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聞言,非常的嗤之以鼻,這唐飛嫣完全是一個非常自以為是的小女孩。

Home - 未分類 - 葉雲聞言,非常的嗤之以鼻,這唐飛嫣完全是一個非常自以為是的小女孩。

珈藍未曾接話,在戰鬥中,珈藍更喜歡以實力決勝負。

唐飛嫣也未再繼續廢話,她手中九節鞭,宛如游龍,在虛空中形成一個個逆吸泉眼。葉雲等人都以為,唐飛嫣欲被動防守,以此來徹底瓦解珈藍天雷訣攻勢之時。

這逆吸泉眼卻從虛空中墜落下來,遊走在了九節鞭四周,成了最可怕的攻伐泉眼。

珈藍眉頭緊皺起來,感覺非常的棘手。剛才她以最快的速度,催發的天雷訣與天月劍冰封劍氣,被這種逆吸泉眼吞走了大半,讓她未能一擊打敗唐飛嫣。

此時唐飛嫣,卻將這逆吸泉眼從虛空中『摘取』下來,變成了她法寶上的存在,這一下她的攻擊力量還能剩下多少?

珈藍並不想被嚇怕,她繼續以天雷訣形成雷罰降世之法,以天月劍催發,殺向唐飛嫣。

唐飛嫣的九節鞭揮轉,上面的逆吸泉眼,宛如宇宙中黑洞般,逆流而吸,直接將珈藍催發的雷霆與冰封劍氣給吞沒。

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變色,因為誰也沒有料到,唐飛嫣的法術會如此詭異,能吞沒別人的攻伐法術。

這簡直是無敵的防守法術,在同境界之內,怕是沒有什麼能,打破她這樣的防禦法術了。

珈藍的柳葉眉緊蹙,她遇上了極大的危機。

唐飛嫣的九節鞭,在這一刻忽然間變狂暴,它靈活如游龍,襲向珈藍。

珈藍手持天月劍,極速斬在了九節鞭上,她知道天月劍削鐵如泥,欲以此破唐飛嫣這詭異的法術。

錚!

天月劍與九節鞭對轟,發出了鏗鏘之聲。珈藍驚疑的發現,天月劍無法斬斷九節鞭,這九節鞭也非凡寶。而當她欲催發天月劍的冰封之力,去冰封九節鞭與唐飛嫣之時。

九節鞭上的二十個逆吸泉眼,卻瞬間噴發出雷霆與冰封劍氣,齊襲珈藍! 一瞬間,珈藍陷入危險境地。

葉雲手中的雷靈符篆已經開始吸收雷精,要出手救珈藍。

珈藍亦感應到巨大的危機感,這一霎,她下意識的施展出了,林侯府月影劍術!

天月劍上靈石浮現出滿月之影,接著它化為一道道劍紋。

珈藍身在空中,宛如月神仙子,凌波微步間,劍紋破虛空,直接斬到了唐飛嫣的眼前。

唐飛嫣大驚失色,手中的九節鞭微楊,阻攔向這可怕的劍紋。

砰!

