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霧氣不斷的在變化著各種的形態,一會是變化成美麗的海妖,一會變化成強悍的怪獸,大多數的則是翻滾著人類死亡時的凄慘景色。

Home - 未分類 - 這種霧氣不斷的在變化著各種的形態,一會是變化成美麗的海妖,一會變化成強悍的怪獸,大多數的則是翻滾著人類死亡時的凄慘景色。

有的如同一個骷髏頭一般,空空蕩蕩,甚至還發出刺耳嚎叫聲。讓走在這裡的惡魔不禁深深的打了個哆嗦。

有的則是變化出各種香艷的東西,引的少數意志不算堅定的惡魔露出了豬哥像。

然而~大部分惡魔都異乎尋常的謹慎。

這種氤氳中似乎蘊含著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每個進入這裡的惡魔都開啟了力場防護,死死的抵抗著這些聲音還有霧氣的入侵。

「該死,這個泰坦遺迹怎麼凝聚了這麼多死亡意志,這要是死了多少生靈才能辦到!」一個惡魔痛苦的抵禦著不斷入侵自己腦海的那些情緒波動,同時心裡不斷的嘀咕咒罵著。

嗖~

突然~

一個黑影在他眼前一閃而過。

瞬間消失不見。

惡魔急忙的抬起頭來,仔細的觀看四周,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難道眼花了?」惡魔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越來越濃郁的黑色霧氣,一種深深的不安湧上心頭。

這個時候,也不知為何,四周一下子安靜極了,像是在孕育著什麼恐怖的東西。

「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惡魔嘴上雖然嘀咕著自己眼花了,但是心中卻異常的謹慎,能來到這裡,甚至活著闖入遺迹的惡魔,每一個都不是簡單的角色,他也一樣!

所以他絕不相信自己會是眼花!

然而~仔細的觀察下,卻什麼也沒有。

寂寥無聲,充滿著一種空洞的恐怖。

「難道是黑暗前的黎明?」

惡魔喃喃自語,心中越發的疑惑。

從進入門戶后,到突然出現在這片黑色的氤氳霧氣中,所有相互聯繫的團體似乎都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分開了,周圍數十米的視線範圍內,只有自己一個人!

無論你怎麼走,亦或是等待原地不動,都不會有那個惡魔會從你身邊通過,和你產生交集。

此情此景~詭異之極。

就如同所有的惡魔被完全分割開來一樣,置身於不同時空,彼此永不交集。

「算了,還是儘快的離開這個死亡意志凝聚之地吧!停留在這裡太危險了!」這個惡魔似乎還是稍微知道些這裡的情況,沒有絲毫的猶豫,大步向著前方走去。

身影沒入了濃郁的黑色氤氳中。

在這個惡魔離開了,他原本所在的地方重新被霧氣覆蓋開來,無數嗚嗚聲響起,黑影乍現,猩紅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消失的惡魔,一種刻骨銘心的仇恨意志從這個詭異的東西散發出來。

「嘿嘿,嘿嘿!惡魔~惡魔的血肉!」

「你們的罪孽,需要用鮮血來償還!」

……

另一個地方,弗拉澤爾不斷的擺弄著手中的一個小玩意,一個清晰的魔法屏幕被展現而出。

屏幕上面有幾個立體的小人頭像,看那個樣子,赫然是阿克蒙德還有阿加莎幾人!

「雖然我的實力卑微,甚至可能闖不過這片死亡意志之地,但是弱小的惡魔一樣擁有他們的方法!」弗拉澤爾臉上閃過一絲陰險的笑容,死死的盯著畫面上那幾個惡魔的走向,眼光閃爍著狡詐。

猶豫了片刻,弗拉澤爾似乎想到了什麼,看著屏幕上那個被重點標註的對象,身形向著他移動過去。

「阿克蒙德,在你手下辛辛苦苦這麼多年,你卻到了最後居然準備拋棄我,獨享勝利的果實,這也沒什麼,但是你卻想獨自進入深淵層,把為你辛辛苦苦這麼多年的老部下都拋棄了,這怎麼可以呢!」弗拉澤爾心中不斷的怒吼著。

這個傢伙對進入深淵層,不因該說重返深淵層,已經執著到了瘋狂的地步!

