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一天不也是什麼都沒有修鍊出來?」善柔聽到爺爺這麼誇獎這個小子,十分不悅的說道。

Home - 未分類 - 「切,一天不也是什麼都沒有修鍊出來?」善柔聽到爺爺這麼誇獎這個小子,十分不悅的說道。

「柔兒啊,你也別不服氣。我本來給了他十天的時間,但是從今天的成效看來,他呀,五天之內,肯定能學會律動。」

「這怎麼可能。我當初可是一個月都沒有學會。」善柔驚訝的說道。

「這小子,很有天分啊,而且你發現了沒有,這小子的精神力可是不弱啊。」善武興奮道,「你王爺爺可是給我介紹了一個好學生啊。」

「王爺爺?它是王爺爺介紹來的?」善柔更是驚訝了,「這小子什麼來路,怎麼能被王爺爺看中?」

「是啊,他是你王爺爺新任的孫子。論起輩分來,他可是你的弟弟。」

「不會吧?我沒有看出他哪點好啊?」善柔瞪大了眼睛。

「哈哈,不止呢。他也是你陳爺爺的孫子,就是峽谷小城的那個陳爺爺。這小子,現在可是峽谷小城的城主呢。」

「——-」事情太過震驚,善柔都說不出話來了。

「別看現在他不是你的對手,一年,僅僅需要一年的時間,我看你就打不過他了。」善武肯定的說道。

「——-」

第二天,張蕭早早來到了樓頂,直接開始修鍊。

「好無聊。」善柔看著張蕭在那裡認真修鍊,她想去說會話也不行。

「柔兒,喝茶嗎?」沒想到善武直接帶來了一套茶具,在哪裡悠哉游哉的喝起了茶。

善柔白了善武一眼,沒有說話。

「你今天又沒事情嗎?」

「怎麼,你有意見?」善柔不客氣的說道。

「沒有,不過你總是這麼閑著也不好啊,這樣吧,你也在這修鍊吧,我指導你。」

「好吧。」

於是這兩天,張蕭和善柔就一起在樓頂修鍊起來。

「靜心,我已經找到感覺了,今天就要成功。」張蕭喃喃自語道。

今天是第四天了。

張蕭控制著精神力,附著在手背上。然後讓精神力開始律動起來。

善武的眼光落到了張蕭的手背上,他看到了手背上有一絲的顫動。善武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呼,爺爺我剛才的鬥技怎麼樣?」善柔練完了一套鬥技,問向了善武。

「噓。」善武示意她不要大聲說話。

善柔的目光也落到了張蕭身上。

張蕭的手背開始只是顫動,但是隨後它的伏動越來越大,像一個小波浪一般。

「我成功了。」張蕭興奮的大喊了一聲。

「嗯,不錯。」善武點了點頭。

「老師,接下來呢?」張蕭現在可是信心滿滿,之前善武給的是十天的時間,沒想到自己四天就可以了。

「現在,你要嘗試一下,你的身體所有的部位都律動一次。」

「每個部位?」

張蕭聽話的開始修鍊起來。

「頭部。」

頭部有的部分肌肉很少,只能是皮膚的律動。這裡並沒有什麼困難的,張蕭試了幾次就成功了。

「脖子。」這個部位很是簡單,但是在喉嚨部位律動的話,對呼吸有些阻礙。

「胸部,腹部,後背。」這些位置都十分的簡單,張蕭輕鬆的就達成了。

「雙手。」因為張蕭練習了好幾次,也很簡單的完成了。

但是張蕭之後就遇到了困難,腿部。

大腿和屁股還好,張蕭試了試,成功了,可是小腿和腳部確實很困難。

「這是怎麼回事?」張蕭有些不明白。

「控制精神力,總體來說還是由你的精神之海,所以說離著你的腦部越遠,你的控制力越弱。」善武講解道。

「哦。」張蕭再次開始修鍊起來。

不得不說,張蕭最近對精神力的修鍊也沒有落下,對現在很有幫助。

到了晚上,張蕭終於成功對小腿和腳部律動了。

「很好,今天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開始新的課程。」善武一笑,「也恭喜你,現在正式成為了體術班二十年來第一個學生。」

「耶!」張蕭高興的喊了一聲。

「切,瞧你那樣,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善柔不滿的嘟囔道,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晚上,張蕭在床上正在發獃,他在想一件事。

自己的小兄弟可不可以律動呢?

「試試?」張蕭經不住好奇,然後小兄弟律動了一次。

「我去!」張蕭試了一下就猛地停住,臉色很紅。

「丫的,要是前世的宅男會這個技能,也是很爽的啊。不過,自己以後不能再律動這裡的,自己的第一次,可不能交在自己的手上。」

「今天,你的課程就是來實踐律動。自今天開始,你開始和善柔來對戰。你要用律動來承受她的攻擊。」

「又打?」張蕭把目光看向了善柔,發現在善柔在那裡兇殘的笑著。

張蕭打了一個寒顫。「老師,這個,能不能換個人?」

不管如何,張蕭也要爭取一下。

「哈哈。」善武大笑一聲,看來張蕭很怕柔兒,「我跟你王爺爺是好友,論私交,你要稱呼柔兒一聲姐姐。」

「額。」善武既然都這麼說了,張蕭只好叫了一聲,「善柔姐姐。」

「好弟弟,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訓練你的。」善柔柔聲的說道。

張蕭只覺得自己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好了,這幾天我有事情,你們兩個小輩就在這好好修練吧。」

「爺爺,你又要去哪裡?」善柔一頓,不滿的說道。

善武沉吟了一下,「告訴你們也沒什麼事,前段時間精靈大軍想要進攻人類帝國,原因是精靈公主和一個重要的精靈人物被人類偷獵者偷走了。」

「這麼大的事情?」善柔吃驚的說道。

「那兩個精靈不是早已經回去了嗎?」張蕭納悶的說道,難道她們遇到了什麼情況?

