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山脈,我記得,這次萬宗大比似乎是在那裡舉行,」楚樂皺眉道,

Home - 未分類 - 「落日山脈,我記得,這次萬宗大比似乎是在那裡舉行,」楚樂皺眉道,

鳶兒點了點頭,

楚樂道:「難道,血煞宗想要在萬宗大比上有所行動,」

隨後楚樂又問道:「公孫怎麼說,」

鳶兒道:「公孫說,血煞宗應該會在萬宗大比有所行動,但是行動的目標,卻未必是參與萬宗大比的人,」

楚樂道:「此話怎講,」

「有可能是血煞宗轉移視線的伎倆,萬宗大比會吸引各大帝國極大的關注,那也是各帝國對本國的境內防禦最為鬆散的時候,尤其各大勢力會派遣許多高手前往落日山脈,宗門防禦尤其薄弱,因此,血煞宗有可能會趁此機會,偷襲三大宗門五大家族,」鳶兒道,

楚樂沉吟一會,道:「公孫所言極為有理,可惜如今並不知道血煞宗暗中究竟在做些什麼,連古兄都找不到血天所在,我們也只能被動地防禦了,」

說道這裡,楚樂忽然起身,從戒指中取出一個手環狀法寶遞給鳶兒,

「這是什麼,」鳶兒好奇道,

「萬獸環,是小白留下來的,裡面有我一位朋友,公孫兄有古兄保護,你和萬掌柜也得有人保護才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小六會救你的,」楚樂道,

楚樂話剛說完,只見萬獸環金光一閃,一個看上去頗為可愛的少女忽然出現撲通一聲坐在地上,

「哎呀呀,」小六輕呼一聲,

「小六,」鳶兒看著眼前這個無比可愛的小女孩,不禁疑惑她是不是真的能夠保護自己,

「小六可是十三階的妖獸,有她在,應該沒人能夠傷你,」楚樂的話讓鳶兒大吃一驚,

小六有些狼狽地站起身,朝著鳶兒嘿嘿一笑,

鳶兒不禁被小六逗樂,

「還有兩位朋友,是三眼赤金猊,不過平日幻化人形,我讓他們幫忙照看楚家了,」楚樂說道,

鳶兒點了點頭,將頗為精緻的萬獸環帶在手上,臉上泛過一絲羞紅,

「樂哥哥,我餓了,」小六忽然揪著楚樂的衣服楚楚可憐地道,

楚樂拍了下腦袋,笑著對鳶兒說:「小六可是個大吃貨,你可要有心裡準備,」

鳶兒笑道:「還能餓著她嗎,」

說罷,鳶兒對著小六笑道:「小六妹妹,姐姐帶你去吃,」

小六聽到有吃的,瞬間撇下楚樂,轉而拉著鳶兒的手道:「好啊好啊,」

於是乎,鳶兒和小六便丟下楚樂離開了,

楚樂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無奈一笑, 二百二十六

落日山脈,

紫雲帝國極其周邊十數帝國以及數百王國所在區域,在外域之中被稱為落日境,落日山脈貫穿整個落日境,與其他巨型的山脈不同,落日山脈不但沒有常年盤踞的兇惡妖獸,反而多數是溫順無比的妖獸,風景也是無比秀麗,尤其夕照盛景最為人稱道,

萬宗大比的傳統,落日境內已經流傳不知多少歲月,這是落日境內各大帝國年輕一代展現實力的最高舞台,

落日境中部,多年之前有人在此發現了神奇的秘境,這個秘境似乎是上古大宗用來培育年輕弟子所創造的空間,其中只能允許一定年齡以下的年輕人進入,一旦進入其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挑戰,而走到最後的,無一不是得到了許多寶貴的機緣,

