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好處地處理了現在的局面,也讓雙方都有個台階下。

Home - 未分類 - 恰到好處地處理了現在的局面,也讓雙方都有個台階下。

「好的好的,沒問題。那小曦兒,你什麼時候有空呢?」

「現在還不知道,我要看看我現在需要學些什麼東西。」

「那你快去學,學會了來找我。」

說完就催著東方曦走,好讓她趁早學完東西回來學煉藥。弄得東方曦不好打擊他。

「那我走了。」

「趕緊走趕緊走。」

隨後東方曦踏步離開,皇甫蝶依隨即跟上去,而在原地的擎旭等人依舊沒反應過來,這變化太大了吧。 皇甫蝶依怎麼也沒想到,就是來閣樓測試下有沒有煉藥師的天賦,最後結果卻一個比一個震驚。

她現在真的是越來越崇拜東方曦了。

「曦兒,你真棒。滄海老師的特權奧,這可是整個學院從來沒有過的,你運氣也太好了吧,第一天就能拿到手,我真的好羨慕你的說。」

羨慕歸羨慕,東方曦看得出來皇甫蝶依是真的替她感到高興,沒有一絲妒忌與不滿,神情依舊如初。

「對了曦兒,你剛剛擊碎了兩塊測晶石,滄海老師還沒說你到底有幾屬性呢你怎麼急急忙忙就走了。」

「傻蝶依,財不外露,就連人身上的靈力屬性也一樣,別人知道的越多對你沒什麼好處。」

其實剛剛測試的時候她就暗中叫蓮做了些手腳,擊碎測晶石是真的,但是她顯示出來的屬性卻是假的,恰好能煉藥,而且等級還不錯。這也是為什麼滄海會驚呼的所在。

擎旭他們知道她是一星靈力,要是再暴露出她的全屬性保不準有什麼麻煩,還是低調點的好。

「那曦兒你……」

聽到這話皇甫蝶依不禁替東方曦擔憂起來,她才剛進學院就跟其他新生有這麼大的懸殊,她倒是有些後悔帶她去煉藥閣樓了。

「沒事的,別擔心。這事現在就你我、擎旭、焰秋、臨風跟滄海老頭幾人知道,我相信他們會處理好的。」

「可是萬一……」

她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東方曦才剛進學院,不懂學院的規則。她現在孤身一人,雖說有她,但是她們畢竟不在一個年級,有些時候不能及時幫到她。除非她跳級,再不劑也要先加入一個團隊。

「要不這樣吧曦兒,你先加入學院的任意一個團隊,等積累到一定學分之後兌換成獎勵,然後提升實力,對你自己也有個保障。」

「學分兌換?」

「對啊,這是學院給學生們開設的,獎勵多式多樣。只要你有足夠的學分,你可以任意兌換,根據等級高低,等級越高所需要的學分就越多。」

「這學分不見得這麼容易就可以得到吧。」

「你說的不錯,有的人一學期下來最多也才不到一千學分,有的人甚至連一百學分都沒有。但還是不停的有人去積累學分,誰讓學院獎勵的物品太吸引人了,就連最低級的丹藥都要五十學分,你說說看,他們能不打起精神來么。」

「看起來蠻有意思的。」

皇甫蝶依鬱悶,她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讓她重視啊重視。結果呢,人家只覺得好玩有意思,能別這麼打擊她嗎。

「曦兒,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你說她好歹還是個郡主,怎麼遇到東方曦就沒轍了呢。

「好了蝶依,別撒嬌了,我都聽到了。走,我們過去看看要加入哪個團隊。」

兩人不緊不慢地朝著學院兌換學分的洛奇廣場走去。

剛到廣場,那場面嘈雜的,跟二十一世紀的菜市場一樣,不同的是這裡全是十六歲到二十七歲左右的少男少女。

東方曦環顧四周,一眼便看到了角落那孤零零的與眾不同的三人組。 與別人不同的是他們三人並沒有急著去兌換物品,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吵鬧不休,而是安靜的在角落裡呆著。

皇甫蝶依剛想帶她去看看積分條件,回頭便見到她呆在原地,視線一直盯著一個地方。

「曦兒,你在看什麼呢?」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隨後也看到了角落裡的三人,臉上不免有些錯愕。他們怎麼在這裡?

