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拍起手來,十分有節奏的聲音,彷彿一曲歌,在殿內傳了開來。

Home - 未分類 - 他再次拍起手來,十分有節奏的聲音,彷彿一曲歌,在殿內傳了開來。

隨後,李雲霄等人都是臉色微變,因為他們全都感受到了有強大的氣息靠近,並且不止一人。

「轟!」

突然那大殿的穹頂就被掀開了,之前到來的那些魔族全都駭然而退,散在四周。

陽光照射下來,只見天空上浮現出數道身影。

李雲霄心神一顫,忍不住的驚呼起來,「玄樺、菲煙、楊迪、羅天……」

一個個熟悉的面孔,此刻全都是冰冷的神色,看見李雲霄后,皆是愣了一下,隨即又恢復了那種淡然。

李雲霄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這些人不是入魔了就是中了邪術,雖然認得自己,但似乎已經被人控制了。

魯聰子大笑道:「哈哈哈,多年不見再次相逢,是不是很感慨呀?多令人激動的一副場面呢。」

李雲霄氣的臉孔發青,咬牙道:「他們中了什麼邪術?」

「邪術?」

魯聰子笑道:「你可以自己問問他們呀。他們全是我的弟子或者手下,還有我的義女,怎麼可能教他們邪術呢?」

玄樺突然開口道:「李雲霄,你在胡鬧什麼?不得對總長大人無禮!」

李雲霄盯著玄樺,臉孔陰沉了下來,道:「你們還叫他總長?可知他們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

玄樺譏諷的盯著他,道:「這些年我們一直都和總長大人在一起,自然是知道的。」

李雲霄沉聲道:「那你們此刻還幫他?」

玄樺道:「正因為知道,所以才幫他。我知道你定然有許多的誤會,不過我也懶得跟你解釋了。此刻奉勸你一句,千萬不可對總長大人無禮,否則後果自負。」

其餘之人也都是同樣的神色看著他。

即便是楊迪,也開口說道:「師尊,回頭是岸啊。我此刻還能叫你一句師尊,若是你敢對總長大人有半分無禮的話,你我師徒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

李雲霄一陣發暈,知道這些人都中邪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原本的怒火反而漸漸平息了下來。

魯聰子邪笑起來,道:「對了,我前不久還抓到一人,好像也是熟悉的面孔呢。」

他抬起手來,直接凌空一抓。

頓時無數金光匯聚過來,在其掌心下凝聚成一個金色光球。球內有火焰跳動,一隻火鳥的虛影在其內飛翔,時而隱沒。

而那火鳥下方,正是一名男子盤腿而坐,似乎受了重傷正在調養。

「花千樹!」

李雲霄再次一驚,怒道:「難怪天翰城之約不見他,竟是被你抓來了!」

魯聰子笑道:「正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能抓住他也算是緣分了。當日從射星城告辭后,回去的路上碰巧遇上的。虧的我老人家記性好,這才能認出他來。換做其他人的話,這種小嘍啰怕是早就忘掉了。不過他機緣也真不錯呢,竟然得到了鳳凰涅體,還有魔帝之魔元,也給了我一點小驚喜哦。」 李雲霄也突然笑了,道:「我徒弟給了你一點驚喜就把你給你樂的,我決定接下來給你一點大驚喜,讓你上極樂去。」

他見到花千樹沒事,反而一顆心鬆了下來。甚至是玄樺和楊迪等人,只要人還活著,總會有辦法解除邪術的。

魯聰子反唇相譏道:「此時此刻,不得不佩服你的鎮定和樂觀。即便現在這樣,你還有把握將我擊殺嗎?這副身體,可是吸納了太古魔猿的力量,已經達到半步聖魔了啊!」

一瞬間,隨著魯聰子體內氣息外放,頓時震得整個大殿晃動起來。

四下的魔族皆是臉色大變。

就連李雲霄也吃了一驚,「不可能的,你剛剛奪舍而來,哪有這樣容易掌控!」

魯聰子嗤笑道:「所以說腦子笨的人就容易死。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奪舍的不是蠻,而是太古魔猿啊!那幼崽之力還在魔蛋內的時候就已經被我煉化了,而蠻自以為得到了魔猿之力,實則卻是被魔猿束縛住了。若是你們今日不來的話,也過不了幾天,我依然會對蠻動手的。你們的到來不過是讓這個過程提早了而已。」

