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妃絮轉暗為明,直接扮成了一個相貌英俊的侍衛,鳳月汐二人再次出來時,已然換回了自己的樣貌。

Home - 未分類 - 而妃絮轉暗為明,直接扮成了一個相貌英俊的侍衛,鳳月汐二人再次出來時,已然換回了自己的樣貌。

「第一站想去哪?」鳳七洵慵懶的靠著車窗看向車窗外的景色,問道。

這一點鳳月汐跟青鳥商議過,之前在攀雲鎮她還特意找了份鈿國的地圖研究了一番。

此時馬車行走在寬闊的官道上十分平穩,鳳月汐拿出地圖,指了指其中的某處。

「這裡,生死城!」

按青鳥的說法,他雖已然記不清自己究竟被封印了多久,這麼長的時間,坤元大陸上的一些城鎮也早換了稱呼,大抵位置還是不變的,所以,按照他的記憶,當年那對擁有誅神琴的夫婦便是出自這個地方,當年的這裡不喚生死城而為岷玉城。

鳳七洵淡淡的瞥了眼地圖的位置,轉過悠哉的繼續看向窗外。

生死城位於鈿國南部,於是馬車一路行去時,氣候也漸漸起了變化,終於,鳳月汐也不用再靠著厚厚的棉衣披風抵禦嚴寒,換上輕便的裙裝,委實舒服了不少。

沿著路線,經過幾日的跋涉,距離生死城也越來越近。

不過鳳月汐的身體還是太差,舟車勞頓的結果,體溫開始攀升,不得已只能在酊牙城的一間客棧住下。

是夜,終於服侍好吃過葯的鳳月汐睡下,妃絮才從她的房間出來。

「睡了?」鳳七洵把玩著手裡的茶盞,隨口向妃絮問道。

輕舒口氣,妃絮有些無奈:「也虧得她一路強忍,以她的身子根本受不起長途跋涉的苦!」

從當初烏瀾城到傾河城路上便驗證了,偏這位汐郡主倔強的根本不聽人勸。

放下茶盞,鳳七洵從廊下走出,淡淡的道:「隨她吧,日後好生照顧著就是!」

妃絮不明白鳳月汐這麼拚命的原因,作為盟友,他清楚!

沒人願意拖著這樣一副殘軀過一輩子,更何況,還是她這樣一個好強的人。

或者說,如果對方是一個甘於平凡,得過且過的性子,或許他們也不會變成盟友。

鳳七洵的手上縱有良藥許多,但對於鳳月汐這樣從里往外虧的體質還真是用處甚微。

治病自然是從根源治起,病因猶在何談康復?

看著轉身回了自己房間的鳳七洵,妃絮捏了捏酸澀的肩膀,也進了自己的屋子。

鳳月汐生病,累的是妃絮最難受的還是她自己,現實之下,她還是只能乖乖就範。

這一睡,直到第二日的晚間意識才渾渾噩噩的醒來,卻是口乾的厲害。

。 「喝吧!」鳳月汐撐開眸子,鳳七洵有些不耐的臉便落入眼中,微微一怔,還是起身接過了對方手中的碗,只不過一時心急的她丟臉的還被水所嗆到,咳了幾聲,方向坐在桌邊的鳳七洵道了聲:「謝謝!」

架不住頭暈,鳳月汐靠向床頭。

鳳七洵挑眉,理所當然的接受了鳳月汐的道謝。

這時候妃絮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葯走了進來,見鳳月汐已醒便將手裡的葯端了過去:「還是主子厲害,一早算好了郡主醒來的時間,來,趕緊趁熱把葯喝了,再喝個幾貼估計也就沒事了!」