珈藍環繞在身邊的月影劍紋,未曾能抵禦下二十個逆吸泉眼噴出的雷霆與冰封劍氣,她整個人臉色慘白,頭髮上染上冰霜的倒飛落地,嘴中溢出鮮血。

唐飛嫣的雙肩被月影劍氣刺穿,九節鞭都掉落在地上,亦是受創不輕。二人竟是二敗俱傷,未分勝負。

唐飛嫣眼中的戰意愈發強盛,在以秘術修復身上的傷勢,要繼續一戰。

珈藍則在用續命神符療傷,準備再戰。

葉雲卻不想二人再戰下去,珈藍與唐飛嫣繼續戰下去,也只是二敗俱傷,他不想珈藍受重傷,哪怕是有他鏤刻的續命神符療傷,他也不想看到珈藍傷痕纍纍的樣子。

所以,葉雲站出來道:「好了,無需再打下去。」

「怎麼?你見自己的師姐要輸,就要停止對決嗎?」屠偉毅抓住機會,立刻譏諷道。

葉雲冷聲道:「她與我珈藍師姐交鋒,都打得二敗俱傷,就算她最後贏了,還怎麼與我交鋒?既然怎麼都是失敗,還有什麼比試下去的必要?」

屠偉毅還未開口,唐飛嫣清冷的看向葉雲道:「不要巧言令色,你只有正面打敗我,我才會讓你們走!」

葉雲不動如山,龍蛇並起命魄凝形成象的法相隱約浮現,同時有無盡土精在狂暴的向他匯聚,他看向唐飛嫣冷漠道:「你如果重傷癱瘓,日後不能修鍊,我可不會負責。」

「葉雲,你這是要車輪戰,不公平!」屠偉毅厲聲道。

「嘖嘖,公平?論公平,他們誰有資格與我一戰?剛才又是些什麼人,在我的符篆攻勢下,龜縮的不敢出來?」葉雲嘖嘖冷笑道。

屠偉毅,康秋等諸神殿的人們,一時間臉色難看的無法可說。

葉雲飛衝上天,手捏戰神搬山印,與此同時葉雲第一次嘗試將先天魄將融入在戰印之內,讓其發揮出封靈符篆威力。

唐飛嫣已經撿起九節鞭,她形成了更大的逆吸泉眼,欲與葉雲大戰。可是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她感覺天地都停止了,有一座無形巨山壓在她的身上,她的逆吸泉眼都被震爆,難以吞吸對方形成的秘術。

當唐飛嫣欲全面抵禦之時,又有一股詭異的封印力量涌下,讓她的修為命魂與命魄皆受困,修為境界極速下降。

頃刻間,唐飛嫣被鎮壓的匍匐在地上,連動彈的力量都沒有。

葉雲催發飛翔符篆,支撐開橫長十米的羽翼,飛落了下來。俯瞰著被鎮壓在地上,難以動彈的唐飛嫣,他冷漠道:「諸神殿的人,會讓著你,寵著你,但是在外面誰都可能殺你。諸神殿只是一個勢力的名字,它代表不了無敵,更加不代表無人敢惹,你們下次再招我,就別想活著離開龍島遺迹!」

話末,葉雲飛落到珈藍的身前,關心的問道:「珈藍師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沒有能替你打敗她。」珈藍搖頭道。

「珈藍師姐,你已經夠厲害了,你的境界可是要低於她,而且她的法術還如此詭異。」葉雲笑呵呵道。

「不是我厲害,是林侯府的月影劍術厲害,我本來不想用它的,可是在危急時刻,下意識的就用了。」珈藍有些苦惱的皺眉道。

葉雲調侃笑道:「珈藍師姐,你連弟弟都要認了,用這月影劍術又有什麼呢?」

珈藍扭捏的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葉雲的調侃。

「珈藍師姐,無論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葉雲非常認真道。

「謝謝你,葉雲師弟。」珈藍感動道。

葉雲可以與珈藍談笑風生,諸神殿的一干人,卻震驚到了極致。唐飛嫣的逆吸泉眼的秘術,可沒有幾人能破。葉雲一出手卻破得如此的乾淨利索,並且連唐飛嫣都直接鎮壓,這讓他們難以置信。

其實不只是諸神殿的人震驚,古幽,林飛,血天衣,魏庭朝,血虎,郭梁幾人也心生驚意。

唐飛嫣的秘術之詭異,眾人都未曾見過,珈藍與之激戰,只能是二敗俱傷。可是葉雲只是魄將九階,一出手就直接鎮壓唐飛嫣,破了對方的秘術。

林飛曾經與葉雲激戰,有些了解葉雲此刻的手段,但是當時的葉雲對這秘術的運用顯然還很欠缺,但是現在葉雲明顯變強了。這讓林飛心中一驚,他不知道自己再與葉雲交手,還能否防禦下他的這一招?

血天衣與魏庭朝的感覺與林飛一樣,他們也是曾經見過葉雲用這招的人。

古幽,血虎,郭梁三人則從未見過葉雲以魂魄之術對敵,此時一見真是驚為天人。因為葉雲的法術太詭異,而且威力太強。

「符篆天賦頂級,魂魄天賦也頂級么?」

古幽,血虎,郭梁三人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葉雲讓小金重新飛舞道:「小金,你繼續帶路。」

