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確地說,這一擊之下,那股霸道的劍氣中隱隱似有無數鬼魂叫喊,陰氣逼人。許楓縱身一躍,身體飛至半空,那道紫色劍氣如同一張網一般,幾乎橫貫了整個方形的地域,貔貅的戰刀攔腰朝許楓截去,等到許楓騰至半空,那劍氣撲了個空,打在了一旁圍觀的小魔頭之上,頓時化出千萬頭鬼魂,撕咬,啃食,那些無辜的小魔頭紛紛化成白骨。

Home - 未分類 - 準確地說,這一擊之下,那股霸道的劍氣中隱隱似有無數鬼魂叫喊,陰氣逼人。許楓縱身一躍,身體飛至半空,那道紫色劍氣如同一張網一般,幾乎橫貫了整個方形的地域,貔貅的戰刀攔腰朝許楓截去,等到許楓騰至半空,那劍氣撲了個空,打在了一旁圍觀的小魔頭之上,頓時化出千萬頭鬼魂,撕咬,啃食,那些無辜的小魔頭紛紛化成白骨。

萬魔荒咬斬!

許楓認得這種特殊的魔刃招式,那是在在許楓雲遊各大位面時看到過的信息,其實算不得什麼厲害的劍招,問題是許楓現在也不夠當年強大。這貔貅王手中的兵器,一擊之下,發出的劍氣中蘊藏著無數地底冤魂的靈體,除了強大的殺傷力之外,中招者還會被百鬼萬魔氣息所困,產生極為恐怖的持續傷害,而且一旦能擊殺活物,就會吸收他們的魂魄和精血,壯大自己,是一種越來越強的手段!

唯一的問題就是,也有會強大得駕馭魔刃的主人無法控制魔刃之內蘊藏的千萬魔魂,會被反噬。只是這滿載邪惡怨靈的攻擊也讓許楓異常棘手。

許楓當下揮動手中飛劍,一陣強攻,唰唰兩劍凌空劈去,兩道鋒利無比的劍氣直撲貔貅本尊,卻不料,貔貅動也不動,而許楓如同觸之無物一般,兩股劍氣直直地穿過了過去,竟然是一點兒傷害也沒有造成。

魔靈體質?可是看樣子又不像啊!

還能無視自己的劍氣,那還打個鎚子啊?貔貅輕蔑的咧開嘴,有一種奸詐的意味,閱人無數的許楓感覺個中必有乾坤!自己不能就此放棄。許楓開始套話了,問道:「貔貅王是吧,你們不是在魔窟好好的么?怎麼都跑出來了?」

「哼,還不是要感謝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我們眾魔頭跟隨著魔尊大人就在這萬魔林生存,後來敗給了一個叫柳雲天的修士,結果就被封印了,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了,沒想到這裡擁有了如此多妖獸,還有這麼多人類,嘿嘿。」

許楓恍然,原來是因為柳家堡的人去觸動了魔窟的封印,導致一些魔頭逃了出來,真是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正思量著怎麼對付這頭魔物,突然一個衝刺,嗖地一聲,全身化作一道白光,直朝空中的許楓衝擊而來!

「呼哧!!」

貔貅吼了一聲,竟然是直接撲了過來,許楓急忙橫劍格擋,只聽當的一聲悶響,身體猶如受到千鈞之力重擊一般,連手臂都被震麻了。剛準備抽刀回擊,只覺得頭頂一道寒光閃過,那貔貅王已經跳起來對準許楓的腦袋凌空劈下,這一招勢大力沉,直有開天劈地之偉力!許楓心中一急,不敢硬去招架,只得翻轉身子,巧之又巧的側身閃過。看也不看,無比的自信!

那長柄戰刀的刀刃貼著許楓的額頭落下,砸到地面,轟!一聲如同天雷滾落的炸響,許楓再看時,整個地面已經裂開了一個幾寸寬的大口子!

