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宋貴妃,其他人又對大明公主和易嬴的真實關係不感興趣嗎?

Home - 未分類 - 不僅宋貴妃,其他人又對大明公主和易嬴的真實關係不感興趣嗎?

以前雖然都是易嬴自己在說什麼尊大明公主為正室,但看到易嬴現在竟能恬不知恥的**挑逗大明公主,即使知道大明公主仍是處子這也足以讓這些嬪妃們一起攛掇起來

畢竟大明公主再是處子又怎樣,易嬴敢在大明公主面前**,乃至大明公主沒在第一時間打殺易嬴,這就很能說明一些問題

而即使不是不知道宋貴妃和宣妃等人看熱鬧的企圖,但考慮到易嬴對自己和天英門的重要性,大明公主也知道自己或許不是不能想辦法懲戒易嬴但卻的確不能輕易打殺易嬴

因此望著明顯想要得寸進尺的易嬴,大明公主就有一種氣不打一處出的感覺

畢竟自己往日都已給這傢伙吮吸手指、腳趾了,這傢伙憑什麼還想要多

但這並不是大明公主自己在說易嬴想要得寸進尺,即使易嬴也知道自己要迎娶甚至入贅大明公主很難,但拋棄這種表面上的繁文縟節,或者說只將其當成繁文縟節來理解,易嬴卻不認為自己就完全沒有得到大明公主身體的機會

因此反正不是沒做過,即使大明公主沒有坐上自己的脊背騎馬,總之是四肢著地了,易嬴就朝大明公主的靴子舔上去道:「長公主殿下,可以允許老臣幫殿下脫鞋嗎?」

「呀舔上去了,真舔上去了」

別說宋貴妃、宣妃這樣的嬪妃,便是扈嬤嬤和小紅也沒見過易嬴舔大明公主的腳趾和手指

所以即使還隔著一層靴子子,大明公主的胸中還是一下激蕩起來

這不僅因為自己與易嬴的秘密已經被人發現,還因為易嬴居然能當著外人的面給自己舔鞋子,乃至說自己竟然可以在外人面前也讓易嬴這樣的人物給自己舔腳等等

因為這或許真是易嬴過於好色,乃至現代社會的官場過於荒唐的緣故,但在男尊女卑的古代社會,在易嬴真具有莫大能耐的狀況下,這種事情還是格外令人震驚

好像宣妃等人雖然仍然只是在湊熱鬧,大明公主卻看到宋貴妃和扈嬤嬤眼中是真現出了震驚表情

於是哼一聲,踢開易嬴湊在自己腳上的腦袋,大明公主就一側身,一屁股坐在易嬴的背上哼聲道:「騎就騎,汝以為本宮會怕嗎?」

「那是,那是,這世上就沒有不臣服在長公主殿下石榴裙下的男人」

沒有不臣服在長公主殿下石榴裙下的男人?

這或許依舊是一句挑逗,但同樣也是一句暗示跟著易嬴開始托著大明公主朝浴池爬去,宣妃幾個嬪妃也就熱熱鬧鬧的跟了上來,明顯是想要看看易嬴和大明公主還會做出些什麼

畢竟大明公主雖然還是衣冠完整,易嬴身上卻早已經**了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身為天英門主,大明公主或許是武藝高深,但身為女人,大明公主的體重卻不算什麼,至少一路馱著大明公主來到浴池邊上,易嬴非但沒有一絲負擔,是有著不少眉飛色舞1——

因為這即使不意味著易嬴就真能與大明公主再進一步的共浴,但能被大明公主的肉臀坐在自己光溜溜的背上,這可同樣等於再進一步

當然,易嬴心底下還是能與大明公主進一步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畢竟假如沒外人知道,關上大門,誰又知道門裡是怎樣一個男盜女娼

然後停在浴池邊上,易嬴就用一手撐地,抬起一手挽住大明公主垂在自己肩頭旁的雙腳道:「長公主殿下,不若讓老臣幫長公主殿下沐浴衣」

「哼汝想得美……」

本身大明公主就是天英門主,在過足了騎易嬴的癮,並且讓宋貴妃、扈嬤嬤都意識到自己與易嬴牢不可破的主從關係后,屁股一蹭,大明公主就用功力將易嬴蹭到了旁邊的浴池中,即使易嬴想勾住大明公主的雙腳一起下浴池都不行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跟著「撲通」一聲,看到易嬴被大明公主弄下浴池,不管兩人是什麼關係,宣妃的手掌就啪啪拍起來道:「好啊好啊長公主殿下收拾的好」