因此,這對於能夠參加落日境大比的諸多年輕天才來說,既是一次挑戰,也是一次破繭的機會,

每一個國家所能擁有的參賽名額都是有限定的,這些名額一般都是由各自的大勢力包攬,每個帝國大致只有十五個名額,而一些小的王國基本能有一到兩個名額就不錯了,

當然,即使擁有了名額,最終大比的看點還是落在幾個有幸被賜予千機珠的天才手上,

紫雲帝國的十五個名額,由三大宗門和皇室各取其三,剩下三個名額由眾多高手商議而出,

最終,玉仙宗的丹殿長老之一,七殺殿殿主楚樂在玉仙宗和靈谷高手力保之下,加上皇室皇甫天戈、皇甫卓的舉薦,竟順利拿下了三個剩餘名額的一個,墨家墨絕塵天才之名久揚,因為一直隨墨驚風征戰未曾加入宗門,但是其實力也得到大部分高手認同,算入其一,而剩下的一個名額,經過一場激烈的選拔,由玉仙宗的劍無痕奪得,

這樣一來,紫雲帝國參賽的十五名高手便已然確定,

這次的萬宗大比,幾乎是聲勢最為浩大的一次,落日境一次出現了三名年輕武聖高手的事情早已傳開,無數的目光都關注著那三個傳奇式的人物,

當然,還有不少最近新崛起的天才,也是世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落日山脈中,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巨城,名為萬宗城,

這座城池平日無人居住,為空城一座,然而萬宗大比召開之際,便會有數以百萬計的武者湧入這座城市,

這其中,也包括了參加大比的年輕高手,

可以說,每次萬宗大比,這裡就會成為落日境的焦點所在,

當然,這個時候的萬宗城,不但是各方武者競技所在,也是來自各個國家的商人們競爭的戰場,

因為短時間湧入的巨大人流,這裡的各種珍寶生意自然是格外火爆,然而萬宗城雖然規模甚大,但是商鋪的位置終究有限,想要在這座城池搶佔一個攤位甚至一座樓閣,對於一般經商的勢力來說都是一股不小的開支,

上一屆萬宗大比之時,萬宗城最為黃金的地段上最豪華的一幢樓閣被萬寶閣包下,而這屆萬宗大比,萬寶閣卻銷聲匿跡,

不過,那座黃金樓閣還是被來自紫雲帝國的一個名叫明月軒的珍寶店拍下,

這棟樓閣共計三層,第一層和第二層販賣和收購奇珍,而第三層則為裝飾華貴的高級酒樓,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夠進入這第三層中,

不過門檻越是高,就越是有不少人想要前來明月軒一坐,這既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此刻,明月軒的第三層中,忽然傳出一聲抱怨,

「君兄架子真是如傳聞中一樣大,我等在此等候多時,他卻遲遲不出現,」

一名身穿華服的青年搖著手中的扇子,有些不悅道,

原來紫雲帝國各大參加大比的年輕高手約在此時此處見面,在場已經來了十有**,但是名氣最大的君不笑卻遲遲不見人,

燕輕舞道:「君師兄大概不喜人多,不知道今日皇甫兄約我等齊聚,有何指教,」

之前說話的華服青年,乃是皇室中排名第二的年輕高手皇甫紫華,而他身邊,坐著兩個同樣服飾華貴的青年,一個乃是皇室的大皇子皇甫紫胤,看上去沉默寡言,然而熟悉的人才知道此人最是善用手段之人,另一個則是十三皇子皇甫紫穆,

「指教不敢,只是在下知道之前劍皇宮和玉仙宗的幾位似乎有些衝突,我們兄弟三人斗膽請幾位暫時化干戈為玉帛,畢竟這萬宗大比,乃是各大帝國之間的角逐,我們紫雲帝國近幾屆的成績諸位也,若是再拿個墊底的名次回去,未免有些……」皇甫紫華道,

「哼,想要我們和他們和好,未免有些天方夜譚,」黑白雙劍中玄無奇道,

「怎麼,你們還想打一架,」玉仙宗之中戰九天首先起身道,

「哼,憑你,」玄無奇絲毫不懼起身針鋒相對,隨後露出嘲諷之色道,「你不配當我對手,」

「那我倒是想領教一下黑劍玄無奇的厲害,」戰九天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哪裡能忍受玄無奇如此嘲諷,

