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頭附近再找找吧。」

Home - 未分類 - 「分頭附近再找找吧。」

雖說很多關於遺迹的消息,都會存在虛假,但既然來了,總不至於就這麼撤退。消息中也只是說明在這一帶,這裡沒有,不能完全代表附近也沒有。

看著月季三人分頭竄入樹林,葉離聳了聳肩,緩緩閉上雙眼。

他可不願意空手而歸啊。 沉心凝神,再度將感知放到最大,猶如一條條看不見的觸手一般,向著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奇怪,這四周,確確實實都只是一大片森林而已。」葉離一邊探查,嘴裡下意識地喃喃道。

「看來,很可能是月季的消息有些問題…咦?」

察覺到西南方向不遠似乎有一處輕微的能量波動,葉離神色一動。嘴角拉出一個輕微的弧度,緩緩向著西南方向的林子中走去。

「誰!…葉離?」就在葉離走入林中后,前方陡然響起一聲輕喝,旋即一道火爆身影出現在葉離眼中。

站在枝葉后的月季微弓著身子,火辣的身軀此時就猶如叢林中的母豹般矯健,眼神中帶著些許疑惑。看到來人是葉離后,神色放鬆了不少,但緊繃的軀體依然沒有鬆懈下來。

先前說好的是分頭尋找,為何葉離來到了自己這裡?

將一切盡收眼裡,葉離卻是絲毫不意外。剛才在感知中已經是發現了此處還有一個橙色光團,性質略微柔和,自然是月季。至於月季的戒備…荒郊野外的,沒有隨身攜帶幾分警惕,是活不過幾個年頭的。

何況他們這個臨時組成的隊伍?

不經意地笑了笑,葉離卻是沒有多說什麼。不急不緩地邁著步子走向月季。

「怎麼了?」看著葉離徑直向自己走來,月季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胸口起伏的幅度略微加大,體內的星力已經開始悄然聚集。

眼看著葉離快要走到自己面前,就在月季已經快要忍不住動手之時,錯愕地發現葉離忽然停下腳步,對自己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后,輕輕地蹲了下去。

「額。」蓄勢待發的月季頓時又把即將湧出的星力壓了回去,激蕩之下面上露出些許潮紅,有些尷尬地看著葉離手中的動作。

只見葉離輕身蹲在地上,雙手不停地在草地上扒拉著什麼,動作輕緩。

足足半柱香過後,葉離終於面上一喜,手上動作霎時加快了不少。

「這…是遺迹通道?」月季驚呼一聲,閃身來到葉離身旁,緊挨著葉離蹲了下去。看著草地之下被葉離掀露出來的一塊石碑,神色複雜。

這兩天來,楊蒼一直對於葉離有些意見,偶爾甚至會冷嘲熱諷上幾句,月季自然是看在眼裡。雖然共同探索遺迹,只是臨時組成一個隊伍,並沒有什麼要求,但是一路行來,對於葉離的保留,月季心下也是有些微微的不滿。因此對於楊蒼的行為,月季從未出言阻止。

卻是沒想到,在他們都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葉離一出手,竟是發現了這遺迹的入口。

仔細辨認著石碑上的神秘符號,葉離發現完全不是自己已知任何語言的一種,扭扭曲曲,倒是有些類似蝌蚪文。從質地上看,這塊石碑應該是十分厚重古老,鑲滿了泥土的一角,有一個隱晦的暗扣,暗扣之中散發著極其微弱的能量波動,應該是用於開啟之用。

這就是月季口中的遺迹通道?從未探索過遺迹的葉離倒是沒什麼經驗,剛才也只是覺得這能量波動有些特殊而已。

「你是怎麼發現的?」

一股微微濕潤的熱氣噴到自己臉上,葉離偏過頭,發現月季的俏臉就在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地方,面上帶著疑惑,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

「簌簌」

葉離正準備隨便找個理由含糊過去,林間枝葉一抖,輕微的響聲中接連兩道身影竄了出來。察覺到月季瞬間不著痕迹地拉開了一小段距離,葉離嘴角微不可查地輕輕一勾。

「月季?」楊蒼一閃身來到兩人身旁,先是面帶懷疑地看了葉離和月季一眼,隨即瞟到了地上的石碑,於是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將目光投向身後的老莫。

老莫依舊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矮身來到石碑前,認真地觀察起了石碑上的一道道神秘符號,雙手不時的輕輕將符號上殘餘的泥土撇去。

「應該是地底駝人的遺址。」半響之後,老莫轉過頭來,第一次將冷漠的眉頭舒展開,對著三人道。

顯然也是對這個發現感到滿意。

地底駝人,上古人族的附屬種族,上古時代,也算是繁衍得極為龐大的一個族群。因此在各地都會不時的有一些地底駝人的遺迹被發現,是遺迹中比較常見的。

聽到老莫這麼說,月季輕輕舒了口氣。他們這些修鍊者,探索遺迹無非也就是為了遺迹之中的一些資源,地底駝人遺迹相對而言,算是性價比比較高的,正好適合他們這個等級的探險小隊。