「這還用說,這老傢伙就是欠收拾」

掃了一眼嘩啦一聲又從浴池中冒出身體的易嬴大明公主當即得意了一眼

因為大明公主即使也有些沒法把握兩人的將來關係究竟會怎樣發展但如果要說讓大明公主戲弄乃至懲戒一下易嬴,大明公主可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但從水中鑽出后,易嬴的雙手又拉向大明公主雙腿道:「長公主殿下說什麼欠收拾啊要不我們還是一起共浴,長公主殿下再在浴池中收拾本官如何?」

「哼,誰稀罕收拾汝,你們還不過來幫本宮衣」

一腳踢開易嬴,大明公主才轉臉望向宋貴妃等人

因為換成一般女人,或許早就在易嬴的死纏濫打下屈從了,畢竟光是易嬴的**乃至巨大的裸露下身都足以讓女人心襟動搖

可畢竟早就看過易嬴與女人歡好,心性又極為堅強大明公主自然能不將易嬴放在眼中

但聽到大明公主召喚,儘管不知大明公主與易嬴到底是怎麼回事,宣妃等人還是一臉謔笑的趕上來道:「臣妾尊旨」

跟著不僅僅是衣,甚至是任由宣妃等人將自己脫光成**后大明公主才**著嬌軀仰起雙臉,卻又將視線俯視向浴池中干張著嘴望著自己垂涎欲滴的易嬴說道:「易少師,本宮的身體怎麼樣?不錯」

「豈止不錯簡單太美了,老臣懇請長公主殿下讓老臣伺浴啊」

雖然多少帶上了一些現代社會官場的遺留風氣,甚至語氣詞也一起冒出來了,但知道這是古代社會,一邊在浴池中摩拳擦掌,易嬴現在卻是真不敢撲向大明公主了

因為換成現代社會的浴池,同樣事情或許根本不能阻擋男人的,但這可是古代社會易嬴可沒這膽子

不過聽到易嬴的興奮語氣,大明公主還是一瞪眼道:「哼,誰管汝,我們到另一邊去」

「臣妾尊旨」

這種事情該笑嗎?不管該不該笑,宋貴妃等人臉上都難免有一些異樣笑容

然後不管是跟著大明公主炫耀還是什麼,從宣妃開始,宋貴妃等人就一個個都將身上浴巾扯掉了,赤身露體的隨著大明公主一起繞過易嬴向巨大浴池的另一邊走去…,

因為換成她們仍是先皇圖韞的妃子時,這種事固然絕不可能,但她們現在可都是大明公主的妃子不是說不讓大明公主專美於前,而是不能讓大明公主獨自受易嬴侵擾,乃至她們自己心中也並非沒有向易嬴或他人炫耀的意思,這才跟著大明公主一起將曼妙身體全都袒露出來

畢竟易嬴的身體她們都已看過,大明公主都不計較男女授受不親了該怎麼樣自然有大明公主做主,她們也用不著操心

只是大明公主等人的想法雖然很好看到不僅大明公主,甚至其他人也都跟著一起脫光衣服時,易嬴就不淡定了即使沒有撲上去,但卻一直在水中隨大明公主等人遊走,彷彿就等著大明公主入水一樣

而繞著浴池轉了一圈,不是說不耐,由於易嬴根本就沒有躲開的意思,大明公主也回到了自己一開始脫光衣服的地方,一臉嘲弄的向易嬴說道:「老混蛋,汝到底什麼意思,難道還真打算幫本宮伺浴嗎?」

「固所願也,不敢請爾」

這算答應嗎?

不管算不算答應,易嬴也知道到了這時,自己和大明公主肯定要有一方選擇退縮

可易嬴不是不能退縮,但退縮能給易嬴帶來任何好處嗎?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不僅會受到大明公主輕視,同樣也會受到宋貴妃等人輕視雖然宋貴妃等人的輕視並不算什麼,但在彼此都坦胸露乳的狀況下,即使真要退縮,易嬴也寧可選擇被退縮

