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

Home - 未分類 - 「不錯。」

「隨便挖都行?」

「想怎麼挖,就怎麼挖!」

聽到楚玄肯定的回答,眾武者再一次集體打了雞血,萬分激動了。

「楚院長太爽快了,我先來喂這小傢伙。」

「我先來。」

「誰都別跟我爭,我先來。」

眾人搶著要去喂藍羽兔,藍羽兔更加的害羞,站起來屁股一扭一扭的,引得眾人爭搶更凶,差點大打出手。

楚玄笑道:「提醒大家一下,這個條件,也許比打敗我更難!不然,我怎麼會將他放在我後面?真要選擇這個條件,也許你們會花更多的錢!首先他只吃烤好的魔獸肉,當然有龍涎香秘制的會更好!其次,他會吃得很多!他有一個外號,叫吃貨!」

「吃貨,這個名字太不符合了,我看應該叫萌萌噠才是。」

「這麼小一隻藍羽兔,就算是吃貨,又能吃得了多少?難道他還能吃下一百斤魔獸肉不成?」

「不管他能吃多少,我都能將他餵飽!楚院長,快點,你讓我先來喂吧!」

沒有人將楚玄的話放在心裡,對藍羽兔的「吃貨」之名不以為然,依舊搶著去喂藍羽兔。

白馬學院的人,還有知道屠刀事件的白馬城民眾,嘴角笑意無比濃郁,一百斤魔獸肉就要餵飽藍羽兔?

真是痴人說夢。

別說一百斤,就是一百個一百斤都喂不飽。

讓藍羽兔吃飽,那真是比登天還要難!

楚玄也笑了,這就是一個坑。

跟賭博一樣,誰都想花最少的錢,然後干最多的事。

哪怕他明明白白告訴他們,他們仍然會前仆後繼地賭一把。

「楚院長,快點開始吧!我們都忍不住了!」

「還有最後一件事需要聲明!」

「楚院長,你快說,說完我好去喂藍羽兔!」

楚玄臉色一凜,不再有半分笑意,冷喝:「黃甲、黃乙、黃丙聽令!」

「屬下在!」

藥手回春 三人踏步齊喝,沒有一絲不快,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在楚玄有可能贏下生死大賭戰的時候出面,而他們一出面,就將是楚玄的手下,直到上面傳來更高級別的命令。

當然,如果楚玄贏不了生死大賭戰,把他活著帶回蒙家就行。

他們出面了,楚玄大贏而特贏。

而且,最後的事實證明,那會兒就算他們不出面,楚玄也會安然無事,照樣贏到底。

所以,他們三人,現在就是楚玄的手下,哪怕是楚玄叫他們去死,他們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你們三人維持秩序,不守規矩者,格殺勿論!」

「遵令!」

黃甲三人抱拳,旋即虎視眈眈看向眾武者,眾武者心中一寒,因為這三人胸前掛著蒙家的標誌,與他們做對,那就有可能得罪蒙家。

蒙家這樣的龐然大物,誰都不想對上,實在是太要人命了。

旋即,楚玄面向眾武者,「你們也可以看誰沒有守規矩,找到證據,報告我或者殺了他,都會得到懸賞,當然,殺了他得到的懸賞會更多!」

這話,讓眾人眼睛更亮。

楚玄的話還在繼續,「也許有人覺得自己手中的勢力很大,不想出一分錢,便想要得到白馬學院的寶藏,從你們手中搶寶貝,你們答應嗎?」

「不答應。」

眾人齊喝,沒人願意放棄那筆富可敵國的寶藏,特別是還有可能屬於他們!

「我也不會答應!如果有人想這麼做,我將拼盡一生與他不死不休!而且,若是有這樣的人來,你們殺了他,也可以到我這裡來領賞!視修為高低,決定所得白玉錢!煉體境內,一重境,一顆腦袋一萬白玉錢!三重境,一顆腦袋三萬白玉錢!九重境,一顆腦袋,九萬白玉錢!」

「福地境內!福地一重境,一顆腦袋一百萬白玉錢!福地五重境,一顆腦袋五百萬白玉錢!福地六重境,一顆腦袋一千萬白玉錢!福地九重境,一顆腦袋五千萬白玉錢!」

「當然,要是你們能殺死輪脈境武者!哪怕只是一重境,一顆腦袋,便可得十億白玉錢!」

楚玄話音剛剛落下,便有人驚呼,「我的天,十億白玉錢!」

「不錯,就是十億!或者,更多!」楚玄揮拳在空,「現在,讓我開始尋寶之旅吧!」

霎間,眾武者瘋狂!

