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藍伸手掀開紫色的面紗,一陣金光四散開來,照的大家全部忍不住閉上眼睛,而從拍了『火靈劍』之後一直坐在那裡看著的劉沖看見屏幕上的寶貝之後,瞬間『刷』的一聲就站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直到藍伸手掀開紫色的面紗,一陣金光四散開來,照的大家全部忍不住閉上眼睛,而從拍了『火靈劍』之後一直坐在那裡看著的劉沖看見屏幕上的寶貝之後,瞬間『刷』的一聲就站了起來。

直到刺眼的光芒慢慢散去,眾人才看清楚托盤上面,放著一株金色的蓮花,而這株蓮花的特別之處在於,全身上下都是金色的。金色的枝幹金色的葉子,枝葉之中開著一朵金蓮。光芒正是從金蓮上面散發出來的。從沒有人見過如此特別的花,一時之間眾人都忍不住噤聲等待藍的解釋。

「如同大家看見的,今晚最後的寶貝就是大家眼前的這株金蓮。

這株金蓮名為『金燃』。相信大家也看出來這不是一般的蓮花,這株『金燃』是可以認主的花靈。至於認主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威力,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的是。即使現在沒有認主的『金燃』之火,一樣可以焚屍滅魂。低價1000萬金幣,每次叫價最低100萬。現在開始競拍。」藍的話音剛落。

「2000萬金幣」宋家主喊道。

「3000萬金幣。」下面角落一個聲音響起。

「3500萬金幣。」劉丞相也跟著喊道。

「4000萬金幣…。」

「丫頭啊,這蓮花真的可以認主?」天藍回神的問道。

「嗯呢,是的,這是萬年金蓮,馬上就要開靈智了,自然可以認主的。」沈凌兒道。

「萬年金蓮?那你幹嘛還拿出來拍賣?這可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寶貝啊,丫頭你這不是敗家嗎?」天藍一聽急忙道,這丫頭這是多敗家啊。

「哦?怎麼?天叔叔喜歡?那天叔叔拍下來就好了啊!」沈凌兒道。其實這株金蓮她不過是拿出來打個名聲,本來就是想送給天藍的。只是這老頭也太不淡定了吧。

「5億金幣。」角落裡一開始就喊價的年輕男子大聲喊道。

---- 眾人有片刻的安靜,劉沖狠狠瞪著下面某個角落,剛才還以為這個人是怕了自己,沒想到竟然只是他自以為是。

「5億金幣,還有沒有喊價的了?」藍的聲音在一片安靜中響起。

「10億金幣!我到要看看還有誰跟老夫掙。」劉沖狠狠的道。

「天叔叔,你還不喊價么?你不是很喜歡這個嗎?再不喊等下可被別人買走啦。」沈凌兒對著天藍說道。

「哎,丫頭,現在都10億金幣了,我就是想喊也沒有那麼多錢的啊?」天藍委屈的看著沈凌兒,這丫頭絕對是故意的。

「沒事,放心喊吧。你怎麼忘記這暗樓是誰的嘍!」沈凌兒看著天藍的樣子覺得很好笑的道。

「你是說?哈哈,我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呢。哈哈」天藍恍然大悟。

「20億金幣!」天藍喊道。

劉沖聽見對面包廂喊的價格,一個趔趄差點沒站住摔倒,幸虧身邊的護衛扶了一把。

「丞相,你看對面的應該是何人?」宋卓勤表情嚴肅的問道。

「看不到,會不會是韓家的人?」劉沖說道,因為他跟韓家的關係並不好,所以懷疑是不是韓家的人故意跟自己做對。

「丞相說的也有可能,看來這株『金燃』與我們無緣了。」宋卓勤嘆息道。私心裡他也很想得到這株『金燃』。畢竟這樣神奇的植物萬年難得一見,那個人見了會不動心呢。

「宋家主難道就不想得到這株『金燃』嗎?」劉沖看著宋卓勤問道。

「我自然也想得到,只是這價格不知道會喊到何時呢?」宋卓勤想了下道。

「不如你我二人聯手拍下這株『金燃』。之後誰能讓『金燃』認主,另一個再把錢還給對方,你看可好?」劉沖猶豫下對宋卓勤到。他今天已經丟了一次面子了,不能再丟了這個寶貝,不然讓他這丞相的臉以後如何在南溪國立足。要不是因為他的藏寶室被盜,這點錢他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好,那就按丞相說的辦。我們二人聯手相信一定能拍到此寶貝。」宋卓勤想了片刻之後道。