因為若是被大明公主強迫退縮,那並不算什麼失面子的事,不然真是自己主動退縮,易嬴都不知自己往後還有沒有機會得到大明公主了

而面對易嬴的無恥,大明公主卻是嘴角抽了抽才說道:「哼本宮到要看看汝敢還是不敢」

說完大明公主也不再繞圈了,直接就在易嬴面前步入了浴池中

因為如同易嬴不能退縮、不想退縮一樣大明公主不能退縮不僅現在不能退縮一開始在看到易嬴**出現在浴池中時,大明公主沒有選擇退縮也是同樣道理

只是不得不承認,被易嬴這樣一鬧,大明公主的下身都有些濕了所以為掩飾這種窘態,她也必須儘快進入浴池中

畢竟大明公主曾經看過易嬴與少師府女人竄房,在對男女之事未必沒有期許的狀況下,大明公主也不是沒有用易嬴做過性幻想

只是性幻想歸性幻想,大明公主卻從未有過真去接受易嬴的想法

這不僅因為大明公主的身份不允許她向易嬴低頭,也因為她不可能在宋貴妃等人面前向易嬴低頭

不過,隨著大明公主步入浴池易嬴卻不僅沒有絲毫退縮,是無比歡快的立即張臂迎了上去這雖然讓大明公主瞬間滯然一下,但即使眼中不乏兇狠目光,大明公主依舊是腳步沒停的步入浴池乃至直直步入了易嬴懷中

而真等抱住大明公主,乃至下身都將大明公主的肉臀騎在跨下,易嬴才是一臉滿足道:「啊好幸福好滿足啊」

「滿足你個鬼,本宮就不信汝真敢對本宮做些什麼?」

雖然被易嬴抱在懷中,乃至感覺到自己胯下的粗熱,以至於心臟都劇烈跳動起來可不僅大明公主的嘴中言語仍是對易嬴不假辭色,雙眼中是帶著一種厲色直刺抱住自己的易嬴

可即使能感覺到大明公主的心跳,易嬴卻不敢認為大明公主臉上的紅暈又真是害羞,最多就是窘迫而已…,

因此忙不迭點頭,易嬴就說道:「不敢不敢,老臣不敢,老臣只要幫長公主殿下伺浴即可,宋貴妃、宣妃,你們還不快將長公主殿下的洗浴用品送來給本官」

「臣妾尊旨」

這是什麼啊這真是伺浴,這真是只到伺浴就會結束嗎?

如果大明公主與易嬴有任何歡好的跡象,不用多說,宋貴妃等人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就離開浴池即使不會跑得遠遠的,但肯定也沒人敢打擾大明公主與易嬴歡好,甚至對任何人說出這事

可如果只是伺浴她們卻不能隨意離開了,甚至還要用自己的雙眼幫大明公主保駕護航等等

因此大明公主即使沒轉臉過來,幾個嬪妃還是趕緊到浴池外面幫大明公主拿來了慣用的洗浴用品

而且不僅是交給易嬴去動手就結束了,甚至還幫著易嬴一起給大明公主伺浴畢竟這種事往日也都是她們這些嬪妃在操辦,只是今日多了一個易嬴而已

至於在給大明公主伺浴時的身體碰觸特別是與易嬴的身體碰觸,不管心中是如何激蕩幾個嬪妃卻一直是向大明公主張著笑臉,或者說是指點易嬴如何去給大明公主伺浴,根本就沒有向易嬴打一個眼色的可能

而在浴池另一側看到這一幕,或許扈嬤嬤還能憋著嘴什麼都不說,小紅卻是止不住一臉震驚的嘆道:「嬤嬤,她們這真是在給長公主殿下伺浴嗎?好厲害」

「是很厲害,但我們還是上浴池邊坐坐讓嬤嬤給汝梳頭汝現在有身子,泡多了不好」

「嗯」

由於易嬴本身就是兩人帶到浴池中的,雖然不至於為擺脫責任趁現在逃開,小紅還是照扈嬤嬤要求爬到了浴池上

這不僅是小紅要照顧自己的身體,同樣也是將浴池騰給易嬴和大明公主,包括宋貴妃等嬪妃

畢竟再怎麼說,小紅和扈嬤嬤都是普通人可無論易嬴、大明公主,還是宋貴妃、宣妃等人可都不是普通人沒這些不是普通人的人居然能做出這種普通人絕對做不到的事,這也是最令小紅感嘆的地方

因為小紅就知道,換成自己絕對做不到這種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的伺浴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2450395aspx(未完待續……) 「學生拜見夫人」

