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始料未及,差一點就說出克蘿伊,急忙頓住,說:「當然是你。」

Home - 未分類 - 「哎?」我始料未及,差一點就說出克蘿伊,急忙頓住,說:「當然是你。」

瑞貝卡嬌嗔道:「騙人的吧?剛才那一下停頓是怎麼回事?你想說克蘿伊對吧?」

「呃,不,我只是咳嗽了一下!」

「騙人!」瑞貝卡用鼻子嬌聲一哼,但聲音很快就重又軟了下來,說:「其實,我也明白,你就算說克蘿伊我也不會吃醋的…我,我不過隨便問問罷了!」

「哈哈……」我哭笑不得。

就這樣,我和瑞貝卡躺在床上有說有笑地聊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終於睡著。

。 這個城鎮已經徹底被火海所吞噬。

不管是房屋、樹木抑或是屍體,都在燃燒,都在被熊熊大火燒盡,就連地上流淌得像河流一樣鮮血,也快將要被大火燒乾、燒凈。大火隨風搖曳,火星滿天,火焰夾裹著火星扶搖直上,彷彿正在猙獰地舔舐著夜空。那原本漆黑如墨的夜空,也已被烈焰映照成一種好似鮮血凝結后的暗紅色。

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那股味道如此濃烈,就連身在半空中,處于飛空艇指揮室內,懶洋洋地箕踞在船長寶座上的海亞德也聞到了。

血腥味令他更加興奮。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原本只稍稍平復下來的殺戮之意又被激起,轉化為強烈的xing欲,他厲聲命令在胯下為他服務的少女更加賣力。

那是一個年紀不過十四、五歲的金髮女孩,她的眼睛像天空一樣的湛藍,她的嘴唇嬌艷欲滴,這樣一個粉妝玉琢般的美少女,如果出現在宴會等公開場合,肯定是會受到大家的追捧。然而,此刻在她美麗的臉上卻只有痛苦和和眼淚,她的衣裙早已經被撕成了碎片,她赤身裸體,粉嫩的嬌軀上遍布著被ling辱過的痕迹。

這當然是海亞德乾的。那少女父母的屍體,還躺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他是在一面給少女開苞的過程中,一面強迫少女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父母被他的手下斬首的。

身體和心靈上極大的刺激,令少女的心智徹底崩潰,變得彷彿一具傀儡,只是兀自流淚,機械地執行海亞德的命令。

海亞德正處於亢奮狀態,他一向都有著極充沛的體力,可是就在此時,他突然感覺額頭一陣劇痛,轉瞬即逝。

「操你娘!」海亞德不禁大吼一聲,氣急敗壞得將少女重重地丟在地上,丟到她由父母屍體的鮮血流淌匯聚成的血泊中。

「操你娘!卡爾,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海亞德怒目瞪著侍立在他一旁的魔法師,怒吼道:「剛剛,又發作了,老子的他頭又他娘的開始痛了!」

那個叫卡爾的魔法師,全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法袍里,雖然看不清他的相貌,但從露出的那部分臉來判斷,他應該十分年輕。來到「血斧」山賊團的這些日子以來,面對海亞德的火爆脾氣和髒話,他亦從未表現出任何的憤怒與情緒失控,說話的聲音始終那麼平穩單調毫無變化,就連拍馬屁的時候也如此。

「別擔心,海亞德大人。」卡爾平靜地說,語調中毫無任何情緒波動。「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那只是一點點副作用罷了,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的。」

「操你娘!」海亞德瞪著卡爾:「直到現在,老子還不知道你的主子是誰!他媽的,老子不應該相信貴族的!」

海亞德在多年前曾是一名領主麾下的大將,他武藝高強,縱橫沙場,驍勇善戰。可是他同時也是一個好色之徒,色膽包天的他,強bao了美麗的領主妻子,后畏罪潛逃,來到恩格勒曼茲領地落草為寇,干起殺人越貨的勾當。

起先,海亞德的山賊團只有十幾名手下,後來他憑藉高超的本領外加殘酷陰毒的手腕,逐漸吞併了周圍數個山賊團,勢力不斷壯大,現在「血斧」山賊團已經發展為這一帶最強大的勢力,就連領主也對他忌憚三分。

海亞德這幾年的山賊生活,不是在外打家劫舍,搶奪金幣和美女,就是在山寨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享受美女的侍奉,好不快活。久而久之,他當武將時的雄心壯志已經被消磨殆盡,反而已經徹底愛上了這種逍遙自在的日子。

可是,當反叛軍和聯合軍的戰爭開始以後,帝國的局勢更加動蕩不安。只要是有些實力的領主、軍閥紛紛蠢蠢欲動,大有自立為王的趨勢,野心昭然若揭。

看清了整個拉斯伐瑞托帝國的局勢以後,海亞德體內沉睡以久的雄心壯志終於開始復甦了。他可不再甘心做一輩子山賊首領,他想要成為割據一方的豪雄,而當下正是千載良機!