「所以,不要怪我,怪只怪你做的太絕,就讓你的勝利果實,當做我獻祭給巴爾大人的禮物吧!」」

啪~

弗拉澤爾一下子把魔法屏幕關閉掉。

「還有阿加莎~那個詭異的女魔,似乎也是個棘手的玩意啊!」

「巴爾大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有能力提前進入還沒開啟的遺迹,你可真是出人意料啊!」

弗拉澤爾的聲音從濃郁的霧氣中遠遠的傳來,身影越來越淡,最終完全消散了。

……

阿加莎~

阿克蒙德~

各種深淵層的強大勢力惡魔~

所有的惡魔們都在死亡意志凝聚的地帶,上演著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本事,那種奇特的本事被他們使用出來,一時間都有種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

一直緊閉著三隻眼睛的三眼魔君直接睜開了兩雙空洞的眼,滲人的紫色目光從中流露。

他的雙眼居然完全是空洞,沒有眼珠,空蕩蕩的,但是卻有無盡的紫色在其中環繞。

這一片霧靄沉沉的地帶,頃刻間在他的面前變了一個樣子。

在他的眼中,霧氣居然退去,顯露出此地原本的形狀。

無數的線條狀空間肆意。

在他的眼中空間被分割成了不同的部位還有狀態!

無數的惡魔就距離他幾米或者幾十米的地方,有的在原地打轉,有的則走了好遠,卻突然又返回了進入此地的最初地點!

這裡就如同一個時空迷層一樣,或者是傳說中的那種鬼打牆,大部分實力相對來說比較低廉的惡魔,都被困在此地而不得寸勁。

「呵呵!黑夜果然才是最美好的食物!」三眼魔君巴魯克.休斯饒有興趣的觀看著一切,身子在濃霧中如同散布一般悠閑。

陡然,他居然停下了腳步,一直背在後面的手,迅速竄出,向著虛空擊打而去。

吱吱~

一道尖聲尖氣的吼叫聲傳來,虛空中一陣的波動,卻沒有什麼東西出現。

這是……

「哼!只是死亡意志凝聚而成的小型情緒,也敢來犯本座,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巴魯克冷哼著,額頭的第三隻眼驟然睜開,他的前方,一道虛空裂縫乍現,一個虛幻縹緲的東西居然被他用詭異的手段拉到了物質層中!

「來了就不要走了,正好當做飯前的甜點!」

只見巴魯克的第三隻眼居然突兀的從他的額頭上飛了出來,剎那間化為一張巨嘴,一口把這個顯化而出的小型怪獸吞了下去。

噶蹦蹦~

咕嚕~

巴魯克滿意的打了個飽嗝,兩隻空洞的眼睛泛出了更加駭人的紫芒。

「都是良好的食物啊,果然來對了地方!」

又走了幾步,巴魯克看到了虛幻王布萊克.萊茵的身影。

這個傢伙此刻居然也隱藏在虛空之中,本來虛幻的身影更加的飄渺了,周圍纏繞著無數的黑影,卻拿他無可奈何!

每個虛幻的黑影居然都從他的身體里穿插而過,似乎這個傢伙藏身之處更加的深邃。

比虛幻界層還要深邃的,又會是什麼呢?

似乎感受到了三眼魔君的觀望,布萊克驟然抬頭,虛幻縹緲的身體一陣的抖動,下一秒,他居然瞬間出現在巴魯克的身邊,如同時空穿梭一般。

「呵呵,還差刀魔一個人,不知道他在哪裡!」虛幻王聲音縹緲,對著三眼魔君說道,似乎他可以可定,三眼魔君能看到他一般!

「刀魔么?那個瘋子,說不定又在什麼地方殺的興起呢!」巴魯克抬頭看了看虛幻王的身體,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如果不是開啟第三隻眼睛,他幾乎都看不到這個傢伙的身體。

就如同這裡的鬼怪一樣!

