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曦越戰越勇,星之領域更是玄妙,渾身散發的古老神聖氣息開始倒壓向楊霸天;一把長槍攜帶著的威壓勢大力沉,隱隱星光閃爍。

Home - 未分類 - 朱曦越戰越勇,星之領域更是玄妙,渾身散發的古老神聖氣息開始倒壓向楊霸天;一把長槍攜帶著的威壓勢大力沉,隱隱星光閃爍。

那深邃的藍色星辰和藍色巨龍,讓一直佔據主動的楊霸天開始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好!」若曦美目精光流轉,情不自禁叫出聲。

朱曦下手絲毫不留情,步步緊逼;楊霸天雙手的虎口麻辣難忍,身上的火神甲留下了好幾道划痕,一頭火紅長發開始凌亂了。

形勢完全被逆轉!

楊霸天已被逼得只能防守,兩人在第八層展開了最後的決戰。

嗯的一聲,楊霸天正面抗下十萬八千斤長槍的破質式,虎口震裂,整個人氣血翻湧,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比神龍戟還猛!」楊霸天愣住了。

「趴下!」再次出招,朱曦大喝道。

嘭轟!

整個八層空間齊齊一顫,一道蘊含古老神聖氣息的藍光四散。

火光暗淡的揚霸天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冷酷的少年,渾身骨骼散架似的再也支撐不住,砰一聲趴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 「以後每天和我一戰!」楊霸天盤坐著,惋惜不已的摸摸划痕森森的火神甲,滿眼不甘的瞪著朱曦。

「別煩我!」朱曦看了眼愣愣的若曦,兩人上去九層。

九層門口的麗英閉著雙眼,察覺到朱曦的氣息之後,兩個小酒窩漾起了迷人的微笑。

「她就快突破了。若曦你借我兩千貢獻點,幫師弟師妹交了吧。」唐雲師兄微笑著,十級氣魄的化晶也快完成了。

「那就多謝師兄了。」朱曦一步一步走向唐雲,面對著盤坐了下去。被朱曦抱著的麗英小臉微微紅了。

「兩千貢獻點我送他倆。師兄你知道的吧,朱西師弟戰勝楊怪物了。」門口的若曦微微一笑,轉身下去。

唐雲點點頭,微笑道:「等我修為完全穩固下來,也想和師弟好好切磋,到時候你可要讓著點。」

「唐師兄過譽了,我是好不容易才險勝。假如說我比那傢伙厲害,那也只有視死如歸的氣勢稍勝一籌。」朱曦知道胸口魄核密密麻麻的裂縫又多了,但這一切他覺得無怨無悔。

唐雲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正色道:「不管怎樣,今後這山門都會更熱鬧了,該提防的你倆都要注意一些。」

三天後的傍晚。

齊齊出現琉璃塔外的唐雲和若曦,朱曦和麗英都被眼前的陣勢嚇了一跳。

十來位外門長老和堂主,吳為宗主和龍固大長老,稍早一步出塔的渾身火光的楊霸天也在,當然少不了形容枯槁的長老,一臉怒火的龍武長老,以及唐婉和徐福等人。

「外門弟子朱西,你可知錯?」大長老語氣淡淡,威勢十足。

朱曦面不改色,淡淡說道:「何錯之有?還請大長老指正。」

龍固冷哼一聲,大義凜然道:「私自斗魄是其一,破壞琉璃塔是其二,驚擾宗門弟子修鍊為其三。三者並罰,當廢除魄核,趕出山門!」

「你一大把年紀,是不是老糊塗了?」

朱曦冷哼一聲,譏笑道,「你身邊那傢伙明知唐雲師兄正在突破半仙,我老婆也處在突破階段,你該問問他做了什麼?」

「師尊,弟子慚愧。那傢伙是怪物!」揚霸天昂著頭,噼里啪啦捏著雙拳,戰意盎然。

大庭廣眾之下被朱曦叫老婆,麗英羞得低下了頭。若曦則微笑看著唐雲,眼裡滿滿都是柔情。

人群一陣騷動,本來眾人的焦點落在朱曦身上,這時都看向了唐雲和楊霸天。當然也有人在麗英身上瞄來瞄去。

「唐雲師兄突破了!是氣魄半仙!」

「難怪霸天師兄剛才臉色不好。」

「就知道他們一起雙修了,嗨!」

吳為點點頭,淡淡說道:「大長老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龍固淡淡說道:「不管怎樣,兩人都有錯。宗主,各位。此子來歷不明,詭計多端,目無尊長,我的建議是留他不得。」

「且慢!」

形容枯槁的長老微笑道,「身為琉璃塔值守長老,老朽認為大長老此言差矣。想我玄天宗此山門立宗以來,宗旨就是匡扶正義,證大道明善心。小輩之間的切磋雖不符宗規,但不必矯枉過正。」

龍武上前一步,冷聲道:「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犯宗規,宗規豈能如同兒戲。那眾多弟子怎麼看,我等臉面何存?」