鳳月汐接過葯,眉頭也不皺一下的一口喝凈,某一方面來說,她是個極為聽話的病人。

「我睡了多久?」喝完葯鳳月汐又靠向床頭,看了眼窗外的夜色問道。

妃絮笑著回道:「現在已經是第二日的夜裡,郡主要是想睡便繼續睡,估計我們還得在酊城住上幾日。」

鳳月汐掩著唇咳了幾聲,不由可惜的道:「是嘛!行程又得耽擱了!」她有些無奈。

鳳七洵開的葯很有用,第二日醒來她身上因為發熱而酸澀的身體輕鬆了不少。

若不是妃絮堅持再繼續休息一日,直接啟程都沒有問題。

「若是你不想繼續耽擱行程,或許你該考慮一下回屋去!」坐在屋檐的鳳月汐聽到聲音向院子里看去時,鳳七洵已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鳳月汐一笑,抬頭看向彷彿就在頭頂的滿天星辰:「這樣的景色在乾國怕是極為稀少吧?」

這麼乾淨的星空,應該也只有像這樣溫熱的氣候才能瞧見,若是換在傾河城那樣嚴寒的地方,避寒還差不多,誰還有那個心思看這等夜色。

眸光淡瞥了眼鳳月汐頭頂的星空,鳳七洵輕撩衣袍於院中的石椅落座,兩地氣候雖然截然不同,倒是都喜歡在院子里擺上那麼張石桌石椅供人休息。

「芙蓉城,那裡的氣候雖比不得鈿國的溫和,不過在乾國來說還算是比較暖和!」

在乾國,但凡有些勢力或者是財力的,誰沒有在那裡設置幾處房產?

「芙蓉城?」鳳月汐望著頭頂的星空,那雙比星辰還要明亮的眸子有了絲好奇:「挺別緻的名字,有機會的話還真想去看看!」接著眼底又落了抹自嘲,那樣的一天,或許還要等上許久也說不定。

今日不知明日事,她太清楚旦夕禍福四字的厲害。

一人屋檐,一人院中,二人再次皆沉默了下來,似乎,這已成了兩人獨有的一種相處模式。

第二日,天方蒙蒙亮妃絮便駕著馬車向下一個城鎮進發,有了前車之鑒,他們的行程不得不做些改變,至少不能如之前般餐風露宿在荒郊野外。

鳳月汐沒有異議,她不會自大的以為自己的破體質可以一再扛過趕路的艱辛。

早起,夜宿,就算如此,鳳月汐的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好在每每經過一夜的充分休息,不曾再出現之前的發熱暈厥癥狀。

有一利便有一弊,他們想要不引人注意低調的繼續行程,總得受些苦。

一行三人,終於在半個月後到了一座名為瓮水城的地方,只要在這裡歇上一夜,再經過一個白晝的路程夜間便可到達生死城。

。 何小迪看著手中的泡麵,郭小康對著牆放著水,何小迪看到諸葛小亮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們,何小迪說道:「我現在有個問題,可以問嗎?」

諸葛小亮說道:「當然。」

「我能不能不去?」何小迪問道。

「不能!」諸葛小亮果斷的說道。

何小迪吼道:「咋地啊!你們還能綁架我們啊!老子就不去了你們能咋地!?能咋地!?老子就不去了!」

諸葛小亮笑呵呵的對著李明和達建仁使了一個眼神,李明和達建仁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默默的拿出了一把手槍,頂在了何小迪的後腦袋上。

何小迪還在對著諸葛小亮罵,絲毫沒有察覺,何小迪說道:「什麼玩意!?涼呼呼的頂在我的腦袋上?!」

何小迪回頭一看,看到兩個黑漆漆的槍口正對著自己,何小迪說道:「咋地?還想殺人滅口啊!?」

李明和達建仁默默的點了點頭,李明說道:「不行!不行!我手指要抽筋了!要抽筋了!」

何小迪說道:「咋地?嚇唬誰呢?!就沖你們兩個這樣老子還就去了!我們走,郭小康!」

郭小康對著牆,說道:「等一下,我馬上就完事了!」

深夜,何小迪和郭小康蹲在草叢裡喂蚊子,好吧,其實是在守株待兔,李明和諸葛小亮達建仁蹲在窗戶旁邊看了一眼二人,諸葛小亮說道:「真正的勇士敢於面對慘淡的人生,他們二位真的是勇士啊!佩服佩服啊!」

