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說話從來不說第二次,既然你不願意走,那就給我死在這裡吧!」血發男子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抬手一掌印了過去,血光頓時照耀了半邊天際。

Home - 未分類 - 「老子說話從來不說第二次,既然你不願意走,那就給我死在這裡吧!」血發男子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抬手一掌印了過去,血光頓時照耀了半邊天際。

「哼,不知死活的傢伙!」滾滾妖雲片刻之後,好似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撥開,只見一頭巨大的銀狼屹立在雲端之上。這銀狼身長竟有十五丈開外,一身銀色狼毛神光璀璨,顯得極是神異不凡,一顆碩大的狼頭首先探出雲層之外,凶光四射的一雙巨目幾欲擇人而噬,獠牙猙獰外漏,四肢上利爪隱隱有冷厲的鋒芒逼迫而來。

這頭銀狼口吐人言,前爪一揮,霸烈的妖氣瞬間將血發男子的一掌血雲盡數震散。凜冽的氣罡呼嘯震空,先前一掌攻勢竟被它全數逼了回來。

血發男子眼中光芒一閃,嘿嘿一聲冷笑,收起先前的一絲輕視之心,剛才的交鋒之中他感覺這狼妖修為之高實在不在自己之下。更何況妖族神通大異於人類的修真道法,論詭異霸道妖族神通還要勝過一籌,再者妖族天生妖體強橫,實在不是怎麼好對付的一個角色。

「我說是什麼東西呢,原來是一頭狼妖呀,正好老子也想拔身狼皮做件衣服,不曾想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血發男子哈哈一笑。

狼妖雙目迸發出兩道鋒利的神光,化作兩柄神兵直接斬向血發男子身體,口中喝罵道:「本尊今天要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說罷架起一陣滾滾妖雲,雙爪向前一錯,激起的滾盪妖氣化作一雙五丈左右的巨大狼爪當頭對著血發男子抓下。這狼妖體形雖然是巨大的很,但速度竟然也是快逾閃電一般,幻化的那雙巨大狼爪之後,就這一張巨大猙獰的狼口狠狠咬下。

狼妖修為不弱,這一動一發之間,渾身風雷激蕩,氣勁實在磅礴的如同怒海生潮一般恐怖。狼爪上亮起森然恐怖的數輪藍光,周圍細小的空間也都開始慢慢的塌陷起來。這一爪要是擊中了,血發男子實在性命堪憂。

卻也不見血發男子怎麼退避,一身白衫迎著撲面而來的妖風烈烈作響,一頭血色長發披散著舞動起來。那一雙狼爪眼看就要堪堪擊到他的頭頂,只見血發男子那麼輕輕的一掌迎了上去,輕飄飄的感覺好似沒用半分真氣。

那五丈大小的狼爪和血發男子一隻手掌比起來,實在是相差的太多,簡直有如雲泥一般。可就在雙方的手掌相交的剎那,冥冥虛空之中響起一個駭人心魄的尖嘯,男子身後三尺的空間好似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生生的震碎成一道足有二丈左右的裂縫。

血發男子的身形此刻和狼妖相比實在差的太多,可在氣勢上卻完全將其壓制下去,這一刻血發男子就好像一座萬古不動的神碑,透發的氣息直衝九霄雲天。

狂妄自大的狼妖這時也不由得收起原先的不屑神色,眼前這男子一身道法修行實在是恐怖的很,剛才看似豪無氣勢的一掌,實則威力極其恐怖,竟將自己如此威力浩大的一擊輕輕帶過,用一個巧勁把所有引至身後虛空,那一道二丈長的空間裂縫就是雙方真氣對撞后所爆發的巨大威力所致。

暮的,狼妖瞳孔猛地一縮,渾身真氣陡然一提,露出一臉驚訝的神情。

只見血發男子雙臂一張,身後那道空間裂縫豁然又是被他生生的撐開一丈由於,無盡的煞氣滾滾而出,一股滔天的血浪從未知名的空域被接引而來。那血色巨浪無窮無盡,不消片刻一大片雲天盡數被其佔據,血發男子騰身站立在翻滾的血浪之上,兩道血色神芒自雙目透出,「咔嚓」一聲絞碎眼前一切阻礙,直直奔著狼妖本體而去。這一刻,血發男子好似一尊屹立在無盡血河之中的煞神,氣勢一路攀升不可阻擋。

縱然狼妖自恃修為高深,也不敢貿然硬接這一擊血色神芒,十五丈的身軀亮起一道璀璨奪目的護身氣芒,巨爪連連揮出一道道恐怖的風刃劈砍,雄渾的罡氣席捲天地之間,震的無數山頭也開始微微的顫抖。

