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霄何其聰明,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道:「你們是走私靈雷果的?」

Home - 未分類 - 李雲霄何其聰明,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道:「你們是走私靈雷果的?」

三人都是臉色一變,閃過陰沉之色,但很快恢復如常。

駝背老者咳嗽了幾下,道:「話不能說的這麼難聽,什麼走私靈雷果,這可是犯了海木鎮最大的忌諱,會被追殺的。我們只是批發靈雷果而已。」

「對,就是批發」

那方臉農婦也跟著開口說道。

李雲霄皺眉道:「難道海木鎮對靈雷果還有購買限制?」

三人都是一愣,古怪的重新打量起李雲霄來,丹鳳眼男子更是瞪眼說道:「怎麼你不知道?難道你不是來買靈雷果的?」

李雲霄道:「我確實不知,還請三位詳細說說。」

丹鳳眼男子臉孔立即沉了下來,冷笑道:「休要耍什麼心機,若非為了靈雷果,怎麼可能花費數天時間從定天城直接飛來?」

李雲霄解釋道:「我原本是打算去另一處地方的,空間傳送的時候出了差錯,直接傳送在離此地萬里之遙的地方,這才來海木鎮,打算通過此地的傳送陣離開。但靈雷果我也是極感興趣的。」

他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法,抬起手來,一絲青色雷電在指尖閃動一下,便消失不見。

三人都是瞳孔一縮,特別是駝背老者,眼中閃過一絲極度的震驚和忌憚之色。

因為李雲霄剛才施展出來的雷電之力,異常的精純,就連主修雷系功法的他也是自嘆弗如。

「咳咳,朋友既然對靈雷果有興趣那就好。」

駝背老者咳嗽了幾下,才道:「海木鎮的規矩,任何一人都只能購買有限的靈雷果,並且要進行極為嚴格的管理和登記。即便是高階武帝,一人也只限購一百枚。」

他說完后謹慎的盯著李雲霄臉上變化,想看出一點端倪來。

因為他始終懷疑對方的修為,在這般年紀完全不可能踏入高階武帝,至少名揚天下的北域四秀都做不到。

「一百枚?那夠什麼」

李雲霄臉色沉了下來,哼道:「靈雷果只有拇指大小一個,對於主修雷系神通的強者來說,一萬枚才堪堪夠用。

「一萬枚」

三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氣,顯然是被李雲霄信口開河的數字嚇到了。

方臉農婦道:「不知朋友想要多少枚?」

李雲霄反道:「不知你們能提供多少枚?」

方臉農婦嘴唇動了下,欲言又止,還是轉頭看向駝背老者,顯然駝背老者才是三人的主心骨。

這也極為正常,武者世界,本來就是強者為尊。

駝背老者道:「一萬枚我們是肯定拿不出來的,其實我們手中也沒有多少存貨,只是平時節省下來一些,再加上四處收購了一些,也就千枚左右的樣子。」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李雲霄心中一陣冷笑,知道駝背老者必然是在說謊,三名中階武帝強者,豈會為了區區千枚靈雷果守在海木鎮外找買家。

他也不點破,只是說道:「既然如此,那也沒什麼好談的了。一千枚,遠不夠我所需,我還是直接進海木鎮去看看吧。」

駝背老者也不阻攔,直接讓開道來,「那就沒辦法了,朋友請吧。」 那方臉農婦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身子微微動了下,而丹鳳眼男則是眼中精光一閃而逝,只有駝背老者依然是面無表情,淡定自若。

三人的神態盡收李雲霄眼底,不由冷笑一聲,二話不說就直接化作遁光離開,往海木鎮而去。

方臉農婦看著李雲霄消失在前方,這才忍不住說道:「駝老,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買家,而且也是這般大手筆的,為何……」