若是一些高等種族的遺迹,或者其中的隨便一道關卡,便能將他們全滅。碰到這種遺迹,也只能回城通告星盟分部了,雖然到時候同樣會有積分獎勵,但終究是不及真正在遺迹中拿到的東西實在。

「喀拉拉」

輕微的摩擦聲響起,只見老莫將手扣在石碑的暗環之中,用力向外一拉。結果石碑僅僅是顫動了一下,隨即又沒了聲息。

對於這個結果,眾人稍稍感到有些意外。星使境界的力量,眾人自然是深深了解的,若是一般的石碑,就算是再大上幾倍,老莫這麼一拉,應該也是要拉動了。

「喝」

老莫身上陡然星紋大亮,濃郁的星力盡皆集中到右手之上,一聲大喝,雙腿在地上重重一蹬,右肩一抬。

「喀拉拉」

這回不僅是摩擦聲更大,石碑四周的泥土都裂開了一道道縫隙,隨著老莫一點一點用力,石碑開始緩緩地向上動了起來。

眾人可以隱約看到石碑下,是一條幽黑的通道。通道似乎極為寬闊,足夠幾人并行。

「呀!」老莫又是一聲大喝,手中猛地再一發勁,就要將石碑徹底掀開。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石碑似乎完全不為所動般,僅僅也就是向上抬到了大約十幾公分后,微微一滯,帶著老莫再次向通道蓋去。

「嘭」的一聲,整個通道再次被石碑遮蓋得嚴嚴實實。被帶得重重砸在石碑上的老莫,額頭迅速鼓起了一個巨大的肉包,一張老臉都因為超負荷用勁而漲成了豬肝色,整條右手仍在不停顫抖。

這石碑,怎麼會這麼重!

楊蒼和月季不由得面面相覷。老莫可是一名實打實的四階星使,他們的力量比起老莫,再大也有限,甚至月季很可能還要不如些。

至於新嫩葉離,他能發現這個通道口,已經是意外之喜,這種事情就更指望不上了。

最關鍵的是這個石碑,似乎也只有提著這個暗扣才能打開。邊緣皆是呈一種奇怪的形狀,一落地后,又深深地鑲入了泥土之中,旁人不好著手。

也只好再試試了。

在月季的注視下,楊蒼捲起袖管,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開始緩緩地將星力向右手匯聚。

終於將狀態調整到最佳,楊蒼甩了甩胳膊,就準備蹲下身試試。然而他一低下頭,卻愕然發現,一直被他們忽視的葉離,已經蹲在了石碑旁。

「哼。」楊蒼見狀,止住了自己的動作,冷笑一聲。老莫都拉不開,一個剛入盟的新嫩也敢自取其辱,終究還是個嫩頭青,這就忍不住了。

月季美目一垂,紅唇微張,卻還是沒有出言阻止。

至於才退到一旁的老莫,看著葉離的背影,眼瞼驟然眯起,其中閃過一道狠光。自己拉不開這石碑,葉離卻想都不想就去嘗試,不是看不起自己是什麼?

無視這三道顏色各異的眼神,葉離輕輕地將手搭在暗扣之上,也不見星力流轉,手臂肌肉一緊,陡然發力。

「隆隆」

隨著一陣沉悶的聲響,月季等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只見那巨大的石碑,竟然就這樣在葉離的一扯之下,猛然飛起。帶起一陣巨大的風壓,呼呼地飛向一旁,「嘭」的一聲落在老莫身邊。甚至眾人都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腳下的大地隨之微微地顫了一下。

尤其是老莫,眼看著石碑如泰山壓頂般飛向自己,差點沒忍住爬起來飛竄離開。就在石碑呼呼地從自己身旁掠過之時,他可以很肯定,這石碑若是就這麼落到自己身上,恐怕自己瞬間就會被壓成一灘肉泥。

就這麼半蹲著,葉離輕拍掉右手的泥土,仰起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做點什麼,總歸是不太好意思。」 無驚無險地走過一段漫長黑暗的地下通道后,眾人終於發現眼前一亮,來到一處寬廣的空間。

空間約莫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距離頂部大約將近一百米高的樣子,顯得十分空曠。只是在各個方向上,都有一兩個幽深的通道,不知通往何處。這個空間整體上就是一個地底洞穴的模樣,基本上保持著天然形成的狀態,只有諸如在壁面、通道旁等一些細節的地方,才有些許經過加工過的痕迹。