難道這個一直不曾露面的傢伙,也是一個情緒的凝聚體?

「殺戮?呵呵!不過提到殺戮,我剛剛似乎感受到那個傢伙的氣息了!」

「那個傢伙?」巴魯克有些不太明白他說的是誰。

「毀滅之王——巴爾!」

「虛空層面中布滿了他那種毀滅一切的獨特氣息!」虛幻王低聲的說著,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看看這些鬼怪的情緒意志,他們已經害怕的瑟瑟發抖了!如同碰到了頂級王者一般!」虛幻王隨手一抓,一個鬼怪被他從虛空中抽了出來,這個時候,這個東西似乎受到了什麼打擊一般,整個身體都處在崩碎的邊緣。

仔細看去,那虛幻縹緲的情緒身體里,似乎蘊含著一絲毀滅的鋒芒!

是那絲毀滅的氣息在摧毀這個東西!

「毀滅?是那個傢伙?怎麼可能!我們進來后,門戶已經破碎,他怎麼進來的!」三眼魔君一臉的驚訝,三隻眼睛都閃爍著刺眼的紫芒。

「不是在我們之後!而是,在我們進來時,毀滅就已經出現在此地!」虛幻王一臉凝重的說著,他的心中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斷,但是現實卻是如此!

「而且,他的實力似乎更加的強大了!」虛化王把那縷毀滅氣息從情緒怪獸體內抽取出來,就只是這一絲毀滅的氣息,卻蘊含著桀驁不馴,剛一出來,便把周圍的虛空崩開了一小道微乳的縫隙,然後整個氣息,消失不見。

望著那道微小,卻異常顯眼的裂縫,兩個惡魔,久久不語。

一種深深的危機與恐懼感遍布全身!

這個地方,誰還可以在抗衡這個傢伙?

更不用說還有一個更恐怖的墨菲斯託了!

「看來,需要早作準備啊!」

兩魔對視了一眼,身影向著濃霧散去。

儘快找到刀魔,這是他們的首選目標!

……(未完待續。) 第二天.

夏浮澄上班前夏雲飛還沒有回來,夏浮澄就去上班了。

小慕接到公司的電話,夏雲飛說:「你去忙,我幫你帶孩子。」

「……」小慕呆了。

「你這裡家徒四壁,我謀的是你!」

「……」小慕就上班去了。

公司里,夏浮澄看見小慕來上班了,便問,「小慕姐,孩子病好了?」

小慕看著夏浮澄,「我那天沒告訴你嗎?我可能還沒你大。你簡歷上我看見比我大。」

「……」夏浮澄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慕說:「我比你小一歲。」小慕走開了。

夏浮澄愣在原地。

午飯時,小慕電話響了,小慕接起來,只喂了一聲便頓住了。

夏浮澄轉頭看去,只見小慕拿著電話不說話,她的沉了沉眸。

「怎麼了?說話不方便?」夏雲飛聽不到小慕的聲音,又說:「還是忘了昨晚的我們親密無間?」

夏浮澄看見小慕臉紅了。

「你中午一般怎麼吃飯?」夏雲飛問小慕。

「……」小慕有些緊張,左右張望了一下,低下頭低聲說:「我佳佳哭鬧了嗎?」

夏浮澄在剛才小慕張望時假裝低頭工作,現在她又偷偷看去,聽見小慕的話。

夏雲飛一邊給佳佳喂水,一邊說:「我問你中午怎麼吃飯呢!」

「有時候在公司食堂吃,有時候叫外賣,你是有事兒要走嗎?那我……」

「別啰嗦了。」夏雲飛打斷了小慕的話,他說:「半小時後到華奧901。」

「……」小慕有些懵,「什麼?」

「你不會不知道華奧吧?」

「……」

「你公司左邊的五星級酒店!」夏雲飛掛了電話。

小慕將手機拿在眼前看了一眼,的確是掛斷了,她正迷惑中,電話又響了,還是那個號碼,她又接了起來,夏雲的聲音就再次傳來,「中午我在那訂了午飯,我們一起吃。」

「……」小慕還是有些僵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