不過海亞德可不像他的山賊手下們那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他知道自己雖然在這一帶呼風喚雨,但憑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和那些大軍閥們相提並論。

「想要稱霸,就必須要有一隻屬於自己的軍隊。」海亞德如此思忖。自己手下那些沒腦子的肌肉男,平時打家劫舍還行,但若真的帶這些傢伙上戰場和正規軍開打那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身為山賊他又沒法招募軍隊,畢竟山賊能招來的只有山賊。自己雖然當過武將,懂得士兵操練之法,但若想將自己那些粗魯懶惰的手下都訓練成正規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他用殘酷血腥的手段逼他們服從訓練,換來的也只有集體反叛而已。

「既然無法將山賊變成士兵,那麼有沒有辦法讓山賊變得更強呢?」就在海亞德這樣想的時候,一個名叫卡爾的黑暗魔法師突然找上門來,帶來了令他意想不到的禮物。

別看海亞德的山賊團名叫「血斧」,但海亞德本身卻並不使斧子,他最擅長的是偃月刀,只有他那些手下嘍啰才用斧子,斧子也是山賊們最慣用的武器了。山賊都是一些不識字、粗魯殘暴、迷信的傢伙,山賊無法理解魔法,是以他們最為討厭魔法師。

儘管卡爾為海亞德帶來了數目可觀的金幣和美女,但仍然有很大一部分山賊不同意海亞德讓一名魔法師住進山寨的決定,只是迫於海亞德的威嚴,他們誰也不敢多說什麼。

海亞德不是一個蠢貨,他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卡爾如此接近自己,肯定是出於某種目的。

「海亞德大人果然快人快語。」初次見面時,海亞德制止了卡爾那些和他語氣一樣毫無味道的馬屁,要他直奔主題。卡爾不禁微笑起來,他的臉大部分都隱藏在兜帽之中。

經卡爾講述,他效力於某位貴族,那位貴族抱著和海亞德如出一轍的想法,想要稱霸一方,但苦於缺兵少將,因此,他十分想招攬海亞德的山賊團為己所用,並承諾絕不虧待。

海亞德聽罷哈哈大笑,他可不會白痴到為了些金銀美女就甘心做別人的送死走狗。當他正想將卡爾趕走時,這名黑暗魔法師突然拿出了一件令他極感興趣的東西。

那是一小瓶黑色的藥劑,卡爾稱只要服下這種藥劑就能令人體產生劇變,變得異常威猛善戰,並且毫無後遺症。

半信半疑的海亞德,一直不敢輕易嘗試這種藥劑。直到有一天海亞德給手底下一個小隊長漢塔隨便安了個罪名,做為懲罰,叫他服下了那種藥劑。

出乎海亞德意料的事情發生了,服下藥劑的漢塔身上竟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然而這種藥劑的效力並非永久的,沒過幾天漢塔就又恢復了原樣。

但不管怎麼說,海亞德對這種藥劑十分感興趣,再三斟酌過後,命令手下全部服下。那些山賊看到漢塔不但沒事,反而變得更強,何樂而不為,自然全都痛快地照辦了。

而卡爾為表誠意,除了將這艘飛空艇送予海亞德外,還為他準備了一份最上等的藥劑。海亞德服下后,力量頓時強大到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也直冒冷汗。起初,他自然十分高興,但是最近,他的頭每天都要疼一次,有時甚至是兩次。這令他不得不開始擔心是藥劑對他的身體產生了負面影響。但是卡爾明確的告訴他,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副作用罷了,時間久了就會自動消失的。

海亞德還是有點擔心,畢竟他從未真正信任過卡爾。但也不知怎的,他卻也漸漸不願思考那麼多,他現在只對殺戮、鮮血、xing欲感興趣,此外他也越來越喜歡吃生肉,就連他的手下們也是如此。

