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老骨頭,正好一併埋了。」邪天宗宗主一身黑衣臉上儘是冷冽,周身邪氣流轉,氣勢比十宗老宗主絲毫不弱。

Home - 未分類 - 「一群老骨頭,正好一併埋了。」邪天宗宗主一身黑衣臉上儘是冷冽,周身邪氣流轉,氣勢比十宗老宗主絲毫不弱。

「讓我吞了再埋不遲。」吞天魔宗宗主獰笑連連,雙掌浮現出黑色漩渦,似乎要吞噬一些。論威名,吞天魔宗比邪天宗更勝,究其原因,吞天魔功太過可怕,凡是被吞天魔功吞噬的人,全都會靈力喪盡化為乾屍,死狀慘不忍睹。

有這七位邪道超級至尊加入,天平徹底傾斜,超級至尊的數量上,皇室一方徹底落入下風。

龍嘯天青色的眸子一一掃過,聲音有些凝重,卻並無任何畏懼:「邪天宗、吞天魔宗、血魔宗、萬化魔宗、噬魂宗,好好好,朕記住你們了,等此戰結束,朕會讓你們從武靈世界徹底除名!」

「嘿嘿,那你要有本事活過今天才行,聽說皇室美人無數,公主嬪妃皆是天姿國色,等殺了你,本座會一一喝乾她們的鮮血。」血魔宗宗主舔了舔舌頭,笑的邪-惡之極,猶如地獄中啃食的魔鬼。

「廢話少說,殺!」項鼎霄脾氣暴烈,氣息暴漲,一步踏出空間破碎,帝具開天斧攜斬天裂地之威,率先沖了出去。

「今日讓爾等葬身在伏羲琴七弦齊奏之下。」顏素心取出鎮宗帝具伏羲琴,虛空坐下十隻從琴弦上掃過,弦顫無聲,卻有風起雲湧,天空頃刻變色,鉛雲狂雷籠罩整個天空城。

「殺!」五宗也不示弱,金印翻天,陰陽倒轉,青龍邪氣漫天絞殺,景象恍如末日。

天空城史上最浩大也最慘烈的戰鬥,就此展開。

(天空城開戰,葉問天尚不知曉,戰果會如何?神秘殿下是誰?又會有何種波折呢?)

… 天空城上,所有至尊以下的弟子都被震翻在地,靈聖以下盡數昏厥,靈王以下紛紛暴斃。

高天之中,虛空盡碎,一道道身影在空間風暴中衝殺碰撞,五行顛倒陰陽逆轉,斧影劍芒金印翻天,血影長河跨越萬丈,邪氣黑日吞噬九天。

接近五十位超級至尊,七柄帝具,將帝都上空徹底化為必殺絕域,即便是普通至尊進入這片絕域,也會被瞬間絞成齏粉。

神殿門口,旒焰大祭司被三位邪道超級至尊堵個正著,淡金色的眸子若冰寒、似鋒刃,從三位黑衣人身上一一掃過,神杖重重一頓:「爾等敢攔我,不怕遭神罰嗎?」

「嘿,老女人你不要囂張,有我們在,你休想插手此事。」

「旒焰大祭司,真沒想到,您一把年紀了,還是這麼美麗動人,不知道您那裡還緊不緊,要不我來試試?嘿嘿。」

「大祭司,我們不信仰太陽女神,自然是不怕神罰的,你別忘了,神殿規矩,不得干預天空城內部更替,你若貿然插手,就是違反規矩。我們不想和神殿為敵,但也不怕和神殿為敵,希望大祭司靜觀其變不要插手。」

「大膽,竟敢侮辱大祭司!」旒焰身邊的神殿護衛登時大怒,揮舞著神兵就要衝上來,卻被旒焰攔住了。

旒焰冰冷的目光掃過三人,沉聲道:「天空城內部更替我是不能插手,但並沒有規定我不能對邪宗出手,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突然如洪鐘般震徹整個天空城,金色漣漪席捲千萬米,受創的皇室、開天宗、琴宗、忘情宗弟子被漣漪掃過,頓時感覺傷勢好轉,而敵方五宗弟子則感覺心火如焚。

