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之源,你還要垂死掙扎嗎!」

Home - 未分類 - 「恐懼之源,你還要垂死掙扎嗎!」

迪亞波羅猙獰的笑著,身後垂立的半開式時鐘,咔嚓一聲,瞬間癒合完全。

迪亞波羅再以自己的靈魂承載物,禁忌時鐘作為容納恐懼之力的器物。

靈魂,禁忌為一體,加上破壞與毀滅,勢必要徹底的吞噬恐懼之源。

幾者的碰撞,又會發生什麼呢?

……(未完待續。) 暗自納悶,晨晨這是怎麼了?

連忙走了進去,就見晨晨和薩摩面對著對方,晨晨還一副什麼事都好商量的表情。

她有些驚喜,好漂亮啊!

「知若,我的天哪,你終於來了!」晨晨連忙跑到她旁邊,「這是你養的狗狗嗎?」

夏知若不知怎的就和小黑對視了一眼,她眨眨眼,小黑也眨眨眼,圓圓的眼睛blingbling的……

「不是啊,誰把它帶到這兒來的?」

晨晨使勁搖頭,她什麼都不知道。

夏知若看著小黑無害的表情,慢慢走了過去,她一直想養一隻,但是天天工作,就算養也沒有時間陪小傢伙,所以乾脆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她伸出手輕輕放在它的頭上,順了順毛,「小白摩,你打哪兒來的?」

小黑歪頭,似乎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然後沖著夏知若叫喚了兩聲,嚇得晨晨立即往後退了兩步。

「別怕,薩摩性格很溫順的。」夏知若用手托著它的下巴,它也閉上了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樣。

晨晨在後面嘀咕,「這應該是公的吧?」

一看,果然是。

果然,連狗都開始看重皮相了!

上班鈴響起,小黑似乎受了驚嚇,一個起跳,直接往夏知若身上撲。

夏知若一直是蹲著的,此時見它朝自己撲過來,有些躲閃不及,直接被撲坐在地上,兩隻雪白的前爪還搭在她肩膀上。

夏知若:「…….」這隻怕是成精了?

不過它的毛真的好舒服呀……

晨晨也沒有先前那麼害怕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對還懷抱著小黑的夏知若說,「放下吧,等會兒總裁來了。」

夏知若把它放在地上,它卻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用水汪汪的眼睛盯著她,亦步亦趨。

「你該不會是餓了吧?」夏知若看了看它的肚子,可是自己這裡有咖啡、有零食,又沒有狗糧……

夏知若早餐買了些麵包,於是順手掰給了它一點,又不敢給多了,好在小黑很聽話,吃了一點之後就不吃了。

於是就出現了這麼一幅畫面——

夏知若在噼里啪啦的瞧敲著電腦,小黑就仰頭望著她,時不時還將兩隻前爪搭在她腿上,一臉傻笑。這個時候,夏知若都會伸手捏捏它的臉,然後繼續工作。

快到中午了,一人一狗相處得愈發好,只是,一上午,都沒聽說公司里有人丟了狗的事。

「你要是沒主的話跟我回家好了……」夏知若輕戳著它的臉,就在這是,門口出現一個挺拔的身影。

夏知若的第一反應就是把狗藏好,萬一季庭深不喜歡狗,要把它趕出去怎麼辦?

可是小黑似乎偏偏與她作對,不僅沒有乖乖鑽到桌下,還直直地朝季庭深衝過去!

夏知若臉色微變,好在季庭深並沒有一腳踹開。

「總裁,不好意思,我沒把它看好。」夏知若主動站了出去。

季庭深一愣,隨即冷下語氣,「這是你的狗?」

「是……是啊……」

夏知若看著胖嘟嘟的白色身影還一個勁地圍著男人打轉,心裡哀嚎,果然不愧是雪橇三傻之一…… 左眼禁忌的時鐘,右眼恐懼之源。

額頭的中央,恐懼形成的印記包含著一枚閃電,耀耀閃爍。

仔細看那個恐懼印記,一圈圈的螺紋向內部凝聚,只是看一眼,就讓人有些頭暈噁心的感覺,似乎蘊含著無盡的奧秘。

「嗷~」

迪亞波羅仰天怒吼,更強大的氣勢噴涌而出,浮現在身後的禁忌時鐘,一瞬間沒入了他的身體中,只見左眼中,時針不斷的轉動著,似乎在於裡面的東西做著激烈的對抗。

轟~

靈魂深處傳來了一聲爆響,迪亞波羅眼神一凝,瞬間所有的靈魂之力化為了一張巨口,在各種能量和禁忌時鐘的幫助下,一瞬間把恐懼之源吞噬了下去。

恐懼,殺戮,瘋狂~

龐大的情緒衝擊而來,似乎要把迪亞波羅的靈魂徹底撕裂。

然而~

經受過毀滅與破壞融合后,那種瘋狂的情緒入侵,現在恐懼這點侵染力,還不放在迪亞波羅的眼中。

毀滅與破壞層層防護抵消下,恐懼之源就如同無根之萍,釋放的能量,越來越弱,禁忌時鐘已經把它抽取外界恐懼情緒力的道路封堵死了。

現在猶如困獸猶鬥,垂死掙扎罷了!