白馬學院人嚴陣以待,除了外出做事的人,剩下的人全部站在白馬學院門口,等待他們的挑戰!

楚玄轉頭對胡飛越說道:「胡老師,收錢的事,你來負責。」

「好的,院長,我保證不會少一枚白玉錢。」

「錢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變強,白馬學院要變強!有什麼事,來藏書閣第四層找我!」

胡飛越重重點頭,楚玄轉身往藏書閣走去,其實,他最想的,是將玄陰潭底的那團蓮火弄到手,可是,想到那團蓮火僅僅是閃耀了一下,便將他轟成重傷。

若是真正伸手去抓,只怕他直接就會被焚燒成灰,更別說將蓮火像凈沙炎一樣收在體內,任由他調動。

換句話說,現在的他,還拿不下蓮火。

他得將自己的實力淬鍊得更強,才能再去收取蓮火。

能讓他在短時間內變強的,莫過於藏書閣的戰陣死地,那一式霸拳,那刀槍劍棍等等痕迹,都是強大的,可以提高他實力的存在。

楚玄走了,留下了萌態可拘的藍羽兔。

藍羽兔,不僅僅是吃貨。

還是坑貨!

有藍羽兔在,這外面的人想鬧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可以更安心的在戰陣死地中修鍊。

看著楚玄離去的背影,胡飛越心裡萬分激動,他親眼見過院長創造的很多次奇迹,但這一次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段,仍然讓他欽佩不已。

院長出來之時,眼前這一大群武者,那是殺機重重,每一個人都想著攻進白馬學院,踏平白馬學院!

白馬學院的局勢用「危在旦夕」來形容,絲毫不為過。

但院長說了一番話,殺了兩個人,跺了一腳之後,殺氣衝天的武者們,便爭著喂藍羽兔,搶著給白馬學院送錢!

胡飛越有時真懷疑,院長真的只有十六歲,而不是六十歲?

不管多少歲,是他們的院長就行!

擁擠人群里,正喝聲陣陣!

「我要喂藍羽兔!」

「我先說,讓我先喂!」

「你們慢慢爭吧,我先去買魔獸肉!」

這武者轉身就走,其他人回過神來,是啊,他們爭得再厲害又有什麼用?沒有魔獸肉來喂藍羽兔,一切都是白搭。

趕緊的,大部分武者都轉身去買魔獸肉,即使這些武者裡面,不少武者很有錢。

他們不是捨不得花錢,而是要那份為所欲為的金牌。

在白馬城,要買魔獸肉,最好的去處,莫過於天下食府。

天下食府,如今仍然存在。

只不過,不再屬於趙震陽,或者說是陽震,而是屬於正義盟!

並且,名字也不叫天下食府,而是白馬樓!

陶澤和火靈兒得了楚玄吩咐后,已經在聯手準備,原本火靈兒是打算在萬象樓地盤上重建酒樓,可現在的形勢,顯然是來不及,那些武者也等不及。

於是,白馬樓就成了他們暫時的酒樓。

陶澤負責找魔獸肉,火靈兒找回來的那幫人負責烤肉!

兩人分工,短短時間內就準備了三千多份烤肉。

但是,在那群武者衝進來購買的時候,三千多份烤肉瞬間就被賣空。

哪怕後來的烤肉,已經加價到五千白玉錢一份,卻仍然是剛做出來,就被人買走。

而外面,還排著長長的隊伍。

也有人想著直接衝進去,抓住火靈兒,先給他們做烤肉,或者直接搶烤肉,但看到黃丙這個蒙家人站在門外,還有一個據說是雲海周家少主親自帶人盯著,眾人武者只得按捺下焦急的心情,慢慢排隊。

