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曉陽:卧槽!這幾個問題有什麼不一樣的意思嗎?

Home - 未分類 - 蒙曉陽:卧槽!這幾個問題有什麼不一樣的意思嗎?

忍著踢人的衝動,蒙曉陽再次點頭,「不錯,真的懷孕了。」

「小瑾真的懷孕了?」啊……咳咳……問完這句的趙仁飛出去五米遠,整個人快要嵌進牆裡。

蒙曉陽瞪圓了眼,然後回頭瞪林瑚,哪有這麼直接踢人的,別受傷。

「太啰嗦。」林瑚簡單的回答蒙曉陽,然後看一眼林瑾,眼底柔和許多。

將自己從牆裡拔出來的趙仁屁顛屁顛的跑回來,剛想開口再問,看到旁邊的大舅子,還是乖乖的閉上嘴,可是咧著的嘴怎麼都合不上去,那模樣要多傻就有多傻。

聽到消息的林夫人還有趙夫人他們,也匆匆趕來,兩人不必說了,都是開心的很,尤其趙夫人,這麼快能抱上孫子,那是做夢都沒想到,現在看林瑾是怎麼看怎麼好。

蒙曉陽看著這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其實,小亞獸的孕育值還是高點好。

「9717,你說我要不要將小亞獸的孕育值提升到10?」抖了抖身子,「還是不要了,八點剛剛好。」卧槽,一定是著魔了,怎麼能將孩子的孕育值加到十呢,那還不被獸人抓著一直生啊!

晚上,林瑚格外的賣力,比任何一次都賣力,「咱們再生個寶寶吧。」

「開……開玩笑,五個差不多了。」泥煤,有本事你生,五個還要,你一個人就能參加我是爸爸了好嗎,難道還想要一個足球隊,別開玩笑了。

他怎麼能比趙仁差呢!「再來一個。」說完,更加努力。

蒙曉陽望著天花頂,努力吧,努力吧,反正老子兩年不會有的,以後看心情。

不過,老子的腰啊!「不行了,你下去。」會出人命的,老子的命。

「叮!宿主的體質下降一點,目前為九點。」

蒙曉陽:卧槽!

「叮!宿主的體質下降一點,目前為八點。」

蒙曉陽:林瑚卧槽泥煤!

「叮!宿主的體質下降一點,目前為七點。」

蒙曉陽:……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AIBL的地雷,么么噠╭(╯3╰)╮,話說親的名字好有深意啊,我愛BL,哈哈哈

謝謝幾位灌溉的親,話說那些營養液到底啥用啊。

新文,*:《(全息未來)重生成大神》全文存稿中,求支持,求收藏!同是生子文,主寫主角成神之路,沿用現在的歡脫風。

傳送門:

星際23333年3月3日的凌晨,聯邦正式宣布命名為『華夏』的全息網游可開始公測。

十分之一的人踴進『華夏』。

武功、輕功、中醫、美食、這些從沒聽說過的東西讓人應接不暇。

無崖子、黃藥師、楊過、陸小鳳,這些驚才絕艷的人,讓所有人為之驚嘆。

盛夏從地球穿越到未來星際,見到了夢寐以求的虛擬網遊了。最重要的是,這個名叫華夏的遊戲,裡面的劇情居然是他在地球看過的武俠小說,這金手指真是太流弊了。

只是……

掃雷:掉落的節操和下限連起來可繞*一圈,全民逗比,1v1,HE,各種YY亂入,無腦無常識無內涵,考據慎入。

小白文,天雷文,狗血文,不喜勿拍,O(∩_∩)O謝謝 `P`*WXC`P“P`*WXC`P`昨晚,林瑚格外的賣力,蒙曉陽被折騰得半死不活,體力值直線下降卧槽。

趴在床上挺屍,許久,才艱難的打開系統觀看剩下的體力值。

五!卧槽!蒙曉陽差點蹦起來,這到底有多兇殘,才能將他十點的體力值硬生生擼、到五點,不可原諒。

讓9717兌換五點體力值加到自己身上,蒙曉陽才有種活過來的感覺。

不過,他絕對要罰林瑚,奶、奶個熊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嗎?

林瑚端著粥進門時,就看到蒙曉陽在那磨牙,摸摸鼻子,他承認昨晚是過火了,不過他也是掌握一個度的,當然不會完全不顧曉陽的身體。(你確定?)

不過,昨晚還真幸福,要不要繼續借著小瑾的事……

林瑚,你這麼腹黑,小羊會哭的。

接過林瑚手裡的粥幾下喝完,這麼重的體力活干下來,他確實餓了。

「懶蛋呢?」今天居然都沒見到?

「和老大他們一起。」

出乎林瑚的意料,蒙曉陽沒有罵也沒有不理他,非常的和顏悅色,正是因為這樣,林瑚反而更加的擔心。有種暴風雨前的寧靜啊有沒有?

