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此時外面人多不適合又怕拍錯了,醫師是個特殊的存在,沒有人濫殺無辜去殺醫師,誰沒有個疾病或者受傷,所以殺醫師會惹起眾怒的!

Home - 未分類 - 可惜此時外面人多不適合又怕拍錯了,醫師是個特殊的存在,沒有人濫殺無辜去殺醫師,誰沒有個疾病或者受傷,所以殺醫師會惹起眾怒的!

反正也不在乎這幾天,自己倒像看看他怎麼揍阻擋他的人。

看著疑是司徒家的老者離開青水笑了,如果是青釉看到青水的笑容一定會說那是世上最「淫-盪」的笑容!

「天天有美女讓你看,日子過的很充實吧!」聞人無雙輕笑這踏了進來!

「剛送走一個先天又來一個先天,而且還是絕世大美女,百里城什麼時候已經先天泛濫了!」青水看著每次看到都是佳人無雙的她心情都會很好。

「好了,知道哪個先天是誰嗎?」聞人無雙玩味的看著青水。

「沒想到我們的青大公子也會金屋藏嬌,原來心中早已有了師輕裝這個大美人!」聞人無雙輕笑的說道,那笑容在青水眼裡卻是有點如芒在背!

如今可是許多人知道青水要和司徒家掙師家的師輕裝,畢竟師家退婚的消息和青水要娶師輕裝的消息迅速傳出去。聞人無雙本就消息靈通,知道這件事再正常不過!

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許多人都已準備好看這場熱鬧,司徒家是百里城大族豈會受此大辱!

「無雙,那是一個意外,她是我的人了,我不想讓她在這樣的情況下嫁給司徒家!」青水苦澀的說道! 147【小還丹、成】

「無雙,那是一個意外,她是我的人了,我不想讓她在這樣的情況下嫁給司徒家!」青水苦澀的說道!

「好了,我們不說那些了,我來著就是怕你有什麼意外也好幫你,剛才那個人是從司徒家出來的!」

聞人無雙的話讓青水更加肯定那人就是司徒家的高人,也在為自己剛才的黑手感到高興,必要時就把老匹夫滅了。

「好了,你沒事我也該離開了!」聞人無雙笑著說完轉身局要離開!

「無雙!」

聞人無雙止步,回眸看著青水,眼中依然是淡淡的笑容,可那笑容在青水眼中只會讓自己越來越苦澀。

「謝謝你!」最後艱難般的吐出這三個字!

聞人無雙笑笑就離開了,青水的心隨著聞人無雙離去逐漸下沉,知道自己也許和她以後可能僅限於朋友了,雖然預料到會有如此答案,但當來臨的時候卻是那麼的苦澀,想著和聞人無雙過去的點點滴滴,想起第一次見她的驚艷,後來旖旎的療傷,前幾天金環谷的曖昧的一刻,青水甚至認為這個絕代佳人的女子是喜歡自己的。

青水獃獃的怔在那裡,知道自己要娶師輕裝,就會失去聞人無雙,不是他不想腳踩兩隻船,只是感覺自己不配,那樣做是一種對她們的侮辱!

聞人無雙這樣的傾城絕寰的女子本身又是先天,找男人也是頂尖的男人,這樣的女人是不會輕易和其他女人共享一個男人的。

青水沒有心思再繼續呆在武者醫館,乾脆就關了們準備回去,卻是碰上趕來的青狼!

「你要的這些東西已經幫你收集好了!」

青水一怔,想到這是前幾天讓青狼幫去找煉製小還丹的藥材,當然除了千年人蔘,至於五龍丹的藥材青水暫時沒有打算,裡面有一種叫做「月光草」的,必須在摘取後半個時辰內使用,而「月光草」又是生長在中州的大地上,所以一時也沒有辦法煉製,不過卻是開始往紫玉仙境中收集種植那些需要的藥草,一旦找到「月光草」就可以立刻煉製!

