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之前恍惚有物,呈淡金色,演化開竟也是一劍,破空斬下!

Home - 未分類 - 食指之前恍惚有物,呈淡金色,演化開竟也是一劍,破空斬下!

「轟隆!」

劍破指力,但也被擊飛回來,吳大成一把抓在手中。

劍上發齣劇烈地顫鳴,無數符文在劍身盪開,滿天都是。

塵段天皺起眉來,那劍不僅與吳大成合二為一,更與四周天地合二為一,十分自然的渾然天成。

「那是什麼劍?」他驚問道。

吳大成左手在劍身上撫摸過去,讚歎道:「當年真龍的隨身佩劍,在一戰中被擊碎,化成四柄散落大地。」

塵段天也是劍道高手,自然聽過此事,吃驚道:「世界之劍?!」

吳大成一彈劍身,發出悠悠箜箜的絕音,舒人心脾,一副享受聆聽的樣子,道:「四分之一的世界之劍,後人將它稱為『真我無相』。」

「真我無相……」

塵段天喃喃念到,雙手負於身後,也靜立長空,似乎在回味那劍音。

「劍音聽完了,該表態了。」吳大成道。

「許久沒有聽過如此空悠的劍音了,很好挺好。」

塵段天悠然道:「作為回報,我也讓你看上一段劍舞。」

他身影一動,頓時無數劍器爭鳴響起,整個劍峰上儘是明晃晃的一片。

吳大成臉色微變,持劍而退,卻赫然發現四周已被劍界籠罩,無數各式各樣的寶劍凌空化出,不斷飛舞。

「劍舞風徽!」

塵段天冰冷的聲音傳來,聲音中還帶著一絲的激動和期待。

虛空不見其人,只有無盡的寶劍在起舞,像是秋之落葉,隨風卷漫天。

吳大成持劍橫掃一圈,頓時化出二道身影,隨後三道,四道……一共九道人影,每人都單手持劍,舞出一道劍訣。

劍九斗萬千風徽。

無數劍影紛灑下,發出「嘭砰」的激斗聲,延綿不絕耳。

整個虛空都只看見劍舞和吳大成的九道分身,幾乎凝成一體,震射無數劍氣和劍光,充斥天地。

劍峰上的所有長老都看的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兩人的劍意轟擊在一起,演化出萬千意向,奧妙無窮。

迭迭千條如紅霧繞,飄飄萬道似彩雲飛。

劍中不僅有森羅萬象,更有龍吟虎嘯,鶴舞猿啼。

能將劍如此殺器運轉的如此飄逸,整個天下也只有這招「劍舞風徽」了。 整段劍舞持續了盞茶功夫,才漸漸消弱下來,在前方百丈處化出塵段天的身影。p

吳大成早已是滿頭大汗,臉色有些發白,九道分身合而為一,持劍而立,目光中一片冰冷。

那些長老們更是大駭,抽氣聲不斷,彷彿不能相信吳大成能從那一招下活過來,而且毫髮無傷,只是略顯得狼狽而已。

塵段天自己也有些意外吃驚,臉色一下前所未有的凝重,抬手來往虛空一抓。

手掌四周浮現出淡藍色的晶光點點,迎風飄動。

隨後光點全部化成劍影,匯聚掌心,化成一柄淡藍色的長劍,吞吐刺芒。

吳大成不吭聲,臉色數變,似乎在猶豫什麼,道:「真的沒有商量餘地了嗎?我願意用不弱於那東西的至寶交換。」

塵段天冷笑道:「既然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就應該明白世間根本就沒有等價之物!」

吳大成道:「價值幾許全看個人,你覺得有那就是價值連城,你若覺得無,便一文不值。」

塵段天道:「那抱歉,此物對刀劍宗而言,價值連城,萬金不換。」

兩人正相持不下,三道光芒破空而來,引起眾人矚目,化成兩男一女。

塵段天暗暗吃驚,這三人身上盪起的微微元力波動,氣息竟不在他之下。

而三人俱是陌生面孔,從未見過。

天武界何時出了如此多的高手,難道真如這吳大成所言,世界在日新月異,自己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他的目光落在曲紅顏身上,雖被紗巾掩面,卻難掩絕世容顏。