駝老打斷道:「不用說了,此人極不簡單,我們必須小心謹慎才行。」

丹鳳眼男子神色一動,吃驚道:「駝老的意思是,他的修為……不會真的是高階武帝吧?我觀他骨齡只有二十歲上下,若是修為……」

三人都是臉色不太好看,若眼見之事為真,未免太逆天了點,逆天到讓人無法相信。

丹鳳眼男子穩了下心神,道:「天武大陸後起之秀中,當以北域四秀為尊,我當年曾見過北冥來風公子和厲飛雨公子,的確是資質驚天,但以那般天賦,現在能夠踏入中階武帝也就頂天了。」

駝老沉聲道:「嗯,此事的確有蹊蹺,所以我不得不小心為上。但你說錯了一點,大陸後起之秀中,還有一人穩在北域四秀之上」

丹鳳眼男子臉色一變,驚道:「你是說被前紅月城城主姜楚然稱為後起之秀第一人的李雲霄?」

方臉農婦也是吃驚道:「難道此人是李雲霄?紅月城通緝此人有一年多了,完全沒有任何音訊。就好像跟姜楚然一樣徹底消失了,我更有聽傳聞此子早已隕落。」

駝老道:「傳言豈可信?被紅月城通緝之下,誰的日子都不會好過,此子極有可能躲在某處修鍊了一年半載才出來。」

方臉農婦道:「那我們該怎麼辦?」她眼珠子一轉,道:「不如我們將此事通知紅月城,聽說那懸賞極為豐厚,不會比我們賺這辛苦錢差。」

駝老白了她一眼,道:「我也只是猜測而已,但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此子更大的可能性就是身懷隱匿修為的寶物,或者此子非我族之人。」

丹鳳眼男子點頭道:「若非人族,以我們的眼光定能一眼看破,想必是有什麼隱匿修為的寶物才是。剛才應該稍稍出手試探的。」

方臉農婦臉色一寒,陰冷道:「不如現在追上去?」

駝老搖了搖頭,道:「還是那四個字,小心為上若他真的需要一萬枚靈雷珠的話,整個海木鎮能夠提供出來的,也只有我們了,他最終還是會找到我們這裡的。」

方臉農婦道:「但若他只是信口開河,根本不要這麼多呢?我們手裡囤積了如此多的貨物,實在是坐立難安啊

丹鳳眼男子也是憂慮道:「我現在只希望趕緊將這些東西出手,若是被神木世家發現的話,怕是會直接將我們挫骨揚灰了。」

駝老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道:「不急此事還有他們頂著,他們比我們更急。而且我昨日聽說萬寶樓的江修真也來到了此鎮,極有可能是為了靈雷果來的。」

「江修真?萬寶樓專門負責定天、定海等三城事物的大執事?」

丹鳳眼男子臉上光芒一亮,道:「若真是此人到了,也許真的有脫手的機會。我聽聞此人貪得無厭,好色無度,是極好氵溝通,之人。」

駝老點頭道:「這等身份的人物來海木小鎮,除了靈雷果外,想不出其他事情了。只不過江修真一出現,就已經被各方勢力盯上了,想要聯繫上極為不易,但他們應該會想辦法的。我們還是繼續在這裡守候買家吧,至於那個年輕人……,劉淮,就由你去盯著吧。記著,小心為上,千萬別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來。」

丹鳳眼男子正色道:「是放心吧,駝老。」

方臉農婦狐疑道:「以此人跟神木世家的關係,需要特意來海木鎮嗎?」

「哼,神木世家算個屁」

駝老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鄙夷之色,道:「若是沒有那方勢力,就憑神木世家這種小角色,也能控制住海木鎮如此大的市場?神木世家雖是發源於海木鎮,但也只是傀儡而已,本身能夠得到的靈雷果份額就不多。」