「好!大道之簡,看來你遠沒有你看起來那麼簡單啊。」貔貅不禁讚揚了一聲,柳湘如也是看呆了,剛才臉上還掛著擔憂之色,可是看到許楓躲過之後又高興的拍著手掌。

許楓摸了摸額頭的冷汗,好險啊!剛才幾乎是絕境,要不是自己縮骨功,把身子硬生生縮小了些許,可就要被砸中了。

許楓剛才被貔貅打中的時候才發現那麼一瞬間貔貅的魔靈體質有些變化,似乎又變得有如實體,不然它如何打得中自己的呢?許楓覺得貔貅是在轉換魔靈體質,之如果能掌握到進攻的時機的話,還能打敗它的,畢竟剛才貔貅的一擊雖然讓許楓氣血翻湧,但是並不致命。

隨著他一步步走來,手中的飛劍爆發出了攝人心魄的劍鳴,化成一道紫雷流光飛上了半空中,剎那間幻化成了無數道虛無般的劍影。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貔貅的獸臉上沒有絲毫驚訝,看著半空中的劍影皺眉說道:「這紫雷應該就是你最強的手段了。不過你打不中我的。」

「不試過怎麼知道?」許楓冷冷地說著,空中的劍影忽然綻放出刺目的劍芒,冷冽的氣息直衝天際,在這一刻,天際像裂開了無數道口子,那無數道劍影彷彿化成了傾盆大雨,朝貔貅傾瀉下去。

紫雷瀟瀟,劍芒刺骨。

「來得好!」貔貅暢快地大笑起來,但是笑容到了一半他就僵住了,因為劍芒都頓住了!許楓眼睛可是一直盯著它,剛才一瞬間,許楓看到了,貔貅的身體如波紋一樣蕩漾了一下!肯定是又魔靈體質化了!沒有實體的話,許楓頓時一收勢。

許楓的舉動讓貔貅有些坐不住了,他沒想到許楓僅憑一次攻擊就知道自己的秘密!他的觀察能力如此細微。又過了一陣,貔貅的身體又發生了變化,許楓沉聲一喝!無數道劍影這才傾瀉而下。貔貅的龍頭觸鬚伸出,撐住了頭頂,他使用的也不知是什麼魔功法訣,手掌上竟出現了一片片由真氣凝結而成的黑色鱗甲,晶瑩剔透,而且這鱗甲還在蔓延,眨眼間便將他的整個身體抖覆蓋住了,保護地密不透風。

叮叮叮!

劍氣落在他身上發出了刺耳的聲音,濺起了無數火花,可卻始終穿透不了這層鱗甲。

「許楓加油!打敗它!」柳湘如大聲為許楓加油。

「嘿嘿,還不趕快拿出你的全部實力?這樣是贏不了我的。」貔貅的聲音響徹天空,他頭頂又凝聚一把戰刀,凌空擊出一道紫黑色魔芒,濃郁的天地真氣頓時匯聚而來,晶瑩剔透,宛若實質,閃電般向柳湘如飛去。

「啊!」柳湘如嚇了一跳,沒想到這貔貅如此卑鄙,突然轉向了自己。許楓也是大為惱火,這些魔頭真是聰明啊!許楓急忙棄了劍陣,趕到柳湘如面前,揚手一道紫雷,把那把魔刃戰刀給打飛了,如果萬魔百鬼咬打中柳湘如,那可就是沒救了。

許楓面無表情,對貔貅這種做法沒有絲毫意外,於剎那之間再次出手如電,雙手似乎穿透了虛空,密不透風的拳影和劍氣,把貔貅環繞著,不讓它有喘息的機會,時刻盯著貔貅的靈體轉換。

貔貅見自己的小把戲被許楓看穿,所幸決定硬碰硬,魔靈體質其實貔貅還不能運用自如,只能是短暫變換而已。許楓有所防備就沒用了。 面對貔貅這樣的對生死大敵,許楓的眼睛毫無感情,淡漠地不是人所應該有,這就是能在戰鬥中讓修行者的心神不為外物所影響,從而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戰鬥中,百分百地發揮出自身的實力。許楓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可謂第一次,就連上次在地宮面對玉骨假魅都沒有這麼認真,因為許楓還要時刻防備貔貅偷襲柳湘如,許楓可謂一心二用了。

而且他進入這個狀態之後,對外界的感知也會變得敏銳無比,哪怕是空氣的流動也是清晰可見。遠勝同界境的對手!