李明喊道:「老大,三缺一啊!」

諸葛小亮說道:「知道類!這就來了!」

草叢裡面,郭小康問道:「小迪啊!這周圍都是沙漠只有這一個草叢我們躲在這裡是不是太明顯了啊?」

何小迪說道:「你不懂,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周圍都是沙漠,只有這一處草叢,敵人看到了也會想,誒?這裡為什麼會有草叢呢?敵人肯定不會在裡面躲著!除非是薩比,所以我們就反其道而行之。」

郭小康稱讚道:「你真是聰明啊!」

何小迪說道:「這還用你說嘛?我知道我很聰明!」

過了一會兒,郭小康一邊打著蚊子,一邊說道:「小迪啊,我們在這裡喂蚊子好嗎?你看這隻蚊子都胖成什麼樣了!」

何小迪說道:「就當做善事了。」

郭小康說道:「你說今天晚上他們會來嗎?」

何小迪說道:「會!」

「你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

「很有道理!」

「必須的啊!」

「那你說他們厲害嗎?我感覺我們兩個連槍都對付不了,我們拿著板磚和泡麵能對付槍嗎?當然了,我的板磚還是很厲害的!你的泡麵就……..」

「只有聽天由命了!如果我們阻擋不了我們就直接衝進屋子裡,和他們同歸於盡!」

「你好毒!你好毒!」

「哼!無毒不丈夫!」

窸窸窣窣……..何小迪聽到聲音后警惕起來,說道:「噓噓…….來了!」

郭小康咽了咽口水,緊張了起來。

黑夜中,幾個人趴在地上,李田脫下了面罩,說道:「老大老大,今天總感覺不對勁啊,都沒有把守啊!」

史一剛笑道:「這隻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們害怕我們了!我們每天都來進攻他們,從原來三萬人打得只剩下我們幾個人,你說他們能不害怕嗎?哈哈……..」

王樂說道:「老大說的對啊!雖然我們傷亡了幾萬人,但是對方也沒有佔便宜啊,他們傷亡的人數可是足足有七人呢!都組成一個班了!」

史一剛驕傲的說道:「低調低調!我們這個人不喜歡高調。」

李田說道:「這隻能說明我們老大指揮有方!」

史一剛說道:「你們想想看,我們都殺了他們七個人了,他們能不怕嗎?當然會怕,所以今天他們就不敢出來了,所以今天晚上也是我們最佳的行動時間!只要得到傳說中的黃金調料我們的國家就有救了!」

秦手說道:「老大,我們開始行動嗎?」

史一剛重新戴好面罩,面罩上面印著一個小熊熊的圖案,史一剛拿出武器,吼道:「兄弟們!沖啊!為了國家!為了泡麵!沖啊!」

史一剛喊得很響,可是自己絲毫沒有動,史一剛看著身後的李田,發現他們幾人也是趴在那裡絲毫沒動,史一剛問道:「我都喊得這麼大聲了,你們咋不上啊?當我的話是放屁啊!?」

李田說道:「老大,都幾年了,您每次都是這樣坑我們,我們也不傻,學了兩年就知道你的套路了,所以你不沖我們也不沖!」

史一剛笑道:「好啊,你么這幫混蛋小子,兩年啊!都看穿我的套路了啊!好,我將帶頭衝鋒!」

史一剛站了起來,氣勢如虹,目光如炬看著前方,喊道:「為了火雞面國!沖啊!!!!」

史一剛衝鋒在前,身後的李田等人也不含糊緊隨其後,史一剛看著前面的大門,打算用腳踹開,他鼓足了勁一腳踢了上去,然後就被反彈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史一剛躺在地上,說道:「我擦!這啥門啊!這麼厲害的嘛?!」

李田看著這道門,拿出了散彈槍,說道:「閃開!讓我來!」

李田對著中間的門縫,開了一槍,門絲毫無傷,砰!又是一槍,門還是完好無損,砰砰砰!!!

