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那黑鳥也?鳥也終於烤好了。雖然沒有什麼調料,但是這黑鳥天生肉身強大,美味多汁,而且蘊含著強橫的精元。風揚不禁想起當初自己每天靠吃肉食補充精元的日子,想一想都覺得懷念。

Home - 未分類 - 而這個時候,那黑鳥也?鳥也終於烤好了。雖然沒有什麼調料,但是這黑鳥天生肉身強大,美味多汁,而且蘊含著強橫的精元。風揚不禁想起當初自己每天靠吃肉食補充精元的日子,想一想都覺得懷念。

那時候的自己年幼,雖然生活並不怎麼好,但是卻無憂無慮,有老瘸子師傅和靈兒小丫頭陪著,實在是最幸福的時光了。

黑鳥肉的效果比想象之中要好許多,一團精元在風揚的身體之中不停地翻滾著,讓風揚先前所消耗的那些能量都完全補充了回來。風揚發現利用這種方式補充精元的速度極快,比自己埋頭修鍊好多了。

生命巨龍的龍鱗在風揚的身體之中不停地散發出碧綠色的氣流,這些氣流流過風揚的經絡和血肉,以前爭鬥時遺留的老傷都慢慢癒合了,經絡也從傷口遍布變化還原成了當初自己剛剛修行時的狀態,晶瑩如玉,清新怡然。

就在風揚在這裡抱著鳥爪子吭哧吭哧啃的時候,另一群湧入到劍宮秘境的人已經遇到了大麻煩。

「嗷!」

「怎麼這麼倒霉,剛進來就遇到了傳說之中的龍象!」

一頭壯如山嶽的龍象擋住了這幾百人的去路,龍象皮糙肉厚,就是那些乘坐車架而來的青年俊傑全力出手都無法穿透那龍象的防禦層。

「這是對於你們的磨難之一,若是這都過不去,以後還想要奪取誅仙劍,簡直是笑話。」

跟隨這些天才而來的老僕們嘿嘿怪笑,更有他們的師門長者索性再次停下腳步,讓他們自行前行,為的就是磨練他們。

「只有在危險和逆境之中,才能成長,你們身上有我們煉製的保命神符,只要到了危急關頭,捏碎神符,你們就能完好的回到這裡。不過如果你們動用了保命神符,也就證明你們沒有了爭搶誅仙劍的資格了。」

有強大的尊者跟隨這群年輕人前來,分發下保命神符,方才西陵神山青年斬殺異族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出現,因為那些弱小的異族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

這些強大的尊者一起定下規矩,只要重新出現在這裡的人全部失去資格,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能夠真正得到那屬於無上存在的誅仙劍。

原來,就在方才,劍奴在外界發狂,不停地擊殺萬族天才,那些老傢伙終於忍不住出手,幾大道骨境界強者同時出手,壓制住了劍奴,才讓這麼多人進入了劍冢之中。

「歲月神石的力量太強,我們阻擋不了太久的,你們前去歷練,我等先封住了這劍冢入口!」

這群老傢伙商議一番,最後做出了如此決定。

「轟隆隆!」

十幾名與道骨境界人族修行者不相上下的異族同時出手,打穿了這一片空域,臨時封住了劍冢和外界之間的通道。

「嗷!」

那劍奴仰天怒吼,瘋狂地用歲月神石所做成的鎖鏈抽打大地,每一次抽打,這大地都變得更加焦黑,只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這裡已經成了一片廢土。

「這劍奴真是太厲害了,咱們一起製造出來的斷層都抵擋不了太久啊!」

異族尊者嘆息道,覺得這劍奴此前一定是無比強大的一位,只是因為成了劍奴才默默無聞,被世人所遺忘掉了。

「我覺得不是那劍奴厲害,是那歲月神石厲害吧,嘿嘿……」

幾人冷笑,覺得這劍奴不過是依仗歲月神石的力量罷了,要是真的打起來,還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呢。