小金向前飛舞,葉雲與珈藍率先向前走去,林飛,血天衣,魏庭朝等人直接跟上。

這一次,諸神殿的人,沒有任何人敢出聲阻攔。

待到葉雲等人走遠,諸神殿的人才反應了過來。

「屠偉毅護衛,康秋護衛,你們怎麼不攔住他們!就這樣讓他們走了?飛嫣妹妹被這樣鎮壓在地上,該怎麼辦?」有人厲聲質問屠偉毅與康秋。

屠偉毅與康秋色變,正要去追趕葉雲之時。

唐飛嫣從地上坐起,失落無比道:「他走之前,已經撤走了鎮壓的法術……我敗了,敗得毫無還手之力。」

屠偉毅,康秋等一干諸神殿之人,陷入沉默。這一次的交鋒,讓他們是顏面無存,亦讓諸神殿的年輕人們,見識到了,這個時間,並非所有人都畏懼諸神殿。

……

「葉雲,其實我們剛才真應該斬草除根,要不然他們要事後找我們的麻煩,可就不好弄了。」魏庭朝如此說道。

葉雲笑了笑道:「這麼丟人的事情,他們回去得怎麼跟長輩們說?」

魏庭朝聽著不由一愣。

血天衣已經完全放開了,他冷哼道:「諸神殿的勢力雖然大,但是我們是東帝神國侯爺府的人,他們也不敢亂來。而且正如葉雲所說,這種丟臉的事情,他們怕是不會去告訴長輩。要報復我們也只能是自己陰著來。」

「如果他們的長輩不出面,我們更加無需懼怕了。」血天衣說到最後,眼睛大亮道。

葉雲笑道:「其實這就好像,你們不會找長輩出面報復空心和尚一樣。」

血天衣,魏庭朝,林飛,古幽四人瞬間表情僵硬。

珈藍則臉上浮現羞澀,拉了拉葉雲的胳膊,讓他不要提及這尷尬的事情。

「空心和尚,是誰?」血虎急忙問道。

「咳咳咳……」血天衣尷尬假咳道:「他就是一個假和尚,坑了我與林飛,魏庭朝一次。他還抓走了雷萍公主,我們現在就是去找他。」

「哼,敢坑少爺你,屬下待會定要他好看!」血虎表忠心道。

林飛見郭梁要開口詢問,他直接阻止道:「郭梁,你什麼都別問,到時候痛揍空心和尚就可以。」

血天衣附語道:「不錯,要狠狠痛揍他!」

葉雲卻在此時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尾隨在眾人身後的神帝學院與雷帝學院的七個人,他冷聲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臨陣逃走的人。這幾個不適合跟著我們,你們如果要帶著他們,我們就在這裡分道揚鑣。」

血天衣眉頭微皺,道:「葉雲,剛才要面對的畢竟是諸神殿的人……」

「不要勸說,我就是這樣的人。敢與我面對敵人的人是我同伴,我會竭盡全力幫助;不敢與我面對敵人,又想在我身邊渾水摸魚的人,一個我不都不會帶著,無論他們是哪一個學院的人,都不行!」葉雲冷漠道。

葉雲的話一出,頓時激怒了尾隨在眾人身後的七個人。

「葉雲,你以為自己真的很厲害嗎?你現在得罪了諸神殿的人,看你以後怎麼生存!」有一個雷帝學院的人譏諷道。

「葉雲,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這條路是你家的么?我們走這條路,就是尾隨你們嗎?」

「哼,一個天淵城出生,帶著不祥氣運的人,還敢如此囂張的得罪諸神殿的人,你真是怕自己的厄運來的不夠快!」一個神帝學院的人冷哼道。

「……」

面對七人的冷嘲熱諷,葉雲冷眼掃視道:「不怕死,不怕成殘廢的,可以繼續跟著。」

話末,葉雲繼續前行,不去理會瞬間臉色僵硬的雷帝學院與神帝學院的七人。

「古幽師兄,你難到不管我們了嗎?」剛才在冷嘲葉雲的人,看到葉雲等人前行,有人忍不住開口叫道。

「林飛,血天衣,魏庭朝,你們三個是權貴之後,難到真要與葉雲,珈藍這二個不祥之人混跡在一起?」神帝學院有人如此喊道。 古幽首先轉身,看向雷帝學院的四人,冷漠道:「要被人看得起,就得學會做人。雷遲院長時常教導我們,無論遇上什麼勢力的人,遇上什麼危險,都當一起面對,你們難到都忘記了嗎?」

「古幽師兄,葉雲還不是我們雷帝學院的人,我們為什麼要因為他而得罪諸神殿的人?」雷帝學院的學員反駁道。

「入龍島遺迹之前,雷遲院長是怎麼交代的?葉雲遲早使我們雷帝學院的人,這一次我們要全力保護他。」古幽如此說完,沉呤道:「既然你們認為現在不值得保護他,就自己去尋找機緣,我們在離開之日,到出口處回合。」