血發男子哈哈一聲狂笑,右手一抬,自無盡血河之中提起一道血浪,真氣催持之下,化作一口煞氣濃重的血色長刀。人隨刀走,勁風鼓盪,血刀激發出一道數十丈長的刀芒,作劈山填海之勢狂猛的劈下。這驚天動地的一刀劈出,無盡的血河也猛地衝起萬重巨浪,似無數凶獸仰天咆哮,一條巨大的血色龍捲暴風瞬間接通九霄雲天,攪動著天地間一片血雨淋落,煞氣幾乎化作實質之物,以千萬鈞之勢砸落虛空。

一刀之威,天地變色。一股睥睨天下的威勢自然而然的從血發男子身上升起,這時候,他就是這片天地間最耀眼的一顆血色星辰。

赤火神君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嘴角也不由得輕輕的抽搐了一下。就連此刻到了緊要關頭的九幽老祖,也稍稍的偏了一眼看看情況,雖是沒有說什麼,但眼底也閃過一絲淡淡的忌憚神色。

「嗷…..」狼妖受到無盡的氣勢壓迫,不由的放開渾身真氣,對天一聲長嘯。他也深知這一刀要是接的不好,恐怕當場就要落的身受重傷,山谷之中還有一顆誘惑巨大無比的龍珠,狼妖也不甘心就這樣退走。

護身妖雲在狼妖莫力超控之下,紛紛長鯨吸水一般倒卷回到狼妖手心之中,形成一顆人頭大小的黑色圓珠,這黑色圓珠甫一形成,其表面之上就開始閃爍無數細小的黑色閃電,「噼噼啪啪」的作響不停。這一刻黑色圓珠,其實全部都是狼妖六成的護身妖雲所壓縮而成,威力也是難以揣測。

巨目之中冷光乍現,狼妖四肢蹋雲騰空而起,一爪將黑色圓珠拍到半空之中,隨後周身銀光閃現,十五丈的巨大身軀竟是瞬間幻化做一名面容陰鷲的中年男子模樣。騰起無數狂風,一道數十丈的銀色光芒逆沖向天,直接對著血發男子橫腰斬去。

這些事情說來慢,其實也不過一眨眼的事情,兩個動作一氣呵成,也見得狼妖道行高深,此時的狼妖體形雖然變的如常人一般,但一身道行法力非但沒有減退絲毫,更隱隱有高出原先幾分的感覺。

眼看著那顆黑色圓珠就要飛到身前,血發男子明知其蘊含的威力非同小可,但卻並不閃躲,大喝一聲,血色刀芒瞬間轉變方向。一個轉鋒刀勢,這血刀威力竟絲毫不減,更有一分狂烈的氣息撲面而來。

「給我開!」血發男子一雙血目緊緊盯著黑色圓珠,一刀不偏不倚的直接劈中,隨後身形向上瞬間拔高百丈距離。

「轟」的一聲響徹天際的巨響,滾滾聲浪直接衝出了數千里開外,隨著一陣地動山搖的劇烈搖晃,以山谷為中心,周圍方圓十里之內的山峰被盡數震碎半個山體,整片大地在這天崩地裂般的轟撞之下,四面八方蛛網似的裂開無數巨大的縫隙。罡氣風浪似一把把鋒利的天刀臨世,無數巨大的古樹被直接絞成粉末塵埃,方圓十里之內可謂是直接從山林變成了荒漠,離的最近的一條河流被生生的截斷,河床崩塌,瞬間改道而去。

好在山谷之中有赤火神君和九幽老祖兩人真氣隔斷,還沒有出現什麼大的異狀,否則這首當其衝的地方還不知要毀成什麼樣子。

風暴還未停息,血發男子一聲長笑,聲浪如雷,整個身形自百丈高空化作一道血色流行,氣勢恢弘萬鈞的帶著又一道血色刀芒衝下,刀芒遠遠未至,凜冽刺骨的鋒芒已經逼到眼前,不知是血色刀芒本身太過熾熱還是急速之中跟空氣摩擦所產生,數十丈的刀芒外側竟亮起一層模糊的白光,銳嘯直愈震裂耳膜。

狼妖神色之中倒也沒有太多的意外,雙掌一揮,憑空帶起兩股驚天銀光,化作兩道衝天銀色暴風光柱。這時候,不知為何狼妖竟轉頭一眼望著九天銀河之上的那一輪明月而去。

瞬間就有月光精華被接引而下,鋪天蓋地的注入狼妖的雙眼之中,據說滿月之時的月光會使狼族發生異變,就算是再重傷瀕死的狼族,只要還有一口氣息尚在,只要滿月還未散去,那便是不死之身。