只不過這些細微的變化,海亞德和他的手下們都沒有注意到。但這些都逃不過卡爾敏銳的雙眼。

「是時候轉移話題了。」卡爾暗暗道。

「看看這些,海亞德大人。」卡爾慢慢走到指揮室那片巨大的環形玻璃窗前,望著下方烈火衝天、深葬於火海之中的城鎮,毫無表情地道:「一將功成萬骨枯,您正在書寫屬於您的歷史。當然了,這還是一個開頭,一個序章。您就繼續寫下去吧,不要被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困擾。」

海亞德聽后頓時一陣興奮,立時將想說的話都拋到腦後了,起身握拳道:「很快整個拉斯伐瑞託大陸都是老子的,哈哈哈哈!」突然臉色一變,有所察覺,厲聲道:「操你娘!誰在那兒偷聽老子說話!」順手抓起偃月刀,對著上方橫樑上的陰暗處閃電般劈出一刀!

刀光破空,只聽一聲巨響,將橫樑處轟開一個巨大缺口。

一道人影馬上自上方急落到地上,只見她身材嬌小苗條,是個女孩。

女孩有一頭金色長發,膚色是小麥色,一雙大眼睛清澈無比,藍眼睛充滿靈氣。身穿發暗的綠色無袖布夾克,肚臍下是同樣顏色的迷你短裙,腳穿褐色長布靴,腰佩一把彎刀。

女孩驚魂甫定,雙手一叉纖纖細腰,對海亞德嬌嗔道:「爸爸,你做什麼嘛!想殺了人家不成么?」

海亞德一見是她,臉色也頓時緩和了不少,仰頭哈哈大笑道:「他奶奶的,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克里斯蒂娜,你幹嘛鬼鬼祟祟的,偷聽我們談話?」

這名少女叫做克里斯蒂娜?奧帕查斯,是海亞德的女兒。

「真過分啊,爸爸錯怪人家了啦!」克里斯蒂娜撅起小嘴,朝卡爾努了努,道:「我在監視這傢伙啊,這個魔法師來路不正,我害怕他趁爸爸你不備,暗算你啊!」

卡爾毫無反應。海亞德聽罷大笑道:「好、好好!到底還是我的寶貝女兒關心我!不過你就放心吧,這傢伙是不敢暗算老子,因為他沒那麼蠢,也不想死得那麼早,對不對啊?」目光轉向卡爾,冰冷如劍。

卡爾只是謙卑地道:「這是自然。」

克里斯蒂娜點點頭,說:「嗯,好吧,這我就放心了。那麼,爸爸,女兒告辭了!」

海亞德點點頭,滿意地道:「唔,你退下吧!」一雙眼卻像色狼一樣,在克里斯蒂娜飽挺渾圓的胸脯、結實挺翹的臀部和修長圓潤的嫩腿上瞧。

克里斯蒂娜當然不會看不出來,但她卻沒有像之前那樣對父親的無禮之處嬌嗔,而是假裝沒發覺,不徐不疾地離開了指揮室。來到船艙里一個沒人的地方,她立刻收起了臉上所有的笑意,表情變得咬牙切齒,眼神里充滿仇恨和怨懟,一雙拳頭緊緊握住,全身都在輕輕顫抖。

克里斯蒂娜?奧帕查斯,她當然不是海亞德的親生女兒。

在九年前,海亞德帶領山賊團洗劫克里斯蒂娜居住的村莊。當時克里斯蒂娜只有六歲,克里斯蒂娜的父母因為反抗海亞德,被山賊割下頭顱。親眼目睹父母被殺的克里斯蒂娜精神崩潰,不顧一切地沖向海亞德,她自然被海亞德輕鬆制服。但海亞德發現她是練武的好材料,是以便以乾女兒的名義收在身邊,沒有殺死。

克里斯蒂娜被訓練成一名盜賊,她的技藝日漸成熟精湛。不僅如此,克里斯蒂娜的身材也成長的越來越苗條性感。

海亞德當初饒克里斯蒂娜一命,除了看上了她的盜賊天賦以外,另一個目的自然就是等她發育成熟以後由自己享用。現在克里斯蒂娜雖然只有十五歲,但已成長的十分誘人犯罪,特別是那性感的小麥色肌膚更是能激起海亞德的xing欲。