「好!」

「50億金幣!」劉沖大氣的喊道。

「100億金幣。」天藍非常開心的喊道。

靜,很靜,非常的靜…。

天藍可沒理會他喊完價格之後造成的效果,他在心裡暗暗的想著怎麼把價格抬成天價,要是價格讓他滿意,他就不要了。賣給別人讓這丫頭大賺一筆,這樣想著的天藍,喊價喊的是動力十足,毫無壓力。可是他這邊毫無壓力險些沒把劉沖和宋卓勤給氣死。沒見過這麼喊價的?這分明是搗亂,就算是土豪也會這麼喊價的吧。

「120億金幣,不知道對面的閣下是不是真心想買這株『金燃』的,如果閣下只是想湊個熱鬧,我勸閣下還是不要再喊價了。不然到最後也不過是把錢送給別人了。」送桌前淡淡的喊完價之後道。

「我自然是真心想買這個金蓮的啊,不然宋家主以為我是錢多沒地方花嗎?200億金幣!」天藍說完大聲的喊道。

下面的眾人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差點不掉了,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敢如此跟宋家家主,還有丞相這樣公開做對。一個個懷著忐忑又興奮的心情觀看著,這夜充分說明了雨辰大陸安靜了太久了,你看這大家終於遇見一件不無聊的事情了。一個個都非常的興奮。

「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呢?」劉衝壓抑著怒氣問道。

「難道來這暗樓參加拍賣還的告知身份不成?」天藍說道。

「閣下誤會了,我們暗樓對賣家的身份絕對保密,對買家的身份也同樣不會過問,閣下放心便是。」藍出聲解釋道。

「那就好,不知道劉丞相還有錢買這株『金燃』嗎?」天藍故意諷刺道。

「哼,不管你是那個家族的,今日這株『金燃』老夫要定了。」

「500億。」劉沖喊道。

「1000億。」天藍跟著繼續喊道。

「1100億。」劉沖氣呼呼的喊道。

「2000億。」天藍笑著喊道。

「2100億。」

「[更多精彩小說請進入「http://」]3000億。」

「3100億……。」就這樣在劉沖咬牙切齒和天藍滿臉笑意的喊價中。『金燃』的價格一路狂飆。

「8000億,」天藍依舊平靜的喊道,彷彿自己喊的是100金幣一般。

「丞相,我看還是算了吧。」宋卓勤勸道。他也沒想到對面的人完全不買他們宋家和丞相的帳。反而更像是沖著他們來的。對方知道自己的底,而自己這邊竟然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這樣下去吃虧的一定是自己等人。

「算了?不行,不能就這麼算了。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我絕對要拍到這株『金燃』。」劉沖氣氛道。

「8500億金幣。有膽量你就報出你的名字,藏頭露尾算什麼英雄。」劉沖對著天藍這邊喊道。

「9000億。呵呵,怎麼?劉丞相是不是有點著急了啊,竟然還用這樣的激將法。不好意思這種把戲對我沒用的。」天藍帶著笑意的道。

沈凌兒看天藍如同孩子般玩的很開心的樣子,額頭一排黑線,心說:「天叔叔你平時的多無聊啊?惹劉丞相生氣竟然能給你開心成這樣。」這樣想著沈凌兒把眼神看向一邊的阿俊,那意思好像是在問:「你家主子一直是這個樣的?」阿俊看見沈凌兒的眼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他也很丟人好不好?他感覺到自從遇見沈凌兒,自己的主子好像就被人調包了一般,那個穩重嚴肅的主子不知道哪去了。你看這把一個丞相惹生氣就開心成這樣,阿俊很無辜的無視了沈凌兒的眼神。

「9000億金幣,不知道還有沒有繼續叫價的?」等了半天沒見繼續有人反映的藍緩緩的說道。

少許沉默之後藍剛想說話就聽見。

「10000萬億金幣。」大家聽聲音也知道,正是在開始就喊價的那位坐在角落裡的男子。

「11000億金幣。」藍依舊淡淡的加著價格。而此時宋卓勤和劉沖兩人的臉色可以說是極度難看。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他們兩人一個是雨辰大陸三大世家之一的宋家家主,一個是這南溪國的丞相,平時他們那一個不是呼風喚雨的,跺一下腳這大陸都的震上一震的,可是今日在這小小的暗樓拍賣會上可以說是丟盡了臉面。

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睛里看出了同樣的想法,於是像是下了什麼決心般的。

「20000億金幣。」宋卓勤出口喊道。

現場又是一片寂靜,一點聲音都沒有,只能聽見大小不同的抽泣聲,眾人都被宋卓勤喊的價格給震到了。

宋卓勤對於自己造成的效果覺得非常的滿意,這才是他想要的感覺。只是這種感覺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被人狠狠的打碎了。