叮叮!

貔貅的觸鬚化成了兩道長虹,準確無比地點在許楓的劍刃之上,真氣噴薄而出,那柄長劍似乎不堪重擊,幾乎彎曲成了九十度,發出刺耳尖銳的嗡鳴,不過因為有許楓的靈力加持倒也沒有折斷。許楓的身體猛然一滯,那震蕩的氣勁傳遞到他的手上,讓他的手掌微微發麻,不過他的反應極快,劍尖猛然壓向地面,身體朝著前方旋轉,擊出漫天的劍光,點、抹,刺向前,一招一式都充滿著肅殺之意。

貔貅的周圍方圓十丈以內都在他劍氣的籠罩之下,無論向哪個方向閃躲,他都已經無法避開,貔貅也根本沒想過要閃避,在瞬息之間,他頭頂又凝聚了一把戰刀魔刃。叮,叮,叮……又是一連串劍指相交的聲音,貔貅似乎能預知許楓下一劍的位置,總能在長劍觸及他的身體之前,便將攻擊擋了下來,精確無比。

就在兩者斗個旗鼓相當,柳湘如緊張的揪著阿福的一副,卻是意外的把阿福個弄醒了,原來柳湘如過於緊張,把阿福的手臂的掐痛了。阿福驚道:「二小姐?快走,好多魔頭。」

柳湘如氣道:「走什麼呀!你已經是鬼門關走過一遭了拉!」柳湘如把阿福的遭遇和許楓救他的過程說了一遍,阿福聽到許楓為了救自己,居然使用出自傷的法子,不禁十分感動,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可謂是阿福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見到!

「沒想到許楓如此救我,有我阿福一天,許楓就是我的大哥!」阿福豪氣干雲的說道,卻是被柳湘如有手指一敲:「別吵,許楓正和那個魔頭貔貅王打呢。」

許楓凝神一甩手,大吼一聲:「鹿死誰手還未知!」瞬時之見半空中金光萬道,鴻蒙龍尊巨大影子衝天而起。碰!鴻蒙龍尊直接撞上了貔貅王化成的妖魔氣團!一下子擋住了!絲毫沒有被魔化或者腐蝕的跡象。

原本成竹在胸的貔貅王頓時發出憤怒的怪叫,必殺的一擊被半空中強烈的萬道金光一下擋住。而且貔貅王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不斷削弱,不知道往哪裡流失了?

「那是什麼東西!」貔貅王感覺不對勁了!它一開始還以為是一頭金色的巨龍,但是它感覺不到鴻蒙龍尊的絲毫力量,只覺得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流失。

可是它知道的已經太晚了,從一開始鴻蒙龍尊抗住了貔貅王的魔氣龍捲風就註定了它的失敗。

「吼~!」咆哮的龍吟,直接貫穿了那一團龍捲風,魔氣消散於無形,最後貔貅翻滾落地,剛才還自信滿滿,一瞬間變得如喪家狗,黑色的魔氣凝聚的軀體也有一部分顯得十分空洞。

許楓手持紫雷,凌空一下,貔貅王已經無力反抗,魔體本尊已經被破壞,臨死前還不忘囂張大叫:「你會被魔尊殺了的!活不長久的!」

滋啪!一聲驚雷打下,貔貅王最終消亡,紫雷也相當克制這些魔頭。在貔貅王消失的一剎那,魔氣被紫雷凈化的一剎那一塊晶瑩的天玉心魄掉了出來。

許楓大喜,同時打起了其他小魔頭的主意,只是這些小魔頭都機靈,一個個飛快的跑掉,許楓也不急,反正等下還要去魔窟。

柳湘如和阿福都看呆了眼,許久才發出感嘆:「許楓,你真厲害!」

許楓訕笑,道:「快走吧,興許還能救一些人。」阿福一聽,居然還不逃,要去魔窟?急忙搖頭:「二小姐,許楓,千萬不要,魔窟里的強者絕對不是我們能對付的!你看,這個在這裡大頭陣的魔頭都逼得許楓你如此狼狽了,裡面會有什麼怪物呢?」