青水接過青狼遞來的一大包東西:「青狼,有勞了!」

「應該的!」

青水對於青狼還是很滿意的,認準一個人就不會改變立場,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許多人都給青家劃清界線,自己也曾經讓青狼他們離開,沒想到青狼他們不但給自己提供消息,更是不避諱與自己的接觸,力量雖然很薄弱卻是很暖人心。

青狼離開后青水才打開那大大小小許多的錦盒,一個接著一個打開,海馬、百年錦蛇、紫石英、茶花、金盞銀盤、淫羊藿、長春花、金櫻子、百年鹿茸、三百年大赤練蛇蛇膽!

自己記憶的藥材一個個映入眼中,而且品質還都是不錯的,青水不怕花錢所以買的這些都是在百年以上的葯齡,紫玉仙境中的藥草年份畢竟還是太少!

「哈哈!終於可以煉製小還丹了!」青水發出一聲滿足的笑聲!

想起小還丹那提升一成的綜合實力的藥性就心中一片火熱,如今自己的力量就有不下二十五萬斤巨力,一成就是兩萬五千斤巨力而且小還丹可以吃兩顆,那就是五萬多斤的巨力,自己就可以突破到三十萬斤的巨力、、、、、、

同時提升的還有速度、耐力、防禦、體質、、、、全部都是提升一成,吃兩顆,但速度就相當於將鹿奔修鍊到小成的效果,可惜只能吃兩顆,不然一直吃小還丹、、、、、、、、

將「淫-盪」的想法拋到腦後,將東西收好放進紫玉仙境,將武者醫館的門關了就回了青家,想到聞人無雙的事情就感覺一陣壓抑和無力,什麼時候才能達到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境界!

「為什麼別的人穿越都是三妻四妾,相處融洽,甚至會幫著主角物色美女,而自己怎麼就沒有那種王八之氣、、、、為什麼到自己就是張不開口!不自信?還是實力不夠?或者不懂女人心?」青水鬱悶的想著。

吃過晚飯,青水逗了幾下小丫頭就匆匆忙忙的上樓,臨走時告訴其他人不要打擾他!

青水現在一顆心都暫時跑到小還丹上面,同時也在慶幸自己是突破到四重天,實力和以前更是天翻地覆,如果是突破四衝天以前煉出小還丹,如果控不住自己服用后那增加的實力和現在比起來簡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進入房間將房門關死後,青水迅速進入紫玉仙境!

平復下心情,將藥草洗滌、摘取、配法、、、、、、、、、

做完這一切,青水再運行了一個六十二周天的上古強身術,經過這段時間的苦練,丹田的黃豆大的金滴此時已經增長到花生米大小!明顯的感受到實力增加不少!

讓青水的開心是千年人蔘居然可以用兩次,這就說明青水可以煉製兩次小還丹,加上金燧鐵爐的特性,所以成功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把那些配好的藥草放入金燧鐵爐中,混沌火緩緩燃起,青水微微閉上眼睛,憑神識感覺金燧鐵爐內的變化來掌握火候!

灰色的混沌火慢慢變得越來越猛烈,金燧鐵爐傳出沸騰聲,青水緊閉雙目如老僧入定!

中間更是將早已準備好的一滴黃金葯龜的血液加進去,開始準備的時候,放出一滴黃金葯龜血液時青水很驚訝,因為黃金葯龜的血液也是金黃色,濃郁的如粘稠的糊狀!

時間慢慢的過去,那猛烈火焰一直保持著猛烈的焚燒著,一直持續了差不多的三個多時辰,火焰才慢慢的降下來!

火焰一直降到不到寸許長,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差不多的三天!

不吃不喝的三天,青水睜開眼,清澈的雙眼精光一閃,接著就被一絲笑意代替,「靠,要不是突破到四重天上古神力根本無法支撐自己煉製小還丹!」

青水感覺自己所有的會的東西都是上古強身術這根線牽引著,忍著過了一會後,青水迫不及待的打開金燧鐵爐!

