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來沒感覺到如此心寒。

Home - 未分類 - 他從來沒感覺到如此心寒。

韓涵輕輕捏了一下帝夜辰的手指,示意他不要太緊張。

帝老爺子看見帝夜辰握著韓涵的手不松,語氣里滿是不悅:「小辰,跟我到樓上去。」

韓涵:「你上去吧,我在下面等你。」

帝夜辰抬眸看著韓涵,眼神里滿是受傷。那眼神彷彿是在斥責著韓涵怎麼可以忍心丟下他。

韓涵看著那眼神,心裡說不出的心疼。

婆婆的死因,全世界都知道,就只有他不知道。現在他爺爺告訴他真相的前提是他得滿足他爺爺想條件,他怎麼能不心寒?

「我哪裡也不去,我在樓下絕對不瞎跑。」

帝夜辰依舊不鬆手。

帝老爺子輕咳一聲。看來他高估了他大孫子心裡承受的能力。

這孩子現在誰也不相信,只信韓涵。

「小丫頭,你也跟著一塊上來吧。本來不想讓你這個丫頭知道的。」

「我和韓涵之間沒有秘密。」帝夜辰終於恢復了一點活力。

媽媽的仇沒報,身邊還有韓涵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是頂樑柱。爺爺和父親的隱瞞,再讓自己心寒,也不能表現在臉上。

會嚇壞韓涵的。

帝老爺子輕嘆一口氣,他的背影瞬間蒼老了許多:

「這件事說來話就長了。」

帝夜辰急著知道他媽媽的死因:「那你就長話短說,告訴我是誰害了我媽媽就行了。我不需要知道前因後果。」

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他不需要知道為什麼,只需要知道誰害死了媽媽,找那個人報仇就行了。

「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你跟小丫頭坐下,聽我娓娓道來。」

帝夜辰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小三給帝夜辰和韓涵各倒了一杯茶。

「小三爺爺,去給韓涵換杯果汁。她懷孕了,不能喝濃茶。」

帝老爺子沉重的心情因為帝夜辰的一句話略微舒緩:「這小丫頭有了幾個月了?她的傷對孩子有沒有影響?」 韓涵聽見傷口對孩子有影響,她的手放在肚子上,臉色蒼白。

如果不是帝老爺子打電話,他們現在應該在醫院裡。

帝夜辰感受到韓涵情緒的變化,拽著韓涵的手,把她抱到他大腿上坐好。

追美高手 「爺爺,到底是誰害死了我媽?」

帝老爺子看了一眼坐在那裡和雕像似的小夫妻倆:「有點殘忍,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帝家、錢家、歐家、宋家勢力旗鼓相當的四大家族。我和錢家老爺子錢仲脾氣相投,兩家來往密切。因此兩家孩子也感情不錯。」

「震楠和錢薇是青梅竹馬。雖然兩家沒有下定,但他們的婚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停!」帝夜辰打斷帝老爺子的碎碎念,「爺爺,我只想知道我媽到底是怎麼死的。你能不能不要扯一堆無關緊要的事情?」

「愛聽不聽!不聽我不說了!人老了,說話都沒人願意聽了!你爸不回來,你也不回來!上次回來是為了這個小丫頭,這次回來是為了你媽。你們一點都不想我!哼!老爺子我生氣了!」

帝夜辰的小宇宙即將爆發,他從沙發上站起來。

如果是你媽被別人害死了,你有心思聽別人談一些看不見,摸不著,從來沒經歷過,自己也壓根沒興趣去了解的往事嗎?

你有心思去聽嗎?

韓涵看著這鬧脾氣的爺孫倆,很是頭疼。

「辰辰,坐下。聽爺爺慢慢說。」

帝夜辰一屁股坐下,又把韓涵抱在了他的懷裡。忍著一百二十個不暴走的衝動,耐心聽帝老爺子繼續說過去的事情。

帝老爺子看著他大孫子一眼,繼續說:「這錢薇吶,本來是要和震楠結婚的。一切的變故就發生在你媽夜嵐嵐出現以後。」

帝夜辰聽見他母親終於登場了,心裡滿是緊張。

「你媽從小在外國長大,性格有點離經叛道。她第一次見到你爸就揚言要嫁給你爸。可你爸心裡只有錢薇。」

「你媽為了追你爸鬧出了許多啼笑皆非的笑話。你爸不堪其擾,告訴她『你渾身上下都沒有女人味,臉皮這麼厚,我怎麼可能喜歡你?再說了,我已經有錢薇了!』你媽派人打聽錢薇是誰。」