恰好今日正是滿月之夜,這狼妖竟開始接引月光精華來強大己身力量,這一下血發男子和赤火神君兩人臉色都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嗷嗚……」狼妖仰天對月一聲嚎叫,其身後一輪巨大銀光擴散開去,銀光之內一頭巨大的銀色神狼虛像緩緩顯化而出。 那輪銀光似水如霧,迷迷茫茫的甚是朦朧,更有無數銀色的細小漣漪浮現在光華的表面,其中幻化的銀狼圖像栩栩如生,那一聲聲的狼嚎直直震懾眾人的耳膜,舉手投足之間妖氣卷地洶湧澎湃。

原本妖類修成神通威力本就極大,更兼妖獸的體魄強橫,同以等級的人類修者幾乎無法對等同等級的妖獸,這狼妖修為不凡,又恰好今天是滿月,月光精華能更大的激發狼族的潛能威力,此時此刻的狼妖比原先已經是危險了一倍有餘。

「你很不錯,不過今天本尊並不想和你生死相向,還望你好自為之。」狼妖一臉的平靜,淡淡的說道。

血發男子冷冷的瞥了一眼,不屑的道:「嘿,我也不想和你打來打去,但是前提是你最好也離開此地,不然就沒辦法了。」

狼妖聽到這裡,眼神一冷,語氣顯得有些冷厲起來,道:「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手底下見真章吧!」雙臂一聲,「噼噼啪啪」一陣肌肉蠕動的爆響,無數條虯結交錯的青筋盤亘在狼妖的一雙長臂之上,「唰」的一聲,雙手指尖各自激射出十道璀璨無比的銀光,化作一副寒光冷冽的狼爪模樣。這是狼妖本體上的狼爪,經過無數次的淬鍊,已經成為一件性命交修的法寶,威力之大不言而喻,鋒利程度可想而知。

血發男子手中血色長刀向前一抬,傲然的道:「可笑,你若是修鍊千年歲月,我自然掉頭就走,看樣子你不過也只是數百年的時間而已,也敢在我面前自號本尊兩字?」

「給我死!」狼妖咆哮了一聲,身形向前一衝,帶起一連串的殘影,狼爪直接破開虛空,一瞬間直接撲到血發男子的頭頂。原本雙方相距數十丈的距離,狼妖的速度竟變得格外恐怖起來,那些殘影就是速度太快而顯現出來的影像,由此可見吸收了月精后的威力。

血發男子一時間到也被狼妖這突如其來的速度震懾了一下,不過好在他修為並不在狼妖之下,雖是倉促間失了先機,但從容不迫的一刀向上橫斬,整個身軀硬生生的向後仰去,如泥鰍一般的身形頓時錯開狼妖的攻擊滑了開去。

「叮」的一聲爆響,血刀在半空劃出一個音爆,血發男子左腳一點,整個人一下子轉了一圈,手中長刀血光暴漲對著狼妖胸口掃去。左腳一點是剎住身形,順勢轉了一圈則是化守為攻,這幾乎就在一個呼吸之間,狼妖先前那靠突然爆發速度佔得的先機已經蕩然無存。

依仗著狼爪的堅韌和鋒利,狼妖並不閃躲這當胸的一刀,只是左爪堪堪抵住煞氣逼人心魄的血刀,右爪一抄,以間不容髮的態勢直接抓向血發男子的肩膀。

這一爪若是被抓實了,這五根鋒利堪比神兵利器的狼爪可不是鬧著好玩的東西,一不小心整條手臂都有可能被抓下來,血發男子自是不可能讓狼妖抓到肩膀。左肩驀地一沉,整個上半身稍稍的向右偏了幾分,左掌瞬間化掌為指,一縷幾可洞金裂石的指氣對著狼妖的腹部激射而去。

狼妖右爪一擊未中,心中暗道一聲不好,隨即運氣震開糾纏著自己左爪的長刀,「唰」的一下,整個身影剎那消失在原地,正好躲過那一記指氣。數十丈開外的虛空中,一道虛影在下一秒顯化出來,正是狼妖的身影。

血發男子眉頭一皺,道:「我倒是小瞧你了,吸收了月光精華的你竟然會『瞬移』的神通。」

狼妖陰惻惻的一笑,並不答話,周遭虛空一扭,整個身影一閃又是失去了蹤影。

「火老頭,注意老鬼周圍!」血發男子猛地大喝,這狼妖借著月光精華的力量,速度奇快無比,又擁有了『瞬移』的神通,實在是變的難纏的很。「老子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能拿得出手!」血發男子眼神四下一掃,一頭血發衝天而起,一股妖異的氣勢瀰漫開來。