然而,雖然海亞德多年來總是在明裡暗裡地猥褻和暗示克里斯蒂娜。但克里斯蒂娜這小丫頭卻總能憑著一股機靈勁推辭過去並將海亞德哄得開心不已。

這九年來,克里斯蒂娜一直都想為父母報仇,但她也深知自己和海亞德之間的實力差距。克里斯蒂娜之所以還能保住處子之身,只是因為海亞德覺得她十分有趣,不介意多玩一會兒再吃掉。假若海亞德有一天對克里斯蒂娜失去了興趣,那麼不管克里斯蒂娜說什麼,她都免不了慘遭強姦的下場。

克里斯蒂娜每次被海亞德猥褻過身體以後,或者站在他面前卻無法殺死他、也不敢動手,她都會深深地為自己的無能而懊惱流淚。

她打算離開飛空艇,看看外面的情景。經過船艙或甲板,她能聽見連續不斷的刺耳哀嚎和shen吟聲,看到許多山賊每人壓著一名少女,肆意ling辱。少女們所居住的城鎮毀滅了,她們則被這些兇徒抓來ling辱、侵犯,她們大哭、求饒,卻沒人憐惜她們。

克里斯蒂娜自然也不會對她們有一絲一毫的同情,她對這樣的事情已看得太多,早已麻木了。更何況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煩惱。

她乘著升降梯來到了地面。不遠處雖然是熊熊大火,熱浪撲面,但只要遠離那些人,她的內心才會感到一絲慰藉和安全感。

她獨自一人坐在地上,雙臂抱膝,縮緊身體,深吸一口氣,周圍雖然到處都是火焰,但她還是感覺冷。

她早已察覺到了。海亞德和那些山賊,這些人正在發生著某種可怕的變化。

變化是自從卡爾來到「血斧」山賊團之後開始的。不,準確的說是海亞德他們服下那種叫做「驚蟄」的藥劑開始的。克里斯蒂娜慶幸海亞德沒有也讓她吃那種葯,光是假設一下,就令她背脊發涼。

海亞德和山賊們變得越來越嗜血,越來越兇殘。從前,即便他們再邪惡,克里斯蒂娜也能感覺到他們是人,但現在,他們給克里斯蒂娜的感覺,簡直就像一群野獸。有時候克里斯蒂娜感覺那些山賊嘍啰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這並不是比喻,而是真的

想吃掉她。

經過這次偷聽海亞德和卡爾的談話,克里斯蒂娜更加確定了。她和海亞德相處多年,深知海亞德雖然脾氣暴躁但並不愚蠢。然而,今次偷聽,克里斯蒂娜發現海亞德竟變得胡言亂語、語無倫次,甚至越來越聽信卡爾的話。

近日來,海亞德不斷發作的頭痛,究竟代表著什麼?

她的恐懼每一天都在加劇,她恨不得馬上逃離這個地方。此刻,她周圍沒有一個人,她完全可以立刻就逃走。可是,她卻害怕海亞德會將她抓回來,她實在太害怕海亞德了,這種恐懼早已如影隨形,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

克里斯蒂娜感覺自己就好像一隻被關在籠子里的小鳥,四周都是想吃小鳥的毒蛇。籠子每天都在腐朽、變得脆弱,毒蛇隨時都能夠衝破籠子,將小鳥吃掉。小鳥很害怕,很無助,可是它早已失去了飛行的能力,只能在籠子里不斷躲避。

不知道什麼時候,克里斯蒂娜的眼睛里流出了淚水,她終於還是哭了,她將臉埋在臂彎里,輕聲抽泣……

。 「可無論選的宿體是男是女,是天性溫柔善良,還是聰慧淡漠的,到最後都只有一個結局。」

「那些宿體都會被滅世之魔同化,最終殺盡妻兒父母,了結自身的所有因果情緣,斷了輪迴之路后,任由【滅世之魔】破體而出。」

「萬年之後,菩提達摩終於放棄了這個想法,改為真正的紅塵劫殺。讓宿體嘗盡世態炎涼,體味到人世間最痛苦的怨憎恨、愛別離、求不得。用宿體受到的痛苦和劇烈的情緒波動,來一點點消磨掉【滅世之魔】的能量。」