「30000億金幣。」藍語氣輕鬆的喊道。他能想到劉丞相等人的表情,一定是非常的精彩。想想他都覺得好開心。

「還有沒有更高的價了,沒有的話這株『金燃』就歸最後喊價的買家所得。」藍的聲音適時的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30000億一次,30000億兩次,30000億三次,成交!」等了片刻沒人再喊價。藍一錘定音道。

「感謝大家對我們暗樓拍賣會的大力支持,今晚的拍賣會才得以順利的結束,希望日後大家一樣會支持我們暗樓,我們的拍賣會三天一場,每一場的寶貝絕對不會讓大家白來的,不管什麼樣的寶貝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們暗樓拿不出的。好了,今天的拍賣會到此結束。」藍總結道。

「公子能不能讓我們看看這金蓮認主啊?」不知道是誰問了一句道。大家瞬間都跟著起鬨道。

「是啊,是啊,我們都沒見過,讓看看吧。」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道。

「小姐,這怎麼辦?」藍在心裡對沈凌兒問道。

「沒事,我們下去。」沈凌兒回道。

「嗯,好的。」藍應著。

「大家不要急,我們最後拍得這株『金燃』的買家已經付了金幣,等一會就會下來當眾認主,所以大家今天都會看見的。」藍聲音極具穿透力的道。

不多時沈凌兒帶著天堂蛋蛋等人從貴賓包廂下來,走到拍賣台前。

「天叔叔,你直接認主就行了。」沈凌兒小聲的對天藍道。

二嫁:豪門棄夫 「好。」天藍說著劃破手指一滴鮮血滴往金蓮之上,就在鮮血往下滴的時候。

「啊,啊啊,啊…。噗…」宋卓勤和劉丞相口吐鮮血的雙雙昏倒在地上。

原來聽見藍說拍下金蓮的人要當眾讓金蓮認主,劉沖和宋卓勤便暗自在私下說要在認主的時候奪得金蓮,也因為他們是後下來的,所以並沒有看清楚沈凌兒等人。從不遠處看見藍伸出手,劃破手指的瞬間二人便雙雙凝聚靈力攻向天藍。

「家主,家主你怎麼樣?」

「丞相,丞相你醒醒啊!」宋家的丞相的護衛紛紛把自己的主子扶起來。拿出丹藥給服了下去。然後就是這樣大的動靜竟然沒有一個人看向這裡。就連跟在宋家大長老身邊的宋離此刻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盯著沈凌兒絕美的容貌。他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張的如此絕色,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不停跳動著,彷彿要飛出胸口般的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他清楚知道這代表著什麼意思,是的,他要眼前這個女子,不管她是人類還是神獸化形,他都要擁有這個女子。

其他的眾人也如同宋離一般,早就沈凌兒帶著幾人來到拍賣台前的時候,下面的人無論男女老幼無不被這絕色美女俊男的陣容驚艷在當場,早就忘記了什麼蓮花的事情了,連劉沖和宋卓勤被天堂的陣法反彈震傷在地都沒把眾人的精神喚回來。

直到天藍的鮮血落在金蓮的花瓣上,一陣金光大放,照的整個暗樓一片金色,眾人才回過神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金光包圍的天藍等人。

許久,契約光芒消失,只見原本的的金蓮消失不見了,天藍望著面前空無一物的托盤摸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疑惑的看向沈凌兒問道:「丫頭啊,這哪去了?」

「主人,你是在找我嗎?」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在天藍的耳邊響起。

------題外話------

嗚嗚,這幾天家附近網路維修,總是斷網,都寫不成,寶貝們諒解哦。 天藍聽見聲音轉頭往自己肩膀上一看,看見一朵小小的金色蓮花在自己肩膀上安靜的躺著,可是剛才不會是這朵花給自己說話的吧?天藍心裡想著的時候就聽見之前的奶聲奶氣的聲音又繼續道:「主人,就是我在跟你說話的。主人,你怎麼那麼笨呢?」

「哎…。你還會說話的?」天藍不敢置信的問道,雖然這個大陸上靈獸修鍊到聖級就能口吐人言,神獸可化為人形,但是對於植物來說想要修鍊到生靈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只是這麼多年雨辰大陸上還沒聽說過。

「我當然會說話了,主人,我們先離開這裡吧,我剛剛跟你契約完,現在需要一個靈氣濃郁的地方修鍊。」金蓮說道。

「哦,好的。」天藍馬上答應道。

「丫頭啊,我先走了啊!」天藍轉頭對沈凌兒說道。

「嗯。好的。」沈凌兒回道。趁著眾人沒從光芒中回神的時候,天藍帶著阿俊便離開了。

等到眾人回神之後發現就剩下藍還有地上剛剛吃了丹藥醒來的劉沖還有宋卓勤。宋離睜開眼睛發現沈凌兒等人不見了之後,心下一沉。心裡暗自決定明天開始一定要想辦法的到剛才的女子。