門的hp還是100

李田把槍往地上一扔,趴在地上撒潑說道:「我不玩!不玩了!我擦!這門開掛了啊!」

眾人圍在門的前面,在研究怎麼破門而入........

躲在草叢裡的郭小康說道:「小迪啊,你說的對,沒有人會在意這裡多了一個草叢的,沒想到這幾個貨連看都不看!」

何小迪說道:「哎!用智商碾壓他們,我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郭小康說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何小迪拿起了手中的泡麵,說道:「準備行動!你用板磚拍他們!我用泡麵勒死他們!」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何小迪說道:「當兩把槍對著我的那一刻,我的心中沒有絲毫的波動,甚至還有點想尿尿,至於後來我為什麼改變想法了呢?那是因為我要給諸葛小亮一個面子!畢竟只是番外篇,正文里他還是我的老師啊!我怕他事後報復!哎……..」

郭小康說道:「其實當時我對著牆,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沒想到小迪叫了我一聲,嚇了我一跳,然後就尿歪了,都尿到手上了,哎…….不說了,洗手去……..」 「總算是快到了!」便連一路任勞任怨的妃絮都有些疲倦了,畢竟,一直以來玉生香車除了是鳳七洵的坐騎之外可也是她跟妃落的,所以,她什麼時候受過這份長途跋涉的苦。

隨意找了間客棧,二人便下了馬車,這一下,反倒讓幾人見到了幾個熟人。

正是烏瀾城遇見的海洋跟方蔓蔓,見到二人,鳳月汐覺著不知是不是該用冤家路窄四字來形容她們的「緣分!」

不過此時的鳳七洵同鳳月汐具戴著掛有紗巾的斗笠,一時半會的應該不會被二人認出。

而且,雙方一在客棧之前一在客棧之後,也沒有機會碰面才是,而且,也不會倒霉的去一個地方吧?

果然,第二日,當他們用完早膳駕車離開也不曾再見到二人。

但鳳月汐實在是高估了自己的運氣,夜幕黃昏,三人總算進了生死城,好巧不巧的還是遇見了他們,而且住的還是同一家客棧。

心裡道聲倒霉,鳳月汐隔著紗簾的目光瞥過正在客棧大堂愉快用餐的二人一眼,轉身跟上引路小二的步伐上了二樓。

生死城地勢險要,四周是陡峭的高山峻岭,城中又被三條蜿蜒的河流環繞,算的是上徹徹尾尾的一座水城,許多的房屋便是建造在河流邊上,甚至有些乾脆建在河的上頭,比如說他們住的這間客棧,完完全全的是間飄在水上的建築。

三條河分別被起了三個好聽的名字,一為瓊女,二為柳草,三為望江!

每到夜間,河上會飄起朵朵蓮花燈,襯著河畔飄落在河面的落花,相得益彰非常漂亮。

其中最為津津樂道的要數瓊女河,而他們下榻的客棧便立於瓊女河上,算的上生死城裡數一數二的地方,所以,也難怪會再次撞上那兩人。

誰叫人家聞名呢?

鳳月汐靠著窗檯,望著下方攀屋而長的粉薔薇飄落的花瓣,落滿整條瓊女河,鋪滿粉薔薇的河面不時被一艘艘小舟泛的起起伏伏,加上那一盞盞隨波逐流的蓮花燈,燭光熒熒,暗香浮動!

不禁恍然,還真是該死的漂亮!

「怎麼,可是想出去逛逛?」 三國之鬼神無雙 鳳七洵推門而入見到的便是鳳月汐望著河面徑自發獃的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