風揚吃飽喝足,渾身上下又充滿了力氣,抬頭望了望天色,朝著劍宮的方向繼續前行,那裡有一座劍宮的代表建築,一座巨大無比的劍塔,是一柄長劍的形狀,極其醒目。

這一片森林都屬於這劍冢秘境,其中有無數野獸猛禽,還有數不盡的絕地,這是一片凶多吉少的地方,想要奪到誅仙劍,就必須要通過這些考驗。

風揚繼續上路,很快發現前方有激烈的戰鬥發生,風揚抬頭望去,發現那是一名異族還有一頭黑色的猛禽。

「他們竟然這麼快,看來是我進來時消耗太大,吃了一頭猛禽恢復體力耽擱了太多時間。」

風揚心中思索,卻並不著急,因為誅仙劍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而既然那劍奴在外面有選擇的讓人進入這劍冢秘境,顯然最後勝出的人才能夠最終得到誅仙劍的認可。

那名異族發現風揚路過,臉色瞬間難看之極,因為人族和異族一直就不怎麼友好,而現在自己被猛禽打得十分狼狽,若是這人族出手,自己可就要玩完了。

然而,令他驚奇的是,風揚直接走過,根本沒有理會他。

「竟然看不起我,連正眼看我一眼都沒有,可惡!」

那異族覺得不可思議與氣氛,竟是捨棄這即將被自己轟殺的黑色猛禽,向著風揚沖了過去。

「死!」

一劍斬來,看樣子是要直接把風揚的腦袋給削下來。

「哼!」

風揚冷哼一聲,自己沒有去擊殺對方,對方反而過來找自己的麻煩來了。

「我不過是路過,你為什麼攻擊我?」

風揚一瞬間取出血魂之刃,劍鞘擋住對方的攻擊,只聽噹啷一聲,劍與劍鞘之間發生激烈的碰撞,火光四濺。

「該死的人族,你竟敢瞧不起我!」

那異族覺得跟風揚解釋都有些掉身價,竟是一語不發,瘋狂地進行攻擊。那黑色的猛禽看向這邊的激斗,渾身一哆嗦,嘎嘎叫著跑了,活像是一隻烏鴉在叫喚同伴一樣。

風揚暗嘆一聲,自己還是太過於天真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是異族們心中的至高真理,而且他們也是一直奉行著這個真理行事的。

「既然你找死,那我也只能不客氣了。」

風揚不想再耽擱時間,直接捏拳沖了上去,將血魂之刃收了起來。

「太狂了,太狂了,竟然不動用武器就想要戰勝我!」

那異族發狂地嗷嗷叫,弄得風揚一陣迷糊,自己到底和對方有什麼深仇大恨,讓對方如此瘋狂。

異族卻不知道,雙拳才是風揚最強的武器,當風揚出拳的時候就已經給他宣判了死刑。

最後,風揚用拳頭將那異族捶死,異族到死都不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名人族的手上。

眼看著異族徹底死亡,風揚從異族身上摸東西,這異族的身體卻是猛然化為一片光雨,直接消失不見了。

「怎麼回事?」風揚看向那異族死去的地方,只見那裡只剩下一枚碎裂開來的神符。

ps:昨晚睡過去了,今晚還有兩章 第333章神秘金箔碎片

風揚捏著那碎裂開來的神符,心中很是鬱悶,這些異族竟然擁有在危難時刻逃命的道符。方才風揚名名已經將那異族給擊殺掉了,但是最後時刻,一枚神符替那異族死去,那異族則是安然無恙地遁走了。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與此同時,在那劍冢被封住的入口處,一名異族猛然閃現出來,口中不停地低聲咒罵著。