丹鳳眼男子吟聲道:「若真是萬寶樓有意進來那就太好了,我們就可以乘亂撈上一大筆」

三人相視一笑,身影漸漸變淡起來,很快消失在天空上。

李雲霄遁飛了數個時辰后,直接望見廣闊無垠的北海,在海濱之畔聳立著一座小城,直接從大陸上凸出一塊土地延伸到海中,就像是一座島嶼懸浮在海面上一般。

四周布滿翠綠色的叢林樹木,延綿開來有數千上萬畝之大,像是一片翠綠色的森林。

那片叢林都是奇高無比的古樹,根莖直接深入到海水中,並沒有接壤泥土,無數古樹的根莖在水裡盤亘交織,形路,將整個海濱全部霸滿。

那些巨樹李雲霄認得,正是神木世家令牌上刻畫的那種參天古樹,也就是結靈雷果的無根之青樹。

他施展出月瞳望了下去,不由得心中微微一驚,在方圓數百畝的海域內,都藏有禁制,好像是一座偌大的陣法隱在下方海域里,直接將整個小城和所有無根之青樹籠罩其中。

「如此大手筆的陣法,光是維持其運轉就需要極多的資源,這神木世家似乎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渣。」

李雲霄凝視著那些巨樹叢林,其內隱約傳出的雷系元素,令他感到一陣怦然心動,身體上直接閃過「噼啪」的雷光,雷訣被下方的巨大場能所引動。

「想不到還有如此雷林電海,造物之神奇不可盡數。」

李雲霄心中一陣喜悅,幾個閃身之下就落在地面上,朝著小城飛奔而去。

城外幾乎空無一人,因為此地偏僻,所有人員往來都是通過傳送大陣。

城門處也只有幾個懶散的武者守在那,直接懸空盤坐修鍊著。

其中一人睜開眼來,露出不快之色,道:「叫什麼?從何而來?姓名?何門何派?來做什麼?」

李雲霄道:「李飛揚,散修武者,不屬於任何門派。空間傳送時出錯了,落在城外,來採購靈雷果,實力七星武尊。」

那人眉頭輕輕一挑,微微露出吃驚之色來,那冰冷的神色緩和了不少,道:「如此年紀便有七星武尊的修為,年輕人天賦不錯。」

他拿出一個玉牌來,凌空畫了幾下,打入幾道符印。

玉牌在空中閃爍不停,數十道金光匯入其內,在上面凝成一些奇特的符號,隨後便朝李雲霄飛去。

「這是你的身份牌,收好了。這是購買靈雷果的必須之物,任何一樣交易都會記錄其中,此牌伴隨你一生,凡是來到海木鎮都必須用上。」

李雲霄拿好玉牌,道了一聲謝后便朝城內而去。

那名男子望著他消失的背影,開口道:「二十歲上下的年紀便有七星武尊修為,在大陸上也算是頂尖的天才了,更難得的是此人無門無派,不知能否將他收納過來。」

身後閉目修鍊的幾人也微微睜開眼來。

其中一人冷笑道:「無門無派?我看此人氣息內斂,那七星武尊的修為也是恍惚不定,似乎不像表面看到的這樣簡單。」

另外一人也是開口說道:「的確,雖然只有七星武尊,卻不知為何給我一種難以匹敵之感。」

「什麼?」

其餘之人紛紛吃驚起來,那名製作玉牌的男子更是臉色大變,震驚道:「會不會弄錯了?你可是二星武帝修為啊,而且你的武道可是修心之術,對於各種未知的感應極為靈敏準確。」

那人苦笑道:「自然你們知道我的武道是修心之術,又怎麼會感應錯?剛才那年輕人一定隱瞞了自己真實修為,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極有可能已經是中階武帝了。」

「」

眾人都是吃驚起來,一人道:「那他的年齡是不是也隱匿了,或許是一個上百歲的老怪物了?」

那人搖頭道:「除非是傳說中的幾種逆天神通,否則一個人絕無法隱瞞自己的骨齡。再者就算是修鍊了那幾種神通,我的感應也不會錯的,他真的只有二十歲上下。」

「哈哈,雖然我一直佩服你的感應心術,這次我是無論如何都不信了。」

一人冷笑起來,道:「二十歲上下的中階武帝,就算是北域四秀也沒有這般逆天。」

那人沉吟了一陣,道:「但願吧,我也希望是自己感應錯了。」他望著城內的方向,眼中露出濃濃的疑惑來。

之前那製作玉牌之人想了一陣,便道:「人各有志,此人隱瞞自己也許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不危及到海木鎮,我們也就管不了那麼多,隨他去吧。」