塵段天猛然想起了什麼,驚道:「神霄宮宮主?」

曲紅顏微笑道:「許久不見,段天大人別來無恙。」

塵段天吃驚道:「果然是你。」他目光掃過李雲霄和車尤,道:「這兩位是……」

吳大成咧嘴一笑,嘿嘿道:「李雲霄,咱們可真是有緣吶。」

塵段天心中一震,多打量了李雲霄幾眼,現在李雲霄名滿天下,各種傳聞接連不斷,他自是知道此人。

現在他與曲紅顏在一起,多半真是古飛揚轉世不假,不由驚道:「破軍武帝?」

李雲霄笑道:「當年一別,已有二十餘載,大人風采依舊。」

塵段天抱拳道:「果然是破軍大人,能重現人寰,實在令人驚奇。」

李雲霄道:「其中詳情非常複雜,一言難道。」

吳大成見他們兩人聊了起來,李雲霄完全無視自己,怒道:「李雲霄!本座在跟你說話呢!」

李雲霄「哦」了一聲,道:「閣下說什麼了?」

吳大成氣的臉都綠了,寒聲道:「本座說你我還真是有緣呢!」

李雲霄又「哦」了一聲,便閉口不言。

吳大成終於活了,怒喝道:「你敢小覷我!」

李雲霄懶洋洋地說道:「哪有,只是有緣並非好事,我可不想跟你有什麼緣分。對了,龍牙山莊的那枚真龍之牙可是在你手中?」

「真龍之牙?!」

塵段天吃了一驚,駭然望向吳大成,「你手中有真龍之牙?!」

吳大成嘿嘿一笑,這才得意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李雲霄道:「是的話,留下真龍之牙和真龍秘藏里得到的寶物,你就可以走啦。」

吳大成道:「若不是呢?」

李雲霄道:「不是的話,那隻能將你拿下搜魂了。」

吳大成皺眉道:「你就這麼肯定真龍秘藏在我手裡?秘藏不是被你們洗劫一空了嗎?」

車尤冷冷道:「洗劫?哼,你手中之劍若是我沒看過的話,應該是真我無相吧?」

吳大成眨巴著眼睛看了車尤幾眼,嘖嘖道:「你是當今天下,我見過的龍之後裔中實力最強的一位,不僅如此,我還感受到了另外兩塊碎片的氣息呢,是特意跑來給我送禮物的嗎?」

「哈哈,給你送禮物,你擔當的起嗎?」

車尤狂笑數聲,眼神變冷,從李雲霄身側離開,瞬移至吳大成對面,將他圍在中間,這才道:「這次得好好將這人剝皮抽骨,仔細研究一番了,真應該把丘穆傑帶在身邊,他肯定很喜歡做這事。」

吳大成看了幾人一眼,道:「看來今日想取得那物是不可能了,不過本座既已知道,遲早是我囊中之物。今日嘛,就此告辭啦,哈哈!」

他身影晃動一下,就要消失在原地。

「告辭?這天武界真不缺幽默之人,各種笑話講的順溜。」

車尤譏諷一聲,一道劍氣橫空掃去,如千巒疊翠,山影重重,將吳大成擠壓成一點。

但那虛影卻絲毫不受影響,反而露出古怪之色,就要消失在眼前。

「什麼?!」

車尤、李雲霄、曲紅顏、塵段天四人無一不是大驚,那劍氣之強,還帶著龍域之力,竟壓制不住此人破空!