許楓豈會不知?他只是擔心柳湘如,他認為柳湘如見到了魔窟的危險就會放棄的。柳湘如此刻倒是被阿福所說的話打動了,這裡最強的就是許楓,這是很實際的問題,如果有許楓也對付不了的魔頭,那麼結果可想而知。

阿福為了不去魔窟,繼續勸道:「二小姐,柳夫人身邊有我爹照應,我爹可是十五等境的強者,我相信他們會回來的。」

柳湘如正陷入沉思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求救信令打了出來,是魔窟那邊,許楓道:「我過去看看,你們都在這裡等著,阿福,照顧好二小姐,慎防那些小魔頭作亂。」

「許楓!」柳湘如心裡亂糟糟的,既想去救自己母親,卻又擔心自己三人全軍覆沒。許楓安慰道:「聽阿福的沒錯,老管家修為那麼高,不會出事的,你們安心等一等,我去前面看看。」

前頭一個又是小寨,許楓看到一大波人集中在那裡,領頭的似乎是柳蕊。許楓心道晦氣,本不想去救,想想既然都來了,還是盡一盡人事吧。

「嗷嗚!」

「嗷嗚!」

一聲聲狼叫在黑夜傳響。在沒有柳家堡主力修士的情況下,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了。一般妖獸還算了,但是這要面對是被魔化的妖獸啊!

熊熊的火光之下,只見寨子外萬獸涌動,漫山遍野都是遊動的綠色的妖獸眼睛,各種低階的靈獸如同浪濤一般撲向營寨湧來,震耳欲聾的獸吼讓人心驚膽顫,魔頭率領的妖獸的炮灰隊伍來了。

「真是沒用,到底誰做看守的?居然讓他們掙脫了魔氣禁錮?不過也罷,這些愚蠢的人類還以為有人會來救他們,哈哈哈。」一頭魔氣凝聚而成的麒麟,肆意的咆哮:「這裡沒有高手,你們圍攻他們,生吃他們的血肉!我去洞口那邊。」

一眾小魔頭髮出興奮嚎叫。

營寨不過是魔頭臨時修建的據點,雖然粗大的木頭也有十餘米高,但是面對如潮水洶湧而來的被魔化的妖獸的衝擊之下如同一道隨時會潰毀的大壩,地面上的木樁震得咯咯跳動。眾修士也不得不再次應戰聯合起來的獸潮。

那些會施術法的妖獸噴出零星的火球、閃電、風暴、控石、等叮叮噹噹的打在城牆上,有厲害的甚至能讓修士直接死亡,除了柳家堡的家丁又有誰懂得使用神通呢?只消片刻,他們就要被魔化的妖獸給滅殺。

成群結隊的修士手持法寶,懸浮在半空,對首先衝進來的魔化妖獸進行圍殺,由於魔化的妖獸太多,會道法的在後面猥瑣,只會橫衝直撞的在前面,還形成包夾的態勢,不時有人受傷或者戰死。天空上偶爾有會飛的妖獸撲下來襲擊柳家堡的精英家丁,不過幸好數量不多。許楓手提長劍在化作一道遁光,尋找柳蕊的身影。

「快,那邊……冰霜飛鳥,跟我去堵上!不讓它們威脅傳送陣。」一名修為破強的柳家堡執事沉聲大喝,背後漂浮三把著短刀奔向左方,身後十多柳家堡家丁殺氣騰騰地跟了上去。忽然頭頂上方突然傳來一聲戾厲的鳴叫,一頭實力威脅得了五等境修士的禿鷹急速俯衝,旋轉形成了雷電漩渦,抓向這名粗心大意的執事。

「小心!」許楓大喝一聲提醒,靈寶飛劍在紫雷之力全力灌輸下脫手飛出。

噗!飛劍帶著銀月毫光貫穿禿鷹的身體,禿鷹慘叫一聲,鮮血飄灑,卻未能剎住沖勢,轟然摔落在城頭,那名剛反應過來的執事卻被當場撞得飛出了人群之中,落入萬獸群眾,一瞬間沒了影子。

許楓急急奔過去探頭一看,瞬間就被多頭靈獸吞咬分食了,整個過程那名跟自己修為相當的執事幾乎沒有機會掙扎。面對洶湧的群魔,個人實力不夠突出的話,實在是無法應付啊!