善武略微驚訝的看了張蕭一眼,不過想想就明白了,張蕭也許在王天那裡得到了消息。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正是張蕭放了兩個精靈。

「是,所以精靈大軍撤退了。雖然一直以來,人類和精靈沒有多少的交情,但是這次畢竟是人類的錯,所以校長決定,讓我和王天出使生之森林,緩和一下兩個種族的關係。」

「切,那為什麼要讓爺爺去?誰惹的事情讓誰去啊。」善柔有些擔心。去精靈的地盤?要是精靈一怒,把自己的爺爺扣住怎麼辦?

「確實,精靈現在對人類肯定還是保持著恨意,而且多年來,精靈對人類的積怨很深啊!此去怕是有危險啊。」張蕭也分析說道。

「我也知道,但是沒有辦法啊。我和王天實力都比較高,即使在精靈的地盤,也能逃出來的。你們放心吧。」善武這樣說道,其實他心裡根本沒底。他這樣說也是為了讓張蕭二人放心,至於為什麼告訴他們,因為善武覺得此次去,有可能九死一生啊。

「你們先修鍊,如果張蕭可以熟練的運用律動了,善柔你就用我昨天跟你說的方法,繼續教張蕭課程。」

「我知道了。」善柔不知道說什麼。

而張蕭則是沉思了一下,「老師,這次你和王爺爺去的話,遇到危險,可以報一下我的名字。」

張蕭想的是,安莉絲這個精靈公主,應該給自己一些面子吧。

「嗯?報你的名字有個屁用。」善柔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善武欣慰的看了張蕭一眼,峽谷小城的城主,這名號雖然不太好使,可是張蕭也是有心了。

「好了,就這樣了。你們開始對練吧。我走了。」

善武一閃,身形就消失了。

「怎麼,跟你的寶貝孫女告完別了?」一位老者站在學院的大門口,正在等待著善武。

「嗯,王天,你不去跟你的孫子告別?」

「不去了,等回來再去。」

「回的來嗎?」善武苦笑道。這個任務是又重又危險。

「沒事,去到了告訴精靈女王。如果你倆出了什麼事,我會直接殺上生之森林的。」門衛室里傳來了一聲。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沖著門衛室一拜,「多謝沈老!」

… 沈七是什麼人,大多數人只知道沈七很厲害,但是沒有多少人知道沈七曾經的故事。

而兩人是知道的。

當年,沈七的一個愛徒遊歷大陸,與一個龍女產生了感情。沒想到的是龍族發現之後,直接派出強者將沈七的愛徒擊殺,把龍女帶了回去。

沈七得知愛徒的死訊后,直接一人一劍殺入了龍谷。把龍谷殺的天翻地覆,而擊殺愛徒的強者也被沈七大卸八塊。當時龍族的最強者並未在龍谷,整個龍族對沈七是無可奈何。

結果此事也不了了之。

現在沈七發話了,對精靈還是有一定的威勢力的。

這次的任務,貌似有了一點的保障。

「碰!」張蕭再一次撞擊到了圍牆上。

「姐姐,能不能小點力?」張蕭揉了揉胸口,很痛。

善柔的心裡有些煩躁,所以下手沒了控制。

「怎麼?這點攻擊你就收不了了?太沒用了吧!」

「——-」

「算了,今天不打了。」善柔直接躺了下來,看著天空發獃。

「姐姐,你沒事吧?」張蕭看善柔的狀態十分的不好。他就躺在了善柔的旁邊。

過了好久,善柔才緩緩開口,「我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是由爺爺帶大的,我只有他這一個親人了,如果他有什麼事,我該怎麼辦?」

善柔的語氣很平靜,但是張蕭聽出了裡面的酸楚。沒想到外表很man,性格火爆的善柔竟然有這樣細膩的情感。

「放心吧,我想老師和王爺爺都沒有事情的。」張蕭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這樣安慰。

「你知道嗎?我的心裡從來沒有這麼不安過。畢竟我只有這麼一個親人啊!」

「你錯了,現在你有兩個親人了。」張蕭笑著說道。

「兩個?」

「還有我啊?你不是我的姐姐嗎?我是你的弟弟,不是親人是什麼?」

「弟弟。呵呵,只不過是爺爺他們之間的交情而起。」

「你不願意嗎?」張蕭接著問道,「你不願有我這麼個弟弟?」

善柔沉默了,她不願意嗎?當然不是,她每次看到別人都是有父母,有兄弟姐妹陪伴都羨慕的不得了。

「你願意嗎?這幾天你也看到了,我是什麼樣的女人,你願意有這麼個姐姐?」善柔反問道,語氣有些苦笑。

「嗯,你的脾氣卻是不太好,性格也有些古怪,不過這都不是問題,起碼我已經適應你這樣了啊。」張蕭笑著說道,「有這麼個姐姐,也挺不錯的。」

善柔側頭看著張蕭,有些出神。

「姐姐,你是覺得我不配嗎?」張蕭小心得問道,因為畢竟善柔是十大美女,爺爺也是副校長。

「不配?是我不配吧。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陳王兩位爺爺的孫子,峽谷小城的城主。對不對啊?」

「額,你怎麼知道?老師告訴你的?」

「嗯,當時我可是很吃驚呢,怎麼看,你也沒有吸引人的地方啊,怎麼可能得到兩位強者的看重?」

「哈哈,那是我有自身的魅力,你只是現在沒有看到而已,不過相信以後你肯定會看到的。」張蕭大笑得說道。

「所以說,我不配。」善柔有點悲傷的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變成這樣嗎?」

「為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