果然,報應來了,當天蒙曉陽讓孩子們搬到他們房間住,把幾個孩子高興的,滿屋子撒歡。

作為父親的林湖,卻周身泛著寒氣站那。

「房子會太擠。」五個孩子,睡一起,虧曉陽能想得出來。

「有嗎?我覺得很好啊,孩子們還小,尤其是小亞獸,一定要照顧到五歲才行。」

五歲?林瑚整個人都不好了,那得多少年啊?

「說不定明年懷孕再生個小亞獸,到時一定更熱鬧。」蒙曉陽做憧憬狀,「寶貝們喜歡母父一起睡覺覺嗎?」

「喜歡(喜歡)」四個孩子異口同聲。

「嗷嗚……」懶蛋直接竄到床上趴在蒙曉陽身上,答案不言而喻。

林瑚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孩子們應該自己一個房間,太溺愛不好。」要是五歲后,明年再生一個,那不是又五年後……

「怎麼會,現在還小嘛,等五歲后自然就不會溺愛了。」

不顧林瑚的反對,當晚,五個孩子就佔據了大床,和母父玩鬧一番,抱作一團,睡得噴噴香。

而林瑚,則被擠到了另一張剛搬進來的床上。

「大嫂,我哥怎麼了?」林瑾湊到蒙曉陽耳旁輕輕的問。

他居然在大哥臉上看到一絲委屈,卧槽,一定是他的眼神不對。

蒙曉陽回頭看看林瑚,看到某人眼底的討好,要是獸型的話,尾巴一定一甩一甩的,哼!撇過頭,「沒事,更年期到了。」憋不死你。

「更年期?」林瑾不解。

趙仁垂著頭,剋制住自己笑出聲,小瑾不知道,他卻能看出一二,果然一山還有一山高,惡人自有惡人磨。233333

屋裡的溫度又低了幾度,林瑚厲眼掃過趙仁,不要以為他看不到他在笑,肩膀還能斗的再明顯一點嗎?

突然又委屈的瞟一眼蒙曉陽,然後,過去抓起趙仁,「昨天老師布置了作業,我們去完成。」

「沒……」沒字才出口,就被林瑚用手捂住嘴。

「還有作業啊?都是因為照顧我,不然阿仁昨天就完成了,那你們快去吧。」好寶寶林瑾啃著水果,眨巴著大眼說道。

趙仁:小瑾,你把我這麼推入魔坑,孩子們會沒父親的!

晚飯時間,作業做了一下午的兩人終於做完了,只是趙仁的表情,明顯不太好。

「你怎麼了?」林瑾還是很關心趙仁的,拉住他就緊張的問。

「作業太多,還沒做完。」林瑚端起碗,面不改色的說著。

恍然大悟,「哦!」拍拍趙仁的肩膀,「沒關係,晚上接著做就好,我一個人睡覺就可以了。」我真是太賢惠了。

一旁的蒙曉陽嘴角抽了抽,認識林瑚快兩年多,他就沒見過某人碰過勞磨子作業。而且,林瑚認識作業嗎?

晚上?趙仁的指尖抖了抖,「不必了,一會帶回咱們宿舍做,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萌寶突襲:腹黑總裁俏媽咪 趙仁大義炳然的說著。

趙仁:嗚嗚!憋壞了的男人惹不起,尤其是武力值高的男人。

林瑾哦了聲,美美的吃完飯,就被趙仁拉著閃人了。

「曉陽。」

蒙曉陽剛從浴室出來,就被林瑚從背後抱住,下巴磕在他的肩上,似嘆息般叫著他。

翻個白眼,「幹嘛?」哼哼……

「一個月了。」語氣中透著濃濃的委屈,和不易察覺的壓抑。

吃過肉再讓人改吃素,本來就很難,何況是本來就性、欲高昂的強獸人,這特么不是憋死他嗎?

「什麼一個月了?」蒙曉陽明知故問。

「曉陽……」我真的知道錯了,不該故意藉機多幹活的。牛願意,也要問過這塊田的主人願不願意。

蒙曉陽一轉眼珠子,突然說道:「除非孩子們同意搬出去。」

林瑚雙目一亮,「真的?」這還不簡單。

林瑚最先抓住三個小獸人,帶他們去小森林中抓了只小異獸玩了一通,然後又帶他們去更高級的森林中,用華麗的招式抓住小獸人們認為強大的異獸,然後一掌拍死,在他們崇拜的目光中說道:「想不想變得更加強大。」

