她就不會孤單寂寞了。」

「你……畜生!」不得不說畜生就是畜生,特別像蛇這樣冰冷的動物,就算它能幻化成人形卻依然冰冷沒有感情,不,不是沒有感情,而且自私得沒有人性,所以導致獸性大發。

「你說的這***是人話嗎?你可知道嫚寧如今的狀況一切都是你的錯,你憑什麼要讓全程的百姓承擔你犯下錯誤的結果。」舞清雅在聽到它說出的話時亦是氣極,要不是有所顧忌,她真想狠狠的揍它一頓,這說的叫***人話嗎?

巨蟒抬起頭看著她,似是不解她的話,我的錯?我與她相愛何錯之有?

「你竟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看到巨蟒的茫然,舞清雅將東東提供給她的信息傳達出來,「人與獸本就不能相戀,這你可知道?」

巨蟒點點頭,可是他們是真心相愛啊,這又何錯之有,這個規定他們就不能打破嗎?

看著它的不甘,舞清雅搖搖頭,「有些事情不是你覺得真心相愛就理所應當為你開路的,這個世界有這個世界的規則,萬物相生相剋又相生相惜,一旦跨過了界限必然要受到上天的制裁。只不過顯然這一次的制裁沒有發生在你身上,倒是可憐的嫚寧承擔了你的罪過。」

舞清雅說的話,在座的所有人都懂得這個道理,血色亦然,否則在它發現自己對小雅兒萌發了一種特別的情感時它不會硬生生的將那股思緒掐斷的,如此一來曾經的做法和想法是對的。

「你是說……嫚寧承擔了上天對我的懲罰?」巨蟒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聽到一個多麼不應該的信息一般。

「因為你和她發生了不倫,所以你們的**每發生一次關係,她的元氣精元就被你吸走一次,所以你才會變得越來越強大,容我大膽的猜測一下,你曾經只是神獸而非超神獸吧!」

看到巨蟒震撼的表情,舞清雅知道她猜對了,「所以,你還敢說不是你害了她嗎?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情?」

巨蟒『啪』的一聲坐在地上,目光獃滯失去焦急。

老者更是起氣得差點喘不過氣來,「孽障,畜生!我的女兒啊!」

「主人……對不起!嫚寧我對不起你!」看到老者哭得凄慘,巨蟒臉上滿是悔恨,抬起手就要往自己的頭上拍去。

舞清雅眼疾手快一把拽出了他的手,不是她要多管閑事,而是它如果死了那群蛇要怎麼辦,再有,老者的女兒……

「既然知道說對不起就應該想辦法彌補,一死了之?你就這點兒能耐?順便把你家主人的小女兒也帶下陰曹地府陪著你?」

舞清雅一語驚醒了它,是啊,如果它死了的話,嫚羅也會死的,那樣的話嫚寧一定會恨死他了。

不,他不能死,更不能讓嫚寧很他,他該怎麼辦!

巨蟒轉身死死的拉住舞清雅的裙子,「姑娘你既然知道那麼多,你一定有救嫚寧的方法的對不對,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嫚寧,你要我怎麼做都可以,我就是做牛做馬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的,只要能救活嫚寧。」

【娘親,正如你所言萬事萬物相生相剋也有它的規律,既然他們煩了天倫自然要接受懲罰,至於人是救不活了,我只能做到只能是讓她多活些時日罷了。】

舞清雅聽到東東的話垂下了眼瞼,這個世界本是如此,有些東西本就是不該去觸犯的,無論你是誰,做錯了事情都是需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的。

「我沒有辦法救她的命,但是我能做到的就是讓她多活幾日,你們好好的享受一下天倫之樂吧!」

許久之後,老者這才出聲感謝,「謝謝姑娘,你我萍水相逢卻願意伸手幫忙,老朽已經感激不盡了。」

「唉……只是難道我要註定後繼無人了嗎?」

舞清雅看向老者似乎在考慮著要不要說出口,「城主,其實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姑娘請講!」

「我知道沙城屬於『三不管』的地域,可是按理來說它卻也是屬於雪櫻國的對嗎?」

老者點點頭,卻不打斷她,靜靜的等待她的下文。

「雪櫻國如今的儲君是我的表哥,不知城主是否願意將沙城城池交給他管理?如若你願意,我將以讓令愛與巨蟒解除契約為謝禮。」

沙城城主原本在聽到舞清雅讓他交出城池時臉上微微露出不悅的神色,卻在聽到後半句的條件時霎時瞪大了眼珠,「姑娘此言可當真?」

竟然有人可以替他人解除契約,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啊,這小姑娘莫不是口出狂言訛詐自己?