四周蠻部的魔君們一聽,全是臉色大變,一個個露出駭色來,震驚的無以復加。

崢冷笑道:「說的一點不錯,腦子笨的人就容易死,真替你的智商捉急,現在你的身份暴露了吧?這些蠻部之人還怎麼替你賣命呢?」

那些蠻部的強者一個個回過神來,都是怒瞪著魯聰子,滿臉怒火。

魯聰子呵呵笑道:「這些嘍啰渣渣,說真的我未必看得上。但至少也是一條條的性命啊,哪怕拿來當炮灰也不錯呢。在對付蠻之前,我早就在他們身上下了禁制,原本是想最終一起出手擊殺蠻的,但魔蛋之事卻是給了我另外一個機緣,所以這些渣渣沒能用得上,現在倒是可以用下了。」

蠻部那些魔君全都氣炸了,嘶聲力竭的吼道:「魯聰子!今日不殺你我們誓不為人!」

魯聰子笑道:「那你們今天可都得成狗了。」

他抬起大手來,猛地一抓。似乎有股異力在掌心浮現而出,那些魔君全都臉色大變,痛苦的在空中慘叫起來!

「怎麼回事!你在我們身上做了什麼?!」

那些魔君慘叫不已,臉色都扭曲的變形了。開始還能抵抗一二下,到後來全都哀嚎的求饒起來,「大人快住手,放過我們吧,求求大人放過我們!」

魯聰子冷冷道:「求饒?你們不是說今日不殺我,全都不為人嗎?「

一名魔君跪求道:「我們本來就不是人,求大人高抬貴手。」

有幾名魔君更是直接痛的撕裂自己身軀,「嘭」的一下炸開,當空就降解起來。

這一幕更是令其餘之人臉色大變,害怕的紛紛求饒。

魯聰子這才鬆開手,冷冷道:「唯一的活命機會,便是將李雲霄等人全部殺了!還有,我要告訴你們一件悲慘的事。我在你們身上下的禁制,有奴僕契約在內,若是我死了的話,你們也都得死!」

那些魔君全都臉色發白,眼睛像是死魚一般,徹底沒了光澤。

「怎麼?還不動手?」

魯聰子冷冷一聲令下,那些魔君見他似乎要握手了,嚇得渾身哆嗦,急忙從四面八方向李雲霄等人衝去。

即便是玄樺等人,也一下飛落在魯聰子面前,將其護住。

柳菲煙滿臉怒火,一劍指向身前,寒聲道:「古飛揚,想不到你竟是這種人,居然包藏禍心要殺我義父!今日我必取你項上人頭!」

李雲霄面色微寒,對身後的韋青說道:「這些人交給你,用陰陽二氣瓶吸掉他們,但千萬別傷了他們性命。」

韋青冷哼一聲,道:「不傷性命有些難呢,這種保姆一樣的工作還是你自己做吧,那魯聰子交給我好了!」

他一下飛身而起,便往眾人圍在身後的魯聰子飛去。

而此刻四周攻擊而來的魔君,都被崢及其部下,還有小紅攔了下來。

玥手中持著一柄小劍,也奮勇殺敵。她的十二都天神煞,在天翰城一戰中,沒來得及收起來,最後被魔普和六翅的一擊沖毀,現在只剩那柄小劍。

幸好那劍也非凡物,威力極大。

李雲霄道:「崢大人,這些魔君可攔的下?」

崢臉色有些凝重道:「數量多了些,暫時沒問題。但如果源源不斷有魔物過來的話,怕是有麻煩了。」

此地的打鬥直接驚動了整個皇極城,城內的強者都在從四面八方趕來,一起加入戰鬥。

崢雖然強為魔尊,但也難擋圍攻和消耗戰。

李雲霄道:「好!你先扛住,我盡量快!」

此刻玄樺和柳菲煙等人全都臨空飛起,往韋青攻了過去。

韋青嗤笑一聲,道:「一群渣渣,若非看在李雲霄的份上,現在就要你們的命。」

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會將這些人放在眼裡。

但玄樺當先一擊之下,手中一柄漆黑的長弓倏然化成戰刀,也猛然斬了過來。

那原本英俊的臉孔一下變得猙獰如魔,威力也暴增上來!

「什麼?!」

韋青心中一驚,原本風輕雲淡的樣子,卻駭然發現對方的力量不僅是今非昔比,而且完全超出他預計!

「嘭!」

慌忙之下,韋青瞬間出手,一掌擊在內黑色長弓上,將其震飛。

但柳菲煙和其餘之人的攻擊紛杳而至,讓其避無可避,只能硬著頭皮一招化萬千,往四面八方擊去!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裂聲響起,韋青心中巨震,每一人的攻擊竟然都有魔君的力量。而且幾人甚至達到了魔君巔峰!

終於支撐不住之下,被眾人聯手擊飛,甚至吐出一口血來。

「怎麼可能?!」

韋青退了數百丈后,滿臉的驚恐。

他此刻乃是貨真價實的魔尊,並且是歷盡千辛萬苦才得到的修為。眼前這些人除了玄樺和柳菲煙外,那些基本上都是術鍊師而已,怎麼可能如此短的時間內,一下達到魔君,堪比天武界的虛極神境啊!