唐雲出了列,微笑道:「龍武長老,諸位。我和若曦師妹都知道,是楊霸天師兄挑釁在先,朱西師弟被迫還手。什麼叫屢犯宗規?何況這宗規又不是族規。」

「你……」龍武氣得老臉烏青。

吳為宗主瞥了眼嘴角抽搐的龍固大長老,擺擺手道:「此事已經明了,外門弟子朱西再次被迫還手,錯不在他。核心弟子楊霸天冒犯清虛長老轟擊鎮宗之寶琉璃塔,驚擾他人修鍊,還私自挑起斗魄。罰閉門思過三個月,宗門貢獻點五萬,同時當面向清虛長老道歉。」

龍固大長老冷哼一聲,拂袖而去。楊霸天交納貢獻點之後,向清虛長老抱拳一禮,瞪了眼朱曦跟著離去。

這邊,唐雲和若曦對吳為宗主一番講述,聽得老者連連點頭。

朱曦拉著麗英的小手,幾個起落離開人群,回到山腳小院。

一番洗漱之後,兩人進通天寶鏡看奇奇她們,順便大快朵頤經過小靜允許獵取的大肉,出來后又好好睡了覺,頓時神清氣爽。

一早徐福就來竄門,不無得意的「彙報」犀利會的進展情況,還說唐婉加入了。

「不錯呀,唐婉師妹居然也加入了。」麗英撲哧笑了起來。

「她帶我們完成了好幾次任務,收穫不少,貢獻點都積攢了些。我明天進琉璃塔修鍊,準備向一百名的人榜衝擊。」

徐福多少有些感慨,自己身為徐家天驕,唐婉更是唯一的七星潛力,但在朱曦面前都黯然失色,根本不值一提。

但這憨厚漢子更多的還是堅定不移的信心,對鋒芒畢露卻不卑不亢的朱曦感佩不已。

徐福離去,一個意想不到的人來了。

唐婉烏溜溜的大眼睛,在室內看來看去,像是尋找什麼寶物。看向麗英時若有若無的一絲敵意讓朱曦眉頭跳了跳。

「師妹是找我還是找他呀?」麗英主婦模樣,嫣然一笑。

「你們住一起,怎麼對…不怕羞嗎?」唐婉皺眉道。

朱曦嘿嘿一笑,抬眼道:「男歡女愛不很正常嗎?難道你沒有喜歡的人,可惜我已經有兩個老婆了……」

「兩個老婆?」

唐婉在意的是這個,「居然還有人看上你這變態?」

麗英小臉微紅,羞澀不已道:「不瞞師妹,另個女子才是他真愛,我也很仰慕她…我能得到他憐愛,我很幸福。」

唐婉微微一怔,微笑道:「這傢伙真是…我能問問那女子是誰嗎?有你這麼賢惠漂亮的師姐,這傢伙說不定早忘她了呀。」

「她就在我心裡。」朱曦淡淡說道,「你對我的事情很感興趣,莫非喜歡上我啦?」

「你…你,哼!」唐婉幽幽轉身往外走去,「還算你有點良心。」

朱曦和麗英相視一笑,這神神秘秘的唐婉看來不是別有用心之徒,只是特別在意兩人的情況,讓人摸不著頭腦。

「別看我,我對小蘿莉感興趣但不會放心上。」兩人進了密室,朱曦閉上雙眼微笑道,「剛升了一級,你先修鍊到小成,最後找個對手…要不就葉友吧。」

「哪跟哪呀?我知道你喜歡…啊?葉友。」麗英大眼睛撲棱撲棱。

她從徐福他們口中得知,朱曦一招擊潰人榜排名第十六的葉友,他神魄十七級,而且還會使毒,是個極其陰險毒辣的傢伙。

「玄靜老傢伙,叛變黑魔城的半仙都打敗了,即使小靜虛擬出的是實力消弱的,你絕對沒問題的。」朱曦微笑道。

麗英咯咯笑道:「不是怕他。我是奇怪你怎麼記得他,而且還讓我再次敲打他…我可聽說他之前一直恨你入骨,那屠龍劍單單修復費用就高達兩百多萬,結果被家族高層罵了個無地自容。現在是看到你就遠遠就躲著走呀。」

「你不知道,這種人的秉性是很難改變的。不徹底滅了他威風,說不定我們進了內門,徐福他們就麻煩了。」

「嗯。」麗英乖巧一笑,慢慢閉上了雙眼。

等朱曦和麗英閉關出來,已是傍晚時分。

玄天宗精光流轉,夜晚和白天區別不大,絕大部分弟子都在勤苦修鍊,特別外門更是一派汲汲上進景象。

大家都知道,十來天後最終停留人榜前一百名的外門弟子將有機會晉陞內門。

一萬名外門弟子競爭一百個名額,可以說斗魄場幾乎沒日沒夜的展開著殘酷的對戰。

人榜只有兩個人沒人敢挑戰。

一個是位列第一的朱西。

另一個是屈居第二,原人榜第一的無極。

其餘人都被挑戰過,只不過前十的排名變化不到,最多是第五變成第四,第六變成第七;實力的差距使得前十都在這些人中輪換。

當中也有倒霉蛋,比如原排名第十六的葉友。

沒了屠龍劍的他直接跌落到五十名外,當然朱曦和麗英這時還不知道這事罷了。

牛氣哄哄的虎嘯連第一百名也接連挑戰失敗。

唐婉十四級神魄,又加真鳳血脈,排在第十九名。

那具有古龍血脈的少年倒是擠進五十名內,也是相當耀眼。

當然離最後期限還有十天,誰都不知道最後的贏家是誰,萬一那個傢伙得到奇遇呢?或者哪個傢伙修為突破了呢?