「戰師兄,」燕輕舞在一旁示意戰九天,而皇室的皇甫紫華和皇甫紫穆則是上前勸阻玄無奇,

兩人才算肯坐下來,

「嘖嘖,紫雲帝國的天才果然還是一樣不成氣候,如今雖然出了一個君不笑,其他的人看來還是一樣沒有什麼長進,」

就在這時候,一聲充滿譏諷的聲音從第三層的樓梯口傳來,

紫雲帝國的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十數名身穿藍色衣袍的人徐徐而入,仔細一看,這些人身上的服飾都綉著五爪巨龍,

「龍騰帝國,龍家的人,」一直沒有開口的墨絕塵忽然道,

身為久經沙場的人,他曾經在邊境和龍家的人交過手,與紫雲帝國不同,龍騰帝國中沒有宗門,龍家一家獨大,連萬宗大比的所有參賽名額也全數包攬,

「墨絕塵,倒是忘了還有你這麼一號人物,不錯,除了君不笑,也只有你能和我過上一兩招,不過,這也是幾個月之前的事情了,如今的你,,」為首一名長相十分俊逸的男子一臉冷傲地道,

「龍傲天,你不過是有幸服用了一枚破聖丹才得以晉級武聖,有什麼資格這麼囂張,」玄無奇起身怒道,

「你,無名之人,沒有資格和我說話,」

龍傲天看著玄無奇,忽然一股武聖威壓朝著他籠罩而去,玄無奇悶哼一聲,倒退數步,身後的椅子都倒在地上,

「廢物,」龍傲天說罷,環視一周道,「君不笑呢,」

「龍傲天,你不要,太囂張了,」一旁的玄無跡見玄無奇受傷,怒道,

「我便是如此,你待如何,」龍傲天絲毫不懼道,

黑白雙劍在紫雲帝國同輩之中那是飽受尊崇的,哪裡受過同輩如此的嘲諷,頓時兩人心意相通,黑白劍氣融匯,朝著龍傲天射去,

龍傲天的武聖威壓分毫不讓,帶著猛烈無比的龍吼聲迎擊,

不過黑白劍氣果然有些神妙,竟然和武聖威壓抗衡許久,不相上下,

見到這邊突然爆發衝突,一旁修為較低的客人們早就四散,只有一些對實力比較自信的高手在一旁津津有味地觀戰,

沒想到這麼快,紫雲帝國和龍騰帝國的年輕高手們就開始杠上了,看來不用等到大比,就能看到精彩的對決,

「黑白雙劍,還算有些看頭,既然君不笑不在,你們兩個一起上吧,正好給我練練手,」龍傲天一臉傲然之色,竟負手而立,準備挑戰黑白雙劍,

「你會為你的無知後悔的,」玄無奇冷笑一聲,雖然兩個人聯手對付一個同輩本來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不過龍傲天已經是武聖高手,他們也只能聯手才有信心與之一戰,經過一年時間,黑白雙劍也雙雙晉入半步武聖境界,兩人聯手之下,初入武聖的龍傲天未必能夠戰勝他們,