回過神來的東方曦聽到皇甫蝶依的嘟囔,轉過頭去問她。

「怎麼?你認識他們。」

「啊?你說他們啊,認識……天翼學院里有誰不認識他們。」

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小,怕有人說她似的。

「看來他們的名氣還挺高。」

她才不管他們名氣高不高呢,他們就是變態,不要命的,除了他們三個誰也容不進去,惹到任何一個都吃不了兜著走。

「蝶依,組隊是隨便的吧,有沒有人數限制?」

「一般是沒什麼限制的,只要你加入的那隊隊長同意其他的就沒什麼問題。」

「你加入了嗎?」

「我去年就已經入團了,畢竟有些事情團隊組織比一個人做起來方便點,你要來的話我可以帶你去。」

「那到不用麻煩了,我看那三個人就挺好。」

「曦兒,你……他們……你真的打算加入他們啊!」

皇甫蝶依被東方曦這一決定嚇得結巴話都差點說不清了。

不解的看向她,加入他們很奇怪嗎?怎麼這副表情。

之後不管皇甫蝶依徑直朝角落走去。

角落裡的三人早在東方曦注視他們的那一刻就已經注意到她,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敢直視他們這麼久。

放眼整個天翼學院,就連新生差不多也都知道他們不好惹。東方曦看起來剛進學院沒多久,可能是初生不怕牛犢吧。

短短几十步的距離,皇甫蝶依感覺自己的小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曦兒這傢伙能不能別這麼嚇她。

她找誰組隊不好非要找那三個煞星。

「曦兒,不要去了,他們不會同意你加入的。」

沒有管皇甫蝶依,東方曦邁步走向前面身穿黑色錦袍的男子。

走近了一看,男子身上的煞氣逼人,周身冷冰冰的,要不是小銀擁有的異火估計她得凍死。

「你是他們的隊長吧,我叫東方曦,一年級新生,打算加入你們隊。」

旁邊的蝶依凍得瑟瑟發抖,曦兒你不冷嗎。

「噗~呵呵,好一個有膽識的新生。」

清脆如黃鸝的嬌聲輕笑,是旁邊那位紅衣女子發出來的。只見她身材高挑,嬌媚不失高冷,活脫脫一個妙人兒。

「沒膽識怎麼找上你們不是。」

東方曦勾唇輕笑,她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同意。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這麼多年還沒有人敢這麼跟我們說話。大哥,二姐,要不咱們收了這個新生玩玩。」

又一道爽朗的笑聲穿透耳膜,側眼望去,那人穿著藍色錦袍,俊俏帥氣的面孔配上那不懷好意的笑怎麼看怎麼壞。

似是考慮到東方曦不怕他們又或是其他的什麼,反正最後東方曦是加入到這個團隊中了。

「東方曦,歡迎加入奧,期待接下來的日子。」

「你要堅持住奧,不然我們可不收你喲。」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東方曦不怕。 今天發生的事太詭異了,皇甫蝶依怎麼想也想不通。

他們之間不是容不下第四個人嗎?怎麼曦兒一說要加入想都沒想就同意了,要不是知道東方曦一直跟她在一起她還以為他們之前就已經認識了呢。

不過對曦兒來說也是好事,畢竟整個學院還真沒幾個人敢找他們三個麻煩。

「小美女,你看上去很疑惑喲。」

弔兒郎當的聲音從前面傳來,對著皇甫蝶依開口說道。

聽到對方開口跟她說話的皇甫蝶依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愣,這算是愛屋及烏么?就因為東方曦成了他們的隊友。

「沒有的事,師兄你多慮了。」

師兄?東方曦有一絲詫異,這藍衣男子還是個高年級的學生啊,難怪沒人敢找他們麻煩,甚至不急著去兌換。不過這並不妨礙她跟他們組隊。

「該出發了。」

藍衣男子還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冷酷的聲音插入,是老大的聲音。他再怎麼紈絝也不會亂了老大的正事,當下也收了性子準備出發。

「小美女,我們要出任務去了,你自己慢慢玩。」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跟著離去的還有另外兩人。東方曦有點蒙,現在是什麼情況,剛加入團隊就要歷練賺學分了,這節奏太快了吧,不過她喜歡。