受到血發男子氣息的影響,倒掛虛空的血河之中波濤開始洶湧的翻滾起來,「嗡」的一聲,一條血浪衝出血河表面,直直落到血發男子的上方。手中血刀氣浪倒卷逆斬而上,一聲震耳的利嘯剛剛發出,血刀便已經斬進血浪之中,血發男子猛地一絞,這一重血浪便被崩碎成數百塊激射翻飛的血水。

「血魔分身!」血發男子猛地一聲大喝,雙掌連結數十道玄奧的法印,向上一托,數百道神芒自掌心透發而出,紛紛射入漂浮在半空的數百塊血水之中。一眨眼的時間,那些漂浮的血水似乎被莫名的一股玄力拉扯著,紛紛圍繞著血發男子開始旋轉起來。「砰」的一聲,一塊血水在極速旋轉中炸的粉碎,一道光華一現,幾乎跟血發男子一模一樣的一個身形自虛空降下,不消一個呼吸之間,那數百塊血水竟都是化作了數百個血發男子的模樣,神色,氣質無一不同。

「你既然自認速度快,那麼在我血河籠罩之中,我好好跟你玩玩捉迷藏的遊戲吧!」此時,連開口說話,都是數百個血發男子異口同聲的發聲,宏亮的音波震得整片天宇都在微微顫動。

望著天空之上血發男子分化出來的身影,黑壓壓的一片遮籠了整個天際,赤火神君一張臉色愈發的變得難看起來,沒好氣的道:「標準的瘋子,竟然把這功夫練到這地步了。」語氣之中不無忌憚的味道。

要知道「血魔分身」正是血發男子的成名絕技之一,這門神通依靠先前召喚出來的血河為奠基,施法者可以將自己的神識隨意附在任何一個分身上。血河不滅,分身不會死亡,就算是被滅掉幾個分身,只要隱匿在數百一模一樣的分身之中的本體沒有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血河之中就會源源不斷的分化出幻影。這原本是一門高深的保命神通,但血發男子另闢蹊徑,完全的化守為攻竟是生生被他創出這門凌厲無比的神通來,不可謂大智慧,大勇氣。

「唰唰….」身影連動,破空之聲銳嘯,數百道人影一瞬間分立四方天宇,上下左右圍了個密不透風的巨大圈子。數百把血色長刀煞氣滾滾,直欲破空而去,只聽得「叮」的一聲爆響,一道血色身影對著身前一處虛空奮力疾斬,卻仿若砍中了一座堅不可摧的巨山,憑空之間竟迸射出數道流光異霞,細小的電蛇亂舞。

狼妖的身影一個趔趄,彷彿被一股巨力從空間中震落出來,一下子暴露在明晃晃的空氣中。未等狼妖有所動作,只見旁邊的一道身影驀地雙眼中暴起異樣的光芒,氣勢瞬間攀升到一個可恐的地步,一刀對著狼妖當頭掃下。這一刀迅疾如電,似怒龍嘯天破開一切阻礙,刀尖帶起一個巨大的血色漩渦張開無盡的吞吸巨力。

狼妖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議,更兼有「瞬移」這神通妖法,在閃轉騰挪的方面絕對佔據了無上的優勢地位。但是血發男子的數百分身分立天宇,隱隱間有一絲陣法力量在流轉,那些分化出來的身影完全可以說是身外化身一般的存在,只要意念一動,就可以任意寄附其中任何一個分身之中,而且幾乎都可以爆發出血發男子本體實力的九層左右。血發男子打得就是以面圈點,再以點破點的方法。

「嗷….」狼妖一聲怒嚎,身形暴退數丈避開這鋒芒的一刀,原本以為已經躲開了這兇猛的一刀。誰知道背後勁風突生,又是一道血色身影舉刀沖至,千鈞一髮之際只得側身閃過,但也還是被削掉了一個衣角。

「哈哈哈…」數百個血發男子持刀指著狼妖狂笑道:「來啊,你不是速度快么,把你狼族的「幻影術」也用出來看看。」

憤怒的盯了血發男子一眼,怨毒的神色不言而表,狼妖又側眼看了九幽老祖一眼,只見幽冥鬼氣衝天蓋地,原本龍珠那怒放的豪芒已經被逼迫回退了三分之二有餘,看起來用不了多長時間,這龍珠就能被徹徹底底的封印住,到時候九幽老祖也可以騰出手來,到那個時候自己絕對只能退走。