邪道的靈帝強者感覺更強烈,體內屬性靈力陰邪,而太陽神力至剛至陽,神聖無比,頓時感覺五內如焚,好像整個身體都被點燃似的。

旒焰大祭司渾身散發出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神袍捲動,全身騰起熾烈的太陽聖火,如火焰中的聖女。

神杖高高舉起,頂端的太陽寶石光芒大放,一道金色的光柱從寶石上迸射而出,將黑暗的天空點亮。

金色的神光照耀整個天空城,神殿最高處,巨大的羲和神像好像突然活了過來,隨著石屑簇簇掉落,雙眼徐徐睜開,露出了兩隻純金色的眼睛。

一瞬間,金色光環以神像為中心擴散萬里,帝都之中正在屠戮百姓的邪道弟子紛紛慘叫,渾身燃起熊熊大火,慘嚎著撲倒在地拚命掙紮起來。修為低的眨眼化為灰燼,修為高的震碎皮肉,瘋狂朝城外奔逃。

某長街之上,金色光環掠過馬車,瘦馬似乎頗為厭惡,打著鼻響踏了兩下蹄子,詭異的是,即便是萬靈獸也不可能在太陽神威下站立,而這匹瘦馬竟然安然無恙!

「好討厭的氣息,又是那個老女人!」車內之人的語氣充滿了厭惡。

「殿下,大祭司出手了,我們……」車夫恭敬問道。

「不急,死就死吧,不過蟻屢而已,我看我的風景,死多少都與我無關。」車內之人道。

車夫二話不說,重新駕馭馬車前進,對周圍慘烈的殺戮視如不見,一位瀕死的婦人一手緊緊摟著嗷嗷大哭的嬰兒,一手伸向馬車,想要尋求幫助。

無論瘦馬還是車夫都好像沒有看到,在婦人驚恐絕望的目光中,壓了過去,瘦馬步伐依舊是那麼緩慢,只有蹄下的血印,見證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天空城主峰神殿,羲和女神的神像散發出無比可怕的神威,雙手之中,完全由神力凝結成的液態太陽之中,一隻三足金烏嗷嗷怪叫著沖了出來,似乎在抱怨被吵醒,眨眼間化為千米巨鳥,張開火焰巨翼,朝邪道至尊撲了過去。

「不好,小瞧了這女人,快出手!」一位邪道超級至尊面色微變,連忙揮掌朝大祭司壓了過去,掌風所至如驚天巨浪,便是金剛礁石也要被狠狠拍碎。

「既然大祭司非要插手,那我們就只能得罪了!」

「這女人九十九級,千萬小心!」另外兩位超級至尊不敢怠慢,紛紛朝旒焰出手,一時間神殿門口黑氣滔天,幾乎要將旒焰完全淹沒。

然而旒焰卻絲毫不為所動,高舉著神杖,金色的光束巍巍不動,絕美的容顏肅穆莊嚴,神力金焰不斷朝神杖頂端匯聚,化為一顆完全由聖火凝結出的太陽,越來越大。

三位邪道至尊這才發現自己小瞧了旒焰大祭司,九十九級至尊又是另一個境界,比超級至尊更高,稱為半神!

「邪魔外道,也敢褻瀆太陽神殿,在聖火中毀滅吧!」旒焰大祭司淡金色的冷冽雙眸豁然盯在了三位至尊身上,高高舉起的神杖如天柱隕落,拖著那熾烈的聖火太陽,重重落下。

剎那之間,黑氣如陽光下的污雪,嗤嗤連聲被燒灼的青煙直冒,一切邪-惡都被驅除,三位超級至尊渾身著火,慘哼著向後倒飛。

好在三人修為高深,連忙轉換虛空將聖火撲滅,然而聖火雖滅,傷勢卻一點也不輕,這太陽聖火,直接燃燒本源,將三人的修為燒掉了不少,其中一人差點迭出九十八級。

「臭女人,找死!」

「老子殺了你!」

「邪魂天下,毀天滅地,殺!」三位超級至尊暴怒,紛紛祭出最強秘技朝旒焰大祭司殺去。

高天之上,大戰依然在繼續,接近五十位超級至尊的大會戰,破壞力實在是太可怕了,空間破碎那都是輕的,在帝具的對轟碰撞之下,甚至產生了時空亂流,幸好他們是在虛空中戰鬥,如果在地面,整個帝都頃刻就會被夷為平地,死傷將無法計數!