一陣撲鼻的葯香飄出,聞之令人心神皆醉!

六粒通體金黃的花生米大小的小還丹!

「哈哈!」忍不住的青水哈哈大笑起來! 148【虎形、女人心】

既然已經煉出了小還丹怎麼也不能虧待自己,只是第一次煉出這種三級葯很激動,第一次就成功應該還是有一點金燧鐵爐的作用吧!

不自覺的看到金燧鐵爐就想起了火雲琉璃,可惜再想到聞人無雙,「是自己貪心還是痴心妄想?九州大陸上只要有點條件的幾乎都是三妻四妾,只有平民百姓才會一夫一妻,不是不想三妻四妾,而好似沒有那個能力!」

「實力,還是需要實力?」

青水直接將兩粒小還丹吞下,然後迅速盤膝坐下,快速的運轉上古強身術!

一道灼熱孟浪的氣息從丹田升起,那種感覺不好受卻也不是很難受,一直到那道灼熱的氣息被上古神力吸收后青水才漸漸的停下來!

青水感受著實力大幅度增加不少,自動運轉的上古神力也強大了一些,更是感覺渾身舒暢,青水開始感受速度、力量、、、、、、的變化!

這一番下來都半天過去了,小還丹只適合強大的人的服用,至少也該是先天吧,不然浪費一次服用機會還提升不了多少實力!

將剩下的四顆用特製的瓷瓶裝上,看著剩下的藥材,青水想想后,直接再次煉製一次,再次得到六粒小還丹,加上原來剩下的四粒,一共有十粒,兩個兩個的裝在一起!

「居然來此都成功,自己的煉藥成功率這麼高?還是九州大陸的煉藥成功率太低?」青水很是想不清楚,反正對自己是好事也就不想了!

煉製小還丹就差不多花去了一半時間,青水煉製出小還丹后心情稍微好一點,剩下的時間青水都是在學習九禽功中的虎形運用之道!

虎在前世就是叢林之王,在上古時期四大神獸中也是有虎的存在!

龍從雲,虎從風,虎在氣勢,以勢壓人!

青水看看虎形有一套專門的「虎嘯氣勁」的運氣之法,修鍊到圓滿出手之間仿如夾帶震天虎嘯之聲,震神顫魄!

看看還有幾個虎形的殺招,猛虎上山、猛虎下山、虎入叢林、虎尾腳!

主要特點是以形為拳、以意為神、以節發勁、以氣催力,虎形在於一個氣勢,在於一個剛猛,一個勢如破竹的意念!

青水選擇修鍊這九禽功中的虎形是因為虎形的施展幾乎靠一雙手,而青水由於修鍊靈寂拳的緣故再修鍊其他的只要是雙手上的招式,都是事半功倍,除非是特別玄奧無比的功法招式!

修鍊一會「虎嘯氣勁」后,又將劈劍和鹿奔分別施展了一番,中間更是嘗試這些功法之間的配合和融合!

時間不等人,直到被紫玉仙境踢出!

走到窗邊看著大街上燈火通明,許多喜歡夜市的人們還沒有到回家的時候!(青水每次被紫玉仙境踢出來的時間換算過來也就11點多一點!)

沒有睡意的青水打開房門,發現明月閣樓的房間「燈火」還亮著,青水想想好像每個房間都亮著,畢竟都是用光石,睡覺時都是有著柔和的光芒,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會增加光石的數量來增加光亮的程度!

走到明月閣樓的房間門口,鬼使神差的碰了一下,意外的是門竟然開了,青水一怔通過門縫看到明月閣樓靠在床沿上睡著了,小丫頭躺在旁邊也是熟睡著。

天氣涼了,青水看著明月閣樓沒有蓋被子,曼妙的身軀蜷縮著,雙臂更是緊緊抱在懷裡,

輕輕的推開門,慢慢的走過去將身邊的被子溫柔的給她蓋上!