李雲霄瞬間雙瞳化血,所見之處一片血光朦朦。

「神技天缺!」

吳大成那淡去的身影在虛空中渾然一滯,被瞳力鎖住,他眼裡閃過驚怒之色,還有殺意。

「月瞳嗎?呵呵,真是死灰復燃啊!」

吳大成揚起手來,凌空掐訣。身上帶起一片符文,繞在周身成圓,隨後身前凝成宇光碟,將所有桎梏驅散,一閃就遁沒虛無,再難尋身影。

「什麼?!」

四人再次震驚起來,特別是李雲霄和車尤兩人,他們更明白那神技天缺之力,竟束不住吳大成,不由得面面相覷。

曲紅顏疑惑道:「宇光碟?」

李雲霄面色凝重,道:「正是宇光碟,還有世界之劍,看來真龍秘藏果然是被他所得,不僅如此,他竟能完全煉化此二物,運用隨心,真不簡單啊!」

曲紅顏道:「這次也是預估不及,不知他有宇光碟這種神物在手,下次多注意下,就不會讓他逃了。」

「但願吧。」

李雲霄知道不會這樣簡單,這吳大成怕是還有諸多秘密在身,不過他既然選擇了逃走,應該也是明知不敵。

他道:「段天大人,不知這吳大成來劍峰是為何事?」

塵段天皺眉想了一陣,道:「此事事關本派機密,恕不能說。」

李雲霄道:「吳大成都知道的事,還能算是機密嗎?既然大人不便,我們也不能強求,此次來刀劍宗實則是為了另一件事,還望能詳談一番。」

塵段天立即做了個請的手勢,道:「破軍大人與紅顏宮主蒞臨劍峰,使得本宗蓬蓽生輝,快快請進。」

刀劍宗諸多長老這才從之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一一上前拜見,並且將三人請入殿內。

「結盟?」

當李雲霄將來意說明之後,塵段天與諸多長老都愣住了,隨即陷入了沉思。

李雲霄道:「五霞山一事想必諸位都知道了,聖域元氣大傷,妖族強勢崛起,妖荒和陌皆是沖入了虛極神境的強者,當世無人能敵。兩大聖地已再難領袖群倫,我們必須自己謀出路了。」

塵段天道:「茲事體大,怕一時半會無法答應諸位。若是冒然結盟,怕是聖域會直接派人來問責的。」

李雲霄道:「聖域雖名譽上領袖天下,卻沒有干預宗門的權利,我們彼此結盟與他聖域何干?」

塵段天道:「話雖如此,但若真的結盟起來,怕是要徹底與聖域決裂,甚至與化神海決裂了,其後果之嚴重,破軍大人可有想過?」

李雲霄道:「自然是想過的,聖域和化神海的內部,遠比大人知道的要複雜的多,我毫不避諱的直說,這次結盟更多的也有針對聖域和化神海之意,便是形成足以和他們抗衡的力量。」

刀劍宗一干長老紛紛議論起來,都是面色凝重。

其中一位長老開口道:「恕老夫冒然一問,若是結盟,這盟主為誰?大小事宜總要有人管的。」

李雲霄道:「暫無盟主,此事先由我牽頭諸位結盟,若是事成的話,當由大家共同推舉盟主,亦如商盟那般。」

那長老追問道:「如何個推舉法?」

李雲霄道:「尚不知,方法可由大家一起來想。」

那長老悠然道:「以我之見,若是掌門能為盟主,這結盟可成,若是不能,不結盟也罷。」

其餘長老盡數稱是,都是贊成此意。

曲紅顏不悅道:「哼,內定塵段天做盟主,至本宮何地?又置飛揚何地?又何以令其它盟員信服?」

那長老道:「這也是一處困難的地方。但飛揚大人和紅顏宮主極力奔波操勞此事,就應該想辦法做到。再者以掌門的威望和實力,這盟主如何當不得?」

曲紅顏冷笑道:「既然這麼有本事,倒是讓大家想個推舉之法出來,又何必擔心當不上呢?」

那長老冷哼道:「我們只是想要一個確定而已。」

「抱歉了,這確定我給不了,也沒權利給。」

李雲霄道:「結盟的宗旨旨在抱團取暖,兼濟天下,若是醉心於權勢,那這盟不結也罷,打攪了,就此告辭。」

李雲霄拱了拱手,便轉身而去。

曲紅顏與車尤尾隨其後,顯然是不歡而散。

塵段天忙道:「三位止步,剛才都是一些胡言亂語,別往心上去,這結盟之事我一定會慎重考慮的。」 李雲霄回望道:「如今神霄宮與龍家已盟,若是?天大人有意的話,可以直接傳訊神霄宮或者龍家,在下還有事在身,就不多言了,告辭。」

不待塵段天挽留,三人就直接化作遁光離去。

劍殿內一干長老頓時高聲議論起來,多為不滿,各種抱怨聲四起。

「什麼東西,如此狂妄自大,以我之見,那李雲霄就是想當盟主,他算老幾,還想統御天下!」

「誰不知道曲紅顏和非倪都是他老情人,有神霄宮和龍家的支持,必將他推上盟主,這盟結不得,否則我們刀劍宗都要被吞進去。」

「但這個結盟之法倒也不錯,當今天下混亂不堪,不如我們也來拉幫結派,找上其它幾個宗門聯合起來,必能屹立不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