「古幽師兄,你難到就這樣不顧我們的生死了嗎?我們才是你現在的同院師兄弟啊!」這個雷帝學院的學員提醒道。

「羅清水,你是魄王八階的修為,在這些入龍島遺迹的人之中,實力並不弱,你有什麼好怕的?而且我又憑什麼一定要保護你們呢?」古幽冷酷道。

對於貪生怕死之徒,古幽亦是不喜的。

「古幽,以前還覺得你是個真正的強者。沒有想到你敗給葉雲一次之後,竟甘心做他的狗腿子,真是讓人看不起,我們不靠你一樣能活下去,找到好得機緣!」羅清水氣怒的翻臉道。

古幽拿出了一道符篆,目光陰森道:「你說什麼?」

羅清水不敢再亂語,他看了古幽一眼轉身道:「我們走,不要死乞白賴的奢求古幽的保護。」

雷帝學院的另外三人,只好跟著羅清水一起離開。

林飛在雷帝學院的人離開之後,看向神帝學院的三人道:「正如古幽所說,我們並不需要一定要保護你們的安全,而且我們要與誰一起,你們也管不著!」

神帝學院三個學員很生氣,但是他們可不敢如羅清水一樣罵古幽一樣,來罵林飛,血天衣,魏庭朝三人,他們可都是東帝神國的權貴之後。

葉雲也沒有多說什麼,正如他自己剛才所說的。他歡迎可以一起對敵的同伴,不歡迎遇上敵人,就躲避的同伴。

半個時辰之後。

小金停在一處巨石林立區域外,它以獸語告訴葉云:「主人,這就是空心和尚進入的地方。」

葉雲打量著,這些長達十米以上的巨石柱子,這巨石珠子上鏤刻著龍鱗形態,看起來像是曾經支撐此處建築物的承重柱。

「葉雲,你的追隨異獸真的看對了嗎?這個地方到底是石柱子,根本沒有什麼隱秘之地,空心和尚怎麼會帶著雷萍公主來此嗎?」古幽看著一根根距離相隔頗遠的龍鱗石柱,皺眉道。

林飛,血天衣,魏庭朝等人也很意外,因為他們完全可以看清楚龍鱗石柱林立的地方,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眾人所看到都是荒蕪的雜草。

葉雲同樣感覺很奇怪,他以心念詢問造化玉蝶:「造化玉蝶,你有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有古怪?」

「這些龍鱗石柱中蘊含龍魂,此地應該是一種龍族大陣,你如果想要進入其中,就得做好無法活著出來的準備。」造化玉蝶傳念道。

葉雲頓時驚悚傳念道:「這些石柱中,蘊含著龍魂?這是不是說明,這些龍鱗石柱隨時可能化龍?」

「我也不知道。如果觸動此陣話,的確有可能讓龍鱗石柱化龍。」造化玉蝶傳念道。

葉雲驚疑的馬上以獸語詢問小金道:「小金,你看到空心和尚與雷萍公主是怎麼進入其中的嗎?」

「空心和尚以繩子捆綁了雷萍公主與小媛侍女,拖著她們走入到了裡面。」小金回應道。

「他們進去裡面之後,是直接消失了嗎?」葉雲皺眉問道。

「嗯,一道奇異的光掩蓋了空心和尚三人,讓我無法在窺探到他們的身影。」小金說道。

珈藍見葉雲沉默半響也不言語,她出聲問道:「葉雲師弟,怎麼了?」

葉雲回過神來,發現眾人都在看著自己,他沉聲道:「小金告訴我,空心和尚拖著雷萍公主與小媛侍女入了這些龍鱗石柱之後,就被一種奇異光芒遮蔽,消失在了裡面。這些石柱必然不凡,我們所看到的,只是它們樸實簡單的一面。」

古幽眉頭一皺,驚疑道:「這空心和尚難到以前真得來過龍島遺迹?要不然他怎麼知曉,這麼多詭異的地方?」

「現在可不是談論此事的時候,現在是要決定,是否要進去這龍鱗石柱區域的時候。」葉雲沉聲道。

神能大風暴 魏庭朝第一個表態道:「入!無論這裡面有什麼威脅,我都要進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