看到大祭司參戰,皇室、開天宗、琴宗、忘情宗的超級至尊登時大喜,而五宗的超級至尊則盡皆色變,大祭司九十九級,是所有人中最強的,不僅能填平雙方數量上的差距,還能導致天平傾斜,這實在不是五宗願意看到的事。

便在這至關重要的時刻,異變再起,一道青光從皇室浮島沖騰而出,氣息悠遠滄桑,若古龍臨世,讓人生出頂禮膜拜之感。

看到這道青光,五宗超級至尊不禁再次變了臉色。

(今天也是4+1更,神秘殿下即將現身,他很關鍵,大家要仔細閱讀哦。)

… 天空城劇變,葉問天並不知情,他此刻正在混亂之治修鍊,並沒有人能夠通知他。事實上,如果葉問天在,也絕對會大吃一驚,參與這場戰鬥的超級至尊實在太多了,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青光衝天,如青龍降世,蒼涼的龍威震懾一方天地,令所有人都心中一顫,五宗強者更是盡皆色變。

這道青光究竟是誰?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青光落在戰場之中,顛倒五行逆轉陰陽,乃至充斥著時空亂流的慘烈戰場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就好像清風拂面,再強的能量風暴也難以靠近。

此人容貌和龍嘯天有些相似,眉心有青色龍紋,身穿一襲青色長衫,五官刀削斧鑿線條分明,手握一卷古經,另一隻手背在身後,長生而立卻不怒自威,彷彿腳下踏著四方乾坤,又彷彿獨立於空間之外。

看清此人的容貌之後,五宗所有強者面色更加難看。

「龍玄經!你竟然還活著!」公孫乾滿臉不敢置信,在他的記憶中,龍玄經不是早就駕崩了嗎?不然當年龍嘯天又怎會提前登基呢?

「當年那場大戰,你不是死了嗎?你,你怎麼可能還活著!」左飛卿眼中滿是駭然之色,指著青衣人手指都在輕輕顫抖。

「不可能,你明明已經死了,當年我親眼看著你下葬的,你怎麼可能活過來?」葉隱記得很清楚,當年那場戰鬥之後,龍玄經身受重創,不久便駕崩下葬了,可眼前這個人明明就是龍玄經,這讓他如何能不驚?

不止五宗強者吃驚,邪道強者更是驚駭欲絕,如果知道龍玄經還沒死,他們絕對不會貿然前來助戰。

龍玄經是什麼人,那是上代青龍大帝,當年修為已經恐怖之極,潛藏這麼多年,修為必然再進一步,整個天空城,有誰能夠抵擋?

下方天空城中,看到龍玄經出現,皇室弟子先是一愣,隨即驚呼聲四起,信心重新大盛,戰鬥力也瞬間暴漲,而敵方五宗弟子則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戰鬥力頓時銳減,優勢一點點喪失。

「陛下!」項鼎霄、顏素心、李忘月紛紛單膝跪下行禮,胸膛劇烈起伏,眼中滿是驚喜,龍玄經沒死這件事,連他們都不知道。

武王、顏水心、李忘情幾人也紛紛跪下,他們是龍嘯天這一代人,當年龍玄經在位之時,他們還是小角色,正在為各種榜單爭鬥呢,一晃眼,竟然已過去了百年,果然是歲月匆匆啊。

「父皇!」龍嘯天恭恭敬敬行下跪禮,面上忍不住露出激動之色,當年他提前登基,確實是因為龍玄經重創,但龍玄經其實沒有死,下葬的是空棺罷了,目的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將五宗的野性勾出來,然後給予致命一擊。

龍玄經伸手在龍嘯天肩上拍了拍,道:「好孩子,你做得很好,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說完,龍玄經抬起頭,用一雙完全呈青色的眸子望向五宗強者,視線一一從公孫乾、雷九、左飛卿、葉隱、池海烈面上掃過,語氣有些懷念,有些感慨,還有幾分冰冷:「其實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了你們的計劃,所以才借重傷之際假死藏身,一邊療傷一邊等待你們的動靜,若你們一直不動,念在君臣一場的份上,我不打算追究,可你們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龍玄經徐徐抬手:「你們這又是何苦呢?大家安安靜靜的,不是挺好的嗎?」

話雖如此,公孫無忌卻突然鮮血狂噴倒飛了出去,胸口一記腥紅的掌印刺目之極。

龍玄經僅僅是抬起了手,修為達到九十六級的公孫無忌就身受重創,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五宗強者面色更加難看,沒想到龍玄經非但沒死,反而實力更加強橫,難道苦心準備千年的顛覆計劃就要因為一個人的插手而擱淺嗎?