「曦兒,你……你真的要去嗎?那裡太危險了。」

有些擔憂地看向東方曦,在她皇甫蝶依的印象中東方曦顯少出手,所以她不知道她的實力,就連之前學院的測試她也只知道個大概,了解得並不全面。

「安了,蝶依。人總是要成長的,沒有磨礪怎麼進步。你呢就好好在學院學習靈力修鍊,我跟他們一起不會有事的。不用擔心,我先走了啊。」

安頓完之後就追上前面的三人,只留下皇甫蝶依在原地。

沒過一會東方曦便追上他們的腳步,看得出來他們也是放慢了路程的,不然就他們現在的實力早就不知道甩她多遠了。

「小曦兒,你不怕我們嗎?」

或是路途枯燥又或是其他原因,鸞鳳突然問起了這個問題。

剛才第一眼她就注意到了東方曦,她沒有其他人見到他們的激動與崇拜,有的是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神情,這讓她有些好奇。明明該反對她加入的,做出的決定卻恰恰相反。

「我為什麼要怕你們,你們吃人么。」

「噗~哈哈哈哈,鸞鳳,我就說她有意思吧。」

鸞鳳白了對方一眼,對她這個三弟的沒心沒肺徹底無語。不過對東方曦的好奇倒是越來越濃,不等她繼續,她家老大發話了。

「任務來了。」

兩人瞬間打起精神,平時嘻哈沒關係,關鍵時刻還是要正經,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受院方高度重視的原因之一。

聽到這話的東方曦也戒備起來。環顧四周,她看到的就是一座山,怕是要在裡面完成那所謂的任務。就是不知道對方說的任務是什麼。

「這裡是哪裡?」

不怪她不知道,畢竟她對水嶼城不熟。

全然沒想到自己的一個問題得來的卻是三道詫異的目光。 被三道探究的目光一直盯著,就算是東方曦也有些尷尬。

「喂,你們看夠了沒,還做不做任務了。」

過了半晌三人還是沒有動靜,她不得不開口提醒。至於么,不就是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罷了。

這一開口,旒觴、鸞鳳、黎尨三人立馬回神。倒是鸞鳳轉頭向東方曦介紹起這山脈的點點滴滴,也給她補記了些知識。

「這裡是迷淞山,天翼學院的老師們會時不時來這邊給學員考核。你別看它周圍看上去很美,好像無害一樣。實際上裡面危機重重,就算是我們三人進去了也不得不提防。」

「學院里能安然度過這迷淞山的一隻手就可以數的過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同意你加入結伴過來做任務的原因。」

臨時的解釋,讓東方曦大概的了解了迷淞山,心裡更多了想要去探索的慾望。有刺激感才能在危難中晉陞,話說她已經好久沒有晉級了,這不免讓她有些挫敗感。

「鸞鳳,你還沒告訴我你們這次的任務是什麼呢。」

「收服炎燼。」

酷酷的聲音從兩人前面傳來,卻將東方曦激愣在地。她剛剛沒聽錯吧,炎燼?是她所知道的炎燼嗎?它就藏身在這迷淞山,怎麼可能呢。

「上古神火炎燼?」

「恩?你知道?」

這下子換成旒觴吃驚了,他也沒想到一個新生居然會知道炎燼,還清楚的知道那是神火。

「之前聽說過。」

「哇,小曦兒。你居然聽說過炎燼,那你知不知道炎燼的特別之處?」

黎尨刷的一下子跑到東方曦旁邊眼巴巴得盯著她,兩眼睛不停地眨啊眨的,似乎在催她快說,看得東方曦一陣無語。

「不知道,我只是聽說擁有火屬性的人若是拿到它便錦上添花而已。」

「額,那你是聽誰說的?回頭我去問問他。」

「有什麼事回去再說,現在找到炎燼要緊。黎尨,收起你的玩心。」

自家老大都開口了,某人自然而然就閉了嘴,他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被老大收拾一頓。

知道了此行的目的,東方曦嚴陣以待。

雖然這裡她比不上旒觴他們熟門熟路,但至少她有的他們沒有。

東方曦的冷靜讓他們刮目相看,能這麼快調整好心態的人必成大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