「怎麼這麼快就死出來了?」

有異族的尊者嘿嘿怪笑,因為這異族不是自己一族的人,而是和自己這一族很是不怎麼對付的另一族的族人。

「看來那劍冢秘境之中有許多艱難險阻啊,不然我族精英不會這麼快就折返的。」

那一族的尊者臉上有些掛不住,小聲說道,拚命找理由掩蓋。

異族青年發現自己竟然是第一個失敗的,臉色瞬間漲紅,回到了自己一族的尊者身旁。

「是誰?」

那異族尊者很是不爽,低聲詢問過程。

異族青年磨不過去,只好將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什麼?你們火角一族連人族都打不過?哈哈哈哈哈!」

那異族尊者聽力極佳,聽到那火角族青年和其族老的談話內容之後,猛然哈哈大笑起來。

「水岩族尊者,你不覺得這樣說話太挑釁了么?」

那火角族尊者聽了之後冷哼一聲,十分不善地盯住了那一直在嘲笑的水岩族尊者。

火角族修鍊火行術法,水岩族則修鍊水系術法,自古水火不相容,雖然這兩族都是異族當中的一份子,但是他們之間卻很不對付。

「大家都不要吵了,」就在這時,一名微笑著的中年男子模樣的修行者走了出來,呵呵笑道,「聽聞這一次人族出現了變數,有始祖體現世,不知道是真是假啊?」

「西陵神山的老黃金獸……」

火角族尊者和水岩族尊者看到這位中年男子,紛紛神色變化,不再爭執,而是都默不作聲了。

「老傢伙,你家的小崽子下手夠狠的啊,殺了不少我們異族成員,是什麼意思?」

火角族尊者和水岩族尊者不敢招惹這老黃金獸,卻不代表別人不敢,開口的是一名老嫗,身形佝僂,一雙碧眼,十分詭異的模樣。

「老狐狸,你這是來護小狐狸的么?」

這老嫗竟是天狐一族的尊者,顯然因為黃金獸一族的做法很是不滿,不過一雙眼睛更像是毒鉤子一樣看著另一旁的一頭巨猿。

這頭巨猿一身漆黑的毛髮,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正是猿魔一族的一名尊者。

「老狐狸,我家小猴崽子做事我可管不著,老夫只是來保護小崽子們不受欺負的。」

那老猿魔彷彿發現了老嫗的注視,也不看老嫗,直接開口呵呵笑道。

「猿魔,不要太過猖狂,不然嘿嘿……」

老嫗顯然不吃這猿魔的一套,方才那猿魔公子幾乎被荒古神山的阿蠻力劈,最後被這老猿魔送入劍冢之中,踏上了末班車。

「哼!」

黃金獸一族的老尊者冷哼一聲,道:「我們沒有功夫互相挑撥爭鬥了,人族的始祖體都出現了,你們還在內鬥。」

「內鬥?那不是你們黃金獸最喜歡做的么?」

不少尊者冷笑起來,道:「始祖體是那麼容易出現的么?數千萬年都不一定能出現一個,現在荒古神山出了一個,這八荒之中不可能再有第二個了。」

「黃金老傢伙,不要危言聳聽了,你們族的小崽子不行,胡言亂語罷了。」

所有尊者都嗤之以鼻,覺得這黃金獸老傢伙實在是聽風就是雨,沒有高手風範。

「哼!」

那黃金獸尊者聽了眾人的言語,老臉一紅,覺得這些尊者所說的還真有可能是真。凌拓說見到了始祖體,但是卻沒有說出始祖體是誰,擁有什麼樣的能力,實在是有些可疑啊。

「阿嚏!」

風揚冷不丁打了個噴嚏,暗罵是哪個傢伙在背後罵自己呢。

一路前行,風揚看到了許多別人打鬥過的痕迹,有不少巨木斷裂,更有不少巨無霸一般的屍體橫躺在大地之上。這一群進入劍冢接受誅仙劍考驗的異族天才們,顯然是一群破壞者,只要擋住他們去路的存在,都要遭受到瘋狂而毫不講道理的攻擊。