「今天的拍賣會結束了。大家可以走了。三日後的拍賣會再見。」藍開口道。

眾人聽見藍的話之後陸續的離開了拍賣大廳。整個大廳瞬間只剩下剛剛吃了丹藥醒來的劉沖和宋卓勤等人,藍看著地上悠悠轉醒的兩個人,心裡暗笑道:「竟然沒死呢,天堂可說這是自殺陣法呢。這兩隻竟然沒有死成,真是可惜了。」

劉沖和宋卓勤吃了手下給的丹藥,悠悠醒過來的時候看到整個大廳只下了藍和自己的人。

「咳咳,怎麼回事?宋家主你怎麼也?」劉沖看到同樣虛弱的宋卓勤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咳,咳咳。剛才我們明明不是?怎麼會?」宋卓勤也想不明白究竟怎麼回事。明明自己剛才是去奪金蓮的。可是怎麼會突然受這麼重的傷呢?

他看看大長老等人都完好,只有他和丞相受傷而已,究竟是怎麼回事。宋卓勤把眼光看向大長老。別人也許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他相信大長老一定看到了。

果然,大長老看見宋卓勤看向自己,上前兩步道:「家主和丞相是被自己的力量反彈才重傷的,好像這周圍有什麼陣法,剛才家主和丞相一出手就被大出你們自己靈力的力量反彈昏倒在地,而且不但發生的太快,我們來不及阻止,奇怪的是除了你們兩個重傷以外,我站在你們這麼近的地方竟然一點感覺不到反彈你們靈力的波動,我想是有什麼高明的陣法所在才是。」大長老一邊分析著一邊看向站在那裡一臉平靜的藍。

「各位如果沒事,那麼,就請離開吧。我們今天要打烊勒。」藍看著大長老道。

「哼,我們在你們這裡受了傷,你以為我們會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嗎?真是天真。今天你暗樓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是不會走的。」劉沖忍著疼痛喊道。今天他已經太丟臉了。現在自己傷成這樣,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哦,那劉丞相你想要個什麼說法呢?」藍不緊不慢的問道。

「把你們老闆叫出來。我要當面問他。」劉沖說道,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跟藍多說。

「你確定?我怕你會後悔的。」藍笑著道。這老傢伙是找死嗎?小姐來的話,估計這老傢伙一句話沒說完就會被蛋蛋等人又給放倒了。

「當然,我們不跟你廢話,你還是趕緊喊你的主子出來。」宋卓勤也跟著說道。

「好,希望你們不會後……」

「藍,什麼東西喊我呢?」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沈凌兒的聲音打斷了。

「咳咳,小姐,這邊有兩個東西想喊你出來給個說法。」藍尷尬的咳了兩聲掩飾自己的笑意。

「哦。是嗎?那是什麼東西?又想要什麼說法呢?」沈凌兒故作不解的問道。

「小姐,你這不是為難我嗎?我那裡知道他們是什麼東西?」藍委屈的道。心裡都要笑翻了。小姐這問的真是太高明了。

再看劉沖和宋卓勤,還有宋家的大長老乃至剛才遍尋不到沈凌兒身影猶豫的宋離等人,在聽到沈凌兒的聲音同時望向沈凌兒的方向。

看見沈凌兒為首一襲白衣似雪,蓮步輕移款款走來,如同仙女下凡一般,一張絕美傾城的面容找不出一點的瑕疵,讓人瞬間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宋離的眼睛更是閃著異樣的光芒盯著沈凌兒的絕美容顏。

身邊的宋家大長老看簡介自己兒子的眼神,心裡頓時明白了什麼,只是這是神獸啊,那能那麼容易的就得到呢。

「既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為何還留在這裡呢?我們暗樓向來只招待人的哦。」沈凌兒故意大聲道。

「我們才不是東西。」劉沖回神聽見沈凌兒問他們是什麼東西。氣惱的大吼道。喊完發現不對,於是眼睛惡狠狠的瞪著沈凌兒,真不知道這是那裡出來的女子,竟然張的如此絕美,連他也不得不說這女子極美。可是說出的話竟然這般氣人。

「我知道你們不是東西,不要喊的那麼大聲。」沈凌兒皺眉道。

「是你,剛才就是你…。」劉沖這時才反映過來。這個聲音就是害自己剛才舌頭被割的女人的聲音。

「什麼是我?剛才怎麼了?不是你們吵著要見我嗎?怎麼劉丞相的舌頭沒了記性也沒了嗎?」沈凌兒有些無奈的道。

「什麼?你是暗樓的老闆?」宋卓勤不信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