這龍珠誘惑太大,要是能吸收掉裡面的精純龍氣,說不定能一舉突破修鍊的壁障,好處是不可估量的。狼妖到現在明顯還不願放棄對龍珠的窺覷,不由得一咬牙,雙手一招將十根狼爪收回本體之內,法印一轉狂烈如濤的妖氣透體而發。一顆巨大的銀色光球浮現在狼妖的胸前,光球不斷的擴散變大,銀光大盛中震天狼嘯自虛空而發,無數細小的銀色狼影在光球內四散遊走,電蛇狂舞,就連周圍的空間也承受不住這磅礴的妖氣肆虐,開始大片大片的潰塌。

狼妖一臉的凝重神色,雙手輕輕的將光球一推,那光球就好似一顆炸散的煙火一般,瞬間爆裂。無數尖銳的銀光化作一顆顆尖錐,對著漫天血色身影激射而去,每一顆尖錐之內一頭細小的銀狼紛紛張牙舞爪,利嘯震懾心魄。整片空間像要被無數把鋒利的神刀割裂一般,開始劇烈的震蕩起來,一頭巨大的銀狼隨後顯化在半空,渾身妖氣衝天,一張猙獰的巨口露著巨大可怕的獠牙,一雙冷目妖光乍現,緊緊盯著戰場的每一個細小的變化。而此時此刻,狼妖的身影卻是意外的消失了。

「大膽,給我滾回去!」赤火神君忽的一聲暴喝,手中玲瓏玉塔火光大放超控著一條粗愈一人合抱左右的火柱對著一處虛空猛砸過去。

那一處虛空瞬間化作一座火爐,熾熱的高溫直接將那一片空間蒸發,留下一個可怕的巨大黑洞,虛空之下一座小山可謂直接融化成一片岩漿。赤火神君成名已久,一身火系道法可謂頂尖之流,這周遭他早已經布下「六火焚天大陣」,任何一處微小的動靜都不可能瞞過他的感覺。狼妖先前一擊猛招,目的就是為了拖住血發男子,再加上突然出現的那一頭巨狼,很能讓別人以為那就是狼妖的本體,而他本體則再一次發動「瞬移」,直接奔九幽老祖而去。

赤火神君的眼光何等老辣,陣中稍微有一絲異樣,隨後便是一道火柱砸了過去。

一聲痛哼,狼妖的身形一下子從火柱轟擊的空間周圍顯現出來,身形不免有一絲狼狽,任他閃躲得再快,左肩上還是被一道火焰擊中。

「既然到了我這裡,那就別走了!」赤火神君鬚髮飛舞,胖胖的身軀剎那間爆發出滔天的氣勢,映著周身熊熊纏繞的火焰圖案,時而化作一張張玄奧的符錄,時而化作一頭頭神駿非凡的火焰巨獸,真猶如一尊火焰中顯化的神靈一般。單指一引,六火焚天陣的六頭巨大火焰巨獸,咆哮著撲向狼妖。

「嗡」突然遠處的濃密的山林之中,猛的暴射起一聲巨大的劍吟,似黃鐘大呂浩蕩激昂,又似龍吟虎嘯清悅震耳。一柄數十丈左右的黑色巨劍如插天巨峰般,聳立而起。層層劍氣無形化有形,一圈圈的盤旋在巨劍之上,宛若一條條靈性的巨蛇。

「萬劍閣?」半空之中的血發男子冷哼出聲。 黑色巨劍突然之間凌空突起,巨大的劍體迎風便漲,不消片刻竟是已經延伸到數百丈開外的高空,層層怒浪一般翻騰的劍罡龍吟虎嘯一般的振鳴著。一時間那股劍道破天無畏的氣勢將全場都盡數震懾住,血發男子等人憑藉自身的修為到還受的住,余峰等一群遠在數百里開外的修為較弱的人,根本承受不住那股撲面而來的鋒芒劍氣。更何況這只是這柄巨劍隨意外放的氣勢而已,要是面對面的單獨承受這股劍氣,恐怕依照余峰的修為當場就要嘔血重傷。

貫天動地的龐大劍氣柱直通雲霄,好似一個開天闢地的巨人一般冷冷注視全場的所有人,有一絲淡淡的殺意瀰漫。

血發男子此時的位置離巨劍最近,原本被血煞之色充盈的雙眼竟慢慢倒映出一柄小小的劍形模樣,就在剎那間,血發男子怒吼一聲,渾身真氣暴卷將周遭空間全部封鎖,只聽得「咔嚓」的細小聲響,雙目之中的小劍被他一下震碎於無形。血發男子整個身形硬生生的退了幾步,臉上神色凝重到了極點,道:「好強的劍意,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影響我的心神,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對!這是一柄無主法劍。」赤火神君注視片刻之後,猛地發話。