「快看,那是什麼?」有人突然驚懼地叫了起來,指著前頭一群蜘蛛一樣的妖獸。許楓頭皮一麻,那不是蜘蛛母王的子孫嗎?怎麼還有那麼多啊!而且被魔化后凶性更殘,修為也直接提升到了五等境巔峰!

許楓忙看了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見幾頭蜘蛛一般的怪物舉著鐮刀般的爪子正錚錚錚地往柳蕊那裡奔去,六條鐮刀一樣的長腿在日光下閃著血紅色的寒光,刺進修士的身體就好像切豆腐一樣容易。最讓人恐懼的是,這些蜘蛛竟然還擁有了一團魔氣護身!根本不能跟生前相提並論。

「這些魔化的妖獸變強了很多,已經不能等閑視之。」有人尖聲叫了起來,尖叫還尖叫,卻是不去對付,反而是畏縮跑了,逐漸開始四散逃跑了,都盼著那些魔化的妖獸會吃別人,吃的不是自己,都堅信自己能渡過這一劫!殊不知這樣反而是容易讓後面無法湧上來的妖魔更加容易各個擊破。 「快聚攏回來!不能分散走。」許楓冷靜地吩咐道。十多名也知道分散只有死的更快的修士都戰戰兢兢地躲在許楓的身後,返虛大乘境的實力未必能應付得了這些不怕死的妖獸啊,誰都不想死在這裡。

許楓仔細觀察了四周一會,扭頭一看,見到奔在前面的竟然是手提長劍的柳蕊,一身修腰緊腿的紅色道裝,如同一團火焰,英姿颯爽。

「許楓,你怎麼會在這裡?剛才怎麼沒見到你?」柳蕊見到許楓不禁有點意外,還以為許楓早就死了。在見到許楓的一剎那,柳蕊感覺到劫難道的平息,這讓柳蕊十分意外,她自然明白危險的感覺為什麼會突然沒有了,就是因為許楓的出現。

柳蕊疑惑的問道:「你是來救我的?」許楓聳聳肩:「盡人事,路過總不能見死不救?」柳蕊有些驚訝的捂住小嘴,她沒想到許楓還願意救自己,不過轉念一想:「我可是柳家堡的二房二小姐!他救了我,肯定是想著跟爹邀功,他哪有那麼好心呢。」

許楓一指前面妖蛛道:「蕊小姐,它們數量眾多,我們趕緊抱團撤離吧!」

柳蕊緊張道:「去哪裡?剛才一團魔氣橫掃而過,四周的都是魔頭的手下。」

許楓發覺她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抖,用屁股想也知道這些妖蛛定然相當厲害,忙道:「且戰且退,我能保護你離開的。」

柳蕊認定許楓是來救自己,邀功的!這個男人睡了自己,還要從自己身上得到更多,沒門!柳蕊一咬牙,扭頭對著身邊所有家丁嬌喝道:「馬上去集中更多人來!這裡堅持一下!剛才已經發了信令,柳家堡的大部分很快回過來的。」

那名弟子急急跑去走了去叫人,柳蕊冷著臉吩咐剩下的三十多名修士結成劍陣擋在她的身前,那意思竟是讓這些修士給她當盾牌。這些修士戰戰兢兢地舉著大劍呈半月形護住柳蕊,臉上露出悲壯之色。

「許楓,快到我身邊來!不要亂跑」柳蕊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地命令道。許楓猶豫了一下還是來到柳蕊的身邊,這樣也能更好的保護她,同時也拿定主意,等會真是威脅到他自己的安全,立刻施展所有神通走人。而且許楓也抱有一絲希望,說不定柳夫人看到求救信令會趕來,那麼就能救更多的人!

「蕊小姐,你知不知道大公子是否有進入魔窟。」

柳蕊瞪了許楓一眼道,沒好氣道:「問這麼多作甚,等下千萬別亂跑,否則我們護不了你!你修為這麼低,送上去就是死。」許楓心裡十分不滿,這個柳蕊真是刁蠻,要不是自己也抱著柳夫人能來救走更多人,才不搭理這個女人呢。

沒多久,所有分散的修士又從新集中起來,背靠著一山丘,魔化的妖獸固然多,但是他們能攻擊的範圍固定,後面更多的妖獸是沒從下手,眾人略微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只是好景不長。

嚓!嚓!嚓!