他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事已至此,若此戰失利,他們都將被清出天空城,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龍玄經,沒想到還是你更陰狠,竟然能潛伏百年不露消息,但你以為,憑你一個人,就能左右整個戰局嗎?」公孫乾急忙藉助公孫無忌,瞪著龍玄經寒聲道。

龍玄經握經書的手輕輕一揮,好像在打蒼蠅,一位邪道超級至尊也吐著鮮血倒飛了出去:「我不能左右整個戰局,但我可以殺死你們,這就足夠了,你說是嗎?」

「你……」公孫乾登時語塞,從這兩次攻擊來看,龍玄經的修為絕對是九十九級無疑,九十九級至尊稱為半神,殺幾個十幾個超級至尊,並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哈哈哈,你們這群逆賊別忘了,還有大祭司也是站在我們這邊的,雖然大祭司不能對十宗出手,但可以對邪道出手,失去了邪道強者的幫助,你們還有什麼資本和我們對抗?」項鼎霄扛著開天斧豪聲大笑。

顏素心冷哼道:「不錯,我方有兩位九十九級半神至尊,這一場戰役你們註定是失敗者。」

龍嘯天躬身道:「請父皇平亂,還天空城一片清凈,還帝都一片朗朗乾坤!」

親眼見證龍玄經的實力,諸位邪道宗主都露出忌憚之色,暗暗心生退意,他們很清楚,一旦讓大祭司和龍玄經聯手,他們毫無勝算。

可就在這時,就在龍玄經點了點頭準備動手的時候,雷戰和平鼎王突然宏聲大笑,笑得得意極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兩人傻了嗎?」不論敵方還是友方,都冒出這個念頭,這種情況下,還能笑得出來,不是傻了是什麼?

龍玄經劍眉微蹙,似乎有些不悅,道:「你們兩個小輩,為何發笑?」

「哈哈,龍玄經,雖然你的出現大大出乎預料,但勝利者終究還是我們,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們混沌宗!」平鼎王大笑。

雷戰嘿然道:「龍玄經,你不會忘了當年是誰重創你的吧。」

龍玄經、龍嘯天、項鼎霄幾人同時變了臉色,龍玄經蹙眉道:「他被鎖在混亂無極之淵,永生永世不得翻身,你提他作甚?」

恰在此時,忽然有鼓掌聲響起,聲音戲謔:「好好好,好一個永生永世不得翻身,龍玄經,你還記得我嗎?」

一瞬間,全場死寂。

… 嗓音有些戲謔,有些感慨,更多的卻是怨憤,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愣住了,一瞬間全場死寂,整個戰場都靜止了下來。

有風過,寒入骨!

所有人都下意識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輛破舊的馬車不知何時停在了虹橋至上,車是破車,馬是瘦馬,這種馬車怎麼可能攀登千米天梯來到天空城?

更奇異的是,馬車周圍的十宗弟子,都對馬車視如不見,凡是不小心靠近的人,都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碾爆,然而,馬車上卻乾乾淨淨,沒有一絲血跡。

這個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潛藏在眾人的記憶中,經過百年時光,非但沒有被遺忘,反倒刻得更深。

這個聲音曾是天空城的夢魘,這個人曾是天空城的災難,這個人曾經是天空城的最強者!

他曾經因犯下滔天大罪被十宗合力追殺,在殺死三位超級至尊、十一位至尊、數百位靈帝強者之後終於力竭被擒,鎖入混亂無極之淵,永生永世不得翻身,承受混亂折磨之苦!