全場高手大吃一驚,紛紛又退了數步的距離。

「如此強盛的劍意,竟然還只是一柄無主的法劍?萬劍閣之中絕沒有這般修為的人物,難道是在此地潛修的某尊大人物?」

「這裡先是『龍珠』出世,這下又來這柄劍,難道這裡會是一處不為人知的古戰場?」

狼妖這時候也收起了之前的狂傲神色,在他的感覺之中,這柄巨劍蘊含的力量驚天動地,絕不是他能輕易抗衡的,鄭重的說道:「按照你們說的意思,莫不是上古的時候有一尊劍道的大人物和一頭五爪龍族皇者在這裡相爭?最後竟是雙雙隕落?」

血發男子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這劍體和龍珠乃是雙方性命交修的寶物,那兩尊大人物雖然都隕落了,也有可能一絲靈覺不滅,經過漫長的歲月,這顆龍珠和這柄法劍竟然都修成了一絲靈性,我們在這裡爭鬥半天卻不曾想將兩者都引了出來。」

赤火神君出於對強者的尊重,將手中玲瓏玉塔收回體內,道:「真可怕,本體都隕落了無盡歲月,只不過是隨身相伴的一件靈器經過歲月的沉澱都還能修出靈智,有這種驚人的力量,太可怕了。」

「哈哈…..」突然一聲狂笑彷彿怒雷一般炸響在眾人的耳邊,一道蒼涼的聲音傳入幾人的心神之中。

「沒想到,我還有重見天日的這一天,我終於回來了,我終於回來……」那一聲聲的怒吼之中飽含滄桑孤寂,一遍遍激蕩數百里範圍的蒼穹大地,光是音波的震蕩就崩裂十幾座山峰。

血發男子等人被震得胸口氣血翻滾不停,鬱悶難當,各自暗暗驚孩不已。

狂笑片刻之後,衝天的巨大黑劍光芒閃動,一陣「嗡嗡」作響,瞬間縮小到數丈大小,所有逼人的鋒芒盡數內斂,給人的感覺卻是愈加的深不可測,一道模糊的人形光芒在無數旋動的劍罡之中顯現出來。

出於對其的一種尊重,眾人紛紛行了一禮。這團顯化出來的氣流除了大概能分辨出來形狀之外,其餘都是一種模糊的形象,也不知是他故意掩飾還是其他的原因。

血發男子恭敬的道:「前輩出世,威勢驚人,實在是可喜可賀,不知前輩尊號!」

那團人形的氣流,淡淡的一揮手,道:「不用多禮,我本無名號,只不過是這法劍之中的劍靈罷了,你們就稱我劍靈也無不可。」

一代通天人物生前所持仗的手中利器,沉寂無數歲月,都能孕育出一絲靈性修得如此修為,實在是匪夷所思的手段。

那劍靈通身上下神光流傳,慢慢的掃視了整個山谷,不由的嘆道:「滄海桑田的變遷啊,我原本還在沉睡之中,不曾想被你們的元氣波動所驚醒,這也是天意如此。」劍靈自言自語的說道,忽地看到九幽老祖的身影,眉頭不由得一皺,繼續道:「這頭孽龍好大的手段,和它相伴這些歲月本以為它早就死絕了,不曾想還殘留了一絲靈識,今日就徹底將你打散!」

劍靈話音剛落,單手一揮,一道割裂虛空的鋒利劍氣直奔龍珠本體而去,這道劍氣細小如絲,卻能輕易的隔開虛空的封鎖,在這道劍氣的周圍隨著它一路的射去,彷彿就連時空都被一劍斬斷一般。細小的裂縫之中,眾人都彷彿看見無數的時空黑洞誕生,又隨即破滅,有無數的星辰在其間緩緩的流轉,碰撞在一起隨後劇烈的爆炸。

眾人駭得神色大變,這一手劍氣之中蘊含的劍意,溝通無盡的虛空,劃開的不僅僅是空間的聯繫,就連劍氣周圍的時間都被破碎,論破壞力這一劍的境界遠遠高於在場所有人的理解。

這是一種無上大境界,不受時間,空間的約束,敵在千里之外,都能瞬間一劍斬殺而到,就算能領悟時間的法則,也能破開一切阻礙,直斬本源力量。

九幽老祖進退兩難,一張老臉一下子變的慘白,若是倉促收手,九幽冥氣反噬的話很可能當場喪命,但劍靈這突如其然的一劍威力太大,哪怕是受一點點的波及,也有可能是永遠無法癒合的創傷。進也不是,退亦不可,只把九幽老祖悔的青了腸子,早知道是這種結果,先前一開始退走就沒有這一劫了。