「第二天就轉到了錢薇所在的學校。誰知道這兩個脾氣南轅北轍的人竟然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夜嵐嵐嫉妒錢薇的溫婉賢淑,錢薇羨慕夜嵐嵐的離經叛道,瀟洒不羈。錢嵐嵐在見識到你爸在面對錢薇時的一往情深以後,就放下了對你爸的愛慕。忠心祝福你爸和錢薇。」

「後來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這愛情如飲水,冷暖自知。我也只知道個事情的大概:你爸有一天喝醉了,和夜嵐嵐睡在了一起。於是就有了你。」

「錢薇知道以後讓你爸負起一個男人應盡的責任。她傷心之下去了國外。你爸本來是恨不得夜嵐嵐去死的。叫嚷著夜嵐嵐給他下了葯,使用下作手段拆散他和錢薇。你媽說她沒下藥,非要流了你,以證清白。」

「那段時間你爸和夜嵐嵐天天鬧騰。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要結婚。」

「一切的悲劇都源自於你4歲的時候。」 「你4歲時,錢薇和宋智灝訂婚了。當消息傳來的時候,震楠受不了刺激,狠狠打了夜嵐嵐一頓。」

「第二日夜你外祖母夜夫人找上了門,在屋子裡和夜嵐嵐聊了許久。夜夫人走後沒多久,錢薇就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我媽的死和錢薇的失蹤有關?錢薇的失蹤與我外祖母有關?」

帝夜辰一語道破了事情的關鍵所在。

帝老爺子深吸一口氣,點頭。

「爺爺,之後呢?錢薇不是消失了嗎?是誰害死了我媽?是錢家嗎?可是錢家不是在十多年前就被人摧毀了嗎?摧毀錢家的人又是誰?」

「錢薇失蹤后,你爸曾懷疑過是你媽做的。但你媽不承認。宋智灝四處尋找,也沒有找到錢薇的下落。」

「就在大家都覺得錢薇生還無望時,錢薇自己回來了。」

「錢薇回來后你爸要去看錢薇。你外祖母知道后非常生氣,說錢薇這兩年被賣給了老男人做老婆,還跟老男人生了一個孩子。」

「你外祖母還揚言要把錢薇被賣的事情曝光給媒體。錢薇知道后情緒非常激動,割腕自殺了。有沒有搶救過來就沒有人知道了,宋智灝封鎖了錢薇所有的消息。」

「錢薇自殺后,你媽在一次外出時,被攔截。還拍了視頻。小三吶,去把那盤碟片拿來。」

饒是帝夜辰做了充分想心理準備,還是被視頻的內容驚到了。

視頻里夜嵐嵐被捆在柱子上,她的嘴被塞上了白色的布。

這是帝夜辰自母親去世后,第一次見到母親容顏。

家裡所有關於母親的照片都被帝震楠燒毀了。帝夜辰已經快忘記母親長什麼樣子里。

此刻看見視頻里鮮活的,會掙扎的母親,他抱著韓涵忍不住哭出了聲。

「媽!」

孩兒好想你!

「媽!」

你走了這些年,我做夢都想再見你一面。

「媽媽!嗚嗚……」

視頻里無論夜嵐嵐如何掙扎,繩子都解不開。

這個時候有六七個男人推門而入,他們解開繩子,把夜嵐嵐以雙手分離的姿勢捆綁了起來。嘴裡是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

「嗚嗚……媽!畜生,放開我媽!你們這群畜生,有什麼沖著我來,放開我媽媽!」

帝夜辰緊緊摟著韓涵,淚水滴落在她的脖子上。

「涵兒,怎麼沒人救我媽?快來人救救我媽啊!」

韓涵臉上也掛滿了淚水,那幾個男人撕壞了夜嵐嵐的衣服,第一個男人站著侮辱了夜嵐嵐。

第二個男人割斷繩子把她扔在地上不顧夜嵐嵐的反抗,橫衝直撞。第三個男人在第二個男人沒結束時,就急不可待的把他的那東西在夜嵐嵐臉上蹭來蹭去。對著她的臉活動了起來。

韓涵第一次見到這樣真實、恐怖、血腥的視頻。

視頻里的這個人,還是她的婆婆。她丈夫的生母。

「媽!」

帝夜辰看著他媽被那幾個男人輪番糟蹋,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來,下不去,竟活生生憋死了過去。