舞清雅將他的懷疑看在眼裡,微微一笑,「只要你承諾於我,我絕不食言。」

老者沉默了許久似乎是在衡量著什麼,「可是就算我把城池交給你的表哥,什麼表哥?」老者的音量突然加大,雪櫻國不是女尊國嗎?怎麼會是男兒繼承皇位呢?

「沒錯,是表哥!這是說來話長,總之就是那麼回事,城主你可衡量好了?」

「姑娘,不是我不願意,而是就算我把城池交給雪櫻國,但是他們也無法管理啊,中間隔了偌大片沙漠不說,沙漠里還有一隻,」

「還有一隻沙漠霸王毒蠍子是嗎?」

老者不再言語,只是默默的打量著她,這群人到底是什麼來路,如此了得,感覺他們什麼事情都知道一般。

「至於那蠍子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用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成交!」老者伸出手,一個玉璽模樣的東西憑空出現在他手中。

「好!東東出來吧!」

東東將老者、嫚羅還有巨蟒的血混合在一起,之後再放了一些不知名的東西進去,當啟動了法術之後,再睜開眼睛時東東對三人說道,「把這碗陰陽血喝下去,心裡同時想著自願解除契約,從今日起你們三人之間的契約就完全解除了。」

說完這話,東東一個踉蹌沒站穩,喚來舞清雅的一聲驚呼,「東東你怎麼了?」

「娘親沒事,只是這法術……無礙,我回空間去休息幾日便好了。」說完東東便消失不見了。

眾人都明白,這法術絕對不像東東說得那麼輕巧。

舞清雅眸中閃過悔色,這個東東也真是的,也不早說,如果她早知道這樣的法術會令他受傷的話,她堅決不會提出這個要求的。

在靈魂空間中感應到舞清雅的心思,東東微微一笑之後才閉上眼睛,【娘親想做的事,東東豈能不幫!】

天色一晚,城主熱情的款待了眾人並挽留住宿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在城主的帶領下眾人朝著前往那大陸的通道走去。

南大陸,精靈王國,我們終於來了!-

下節預告:歌無雙賣萌,人獸爭寵- 藍天白雲鳥語花香,清新的空氣,鬱鬱蔥蔥的景色令眾人眼前一亮。

這哪裡是大陸,簡直就是童話中的夢境嘛!

舞清雅懷中抱著一隻血紅色的狐狸,右手不時的撫摸著它背上的毛,而它也樂意一副享受無比的模樣。

歌無雙淡淡的睨了它一眼,這隻屁狐狸還真跟自己較上勁兒了,自從那日被他提著背扔出幾米遠之後,血色似乎就打定主意不再回靈魂空間呆著了,撒嬌的就要舞清雅抱著。

雖然不敢再隨便亂噌吧,可是只要看到歌無雙鬱悶的眼神它就高興得不得了。

這不,這貨又微微蒙松著眼睛偷偷看了歌無雙一眼,在看到歌無雙看向自己時驀地閉上眼睛,還故意露出一副舒服死的模樣,歌無雙捏了下拳頭,算了,跟個動物計較個什麼勁兒。

其實,正是因為發生了巨蟒與嫚寧的事情之後,在看到血色徹底釋然解脫的神情之後,歌無雙在會准許它粘著舞清雅窩在她懷裡的,如若不然,只要有那個心思的,我管你是動物還是人類,門兒都沒有。

「無雙,你讓白雪跟著殷毅和思清回去確定沒有問題?」

「沒問題,況且如果沒有白雪在的話我擔心他們兩鎮壓不住那隻毒蠍子。」

舞清雅微微頷首,說得倒也是。

她將沙城權利象徵的玉璽拿給殷毅,讓他和思清二人將它交給納蘭天佑,算是她恭賀他未來登基的大禮,同時讓殷毅去契約了那隻毒蠍子,讓它以後擔任起穿越沙漠這頭與那頭的交通工具,成為納蘭天佑真正的沙漠之舟。

所以,要想讓那蠍子『心悅誠服』的被殷毅契約,有白雪這超神獸在一旁助陣的話明顯是百分百成功。

納蘭天佑,在收到我如此大禮之後,你就偷偷躲著樂去吧!

殷毅和思清,希望在我回來以後,你們會有飛躍的長進,不要讓我失望。

歌無雙牽起無情的手,卻被舞清雅彆扭的掙脫了,「好好走路。」

「雅雅!」歌無雙不滿的站在原地,看著已經朝前走去的人。

「幹嘛!」舞清雅沒好氣的站住,轉身。

等等,她看到什麼了?