看來即便在上古,這些地底駝人也是處於一種相對原始的生活狀態。

在這裡,眾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來到壁畫旁,雖然上面的一些文字元號看不懂,但是大致可以分辨出,壁畫上的內容大多是一些地底駝人們狩獵和戰鬥的畫面。

據說這些地底駝人們相對如今的人類而言,身材十分高大,但在壁畫上可以明顯看出,那些地底駝人站在許多異族面前,卻顯得極為渺小。

令葉離感到怔怔有些失神的是,有極少部分壁畫,其中描繪著地底駝人們恭敬跪拜的畫面。而跪拜的對象,則是一尊尊高如山川的上古人族。這些上古人族面貌上,和當今的人類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然而僅僅是從壁畫中,都能隱隱感受到,這些上古人族龐大的軀體之中,透露出來的一種無可匹敵的氣勢。

這些上古人族,和自己當初覺醒前夢到的畫面,是何其相似!而在夢中,這些猶如混世魔王一般的上古人族,又何止千萬。就在這一剎那,葉離覺得自己胸腔中的氣血,有些激蕩。

當年的烈無疆,便是率領著這樣一個無敵的部隊,滅殺百族,逆天伐神。

可惜,最終卻落得個煙消雲散的下場。

甩了甩腦袋,將這些繁雜的情緒驅散。上古人族威勢無匹又如何,烈無疆不得善終又如何,都與自己無關。自己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踏上屬於自己的巔峰。

人若欺我,一拳盪之,天若欺我,轟碎便是。

如此人生,方不悔我葉離來這世間走上一遭。

「葉離?」月季見葉離莫名地緊盯著一副壁畫,輕喚了一聲。她也沒有多想,這些描繪遠古種族的畫面,極為震撼人心。當初她第一次見到類似的場景時,也是發獃了好久。

只是當前最要緊的,是要確定究竟向那一條通道中進行探索。

這些通道中,有些可能通向地底駝人的藏物之所、居住之所,也有些,可能便是通往無法預知的危險,或者無盡的深淵。

「你覺得走哪一條通道比較好?」見葉離將注意力從壁畫轉移到自己身上后,月季低低的問了一聲。

在葉離徹底露了一手之後,楊蒼和老莫對葉離的輕視已經不再那麼明顯。既然這遺迹通道口便是葉離所發現,此時對於月季首先詢問葉離的意見,兩人也沒有提出什麼異議。

「你們決定吧。」其實在剛才觀察壁畫的同時,葉離就已經悄悄將感知向著幾處通道口延伸進去了,有些意外的是,這些通道內部似乎有種奇異的力量覆蓋,感知延伸進去不遠后便受到了阻礙。

既然情況不明,葉離自然也不會去裝什麼內行。專業的事情就要交給專業的人去解決,至少那老莫,不是對地底駝人有一定的了解嘛。

最後,眾人選擇了一條看起來最寬闊的通道。理由…聽起來有些可笑,但確實是最實在的。

最寬,那就說明是地底駝人們最需要經常出入的地方。上古時代的地底駝人們可沒有如今的人類那麼多彎彎繞繞,往往很多事情上,就是崇尚的簡單直接。

順著選中的通道,眾人開始再度前進。好在自從進入洞中之後,洞壁上零零散散的鑲著一些發光的石頭,至少能保證基本的視線。

看了一眼身前那賞心悅目的纖細腰肢,葉離雙頭枕著後腦,懶洋洋地跟在眾人後頭,彷彿此時並不是處在危機重重的遺迹之中。

星火正在逐漸朝著小腿蔓延,其實對自己的行動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因此在這洞穴中的行進速度,令葉離感到十分滿意。

而就在這微光閃爍的通道之中,除了眾人輕輕的腳步聲外,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靜。

「小心!」

一直專註戒備的月季突然看到前方一道黑影閃過,頓時輕呼一聲。

「錚」

月季的話音還未落,走在隊伍最前方的老莫,瞬間便和襲擊者交接了一記。看了一眼手中缺了一個小口的長劍,老莫神情肅然,而黑影則是一閃而逝,再度隱於微光籠罩不到的黑暗之中。

遺迹中的危機,終於開始展露出了獠牙。

於是眾人前行得更加小心翼翼,唯有葉離依舊一副閑庭信步的樣子。

「頭嘴尖銳,身披黃甲…怎麼感覺有點像穿山甲?」對於剛才的襲擊者,葉離心裡還是有些疑惑的。月季等人不知道的是,在襲擊者即將出現的一剎那,葉離便已經感知到了它的存在。而在攻擊完老莫之後,它直接是竄到了一旁的黑暗裡,爪牙一動,便徹底消失在了洞壁之內。

