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崢如同幽靈一般,無聲無息走過地面,將那些發誓一定要殺掉秦崢的生死仇人們在睡夢中一個又一個幹掉。這些人不僅發過誓言,而且每次追殺的過程中,他們都是那些吆喝得罪起勁的人,吸引了更多的人混入追殺大軍中。

Home - 未分類 - 秦崢如同幽靈一般,無聲無息走過地面,將那些發誓一定要殺掉秦崢的生死仇人們在睡夢中一個又一個幹掉。這些人不僅發過誓言,而且每次追殺的過程中,他們都是那些吆喝得罪起勁的人,吸引了更多的人混入追殺大軍中。

這還不完,每次混戰,他們站在高處死死地盯著秦崢的蹤跡,為後面的人指引追殺的方向……這種人最可恨了!

……

這個營地的綜合實力很強,是追殺秦崢最賣力的組織之一,有著好幾名靈武境九重巔峰的修為,只差一點點就大圓滿。

一旦這個境界大圓滿,就可以衝擊靈變境了!

最近幾天,島嶼上的少年們組成了一個個聯盟,他們抱成一團共同進退,以此增大生存率。往年的幾次選拔,前輩們都是這麼做的,但一般要等到最後一個月才會如此。

這一次有一個意外,因為秦崢的出現,他並殺伐果斷,製造出的龐大傷亡和淘汰率,加速了人們的結盟速度。

時間不長,一隊拿著夜明珠巡邏的人,來到了秦崢最開始殺人的帳篷邊。

「情況有些不對!」一人忽然凝重的說道。

「怎麼不對了?」他身邊的一名強壯少年立即做出戒備的姿勢,掃視了一圈后,卻無什麼發現,道:「沒有什麼動靜啊?」

「嗅嗅……」一名身材短小精幹的消瘦少年,噏動的鼻子,聞了聞空氣:「好像有點血腥味,但又好像沒有。」

「別猜測了,進去看看。」領隊的少年,說著就往一邊的帳篷里鑽了進入。

裡面沒事,他掃視了一圈,這幾人都睡得很深入。

幾人長出一口氣,無聲的對視著笑了笑。

「我就說嘛,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誰敢接近。」強壯少年輕輕一笑道,顯得很自信。

「還是不對,你們聽聽看,左邊帳篷裡面的小宇,不是經常打呼嚕的,今天怎麼不響了?」領隊少年,再次眉頭一皺。

短小精幹的消瘦少年,聞言一愣,下一刻想也不想的就鑽入了右邊的帳篷中——

「不好,有敵襲!」一聲驚呼在裡面響起。

剩下的幾人立即沖入帳篷中,裡面鮮血橫流,在地面上都聚齊出了幾小汪血窪,上面有著一層灰塵模樣的粉末。

「快吹號!」領隊的少年一聲大喝,神色陰沉到了極點。

強壯少年,一把扯下脖子上的牛號,鼓動臉頰奮力一吹:「嗚——」

周圍的帳篷立刻傳來陣陣劇烈的響聲,所有人都被驚醒了。

就在這時——

「轟轟!」

帳篷群落的最左邊邊緣處,傳來了戰技撞擊的轟鳴聲。

「誰?」

「敵襲——」

營地中傳出稀稀落落的大吼之聲,居然片刻間就有人往戰鬥的地方衝去,奔跑的身影在帳篷間閃現。

顯然,這人根本就沒有脫掉衣服睡覺,又或者本身就是在等待著秦崢的夜襲。

他奔跑如飛,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趕往戰鬥的地方。

帳篷群落的最左邊,秦崢正在戰鬥。

「喀噠!」

一聲震天大響,劍氣摩擦的響聲,一道刺目的白光亮起,照亮了戰鬥的地方。

一尊如同死神的身影站在光芒之中,拉出長長地剪影,黑色的衣服上面,有著殷紅的濕透痕迹,顯然都是血水濕透的結果。

「轟!」一名白衣少年,與他交錯而過,分開的剎那,一道鮮紅的血箭從他胸前射出。

「噗——」靈武境後期修為的白衣少年栽倒在地。

秦崢往營地人群中望了一眼,那怪異的髮型,還有那深邃眼神、冷酷的剛毅面容,給人一種極大的恐懼感,似乎死神真的就是他這個樣子。

鮮紅的血水,順著秦崢手中的黑色短劍流下,滴落,染紅一片水窪……

「咔嚓……轟隆隆……」一道雷光乍現,將漆黑的夜照得通明。

十幾個帳篷無聲的裂開,裡面躺著的人,保持著原本的睡姿,血水潺潺的還在流出,順著地面蔓延而出,有幾個帳篷甚至已經有血水流到了外面的過道上……

看到的人,無不心中怒意衝天,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居然還被殺死了十幾人。

秦崢神情淡然的收回視線,就往外面的林子深處奔去。

「啊——」

「啊——」

幾道悲吼,響徹夜空,驚飛無數的野鳥。

「我要殺了你!」一名雙刀少年,腳步如飛,神情悲慟的追去!