買不到烤肉事小,觸犯了楚玄的規矩,被格殺勿論,那事情就大了。

火靈兒也找來更多的人,全力烤肉,每烤一份肉,他們都能賺上數千枚白玉錢,而他們付出的成本,卻是極少的存在。

那速度,跟搶錢有得一拼。

火靈兒他們賺得開心,陽震卻是恨意洶湧,這些錢本應是他來賺的,現在卻全成了楚玄的,他是活了下來,但是,他卻活得很悲催,再沒有以前的風光。

看著那一條排成長龍的隊伍,陽震心裡殺機狂涌,之前楚玄佔盡優勢,無人能敵,他只能委屈求全,可此刻,白馬城到處都是武者,有很多的勢力,他總能找著機會,借別人的手殺了楚玄。

然後,他再搶了楚玄的一切。

況且,他手裡還有一個籌碼,那個香女還在她手中。

楚玄救下她的命,她自然就會有用處,楚玄現在沒來找她,只不過是因為太忙,暫時忘記了她,但楚玄總會想起她,來找她的。

當楚玄找她的那一刻,就是他的機會!

陽震咬牙念道:「笑到最後的,肯定是我!」

……

與此同時,那些買到烤肉的人,正拿著十份、五十份,或者是一百份的烤肉,興高采烈的沖向學院大門,要去餵飽藍羽兔!

「哼,想跟我爭,不知道我修鍊過疾風步嗎?速度無人能敵!我肯定能第一個衝到藍羽兔面前,我買了整整三十份烤肉,比藍羽兔都還大整整三倍!白馬學院,我來了!」

「跑得快又怎麼樣?楚玄敢把藍羽兔當第二個條件,必然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區區三十份烤肉就想餵飽藍羽兔?怎麼可能?等你先餵了藍羽兔三十份烤肉,我的五十份烤肉,就能徹底餵飽藍羽兔!寶藏,是我的!」

「一群白痴!我有一百份烤肉!」 「老天,它真的是一隻兔子嗎?我的三十份烤肉,竟然被他一眨眼,就吃了個乾乾淨淨!」

「還有我的五十份烤肉!」

「我的一百份烤肉!」

「他吃掉的烤肉,已經比他本身重兩百倍了吧!看它的樣子,好像半點都沒有吃飽,還那麼萌,我受不了了,我要再去買一百份烤肉!」

「我也要去!」

……

那些信心十足能餵飽藍羽兔的武者們,此刻都滿眼失望,藍羽兔來者不拒,舌頭一卷,烤肉就吃光,渣渣都不剩。

不過,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有徹底放棄餵飽藍羽兔,哪怕他們現在花的錢,已經足夠將白馬學院轉個遍,因為他們想要的,是在白馬學院里為所欲為。

所以,他們又轉身去買烤肉,他們相信,總有一刻,會將藍羽兔餵飽!

餵飽之後,那筆富可敵國的寶藏,就差不多進他們的口袋了。

當他們以前仆後繼的姿態喂著藍羽兔烤肉時,暗中那些人,則是殺機滔天!

「該死的!楚玄怎能想出這麼多手段?」

「用蒙家人執法還不夠!還要讓武者彼此監視,更是將武者變成他手中的力量!這給了我們創造了很大的難度,我們弄出亂子的概率會很小!」

「總會有辦法的!說不定,那隻兔子就是我們的機會!」

……

城主府。

李風雲更是氣得摔壞了能摔的東西,那個謠言讓他處境好過了不少,他還在想著讓謠言變得更加真實,結果,不用他去做,楚玄以身證明,那個謠言很真實。

可惜,他卻沒有得到他想要的。

楚玄那番動作做下來之後,無論是李家,還是司徒家,都根本不用他來提供消息。

直接花點錢,就可以進入白馬學院了,而且一不小心將那隻藍羽兔餵飽的話,更是可以在白馬學院肆意妄為!

比如現在,那兩名說是來助他的輪脈六重境強者已然不見,李家的資源更是再不見分毫,司徒家沒有再來信,可他卻感覺到了司徒家的殺機、憤怒!

他相信,若不是還有白馬城城主的身份,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

說不定,有勢力正準備暗中撤掉他城主的位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