「周大人多禮了」

正當易嬴打算給大明公主伺浴時,冉華也帶著蘇簪回到了京兆尹府

因為冉華即使並非不能與易嬴一起回京城,但不是為照顧曹氏,而是冉華本身就是為陪蘇簪學武才來到少師府,有些事的確不用做得那麼顯眼不然少師府不會懷疑冉華,也沒必要去懷疑冉華,丞相府卻反而要懷疑冉華了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只是剛回到京兆尹府,冉華就看到蘇陽歡正準備與周令一起出門,頓時就有些驚訝,應了一聲周令拜見后就對蘇陽歡說道:「相公是要去丞相府嗎?」

「是的,聽說洵王爺到丞相府了,岳父大人叫我過去,大概是因為長公主殿下擅自張貼皇榜一事」

一邊解釋,蘇陽歡就親了一下冉華懷中的蘇簪畢竟冉華乃是丞相府長女,換成一般女人,蘇陽歡可用不著做那麼多解釋

不過一聽蘇陽歡說什麼擅自,冉華心中就動了動因為這或許就是以丞相府立場才能說大明公主是擅自張貼皇榜,換成其他人,那可無法說這種話最小說百度搜索「小說」

何況說是這樣說,丞相府又能因此找到懲治大明公主的辦法嗎?冉華可不這樣認為

但縱使如此,冉華還是說道:「原來如此,對了,妾身先前從少師府回來時遇到了班家幼子,易少師已經插手這事,並說會救助班家」

「……救助班家為什麼?」

猛聽冉華話語蘇陽歡就愕然瞪大了雙眼

因為讓冉華陪蘇簪去少師府學武可是冉鳴的要求,蘇陽歡不高興也沒辦法但即使如此,蘇陽歡還是沒想到冉華竟會帶回這樣的消息

畢竟班朝是為何而死,乃是因為反對太子妃成為皇后而死以太子妃本就是少師府義女的狀況,即使班家境遇再怎麼可憐,少師府又怎可能救助班家?

冉華搖頭道:「這個妾身也不知道,但班家總之是給少師府送了不少金銀、女人,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或許這就是班家最後的機會但易少師是不是還有什麼別的想法,妾身就不知道了也不好打聽」

「……別的想法?易少師打算怎樣救助班家?」

聽冉華說什麼別的想法,蘇陽歡的眉頭就動了動

因為在京城中只有少師府能救下班家的狀況下,不管班家為求少師府出手付出怎樣代價,這都毫不奇怪只是不考慮班家會如何去努力的立場少師府居然真會出手救助班家,要說沒什麼其他想法也絕不可能

只是清楚這種事即使冉華也沒辦法知道,蘇陽歡卻有些疑惑少師府怎樣才能救下班家

畢竟班家得罪的可是大明公主,這又是少師府說救就能救的嗎?

聽到這裡,冉華臉上就有了一抹詭異道:「這很簡單,易少師當場就答應收班家幼子為學生,這樣班家幼子就成了太子殿下的同門如果易少師再能說服長公主殿下放棄懲處班家,班家不僅會得救,恐怕也會如同薄家一樣另有一番際遇」

「呃收班家幼子為學生,易少師到底想幹什麼?」

「易少師想幹什麼妾身也不知道但在妾身回府前,易少師就已經進京了,大概現在已到了宛華宮中,也不知說服長公主殿下沒有妾身雖然也在少師府問了兩句,但那些少師府妾室也不知道易少師是怎樣想的,畢竟這件事的推進太快,容不得她們去找易少師問個究竟,易少師也未必會同她們詳說」…,

「為夫知道了,為夫會好好問問岳父大人的」

聽到這裡,蘇陽歡到不奇怪了

因為正如蘇陽歡都沒將丞相府意圖自立的計劃告訴冉華一樣男尊女卑、三從四德,蘇陽歡同樣不認為易嬴有可能講自己的想法告訴那些少師府妾室

可縱使如此,蘇陽歡還是體會到了冉鳴讓冉華陪蘇簪去少師府練武的好處

因為若不是冉華從少師府帶回的消息,恐怕他們要知道真相還得等到太子登基后才有可能

又即使這不會影響到太子登基一事,但如果能方便丞相府去揣測少師府意圖那卻是件相當值得的事

而等到目送蘇陽歡離開,冉華又有些驚訝的望向留在旁邊的周令道:「怎麼?周大人不同拙夫一起回丞相府嗎?」

「夫人見笑了學生現在對官場事務一無所知,哪能參與丞相府政事,所以蘇大人留了一些政務給學生,要學生幫著辦理」

「原來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