那一戰,龍玄經身受重創,不久后便宣告駕崩,由龍嘯天即位。

他就是龍玄經的親弟弟,龍殘心,一個絕世妖孽的天才,一個被從十宗歷史上抹去的天才,一個心狠手辣殘忍無比的魔鬼,即便是最可怕的惡魔,也遠遠無法和他相比。

經過這些年相安無事,所有人都幾乎忘記了這個名字,沒有人能想到,這個人竟然能從混亂無極之淵逃出來,還能站在這裡,還能拍手說話。

這一刻,眾人都明白了雷戰的話,無論敵我,都猝然大駭,混沌宗竟然在暗中聯絡上了龍殘心,這簡直是在玩火**!

「恭迎殿下!」雷戰和平鼎王立刻降下身形,拜倒在馬車旁邊。

「恭迎殿下!」雷九心情複雜,當年他經歷過那一戰,見識過龍殘心的可怕實力和恐怖手段,既然龍殘心能從混亂無極之淵安然逃出,實力只怕已經強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不敢耽擱,立刻帶領其餘混沌宗強者拜倒行禮。

「你你你,你們竟然和龍殘心勾結在了一起!」項鼎霄目瞪口呆,厲聲大罵。

「簡直不知死活!」顏素心面色冰冷。

「你們竟然背著我們聯絡了龍殘心?你們藏得好深啊!」公孫乾喝道。

葉隱沉聲道:「難怪你們一直若即若離,原來另有打算,果然夠陰狠!」

雷戰冷笑道:「那又如何?殘心殿下實力強橫,有他助陣,我們才能穩操勝券,再說,此戰若無殿下,僅靠我們能贏?」

公孫乾等人立刻語塞,若無龍殘心,憑藉龍玄經和旒焰大祭司,此戰五宗必敗。可有了龍殘心就不同了,龍殘心當年就無人能敵,現在既然能從死絕之地逃出來,實力必然更加驚人。

車夫沒有說話,默默讓開了位置,車簾掀開,龍殘心俯身出來,站在駕車的位置上,仰頭望向龍玄經,神色中感慨、憎恨、怨憤、懷念、悲涼交織在一起,混合成一種複雜到幾點的情緒。

龍殘心一身白衣,朴樸素素片塵不染,身軀不高大,甚至有些纖瘦,面色有些病態的蒼白,給人一種文文弱弱的感覺,可就是這樣一個看似文弱的人,卻震得所有人心中發抖。

龍玄經一襲青衫,和龍殘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也在低頭望著對方,半晌,忽然嘆了口氣:「殘心,你終究還是回來了。」

龍殘心甩了甩袖子:「你將我鎖在混亂無極之淵,沒有殺我,就註定了我早晚會回來。」

「當日沒忍心殺你,現在想來果然是大錯特錯。」龍玄經淡淡道。

龍殘心雙眼微微眯起:「現在殺我也為時不晚。」

「不,已經晚了,你既然出現在這裡,我就殺不了你了。」龍玄經說著眾人聽不懂的話。

龍殘心忽然笑了,笑得有些殘酷,胸膛起伏也稍微有些加快:「大哥,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大哥了,你知道我在混亂無極之淵受了多少苦嗎?」

「……」龍玄經沒有說話。

龍殘心深深吸了口氣:「那鬼地方連惡魔都呆不下去,充滿了混亂、痛苦、驚恐、迷惘,起初的三十年,我的精神曾經一度崩潰,但復仇的意志又將我拉了回來,我忍著,我拚命地忍著,就是為了回來見你,回來告訴你,我很痛苦!」

霍然抬頭,龍殘心啞聲道:「過去的時間裡,我每一天最怕的事情,就是再也見不到你,現在很好,你還在,你還活著,我總算可以了卻一樁心愿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龍殘心的面容忽然變得有些模糊,周圍的空間也開始變得混亂,邪-惡瘋狂到極致的氣息一縷縷飄了出來,這種氣息,連在場邪道宗主加起來,都無法與之相比。

那是一種混亂的邪-惡,毫無理智的邪-惡。

「孽障,先吃我一斧!」項鼎霄怒神大吼,提起帝具開天斧,畢集全力以開天闢地之勢,朝龍殘心當頭劈落。

霎時間,天為之裂,地為之崩,一斧之威連公孫乾幾人都紛紛暴退。

可是,面對著一斧,龍殘心看都沒有看一眼,他身邊一直被眾人忽視的車夫忽然衝天飛起,凌空出手,沒有任何能量波動,不帶一絲煙火氣,竟然抓住了帝具開天斧的斧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