「唰」的一下子,這道劍氣瞬間就到身前就化作兩道一模一樣的劍氣,一斬九幽老祖召喚出來的「冥道」斷其九幽冥氣來源,第二道直接破入龍珠的內部,只聽的一聲震天的凄慘龍吟,整顆龍珠一陣劇烈的顫動,原本隱藏在龍珠深處的那道龍族最後靈識直接被絞碎。

九幽老祖一聲修為也是高深莫測,在千鈞一髮那一刻,立刻收掌反身暴退,好在劍靈早有準備先是一劍斬斷整條「冥道」,這才避免了倉促之間九幽冥氣的反噬。饒是這樣,九幽老祖也是一臉的大汗,顯然是被驚的不輕,險險的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破掉了龍珠的靈識之後,整顆龍珠頓時失去了先前那股衝天的靈性氣質,但是磅礴的龍元精氣還是能感受的清清楚楚。劍靈隨手一招,龍珠滴溜溜的飛回到劍靈的手掌之中,劍靈注視這龍珠半響后輕聲道:「五爪皇龍又如何,你終究是沒那個氣運。」

劍靈對眾人說道:「這龍珠我還有些用處,就先收下了,日後我定有重謝各位。」

眾人面面相覷,紛紛道:「前輩客氣,一切皆是命數使然。」開玩笑,這龍珠就算人家強要了,誰敢在這尊人物面前說個不字?就算場中三人一妖聯手,也未必留得下對方,既然是如此,何不賣個人情給這樣的大人物。

劍靈對著眾人點了點頭,也不多說什麼,正欲要把龍珠收回。只聽的天上一陣氣流的撕裂聲,一到巨大的黑色裂縫出現,狂暴的空間亂流肆虐周圍,漸漸的顯化出一道門戶的模樣。

血發男子眾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眉頭一皺,暗道:「看這樣子,又來了一尊大人物!」四人像是有默契一般,在剎那間飆退百里開外,城門失火還是莫要殃及池魚的好。

「混賬,何人如此大膽竟敢私吞我龍族隕落皇者的本名龍珠?」一聲暴喝震天動地,那一道巨大的門戶之中有滾滾龍氣瀰漫而出,這股龍氣不比先前龍珠所散發的氣息,這龍氣之中隱約含有浩瀚的殺伐之氣,使得整座棲霞山脈所有的生靈都不住的開始顫抖,開始圍著這個方向不停的膜拜。

憑這氣勢,這絕對是一尊和劍靈實力不相上下的龍族大人物。

劍靈卻是不為所動,雖然看不清他臉上具體的表情,但散發的一種氣勢,是那樣的平靜安和,就詮釋了他此刻的心情。「哦!又是龍珠?看來那條孽龍還是有些手段的。」

「你必定會為這話而付出相應的代價,任何藐視我龍族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在一陣雷光乍現之中,一道高大的身影緩緩自虛空門戶之中降落。這是一個中年人的模樣,身材高大威猛,身披一身奪目的黃金衣甲,更顯得威武不凡霸氣凜凜。這中年人雖是人類的模樣,但渾身上下翻滾的龍氣幻化出兩條黃金氣龍圍繞著他的周圍不停的飛舞,額頭之上更有兩隻鋒利無比的金色龍角傲然挺立,一雙金色龍目迸發出撕天裂地的可怕鋒芒。

「好好…」劍靈忽的拍手道:「你這頭龍修為也算不凡,就算在當年的歲月,依你的修為也能排得上號,通名!」

「哼!憑你這點修為我還不會放在眼裡,我的名號你也不配知道,我乃龍族四方監察大使,你輕易的侮辱我龍族,馬上跪下,自廢修為!」中年男子厲聲高喝,單手直指劍靈,神色之間竟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傲然氣勢。 龍族,一種體魄強橫,神通無邊的神獸,號稱萬靈之長,在古老的歲月長河之中,不知有多少驚天動地的龍族大能在天地間掀動過席捲三界六道的風波。時至今日,在人類修者統治這整片天地的時間,龍族仍然有著不可撼動的威信和那種與生俱來的高傲。

中年男子背後高天之上那道模糊的寬大門影,雖然模糊不清,但隱隱約約透發的恐怖力量波動卻清晰的傳遍四周。

劍靈雙眼根本不去看中年男子,只是緊緊的盯著那道模糊的門影,口中喃喃的道:「龍門!這竟然是龍門的一道分影。」

龍門!傳說中掌握在龍族手中的一件太古至寶,有著難以估計,無可匹敵的力量。更相傳是祖龍隕落之後的一條龍脊所化,經過龍族無數歲月的祭煉,可以隨意穿梭空間,甚至可以打穿時間的屏障,暢遊過去未來。當然穿越時空是必須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罷了。