「大家快點,是『秦死神』!」

「沖啊,殺了他,為兄弟報仇!」

十幾人,流著眼淚沖向左邊的戰鬥場地,片刻間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轟隆隆……」

各種戰技發動,劍氣、刀芒、符紙的爆炸之聲,混合在一起,響徹雲霄。

更多的人影快速地自帳篷內沖了出來,沒有任何停留,就沖向了那邊光芒閃爍的林子,加入了混戰之中。

到了此刻,心中對於——「秦死神」的害怕、無奈……統統消失不見,只有無邊的憤怒和殺意充盈胸間!

「轟隆隆……」雷聲咆哮,雷光閃爍,猙獰的閃電在天空遊走。

一陣陣狂風刮過,大滴大滴的雨水落下。

居然要開始下大雨了。

粗壯又醜陋的樹木枝幹間,一道黑衣少年,如鬼魅一般在人群中穿梭,來來回回的殺了個幾進幾齣,無數的血水噴射向高空,下起了一場血液的雨。

秦崢雙手,持著雙刀,每一柄刀子上面都塗抹了麻醉的藥劑,只要被砍中,身體很快就會麻痹。

「咔嚓……轟隆……咻咻……」

刀芒、劍氣在林間激蕩,泥石飛劍,樹木爆碎,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林子中的每一個地方。

掙扎的少年們,躺在地上,全都一臉的悲憤,嘶吼著想要站起繼續戰鬥,但卻有心無力。

他們睚眥欲裂地瞪著秦崢,如同狼一樣的吼著。

秦崢手中的兩把戰刀,在交擊中爆碎,他伸手在儲物戒指中一抹,又是兩把大刀。

繼續劈出——

「咻咻咻……」

秦崢最近接連幾次突破修為境界,肉身更加的強壯,就足夠比擬煉體修士中的天才少年。也就意味著他能僅憑肉身之力對戰天賦極高的天才,加上一身比靈武境大圓滿還要精純的靈力,簡直化身成為了無敵的戰神。

人影綽綽,在林間閃動著,被秦崢「牽引」著在密集的樹榦之間奔跑。他不時回過身來,一刀劈出,勢大力沉、靈力呼嘯,一名或者兩名少年就此受傷。

幾名功力高絕的少年,緊緊的追在秦崢的身後,偏偏身法不如秦崢高明,常常被他利用粗大的古木、石頭等物體擺脫追擊,閃身而出,一下子就擊傷了其他天賦稍低的少年們。

「啊——」

一聲慘叫,又是一人噴濺的血水栽倒在地,意識飛快的降低,他咬著牙齒,奮力一碾,身份牌子爆碎。

「咻!」他被一團白光裹挾著消失在原地。

這樣的場景,在這片林子里接連出現,但那道殺人魔影,揮動的刀子,威力卻更加的巨大了。 秦崢浴血而戰,林子里原本白色的霧氣,已經變成了淡紅之色。

天空之上的猙獰閃電噼啪作響,映照著混戰中的人群,斷肢橫呈,殘肉橫飛,血水噴濺,五顏六色的內臟掛在樹枝上仍繼續搖晃……更顯幾分恐怖,似乎有魔王從地獄爬出在人間吞噬生靈。

狂風怒吼,呼嘯而過——

遠處聞到血腥味的猛獸們,全都顫抖著身子匍匐在地,嗚咽著不敢前進;要是平時,它們早就成群結隊的衝過來進食了。

「轟隆隆……」

天空上銀光乍現,隆隆之音震耳欲聾。

地面上刀芒橫飛,泥土飛濺、木屑四濺,數百斤重的大石頭在半空中翻滾……地震術和地裂求發動后,地面持續不斷地震動著,很多人甚至被裂開的大裂縫掩埋在泥巴之中……他們艱難的爬出,再次揮舞著戰刀繼續沖向秦崢。

秦崢邊戰邊跑,處於最前面。

由於各人的速度不一樣,追殺秦崢的少年們被拉成長長的隊伍,分散在亂林子中;而秦崢卻能趁此機會,常常忽然回頭,將最前面的一個人幹掉。

因為隊伍被拉成一條,秦崢反身折回,面對的通常只是一個、兩個人,他可以從容的幹掉他們,而不會陷入人群的包圍之中。

如此循環,秦崢用這樣的手法「除掉」了十幾名速度最快的少年;之後,其他的人吸取了教訓,都不敢再跑得太快、單獨對戰秦崢了。

……

大概一個小時后。

秦崢在最前面奔跑著,距離他最近的一個少年,也被他甩開了數百米。

咻!