一根如同銼刀一樣的暗紅色長腿出現在眾修士面前,不足十步的距離,緊接著便是一一張沒有相貌的面在嚎叫。柳蕊手中的飛劍精光流轉,滋的飛斬出去,斬在那條腿上。首當其衝的那個魔化妖蛛身上掛滿了閃爍電弧,一陣亂顫之下便摔了回去。

眾人見狀卻是沒啥興奮的,大家都不是弱者,剛才柳蕊飛劍斬中妖蛛時的情形大家看得很清楚,飛劍根本沒有斬斷無面蜘蛛的皮肉,這說明了無面蜘蛛的防禦力極為強悍,至少前肢的堅硬程度不低於柳蕊手中的仙寶飛劍,僅僅是被強大的衝擊力沖了回去而已,對它們來說那是不痛不癢,可是對柳蕊來說卻是五成的攻擊力了。

當!

人面蜘蛛兩根前肢擋開三十多名修士鋒利無比的飛劍,噝噝的怪叫著撲向眾修士結成的人牆,兩根銼刀一般的前肢展開了血腥的殺戮。前排的修士手中的大劍觸之即斷,有的釋放出最後的保命手段,數件法寶同時進攻,但是那人面妖蛛嘴巴一吸,頓時把那些修士的魂魄給吸入肚中,失去魂魄的修士口吐鮮血,身形一滯,人面蜘蛛在一頓猛衝,瞬息間血肉橫飛,慘叫連連。柳蕊臉色煞白,手忙腳亂地指揮著飛劍亂砍了十餘劍才將人面給逼退。

許楓自然也有幫忙擊殺一些妖蛛,可是後面太多了,殺不勝殺!他一個人支撐一面已經沒用了,其他方向崩潰了。

雖然逼退了人面蜘蛛的一波進攻,但幾乎人人都受了傷,死掉的大多是被開膛破肚的,死狀慘烈血腥。那些被斬斷手腳的傷者痛苦地慘嚎著,傷口滋滋的冒著黑氣,斷了手腳,戰鬥力已經大損,逃也逃不掉。

許楓見大勢已去,柳夫人還不來,道:「蕊小姐,我帶你走吧。我想二小姐也不希望你死。」

柳蕊發覺自己的命令錯了,但是不能在許楓面前失了面子,依然命令道:『誰都不準走,誰敢動一下便殺了誰!我爹可是堡主!大夫人很快就會過來就我們的,許楓,你是想獨自逃命嗎?沒想到你這麼自私!」

許楓還想說什麼,柳蕊凌厲地瞪了許楓一眼,厲聲道:「再多說一句,連你一起殺了!別忘了,你只是一個家丁。」許楓頓時氣炸,好好好,你要死,老子可不陪你死,等等,不行啊。他老子還是很厲害的,許楓還是有能力帶著柳蕊離開的。等會不管了,綁架她吧。許楓冷哼:「要不是你也是湘如的同父異母的姐妹,我才懶得理你。」

噝噝!

一排妖蛛同時返回,踐踏著眾多修士的屍體,餘下的人絕望地舉起飛劍繼續充當炮灰,妖蛛踐踏著眾多家丁的屍體,口中一邊吞噬著他們的魂魄一邊霍霍地揮動著兩根殷紅如銼刀般的爪子,嘴巴不停的抽動,咯吱咯吱的磨著白森森的牙齒,十分磣人。