歌無雙竟然嘟著個嘴,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哀怨的看著她。

噗……

她只覺得自己想吐血啊,她見過歌無雙的冷漠、無情、淡然、狠厲、溫柔卻唯獨沒見過他的這一面。

渾身一個激靈,這廝是在撒嬌嗎?

血色睜開蒙松的眼睛,似乎是在嘲笑歌無雙,你也會耍詐不是?

歌無雙完全無視血色,對著舞清雅伸出手。

「反正你不讓牽手我就不走!」該死的她知不知道他有多麼想牽著她的手,該死的她知不知道他有多麼懷念她的柔唇,該死的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就這樣僵持著,舞清雅只覺得頭皮發麻,見鬼了,身邊沒人怎麼就變成這幅死德性了,早知道她應該將思清留下。

折回幾步,將手遞給他,「這回可以走了?」

歌無雙立刻露出一個極大的笑容,眼睛掃過血色,似乎是在告訴他,被以為只有你會賣乖,哼!

血色躺在舞清雅懷中用小爪子往臉上比劃了一下,羞不羞的你歌無雙,跟我一個寵物爭寵,有意思嘛你!

頓時,歌無雙的臉黑了。換來血色得意的伸了個懶腰再次舒服的閉上眼睛。

「誰給你們如此大的膽子膽敢闖進南大陸的!」

突然,一個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了出來,驚了舞清雅和歌無雙。

精靈王國果真如此深不可測嗎?附近有人,可是他們卻毫無覺察?

「誰?不要在本姑娘面前裝神弄鬼的,有本事出來。」

「哈哈哈~小姑娘好膽色,就是不知道是愚昧還是真有幾分能耐?」

話音剛落,周圍的樹竟然晃動起來,樹藤朝著舞清雅和歌無雙打來。

為免增加舞清雅的負擔,血色『唰』的一聲變成人形,金萌和小黑也從空間跑了出來。

看到缺了東東,舞清雅知道他還在調息,藉此也提醒了她以後萬萬不能做強行解除他人契約這種逆天的事情。

鞭子一下下的朝著幾人砸來,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主力還是朝著舞清雅,清雅被樹藤弄得只有頻頻躲避的份。

她何時如此狼狽過?

「雅雅,不可!」歌無雙的阻止方才出聲,「嘭」的一個鬥氣發了出去打中最大的一顆樹。

舞清雅知道歌無雙的意思,在沒摸清別人的底細之前先別輕易出手,更何況這還是在一個未知的大陸上,這裡的一切不同東大陸。

可是心裡明明是清楚的,但是舞清雅就是這麼個人,誰讓你戲耍我,我就先炸你一番再說。

一個男子出現在眾人眼前的同時,所有的樹藤皆收了回去,一切歸於平靜。

舞清雅眨巴了幾下眼睛,剛才那顆樹明明被自己炸了一個黑洞,怎麼他一揮手就恢復之前的樣子了。

「你這小姑娘,怎麼動不動就亂出手。」

舞清雅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跟歌無雙差不多大的年齡,卻動不動一口一個小姑娘的,他當自己多大啊。

「剛才那些樹藤是你搞的鬼?」意思是到底是誰先動手的。

男子摸了摸鼻子,「那是因為你們擅自闖入。」

「哼!」舞清雅冷哼一聲,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道,小樣,敢用樹藤把我耍得團團轉,看我逮到機會不收拾你。

少年似是能看透舞清雅的心思,眸色一變,這小姑娘小小年紀卻記仇得很,看來該教訓她一番。

手一揮,只見舞清雅頭上的樹藤以非常快的速度旋轉下來,裹住舞清雅,『噌』的一下她就被吊了起來。

「啊!該死的,這是什麼鬼東西!」

「雅雅!」

不同的聲音驚呼而起,除了那個少年一臉得意之色。

「閣下是誰?為什麼擋住我們的去路?」

歌無雙半眯著眼睛,這個男人很厲害,不,應該說非常厲害,至少歌無雙尚且不能感應到他的能力。

可是哪管你有多麼厲害,只要他敢傷害雅雅,他就算拼盡全力也要和他惡戰到底。

「奇了怪了,你們闖入我的地盤,我沒有問你們來者何意你們倒反而興師問罪起我來了?」

它的地盤?歌無雙敏銳的抓住這幾個囂張的字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