紫雲帝國的眾人此刻臉上都有些不好看,畢竟對於他們而言龍傲天乃是同齡高手,需要兩個人對付他們,等於告訴圍觀的人紫雲帝國拿不出一個能夠和龍傲天一對一的人,

黑白劍氣與武聖威壓瞬間膠著之下,戰鬥一觸即發,

黑白雙劍率先出手,施展出最為拿手的陰陽轉輪劍陣,直撲龍傲天,

面對如此凌厲的劍氣,圍觀的人都不禁為龍傲天捏一把汗,

然而龍傲天卻只是冷笑一聲,道:「雕蟲小技,」

隨後,驚人的一幕出現,龍傲天雙手握拳,猛然朝著黑白雙劍揮出,

兩道巨龍虛影飛速竄出,眾人只覺得耳畔龍嘯聲振聾發聵,

黑白兩道身影應聲倒飛而出,在空中鮮血狂噴,竟然被打成重傷,

紫雲帝國眾年輕高手和圍觀的人一臉目瞪口呆,

黑白雙劍的威力,可是之前被他們視為紫雲帝國第二戰力了,然而兩人聯手竟然不是龍傲天一回之敵,這樣的差距,簡直駭人聽聞,

「不堪一擊,」龍傲天輕蔑地看著兩個狼狽起身的黑白雙劍,

隨後他掃了一眼紫雲帝國眾人,道:「君不笑雖然也是武聖境界,估計也不會比他們兩人厲害到哪去,紫雲帝國,畢竟還是太弱,」

此言一出,頓時紫雲帝國眾人羞愧無比,

他們哪一個不是宗門中號稱最為天才的弟子,受到無數人的崇拜,然而今日,被龍傲天如此打臉,卻竟然毫無還手之力,簡直是奇恥大辱,

龍傲天冷笑一聲,正要準備離開,忽然一道聲音傳來:「在我看來,你也強不到哪裡去,」

龍傲天神色一滯,只見紫雲帝國眾人身旁,一道波紋忽然泛起,一名神情冷漠的青年忽然出現,

「君師兄,」玉仙宗眾人看到君不笑,頓時心中大定,

「武聖高手,你就是君不笑,」龍傲天剛見到君不笑,立刻就猜出來人身份,

君不笑用比龍傲天還要冷漠的聲音道:「是又如何,」

「轟,,」

兩道武聖威壓相撞之後,君不笑的氣勢竟然蓋過龍傲天,將其逼退數步,

見龍傲天竟然在交鋒中吃了虧,身旁幾名同家族的人頓時上前想要將君不笑包圍,

然而紫雲帝國的眾人又哪裡容得他們放肆,個個散發強大戰意,

頓時第三層便眾人爆發的混亂氣場攪得一片狼藉,昂貴的擺設接二連三被毀壞,

眼看著兩方人竟要大打出手,

忽然之間,一道身著黑袍的身影降臨在兩方之間,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擴散開來,頓時雙方人倒飛而出,撞在四面牆上,

「大爺的地盤,你們也敢來撒野,」

一道令玉仙宗眾人無比熟悉的聲音從黑袍青年口中傳出,

「楚,楚師弟,」 二百二十七

對於楚樂,紫雲帝國這次參賽的大多數人都或多或少有所聽聞,而玉仙宗和劍皇宮的弟子自然對楚樂是最不陌生的,

一年之前,楚樂忽然脫離玉仙宗弟子和丹殿長老的身份,而僅僅擔任玉仙宗供奉長老,之後也長時間沒有出現,玉仙宗的眾多弟子都對此深表奇怪,之後才知道楚樂竟然因緣際遇成為七殺殿殿主,不過這七殺殿在眾多普通弟子眼中不過是皇城中一個小勢力,在他們看來楚樂顯然做出了一個很不明智的選擇,

而對於楚樂的實力,更多的玉仙宗弟子眼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當初千峰會武之上被君不笑一招打敗,然而今日,楚樂的出場頓時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方才眾人氣息碰撞下產生的氣場有多麼可怕,可以說隨意進入其中的人很可能直接被攪得粉碎,

然而楚樂一出場就將氣場破開,在眾人印象中,這意味著楚樂幾乎能夠完敗他們中的任意人才能做到,

龍傲天狼狽起身,眼前一陣暈眩,

他好不容易看清那突然出現的身影,心中驚駭更甚他人,

這個突然出現的黑衣青年,方才輕易一招就將自己等人連同對手的十數人的聯手擊破,這樣的情況在他看來只有兩種辦法做到,一種是實力遠遠在他們之上,另一種,是能夠看穿氣場中的某一死點從而輕易破掉氣場導致眾人反噬,

無論是那種情況,都說明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絕對非同小可,

「你是誰,」龍傲天收斂之前高傲的態度,這是他們龍家一貫的作風,尊重強者,蔑視弱者,

「你又是誰,」楚樂回頭看了看龍傲天,似乎印象中沒有這一號人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