風揚雖然是直直朝著那劍宮前行,但是卻在有意躲避過去這些異族留下的痕迹,為了不被異族撞到,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這一次進入劍冢,因為誅仙劍是在東荒出現的,所以也有不少人族少年一起進入了劍冢,風揚很是無奈,同樣身為人族,自己見到異族就要來一番拼殺,而那些天才少年卻不用。

因為,那些進入劍冢的人族少年都有特殊的符印,可以分辨出身份來,都是強大氏族的後人,就是異族也不想招惹。

這個世界看起來很公平,卻又處處都充斥著不公平,天賦相同的兩個人,如果身份不同,將來的成就顯然也會大不相同。

風揚躲避異族的行進路線,很快就遇到了更可怕的敵人,這一次遇到的猛獸不同於上一次的猛禽,更加強大了。

「吼!」

那是一頭猛虎一般的猛獸,呼嘯起來山體震顫,風聲鶴唳,附近的生靈全都畏懼地躲避了起來,沒有一個敢反抗對方的。

「一頭猛虎!」

風揚看著那巨大無比的猛虎,眼睛微眯,他能夠從對方身上感覺到強橫的氣息,那是屬於超越伐龍境界存在的氣息。

「自從我恢復過來之後,還從沒有用盡全力與人爭鬥過,這頭猛虎異獸,正好給我用來練拳了!」

看到那頭猛虎,風揚嘿嘿一笑,覺得這老虎肉肯定會很好吃的。

這頭猛虎是一頭劍齒虎獸,是這一片地域修為最強橫的一個存在,平時都是在這裡狩獵,吞吃實力低微的獸類,或者誤入此地的一些生靈。而現在,它無法相信,一個弱小的人族看著自己就像是看著一盤肉一樣。

「昂!」

虎嘯震天,猛虎絕不容許有任何生靈踐踏自己的尊嚴,更別說是最弱小的人族了。

「拳經!」

風揚看到那劍齒虎獸飛撲而來,同樣不肯示弱,直接捏著拳頭迎了上去。

兩者之間的爭鬥十分慘烈,劍齒虎獸已經半步踏入輪迴境界,開始感悟生死,境界比風揚足足高了一個大境界還多,是風揚到目前為止所遇到過的最強橫的敵人之一。

劍齒虎獸最強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那一雙獠牙,白岑岑,在風揚的腹部劃開一道口子。血水流淌,金芒閃爍,傷口卻在瞬間恢復,風揚感覺的清清楚楚,自己體內的生命巨龍留下的龍鱗在幫助自己修復傷口,而這個過程只需要僅僅一瞬間。

「這怎麼可能!」

風揚既興奮又驚訝,生命巨龍在生命恢復能力之上真是天下第一,沒有任何生靈能夠比他們還強大了。

劍齒虎獸費了好大得勁才將風揚擊傷,而這傷口卻在瞬間恢復了過來,劍齒虎獸瞪大眼,覺得眼前的人族少年簡直是一個不合常理的存在。

「嗷!」

大戰驚天動地,最後風揚口中不停地咳血,渾身上下更是被劍齒虎獸啃咬抓撓出來無數傷痕。

「劍!」

最後,風揚抽出半截血魂之刃,將劍齒虎獸力劈,徹底殺死。

劍齒虎獸轟然倒地,到死都不相信自己會敗在一個境界比自己差一個半的生靈手中,死不瞑目。

「竟然是妖修!」

風揚將這劍齒虎獸的屍體一陣收拾,一枚妖丹卻是自行從其屍體之中飛出,裹挾著劍齒虎獸那微弱的靈識神念,想要逃走。

然而,風揚又怎麼會給對方這麼個機會,直接將妖丹收走,那附著在妖丹之上的靈識神念也就徹底消散,死絕了。

一戰下來,風揚消耗巨大,需要一段時間恢復,但是風揚卻很高興,因為他可以確定,現在自己已經能夠跨越兩個大境界與敵人對打了。雖然這頭劍齒虎獸爭鬥方式很單調,但是風揚已經差不多摸清了自己的強弱程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