「每隔數百年,隨著宿體的負面情緒累積越來越多,再也無法封印住半魂之時,就會提前將宿體殺死,送入菩提達摩的【無相因果鼎】中。」

可饒是已經準備周全。

這些年還是有不少宿體在最後時刻暴起殺人,幾乎將身邊的一個家族,乃至於整個城都屠殺的乾乾淨淨。

滅世半魂宿體失去控制時的力量,幾乎是無法想象的。

這也是殷無極和傅玉姝一直如此畏懼洛雲瀟的原因。

「與他多說什麼廢話!」

殷無極冷聲道:「他的命都是我們給的,如今要他還回來,又有什麼問題?!」

說話間,殷無極手一揚,一個金色小鼎漂浮在她掌心。

金鼎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洛雲瀟立刻感覺心緒一陣煩亂,腦海中彷彿有無數的木魚聲與梵音在同時響著,讓他立刻蹙起眉頭,下意識地想要後退。

只是他腳下剛動作一步。

身後無數的攻擊便如狂風暴雨般席捲而來。

「主人小心——!!」

鮮血四濺!

十一把本命劍瞬間衝出來護主。

一時間竟與幽冥域的幾大長老斗得難解難分。

殷無極看著這一幕,猛然捏緊了手中的【無相因果鼎】,心中越發忌憚。

這幾個長老可都是仙王巔峰的修為。

可如今的洛雲瀟,沒有動用【冥陰聖焱】,只憑著十一把本命劍,竟然就輕輕鬆鬆抗住了。

今日若不殺了他,來日,曾經那些滅世之魔手下的亡魂就是他的下場。

殷無極神識一動,就要祭出武器。

可傅玉姝卻先他一步,按住了他的手,朝他使了個眼色。

她一步步上前,視線落在傷痕纍纍的洛雲瀟身上,嘴角勾起溫和優雅的笑:「瀟兒,你此刻心中是不是很恨?明明你什麼都沒有做錯,卻成了滅世之魔的容器,成了隨時隨地都會失去人性的怪物。」

「你是不是很不甘心?明明你有父有母,天賦過人,本該一身順遂,萬人追捧。可卻無緣無故成了紅塵劫殺的宿體,一生都沒有感受到過任何快樂?」

洛雲瀟控制著十一把本命劍的神識顫抖了一下。

垂在身側的雙手不自覺攥緊了拳頭。

而他耳中傳來的梵音與木魚之聲也更重了。

傅玉姝雙目亮了亮,繼續道:「你有了喜歡的人,也敢去愛,不敢去追求。因為只要滅世半魂在你體內一日,你就是個隨時會喪失理智的怪物。到了那一日,你會親手殺死自己的至親至愛,我們如此,你愛的女子一樣逃不脫那等宿命!」 打從那天以後,我們就對村子東面加強了戒備,以防止那些怪物再度來犯。然而結果卻是,一連過了好幾天,那些怪物也沒有再出現。

「難道是得到了教訓,不敢再來了?」這一天,我們盯著村子東面的入口,我猜測道。

「也許那些只不過是來偵查的罷了。」安若有所思地說。

唉,不管怎麼說,那些怪物不來實在太好了,我們都鬆了一口氣。

※※※

嗆!嗆!……

一連串金鐵交鳴之聲,我和安兩個人兩把劍,正在進行激烈的對攻。

經過上次和那些來歷不明的怪物交手之後,我們都認為還是不要離開村莊太遠比較好,所以就隨便挑了這個離村子不遠的一處小山坡上練劍。從這個山坡望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帕迪科索爾村。

「喝!」我看到安終於露出了破綻,一聲大喝,一劍朝她左肩刺去。安卻似乎早有防備,看似隨隨便便地揮劍回防,輕描淡寫地以劍身抵住我的劍尖,十分輕鬆地就化解了我醞釀計算了許久的必殺。

「如果你想搞突然襲擊,就不要喊出來,那樣只會令對手提高精神更加小心謹慎。」安不徐不疾地說。「還有,你的眼神已經暴露了你的意圖,我只看你的眼睛,就已識破了你的下一步行動。」

「那麼、這一招呢?」我被她這一說,心中大感窩火,倔強地繼續猛攻,眼神閃動,揮劍疾刺安的左臂。她向右閃避,但我中途突然變招,劍鋒一轉,改刺為劈,快速攻向她。

安忍不住流露出一個讚賞的微笑,隨後飛快地轉身,反手將劍豎在背脊處,叮的一聲,擋下了我的劍!

「不錯,學的蠻快的嘛!」

安擋下了我的劍,竟趁這個空擋,從懷中取出酒瓶,喝起酒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