睡夢中的明月閣樓黛眉微蹙,似是做著噩夢一般,雙眼緊閉,臉色有點蒼白!

「把女兒還給我,你這個禽獸,還給我!」睡夢中的明月閣樓說著夢話,兩行清淚從緊閉的雙眼中滴落!

「明月,醒醒,沒有人能搶走女兒的!」青水抓住她無意識揮舞的雙手在她耳邊緩緩說著!

明月閣樓睜開微紅的雙眼,看到青水后一怔,輕輕的抽回手臂,任由青水輕輕的擦###的眼淚。

「怎麼了,明月,做噩夢了!」青水輕輕的說道。

「那個壞蛋非要帶走我的女兒,我好怕!」明月閣樓看看熟睡的小丫頭輕輕說道。

「不要胡思亂想了,明月有我在,以後誰也別想在欺負你和女兒了,開心一點,快樂一點!」

「這麼晚,你有事嗎?」明月閣樓輕輕的有點「不安」的說著!

怎麼說也算是很晚了,青水出現在她的房間,讓她有點心跳,雖然兩人曾經有過肌膚之親。

「夫君想你了,行不行!」青水看到明月閣樓此時嬌羞的樣子,一顆心熱乎起來,本來煉製出小還丹已經沖淡不少聞人無雙帶來的煩惱!

「嗯、、」明月閣樓此時都不知道怎麼和青水說,什麼是想自己了,自稱夫君,還問行不行……兩人有了男女之事,如果一般說想就是指哪個,後面一個行不行……

輕輕挑起明月閣樓的下巴,看著那神韻的風情嬌顏和那花瓣一樣的美唇,青水輕輕的含住唇瓣,輕輕的認真的###起來!

一回生二回熟,如今接吻對於青水來說也算是輕車熟路,還可以玩點小花樣!

漸漸的,青水的吻變得貪婪瘋狂起來,雙手也不閑著,爬上宏偉的聖女峰,感受著手中的飽滿豐碩和驚人彈性,###著頂端的兩顆直立的玉珠,讓明月閣樓心如抓癢!

緩緩的將兩人的衣帶解去,羊脂美人,細膩雪白的肌膚光滑###的一把可以掐出水來,素腰一握,特別是那雙修長筆直的玉腿,多一分長,少一分短!

青水在看到那絕美的嬌軀時,都可以清晰的聽到自己喉嚨的咕嚕一聲!

青水怕打擾小丫頭,一把抱起一絲不掛的明月閣樓讓她懸在自己身上,而那昂揚堅挺的武器……

嬌-吟銷-魂,青水雙手挎著她的腿彎,明月閣樓羞赧的抱著青水的脖子,青水大起大落的動著,但雙眼卻是一眨不眨的看著明月閣樓那聖潔中帶著春情的玉臉,妖異誘.惑的風情讓青水欲罷不能,恨不得一口把明月閣樓吞下去。

房間平靜下來,青水抱著明月閣樓躺在她的床榻上,蓋著一絲清香的被褥,青水很喜歡現在明月閣樓赤身裸-體的爬在自己胸口,不時的調笑下她,或者說個葷段子讓她嬌嗔不已卻又輕笑不止!

「你是不是有煩心事。」明月閣樓把臉在青水胸口蹭蹭說道!

「明月,你說女人願意和另外的女人共同擁有一個男人嗎?」青水很想知道女人的想法!

明月閣樓笑了,看著青水:「青水,九州大陸凡是有能力的男人幾乎沒有一個是只有一個女人的,而女人很奇怪的,她們喜歡掙、喜歡搶,男人沒有女人代表沒有實力,有實力的早已有了好幾個女人,其實很多女人寧願和別人共同擁有一個優秀的男人,而不願意和一個無能的男人平凡的廝守終生,當然也有例外的!」

青水聽到明月閣樓的話清澈的雙眼泛起堅毅的光芒! 149【到底誰囂張】

青水不了解女兒心,不過明月閣樓的話卻是讓青水感觸很大,那就是男人一定要強,還有就是要強勢!