「少爺!」

「小辰!」

「老公!」 「我經過深思熟慮以後決定告訴你真相。與其到時候被他打殺個措手不及,不如現在讓你做好準備。」

「爺爺,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殺害我媽的人到底是不是宋智灝?」

帝老爺子遲疑了一下,點頭。

他還想再解釋著什麼:

「宋智灝之所以那麼害你媽也是為了給錢薇報仇。你媽死後,你外祖家很快就被宋家整垮了。」

「宋智灝!」帝夜辰青筋凸起,眼神帶著濃濃的恨意,咬牙切齒的說,「宋智灝!我要殺了你!」

韓涵從來沒見過帝夜辰這幅陰狠的表情,她嚇得不敢移開雙眼。

仇恨使她愛著的男孩兒變成了這幅扭曲的樣子。

她怕仇恨會蒙蔽他的雙眼,使他往後餘生都沉浸在痛苦中。

她緊緊抱著帝夜辰,希望用她單薄的身子給他一絲溫暖。

沉浸在仇恨之中的帝夜辰,沒有捕捉到韓涵眼底的擔憂。他把下巴抵在韓涵肩膀上。

「殺了他?」帝老爺子好像聽見了什麼笑話,「宋智灝出行好幾輛車的保鏢掩護他。你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再說,以你手裡夜雷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去和宋家的勢力抗衡。」

老狐狸終於說到他的目的了:

「你只有回來繼承帝氏,才有報仇的資本。你的夜雷根基薄弱,在你把它發展壯大以前,宋智灝就把你整死了。」

「以你白手起家把夜雷發展成數一數二的公司來看,帝氏在你手裡要不了三年,就可以恢復從前的昌盛。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你有了和宋家抗痕的實力,再報仇不遲。」

帝老爺子的話成功撲滅帝夜辰內心滔天的怒火。

帝夜辰找回了理智。

夜雷雖然是國內知名的遊戲公司,報紙上經常報道他是遊戲開發的天才,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夜雷根基薄弱。

比不上世家的底蘊。

就像爺爺說的那樣,他若想報仇,就必須回帝家,繼承帝家的家業。

自從媽媽死後,帝震楠對他冷若冰霜,爺爺對姜彩鳳暗算他也是視而不見。他的心早就涼透了。

他一直不願意回帝家,甚至放棄帝家的繼承權,就是不想要這樣薄情寡義的親人。

夜雷再發展十年,絕對會有帝家現在的規模。

但他等不了十年,媽媽死的那麼慘。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宋智灝再逍遙的過十年。

況且十年之內變化太大,萬一宋智灝對韓涵下手怎麼辦?

媽媽已經死了,他不能再讓韓涵也處在危險的境地之中。

帝老爺子走出房間。圈套他已經下好了,不能把帝夜辰逼太急,得讓他心甘情願進入圈裡。

帝夜辰對帝家的怨不是幾句話就可以化解的。

何況他回了帝氏以後,就要整天面對不愛他的爸爸,和一心暗算他的繼母。

上杆子不是買賣。帝老爺子的計劃是讓帝夜辰自己要求回帝家,這樣帝夜辰才會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經營帝氏。

帝夜辰白手起家又怎樣?是商業天才又怎樣?在腹黑的帝老爺子面前,就是一個小奶娃兒。

一心為母報仇,對爺爺毫無防範的帝夜辰,又怎會是一個滿心算計的老狐狸的對手?

——小劇場

小三:老太爺,您真是高啊!我以為你會求著少爺回來呢,結果你竟然讓少爺自己選擇。

帝老爺子:廢話!我求著他回來多跌份啊!爺爺永遠是爺爺,跌份的事咱能幹嗎?該說的話都說了,圈套都下好了,我就等著乖孫心甘情願繼承帝家家業呢。

小三:老太爺就是高。老太爺智商高,身體棒,碾壓小少爺,實力頂呱呱。

帝老爺子:行了,別拍馬屁了。吩咐廚房做點好吃的。我孫媳婦肚子里還有我重孫呢。

小三:好咧。小的遵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