忽然迎面衝來一名黑衣少年,這讓秦崢有些奇怪,人群不都是在身後嗎?他是從哪裡來的?

最奇怪的是,他怎麼也穿著和自己衣服風格一樣的黑衣,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目的?

秦崢的心中升起疑惑的同時,也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還有危險的直覺。

秦崢立即對這黑衣少年發動戰技,雙刀劈出一紅、一金,兩道巨大的刀芒。

「轟轟轟……」

一連三刀,秦崢都沒有將眼前的少年擊傷,打了個平手。

這時,秦崢也認出了來者,居然是焚元宗的一名核心弟子;他曾經和焚元宗雙煞之一的雨銘,一起追殺過自己,是雨銘口中的二弟雨龍。據傳,他是焚元宗大長老的兩名弟子之一,另外一人已經晉陞靈變境的恐怖境界。

雨銘被自己殺死了三弟,一直追著自己要報仇。而這雨龍正是雨銘的堂弟,就是他叫過來幫忙報仇雪恨的;不過那次見面,自己憑藉速度優勢,甩開了他們,沒有直接交手。

如今一戰,自己都已經靈武八重巔峰了,居然只能和靈武九重的他——雨龍戰個平手,真是個天賦可怕的傢伙。

秦崢心中稍稍凝重,又遇到這種頂尖戰力的少年了,這種人每一個都是各自宗門、家族中的核心弟子,人數不超過五個,戰力十分強大。

讓他稍稍放心的是,曾經見到過的那些靈變境一重修為的王者少年們還未出動。如果是他們前來對戰自己,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或許,他們正在坐山觀虎鬥,想最後再來撿便宜也說不定。

迎面衝來的雨龍也不含糊,眼見秦崢直接發動攻擊,他也手持長劍刺出——

紅色的劍氣猶如真實的火焰一般,可見他已經把焚元宗的戰技煉至大成之境;紅色和淡金色的刀芒碰撞,氣浪騰騰。

「小子,我承認你很強,就算你速度再快,這次也死定了,我雨家的人,可不是隨便就能殺的!」雨龍殺氣騰騰的說道,眼中有著強烈的仇恨之意。

「我囂張?那也是因為你的族人想殺我,明明都是被你們逼的。」秦崢冷冷一笑,惱火的吼道。

秦崢說著話,瞟了後方一眼,身後的追殺者們進入兩百米內了……

草,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秦崢皺著眉頭,含怒出擊,手中的雙手大刀再次劈出。

「咻咻!」

「嘿嘿,想走,沒那麼簡單!」雨龍死死地擋在前面,威力強大的劍招,接連不斷。

身後的人,進入一百米以內了!

秦崢心急如焚。

刷刷!接連六刀,六連斬!

這幾道刀芒,比之前的更大,更快。

「殺了我焚元宗雨家人的傢伙,還從來沒有好下場的,害怕不?!嘿嘿……要是我大師兄出手,靈變境一重的修為,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他不屑的說道,異常刺耳。

果然,已經有那樣修為的競爭者盯上自己了,他們都是這次選拔比試中的王者,戰力遠超同齡、同境界修士……秦崢心頭陰霾沉沉。

「那就不牢你費心了。」秦崢怒吼。

「嘿嘿,我雖然很想立刻殺了你,但是大師兄有令,要好好的壓榨完你的利用價值,所以暫時放過你……好好享受接下來的獎勵吧,我非常期待你被所有人仇視、唾棄、追殺的場面!」他開心的笑著,一副非常興奮的模樣。

「你什麼意思?快點說清楚!」秦崢怒吼,心中升起強烈的危機感。

「哈哈哈……讓你知道了全部,就沒意思了,就是想看看你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的場面是……」

雨龍再次對秦崢轟擊兩招,這個曾經發誓要殺了秦崢的傢伙,居然主動捨棄秦崢,往秦崢身後的追殺者們衝去。

秦崢繼續往前奔出幾步,心中總有一種強烈不祥的預感,但又想不清楚到底是什麼重要的目的才會讓他放棄這個最好的報仇機會;當下,秦崢立即用神識往雨龍那邊掃去。

雨龍奔出幾步后,就拿出一面繪畫了陣紋的面具戴在了臉上,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靈武九重大圓滿的氣息。

「嗯?有這麼強大的修為,剛剛和我對戰,卻只用了靈武九重中期境界的靈力,他這是要做什麼?」秦崢伸手一攀,幾下子,就登上了一棵大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