我以新婚辭深情 「明月,那你願意和別人共同擁有一個男人嗎?」青水看著爬在自己胸口的嬌顏美人,雲雨過後散發的那種滿足性感的慵懶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我?我沒有資格和任何女人掙男人的!況且我已經決定不會再嫁人了!」明月閣樓低落的說道!

「她是被男人拋棄的女人,而且還有著一個小女孩,比起寡婦甚至還有不如!」青水聽著她那自嘲失落的話語忍不住緊緊的將她抱住!

「我說過你是我的女人,以後的時間你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你是我的嬌妻,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改變!」青水抬起明月閣樓的螓首認真的說道。

「我是個嫁過人的女人,還有一個女兒,難道你不嫌棄我嗎,我不再是一個乾淨的女孩了,我配不上你,還會給你帶來霉運的!」

青水心中不以為然,畢竟前世談個男女朋友不到三個小時就同房了,至於離婚、改嫁、再嫁更有的被人包養都是見怪不怪!

「我眼中的明月你是聖潔的,沒有早一點遇到你是我損失,一個人乾淨不幹凈是她的心靈,就像曾經有一個偉大的母親為了養育自己的兒女,干最臟最累的活,有時甚至還要做一些出賣肉-體的事情,只為了能掙到給孩子治病的錢,可她在世人面前是聖潔的、是偉大的!明月你理解我的話嗎,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聖潔、最純潔的!」

明月閣樓緊緊的抱著青水的脖子,輕輕的抽噎著點著頭,開心的流著眼淚,梨花帶雨的笑容有著說不出的動人!

「明月,我們再來一次吧,剛才憋的厲害,這次我們慢慢的做!」青水笑著說道,卻是熟練的男下女上的進入那熟悉的銷魂的地帶!

「啊,嗯!」

也許第一次在上面的明月閣樓,被青水控制著跨坐在青水腰間,蠻腰輕搖,那滋味除了銷魂真是不知道作何形容!

「青水,你確定今天要去師家下聘?」青衣看著青水驚訝的問道!

「你看我把聘禮都準備好了,一頭母牛、項鏈、手鐲、耳環、、、、、、、、」

青衣無言的看著青水,「這回答的那是那?這些聘禮還是自己購置的,自己清楚是什麼,這小子明顯就是敷衍!」

「好了,打什麼馬虎眼,我又不是阻止你!」青衣好笑的說道!

下聘在九州大陸就是提親,算是很神聖的,提親一般需要男方的父母輩或者更高一輩的前去女方家帶上聘禮提親!

青水只好讓母親和青湖還有幾個湊熱鬧的三代一起前往,雖然是提親,是喜事,可是除了青水外,其他的誰也高興不起來!

畢竟司徒家放出話來,「師輕裝生是司徒家的人,死是司徒家的鬼,誰想橫插一腳就滅了誰!」

青水卻不以為然,畢竟自己伸過一次黑手,再說那老東西去自己的醫館不排除伸黑手的可能,這黑手伸的更是心安理得!

「青水,司徒家知道你是先天還敢放出狠話,必然有所依仗,娘很擔心你!」青衣在出發前拉過青水說道。

「娘,放心吧,我保證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青家前往師家的路上,消息同樣也傳到司徒家!

「小東西找死我就成全他!」司徒劍易聽到青家帶著聘禮前往師家的消息后暴跳如雷,他本以為放出話後會讓那小子有所顧忌,甚至會放棄,現在倒好藉此機會滅了你。

像這樣的事情,師家卻是偏偏正好站在中立位置,因為師家沒有先天的存在,所以反而落得乾淨,無論青家和司徒家都不會遷怒於師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