「想。」小獸人們冒著星星眼,擲地有聲的吼道。

欣慰的點頭,「想要成為強大的獸人,首先不能需要獨立,不能和母父睡一起,這是小雌性才會做的事。」

兩兄弟對視一眼,點頭,「我們知道了。」

林瑚滿意的點頭,搞定三個。

抱住兩個小亞獸,「你們長大了,就要自己睡知道嗎?」

蛋殼仰著頭,濕漉漉的大眼睛盯著林瑚眨巴眨巴的,「可是,母父說我們還小。」父親怎麼有說我們長大了呢?好奇怪。

蛋卷捧著一個冰激凌啃著,沒空說話,只是附和著哥哥的話點頭,啊嗚!冰激凌好好吃,母父說了只要陪著他一起睡覺,明天還要。

林瑚眸光閃了閃,「父親把你們的房間重新改過了,要不要去看看?」他可是搜了光腦,裡面的回答應該不會有錯吧?

帶著兩個小亞獸回到他們的房間,入眼的是一篇的粉紅色,還有各色漂亮的毛絨娃娃,兩個孩子見到這些,眼睛頓時閃現出興奮的光芒。

蒙曉陽畢竟不是這裡土生土長的,在他心中,亞獸就是形同地球上的男人,所以將孩子們房間布置的也如地球小男孩的一樣,甚至買玩具時,小獸人和小亞獸都差不多,至少他自己就喜歡軍艦模型多過洋娃娃。

問題是,亞獸能生孩子,地球男人能嗎?本質上都已經變了,亞獸又怎麼可能和男人一樣了,所以蒙曉陽這次真的失策了。

兩個小亞獸已經飛快的撲進粉紅色的小床上,歡快的打著滾,已經完全忘了母父交待的話。

蛋卷:反正去求母父,母父還是會給我吃冰激凌的。

林瑚再次滿意的點頭,全搞定。

蒙曉陽在房間中磨牙,這幾個小叛徒、小白眼狼,居然這麼輕易的就被搞定了,說好的都聽母父的話呢!都被狗吃了嗎?

當晚,林瑚回到房間,卻並沒有見到蒙曉陽,當即去了浴室,也沒有,他甚至打開衣櫃看了,都沒人。

然後打了光腦,就看到曉陽居然窩在小亞獸們粉紅色的小床上,這會正咧嘴露出八顆牙,伸出一隻手,「嗨!兒子,給你們父親打招呼。」

虛擬鏡像一轉,在地上撒歡的三個虎型小獸人沖一咧嘴,呲出一口雪白的小米牙,然後繼續甩著尾巴撒歡。

「你這是耍賴?」林瑚無力的問道。

「我只說搬出去,可沒說在哪個房間搬出去。」孩子多也不錯,起碼現在林瑚拿他就沒辦法,不然就一個小獸人,林瑚鐵定抓了小獸人扔出去,要是一個小亞獸,林瑚等他睡著抱出去就行,現在嗎?

蒙曉陽:哼哼,不給點顏色瞧瞧,你還當老子是吃草的,再等上些日子吧。

林瑚:再不給耕田,就快要得瘋牛症了。`P`*WXC`P“P`*WXC`P`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嘟嘟熊還有14548284親的地雷,愛你們╭(╯3╰)╮

蛋卷給你們抱抱。

至於新文,椰子還在整理大綱,噗,今天就不打廣告了,ORZ 又過一月,林瑚終於得償所願的嘆息,雖然還想多耕幾次田,可是受教育的他表示已經知道適可而止這個成語的意思了。

其實已經有了五個孩子,林瑚內心也不打算再要了,太多真的太操心,尤其是小亞獸。

這不,天還沒亮,陽台又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林瑚眯了眯眼,快速的翻身來到陽台。

「又是你!」看到來人,林瑚上前就是一腳,將那個好容易爬到陽台上的人踹了下去,自己也跟著跳下去。

「噗!呸!」被踢的那人從地上爬起,吐出嘴裡的草屑,「卧槽!你居然用上元力,謀殺啊?」

林瑚輕哼一聲,他一直以為趙仁龍翼等人臉皮夠厚,人夠無恥了,沒想到還是有人能刷新他所認知的下限。

刷新他下限的不是旁人,就是蒙曉陽的老師,這個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林瑚磨牙。

「如果能殺死你的話。」老子就不會在這裡廢話了。

叫獸一撇嘴,那麼重的殺氣幹嘛,不就是爬了你們家幾天陽台。

「我只是看你這的風景好,想早點過來看看日出什麼的。」叫獸笑呵呵的說道。

「去戰鬥室。」林瑚不想和某人多廢話,直接朝斗室而去。總之今天不將這人打趴下,不足以平他心中怒氣。

原來半個月前,林瑚還在和蒙曉陽為耕田的事鬥法,以至於忽略了陽台。

其實也算不上是忽略,華夏大學的治安本就好,加上他們宿舍添加了諸多的防護罩,所以並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