一人點頭道:「正是。中階武帝的修為,還不至於對海木鎮產生什麼影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說完,他便閉上雙目,繼續修鍊起來。

其餘之人也紛紛收斂心神,不再想其他事,打坐入定起來。

新的一周,求月票,求推薦票。 李雲霄也想不到自己剛入城就被人看破了隱藏,漫無目的的在城內晃悠起來。

「最近進入海木鎮的人好像一下子增多了起來,隨隨便便都能在路上看到武帝級別的強者。」

「可不是,最近一下子都戒嚴起來了。神木世家的大當家木有雲親自坐鎮此地,就是為了這次大豐收事宜。」

「嗯,今年是靈雷果批次豐收最多的一年,將近十分之一的無根青樹在這次結果成熟,難怪會引得天下震動。」

「嘿嘿,許多還未到年份的青樹也在強大的雷電場能下提早了結果,將來三十年怕是靈雷果產量嚴重枯竭的三十年。」

街道四周到處都是在談論著靈雷果之事,對於今年大面積的結果感到十分興奮。

李雲霄神識掃動之下,發現此地的武者多是雷修,剩下的則基本是商賈了,而且他發現此地竟然沒有七大商會的分部,不由得有些奇怪起來。

「大人,這位大人。」

突然旁邊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子跳了出來,露出討好之色,道:「大人可是來買靈雷果的?」

李雲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少年,十五歲上下的樣子,修為只有大武師程度。

而且少年體內隱約傳出的炙熱之感,說明他主修的極有可能是火系而非雷系,想必就是當地的武者。

李雲霄也是見多識廣,自然明白少年的意思,笑道:「你是想做我的嚮導?」

少年一聽就知道有戲,急忙大喜道:「正是正是我叫阿芒,自小就在海木鎮長大,一定可以帶大人買到最好的靈雷果」

李雲霄道:「最好的?靈雷果也有等級之分?」

阿芒笑道:「自然成熟的靈雷果也分為殘品、次品、正品、上品和極品五個層次,不同層次之間蘊含的能量是千差萬別。而每一位來海木鎮的大人都只能限購一定數量的果實,如果都買到殘品,那就欲哭無淚了。」

李雲霄苦笑道:「還有這麼多講究?好吧,我就聘你做我的嚮導。」

阿芒大喜道:「我要的報酬很低的,每天五枚極品元石就好了。」

這個價格並不算低,相當於五萬枚中品元石,但對李雲霄而言自然是無所謂。

阿芒也算是會察言觀色,見對方沒有反應,就知道這個價位被接受了,內心除了欣喜之外,還暗道可惜沒有多報

「不知道大人的修為境界是?」

阿芒試探著問了起來,看見李雲霄的臉色一沉后,急忙解釋道:「是這樣的,每位大人可限購買的靈雷果,跟本身的修為息息相關。」

李雲霄這才道:「七星武尊。」

「這麼高?」

阿芒嚇了一跳,立即露出恭敬和羨慕的神色來。

眼前這男子看上去並不比他大上多少,想不到竟有著天差地別的修為,之前還以為頂多是武宗武皇的樣子,這才敢上前來自我推薦,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李雲霄是高階武尊,根本不敢上來。

他忍住激動,道:「七星武尊可以購得四十枚靈雷果大人放心,我一定幫你找出最低品質也是上品的靈雷果來

「四十枚?」

李雲霄顯然是嫌少了,剛才在空中俯視之下,那密密麻麻的無根之青樹中,至少也有數十萬枚。

「是的,即便是九天武帝也只有五十枚的購買限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