「衝上去!阻止他們!」柳蕊被嚇的俏臉煞白,大腦一片空白,嬌喝著命令眾修士衝上去。剛才御劍驅趕妖蛛幾次,柳蕊已經不想再等了,哪怕讓這該死的許楓救走自己也認了。

剩下兩百多名修士瑟瑟發抖,猶豫著不知該怎麼辦,又一批妖蛛已經來到面前,體型頗為龐大居高臨下地厲嘯,並沒有急著進攻,圓珠般的眼窩內的紅芒明滅閃爍,十分詭異。

「快衝,把它們砍下攔下來!都聾了嗎?」柳蕊厲聲喝道。

許楓反駁道:「不要衝!防禦!陣型不能散。」柳蕊扭頭狠狠地瞪著許楓,指著許楓鼻子道:「許楓,你發什麼命令,我才是主子!」

「就憑我更在乎他們的性命!你的方式只會讓無辜他們去送死。」許楓悍然不懼地反駁道:「沒見剛才衝上去十個人已經死了嗎?」

柳蕊手中長劍一揮,將許楓肩膀刺傷!狠厲地喝道:「沖,誰敢不沖,殺無赦!」事出突然,柳蕊修為雖然弱於許楓,而且許楓也沒看著柳蕊,現場過於混亂,許楓也沒料到這女人竟然會刺傷自己!許楓有些愕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不管她離開呢?

柳蕊已經近乎癲狂了,到處都是魔化的妖獸,她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眾弟子嚇得面無人色,看到兩個頭腦爭吵,最後許楓受傷了,看來是柳蕊贏了,唯有一起吶喊一聲揮舞著大劍向城垛上兩隻妖蛛撲去。「你也給我沖!」柳蕊長劍指著許楓的咽喉,眼中殺機隱隱。許楓面沉如冰,肺都要氣炸了,怒喝道:「柳蕊,你瘋了!」許楓一巴掌賞了過去!

「你打我!你敢打我?」柳蕊怒容滿面。

許楓冷冷的說道:「我走了,你好自為之,本想救你的,我發現我錯了。」

柳蕊瞳孔一縮,對啊!自己光顧著不讓許楓佔便宜,怎麼忘記了劫難道的消失是從許楓出現后才消失的!柳蕊急忙拉住許楓,忍住臉上火辣辣的痛楚,哀求道:「許楓,我…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不聽我的命令,我….我是無心的。我跟湘如是好姐妹,你不救我,湘如會怪你的,我爹也不會放過你的。」

許楓絲毫部位所動,冷哼:「道歉!」

「我…對不起,我錯了。」柳蕊不甘心的低下頭,通道:「我已經軟聲軟氣的求你救我了!你居然還讓我道歉?你一個低賤的家丁,比我還囂張!」 嘶!一頭妖蛛突然張嘴噴出一蓬黑色的火焰,又像魔氣,魔化的妖蛛終於使用魔道術法了,直接衝上去的十多名修士頓時慘叫不絕,叮叮噹噹地扔掉手中的大劍,雙手抱著頭臉在地上打滾痛叫,裸露的皮膚滋滋地冒著黑氣,一股強烈的腥臭味在空氣中散發開來。

柳蕊嚇得面無血色,許楓也是倒吸一口冷氣,這種什麼東西,前頭那些五等境修士竟然抵擋不住片刻!許楓猶豫了一下,大喝道:「快走!」拖著發獃的柳蕊轉身便要飛遁離開。

咔!許楓腦袋直接撞到了一面結界之中,什麼時候這個小範圍內被布下了結界?

「嘰嘰嘰嘰。」周圍的魔頭嘲弄的笑了起來。

嘶!擊殺了前面的眾多家丁,勇猛衝鋒的妖蛛終於來到了面前,這次的目標正是許楓和柳蕊。柳蕊驚叫一聲,突然用力一拽許楓,將他擋在自己的身前。許楓本來要拖著柳蕊閃避,結果被撞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沒想反被她拿來作擋箭牌,不禁又驚又怒。

這時黑色魔氣已經兜頭燒下來,躲是躲不開了,那股看不透的威力叫人恐懼,要是被燒著,就算不死恐怕也得斷手斷腳了。許楓來不及多想,迅速地轉過身去,渾身紫雷,環繞著身體,形成一層護罩,那些黑色的魔氣流向一旁,許楓腳下一用力!隨後縱身往前躍出。誰知柳蕊這娘們緊緊揪著許楓的衣領,許楓沖得急,嬌小的身軀幾乎縮進他的懷中。要是許楓自己一個人,躍到更遠的地方不是問題,不過現在被柳蕊拖絆著根本施展不開,看上去就像柳蕊和許楓擁抱著摔倒在數米開外。

「啊!」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悶哼,這一衝,也幸虧摔下的時候,許楓釋放出暴虐的紫雷,瞬間清出一片空地。慌亂之中許楓一手按住柳蕊的胸部,柔軟,圓滾滾的,柳蕊不禁嚶嚀一聲,大腦一片空白,只當許楓趁亂非禮自己,這個許楓竟然還如此大膽!柳蕊又羞又怒,這傢伙的手還抓得那麼用力!