李雲霄原本要出手,也是一下停了下來,滿臉的驚駭和難以置信。

魯聰子卻是訝異道:「咦,韋青你居然逃開了。想不到呀,就連你也踏入了魔尊境。現在魔尊已經便宜如狗,滿地都是了嗎?」

李雲霄怒吼道:「該死的畜生!你對他們做什麼了?!」

李雲霄目眥欲裂,越是這般變態的現象,對玄樺等人的改造就越大,傷害也就越大。否則魯聰子早就對自己實施改造了,也不會想方設法的奪舍蠻。

「呵呵,當然是給他們提升修為呀,這不是效果在這嗎?難道你眼瞎沒看到?」

魯聰子呵呵笑了起來,笑的十分愜意,也十分得意。最終望著李雲霄那憤怒的樣子,似乎極有成就感,道:

「當日在古魔井內,你見到了我改造后的魔獸吧,那可是稱為是第二代。之後在射星城,那些可以說是第三代。而你眼前所見的這些熟人,就是第四代了,嘿嘿。」

李雲霄渾身顫抖,氣的頭皮都發麻了,通紅著雙眼,寒聲道:「你是說,這些人是『魔獸』?!」

「呵呵,何必執著於本相呢?雲霄公子乃是大智慧之人,可千萬別著相啊,不過都是一些臭皮囊而已。當然,本質上跟魔獸區別也不大。」

魯聰子呵呵笑道:「而且我發現,將天武界和魔界的素材結合在一起,能夠起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呢。這第四代產品是目前為止我最滿意的一代,不僅有實力,還有智慧,甚至是忠心呢。」

「我殺了你!」

李雲霄再也難掩內心怒火,瞬間就沖了過去。

玄樺等人都是面帶怒色,喝道:「站住!」

紛紛出手向他擊來。

但那裡攔得住他,而且李雲霄此刻怒火中燒,也顧不得那許多了,凌空一掌揚起就拍了過去!

「嘭!」

巨大的掌力擊在虛空上,一爆之下將十餘人全部震飛。

他的實力在韋青之上,而且韋青也是太過大意輕敵,這才被玄樺等人藉機震飛。

這些人哪裡擋得住李雲霄。

「哈哈,雲霄公子宅心仁厚,捨不得下殺手呢。」

魯聰子大笑一聲,就飛身退開,並且再次拍起手來。

雖然憑藉蠻的肉身,半步聖魔的力量,他覺得自己有信心和李雲霄一拼。但他為人向來小心謹慎,不肯冒半分危險。

很快,隨著那掌聲落下,四面八方就有大量魔物凌空飛來,一下聚集在魯聰子身後,正是當初在射星城見過的三代改造產物。

那些三代的數量也不少,有四五十頭,全都大吼著沖了過來。

之前的積累,全都在射星城一戰中,被魯聰子拋棄了。這些都是逃回來后才改造出來的產品。

「全部給我去死!」

李雲霄幾乎是發狂了,笑傲紅塵一下浮現在手中,猛地往那些三代產品扇了過去!

「轟隆隆!」

一道狂風和烈火襲出,立即席捲四方,整個大殿都徹底被掀飛掉! 一頭頭身軀龐大的三代魔物在那笑傲紅塵的力量全都擊飛出去,不少身上「砰砰砰」的爆炸,直接受到重創。

魯聰子目光落在那芭蕉扇上,道:「這是什麼玄器?出自何人之手?」

李雲霄早已瘋癲了,吼道:「出自你麻痹里!」他揚起芭蕉扇來,猛地往魯聰子身上擊了過去!

魯聰子目光微凝,立即感受到了那風火偉力,但並未慌亂,而起抬起手來,一拳就打了過去!

「轟隆!」

那毛茸茸的大拳頭擊在芭蕉扇上,巨大的力量衝天而起,並且同時震得兩人身軀不穩。

魯聰子那巨大的眸子中,瞳仁一下收縮起來,就像是一個黑點,吃驚道:「你的力量……竟然可以跟我抗衡?!」

「抗衡?老子今天要徒手生撕了你!」

李雲霄眼中噴出火來,無邊的憤怒將他理智侵襲,五指一抓,那鴻蒙劍氣就在掌心聚集。

魯聰子臉色一變,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震驚的看著那劍氣,駭然失聲道:「那是什麼?!」

「是你麻痹!」

李雲霄大吼一聲,不待那寶劍成型,就如野獸般一劍就斬了下去!

魯聰子瞳孔驟縮,猛地抽了口冷氣,在那一劍之下,他竟然感受到了隕落的危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