何況不少一直在修鍊的強者還沒露面,格局依然撲朔迷離。

「小師弟你在吧?」

一道傳音遙遙傳來,是唐雲半仙,應該說是唐雲長老的聲音。

玄天宗規定,成為半仙的弟子直接晉陞長老,因此唐雲「核心弟子」的身份被「宗門長老」取代了。

朱曦和麗英出了院子,原來是宗門為慶祝新半仙的誕生,準備了慶祝晚宴,本無資格參加的外門弟子朱曦和麗英被特邀。

唐雲長老在朱曦和麗英面前依然是儒雅的大師兄,拉起兩人就往山巔掠去,「走吧。等下告訴你個好消息。」 夜清氣朗,銀月如盤,繁星點點。

洋溢歡慶氣息的大殿,紫袍男子俊朗不凡,紫袍女子秀麗颯爽;玄天宗宴席與凡俗聚會迥然不同,處處透著一股天地靈秀之氣。

兩排玉石几案,珍饈佳肴精緻考究,兩人一席端坐。

朱曦和麗英款款步入,全場所有人都靜了下來:男的俊美偉岸,一對似笑非笑桃花眼,道是無情卻有情;女的清麗如仙,明眸善睞,一對迷人小酒窩更添嬌媚。

殿上端坐的吳為宗主目送兩人落座,也是連連點頭,暗暗讚歎。

「修仙之人當如此!」

唐雲師兄並不覺兩人奪去自己宴席主角的風采而不樂,反倒微笑誇了一句,也和若曦一起落座上席。

這時朱曦才發現自己席位僅排宴會主角后,比一些長老還靠前,對面便是一身紅光的楊霸天。

楊霸天直直瞪著朱曦,不知是心癢還是手癢,一遍遍捏著雙手,關節噼里啪啦的脆響,一臉不服。

本來關禁閉的他得到宗主和大長老特赦,准許參加此宴席。

朱曦發現除宗主在高半丈殿上一人一席,邊上大長老也是一人一席;兩人大有平分秋色之嫌。

宗主這邊殿下的首席是唐雲和若曦,次席朱曦和麗英,三席其中一個是琉璃塔長老,末席赫然是唐婉和一個女弟子。

大長老那邊,首席兩個目光一直在唐雲和朱曦之間溜來溜去的長老,次席楊霸天和龍武,末席是那古神龍血脈弟子。

真是奇怪了,外門弟子居然有四人出現這宗門隆重的宴席。

仔細一看,還可發現宗主這方喜意洋洋,大長老一方面無表情;這怪異的一幕朱曦稍微一想就知道,必定雙方不和而且爭鬥已久。

自己不知不覺站到宗主這邊了。

微妙的是自己得罪的龍華家族,龍威,龍武,龍固三人,特別後者儼然是對方的主陣人物。

這時也明白楊霸天之前特意找茬是受人指使,想想那人無非是道貌岸然的大長老龍固。

吳為宗主一番祝詞之後,龍固長老推脫有事提前離去,臨走除了掃描唐雲,不忘冷視了下朱曦。

「小師弟,明白了嗎?」唐雲師兄微笑道,「等下師尊有事找你,別急著走呀。」若曦點了點頭,顯然她也是知道的。

朱曦看向興緻頗高,高高在上的吳為宗主,對方朝他微微點頭。

「這就是你說的好事嗎?」朱曦滿臉油光,麗英不時幫忙擦拭。

末席的唐婉直皺眉頭,好幾次粉拳直捶大腿,疼得直咧嘴。

楊霸天一見朱曦吃相生猛駭俗,一愣之後也雙手並用,那股不服輸的勁頭找到發泄口,也是火火生威,但毫無疑問再次敗陣。

席罷人散。

麗英跟若曦和唐雲去了,朱曦獨自跟著吳為宗主進了大殿。

「坐吧。」

揮揮手讓兩個沏茶的弟子退下,吳為宗主看著朱曦,神色轉緩。

「毒龍潭特使、帝國子爵、曾被瑤光通緝,如今黑魔城巨額懸賞,足跡歷經半個星宇,弒不良誅半仙,這才是真正的你吧?」

吳為擺擺手接著說道:「禍害我宗不少弟子的神龍門門主一個多月前突然無影無蹤,手指頭都數得過來的半仙凡是跟你有過交集的,不是失蹤就是傳言已死。我想知道你怎麼會屈居我玄天宗?」

「說實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