龍門更有著不可思議的進化能力,據說曾經有一條鯉妖,只因喝過一滴龍血,便歷經千辛萬苦前往龍族聖地,在接受無數的考驗之後,驚天一跳,躍過龍門之後。剎那間褪去妖體,化作一條真龍,直接撕裂天界屏障而去。

當然這只是聽來的傳說,龍門究竟有怎麼不可思議的力量,恐怕也不是每一個龍族都能知曉的。但是由今天的情況看來,這裡離龍族的本源聖地遙距不知幾萬萬里,僅一絲龍珠的氣息波動就能把「龍族監察使」招來,這龍門看來是真的有隔空傳送的能力。更可怕的是,按劍靈的話說,這只是真正龍門的一道分影,一道分影就如此的可怕,那真正的龍門豈不是逆天一般的恐怖存在。

「哼!知道就好,此乃我龍族無上至寶的一縷分影,只要你把我族隕落皇者的龍珠安然無恙的交出來,並且隨我到龍族聖地,我就能保你性命。」

劍靈仰頭狂笑:「哈哈….我跟你去?那是要幹什麼?」

「你擅自侮辱我族的尊嚴,自然是要受到一定的懲罰。」

「哦,怎麼個懲罰法?」劍靈好奇的問道。

「囚禁百年歲月充作我族的苦力,能為高貴的龍族服務,這是你值得慶幸的榮耀,當然還有你們三個!」中年男子說完,用手一指九幽老祖等人。在他的感受中,只有劍靈似乎才有那麼一點威脅,而九幽老祖三人根本不放在他的心上。

這也難怪這位龍族監察使,口氣高高在上,完全一副目中無人的態度。龍族監察使的名號只有龍族中最傑出的任務才能被授予,權力幾乎跟人類一些宗派中的太上長老一個級別。既然是監察四方的差事,自然要有傲人的本事才能勝任,同等級的較量,人類修者根本無法抗衡龍族,就算是強橫的一些妖族面對龍族也要思量著退避三舍,敬而遠之。

龍族,就是一種高貴的象徵,至少在他們龍的心中是這樣想的。

赤火神君修習火系神通道法,自身的脾氣也是火暴異常,一聽要囚禁百年等幾個字樣就按捺不住了,二話不說手掌直接一翻,玲瓏玉塔迎風便長,一道恐怖火海出現在虛空之中,怒道:「你說什麼?囚禁,老夫這一生還從未被別人強制要求去做自己厭惡的事情,你儘管試試看。」

監察龍使倒是不動怒,眉毛一挑,一副不以為然的神色,道:「那你想怎麼樣呢?」

站在一旁的血發男子狂笑一聲,雙手背負,慢悠悠的道:「既然這樣,那我這輩子也還沒有跟龍打過,我也不介意今天開開手的,老鬼你呢?」說完問向一邊的九幽老祖。

九幽老祖兩道幽綠的目光眨了一眨,陰惻惻的一聲詭笑,道:「老祖我有什麼好怕的,人肉我都生吃過,不過這龍肉嘛還沒有,我也不介意的。」

聽在一旁沒有發話的劍靈聽到三人的對話,忽的鼓起掌來,笑道:「好,修道修的當是這份氣魄,若是唯唯諾諾的畏懼強勢,那可真算白活了一世,就為一句話,我敢斷定,你們三人日後修為還能精進。」

一時間,場中數人竟將氣勢洶洶的監察龍使干晾在了一邊,赤火神君三人的氣勢相融相合,好似一把鋒利的神兵衝天而起,雖然還不能監察龍使的氣息比肩,卻也已經相差無幾。

「哈哈…..」聽著眾人的談話,監察龍使不由得笑出來,輕蔑的道:「一群螻蟻一般的人,也竟敢挑釁我龍族的威嚴,既然如此,那就把命留下來吧,我會拘出你們的魂魄帶回我龍族聖壇之中,讓你們日夜經受神火的炙烤,到那時候你們就會誠服龍族的威嚴。」

「混賬。」監察龍使一成不變的高傲口氣終於激起了劍靈的怒火,劍靈怒道:「龍族也不過只是這天地間生存的一個種族,竟然也能自傲到這種程度,就算太古時期的蓋世凶妖,通天巨孽也沒有這樣的盛氣凌人,莫不是這個時代你們龍族已經狂妄到這樣一種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聽著劍靈的口氣漸漸的變了,監察龍使也開始拉下臉來,沉聲道:「看你這樣子,是在教訓本使咯?」一身璀璨的黃金戰甲金光大盛,氣勢也陡然提升,雙方大戰幾乎是一觸即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