「混蛋,你還敢摸我,我殺了你!」柳蕊緩過氣來,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尖叫,用力推開身上的男人,提劍便要給許楓捅個透心涼。

可是柳蕊突然感覺到背後一股殺人的寒光,那些被魔化的魔頭兩眼紅光閃閃,突然嘶的一聲加速奔來,速度竟然十分快!柳蕊頓時面色變得慘白,掉頭就跑,還一邊命令道:「許楓,擋住它們!這是你做家丁的責任。」

許楓站起來,看了看形勢,妖蛛的結界能擋住自己的遁術,卻是無法阻擋修士直接離開,足底全力發動,紫雷環繞,完全不怕這些低階魔頭,還竟然嗖的超過了柳蕊。柳蕊愕了一下,接著怒不可遏地喝道:「許楓,給我停下擋住它們,聽到沒有!它們。。。它們。。。啊,趕上來了,救命啊。」許楓頭也不回。

這樣惡毒自私的女人,許楓才懶得理她,最好被妖蛛切成十塊八塊,如果真留下做肉盾,該走的時候不走,要走的時候居然拿自己墊背,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想的什麼。許楓腳步絲毫不停,兩人漸漸拉開了五六十米米的距離。柳蕊氣得玉牙都要咬碎了,拚命追趕,要不是許楓釋放紫雷,消滅了眾多魔頭,她也沒那麼順利跟著許楓。想到會被妖蛛斬成碎肉吞食掉魂魄,柳蕊嚇得俏臉煞白,看著許楓遠去的身形,距離越來越遠,竟然委屈得悲從中來,一邊跑一邊哭叫哀求:「許楓,你等等我,你不能丟下我!你欺負過我,嗚嗚嗚。。。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要給我負責。」

許楓又好氣又好笑,不屑的回頭豎起了中指,跑得更加快了,眼看就要離開結界範圍了,跑出去就能使用遁術了。柳蕊見到哀求不行,絕望之下大聲罵道:「許楓,你個孬種,還是不是男人,扔下你我一個柔弱女人自己逃命,垃圾人渣,禽獸不如的東西!」

許楓銀牙一咬:「臭娘皮!」許楓想起被柳蕊拿來作擋箭牌不禁低罵了一聲,要殺自己的人,許楓從來不會憐憫。剛剛走,卻聽到柳蕊慘叫一聲,抬眼望去,見她腳步踉蹌,一個魔魂纏住雙腳。

「許楓,快來幫我,求求你!」柳蕊帶著哭腔悲叫,她已經有點抗不住了,許楓冷笑一聲,扭頭便走,忽然想到柳相如那張溫潤如玉的臉,暗道:「如果二小姐知道我對她見死不救,會不會……算了!算我許楓愚蠢一次!」

許楓急急奔了回去。柳蕊此時已經岌岌可危了,許楓站在十米外一揚手,冰封飛霜,一瞬間把那些魔頭給冰封住。

「快跑!」許楓一邊喝道一邊替柳蕊護法。

柳蕊趁機轉身就跑,許楓一把拖住柳蕊發足狂奔。柳蕊死死地箍住許楓的胳膊,生怕許楓將她扔下一般,俏臉蒼白地顫聲道:「許楓,別丟下我,回去后我讓爹爹給你許多許多的好處!」許楓眼中閃過一抹鄙夷,冷冷道:「別死勒住我的脖子,我還要喘氣的!」

「哦!」柳蕊顫了一下,稍稍放鬆了些。許楓頓覺輕鬆了許多,速度也快上不少,漸漸跟緊追不捨的魔頭拉又開了幾十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