就像穿山甲的升級強化版。

不過葉離卻是沒有將這個疑惑問出來,只是顯得有些漫不經心地吊在後面。

眾人前行速度漸緩,只是走了不多遠,襲擊者再度出手了。這次的目標是老莫身後的楊蒼。

在葉離的感知中,當楊蒼路過一小片陰影之時,襲擊者突然從陰影中竄了出來,揮舞著利爪直奔楊蒼,突兀迅捷至極。

「吱吱」「嘭」

看著被楊蒼一拳擊飛在地上,四肢微微抽搐的襲擊者,月季眼神逐漸變得凝重了起來:「果然是遁山獸。」

想起葉離應該不認識這遁山獸,轉頭輕聲解釋了幾句:「遁山獸屬於二級低階魔獸,大概也就是相當於一階星使。生活于山體和地底之中,最擅長穿山走石,襲擊起來防不勝防。如果說這些都還算不得什麼的話,那麼遁山獸最大的問題就是喜歡群居…既然出現了這隻遁山獸,說明這個遺迹,可能已經成為了遁山獸的老巢…此行,恐怕不會太順利了。」

隨手在有些發暈著掙扎的遁山獸肚皮上補了一擊,直到它徹底沒了動靜,月季才繼續說道:「遁山獸一身盔甲極為厚實,弱點就在腹部。若是正面擊打的話,往往只能讓其產生片刻暈眩,若不狠狠補上一下,一旦恢復馬上就會鑽入地下逃跑。」

「嗖」

就在月季說話的當口,又是一隻遁山獸從洞壁之中鬼魅般地沖了出來,直直奔向葉離。

「葉離,小…」

由於是轉頭對著葉離,月季倒是直接看到了遁山獸的動向。剛要出言提醒,便有些無語地發現,葉離只是拳影一晃,那隻遁山獸便如同炮彈一般,「砰」地一聲再度反射回了來時的小洞,徹底消失不見。

猩紅的血跡在洞口潑灑了一圈。

「好吧,當我什麼都沒說。」翻了個白眼,月季轉過頭再度跟上。 一路走來,遁山獸襲擊不斷,不過好在眾人有了準備之後,倒也無驚無險。沿路發現了一間較小的石室,石室中竟然盤踞著一頭足足有水牛大小的遁山獸王。

差不多相當於高階星使的遁山獸王,戰鬥起來一改遁山獸們只是偷襲的風格,蜷縮著身子,轟隆隆戰車一般在石室內四處碾壓。

戰鬥過程中,老莫不小心被撞上一記,當真是猶如被坦克衝撞一般,頓時吐血重創。

最後還是楊蒼爆了一記大招,直接在遁山獸王的滾動軌跡上突兀冒出一柱火漿,將遁山獸王擊得飛到半空,開戰以來一直隱藏在鐵甲之下的柔軟腹部終於露了出來,被月季緊接著的一劍給絕殺。

戰鬥結束后,星力消耗不小的眾人氣喘吁吁地恢復了良久,才開始有力氣清點起這石室中的戰利品。

一圈掃蕩下來,石室中除了一些看似金屬礦石的石頭疙瘩以外,還有少量石質兵器和粗糙的藥丸狀物品。

賣相都很差。但看著三人滿臉欣喜的表情,尤其是老莫傷勢這麼嚴重,還有空擠出個笑臉,葉離便是意識到了些許的不尋常。兵器和藥丸看起來雖然製作工藝粗糙無比,但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極為濃郁。

忙活著收拾了一陣,還是月季再次承擔了解釋的工作:「這些兵器和藥丸,看起來粗糙,實際上都是些好東西。地底駝人常年生活在地底,相較其餘上古種族,戰鬥力或許算不上強悍,但對於地底資源的利用,卻是有著先天的優勢。」

拿著一把石質長劍,隨手便把一旁的岩壁砍出一道深深的裂隙,月季接著道:「這些武器中的一些上乘產品,威能已經完全不遜於星器了。只是可惜,還要再深入的話,這些礦石恐怕是帶不走了。」

「當然要深入,這才只是個開始而已。」楊蒼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一枚青色藥丸,足足有小孩的拳頭那麼大,縱然年代久遠,可觀其氣息,效力依舊龐大。

向著身旁的礦石踢了一腳,楊蒼滿不在乎地說道:「這種垃圾,帶著都是個負擔。我們的目標應該放得更遠。」

而此時的葉離,其實只是在機械性的參與收拾。 重生農女躍龍門 因為自從進入石室后,煉天盤小蘿莉竟然又蘇醒了過來,在葉離的腦海里嘰嘰喳喳的,吵得他不可開交。

「快點快點,就是那些礦石,我要我要,統統給我弄進來。」

尼瑪這怎麼一看到礦石,就跟見到棒棒糖的幼兒班一樣。只是目前情況不明,物品歸屬尚未定論,葉離也只得先安撫下小蘿莉的情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