不過,即使天時地利全部在迪亞波羅這邊,但是這種詭異的玩意,仍舊讓他吃盡了苦頭。

噗~

恐懼之源的劇烈反抗,讓迪亞波羅抑制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鮮血漆黑無比,如同蘊含著劇烈的毒素一般。

濺射砸地上,居然把魔法陣也燒出了一個窟窿。

「該死,還不死心,你現在只是恐懼之源的一角,如果是你的本體過來,那麼本座有多遠跑多遠,然而現在~」

「你還差的太遠!」

轟~

迪亞波羅的左手瞬間變得透明無比,似乎如同虛幻的存在一般,眼神一狠,只見這隻手居然向著自己的右眼穿插了過去。

噗嗤

直接透過了腦海,探入了未知空間之中。

「給我死吧!」

咔嚓~

冥冥中,黑龍公主,感覺最後一絲與自己糾纏不清的恐懼之源,也徹底的消失了,身體一下子變得輕鬆無比,如同小時候的自已一般。

然而,她並沒有馬上歡呼慶祝,恐懼之源似乎離開了她的身體,被眼前的這個男子消滅了,但是那也要建立在恐懼之源不重生的前提下。

曾經死亡之翼也消滅過這個東西無數次,然而大宇宙間的恐懼之力無所不在,這個東西要不了一時片刻就會重生,現在還不要慶幸的太早。

黑龍公主充滿期待的等待著,而迪亞波羅此時也無聲無息,似乎在消化著自己的勝利果實。

他身體上的紅色閃電,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微微的改變,似乎隱含著黑色的紋路,裡面禁忌的時空氣息,孕育著黑暗的恐懼。

「好獨特的能量!」

黑龍公主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滿了讚歎。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四周瀰漫的恐懼黑色濃霧,越發的濃密,然而這些平時讓黑龍公主色變的東西,此時卻對她沒有任何的反應,而是全部的向著迪亞波羅聚集而去。

黑龍公主的眼睛越來越亮,這一刻,似乎看到了千年都不曾盼來的曙光。

真的解脫了嗎?

迪亞波羅微微閉著眼,體內的能量急速的轉動著,開始瘋狂的吸收四周的恐懼之力。

此刻,他的靈魂深處,靈魂承載物,禁忌時鐘,已經緩緩的打了開來,迪亞波羅的靈魂從中走出。

他的靈魂體,全身上下,布滿了詭異的黑紅相間的細密紋路,紅色的閃電一寸寸的連接著恐懼之力,把他的靈魂布滿了。

而禁忌的時鐘,此刻更是改變頗大,似乎這一刻終於得到了完整的補充,沒有破壞與毀滅的加入,它自己就形成了三枚時針。

時針,分針,秒針。

秒針代表時間之力,微微一動,周圍的時間就會產生改變。

分針代表空間之力,意念浮起,身為天空惡魔所形成的的主宰空間中,時空任你拿捏。

時針代表恐懼之力,它此刻成為了禁忌時鐘的能量源泉,無時無刻不在吸收著從四面八方來的恐懼之力,為時間與空間,提供充足的後備力量。

這一刻禁忌時鐘融合了恐懼之力,就如同一台機器,安裝了發動機一般,終於擁有了更加強大的威力。

轟隆隆~

迪亞波羅的身體血肉開始急速的改變,屬於恐懼之力的符文在血肉中穿插而行,迅速的布滿每個細胞。

那條如同大龍一般的時空血脈,也被恐懼之力一絲絲的纏繞,化為了黑紅相間的奇特血脈。

轟~

在這條原始血脈形成后~

冥冥中~

通過血脈的聯繫,通過無所不在恐懼之力的聯繫,通過時空能量的聯繫,甚至在煉獄隱隱的牽連下~

所有迪亞波羅禁忌時空血脈的擁有者,一個個身體開始飈射出龐大的恐懼之力,身體浮現出與毀滅魔紋完全不同的紋路,一枚枚奇特的恐懼印記,也浮現在了他們的眉心正中。

嗖~

一直漂浮在他們身邊的那些虛幻透明的時鐘,隨之瞬間融入了印記之中。

這一現象出現在所有的地方,就比如巫師世界,一個戰場中~

此刻,奈瑟等人正在率領著迪亞波羅的大部分手下,與聖殿軍隊對峙著。

這是一個新的藩籬,兩方的軍隊都在此發現了太陽之井的支脈,所以這一次聖殿不僅是白龍鷹王派出了強大的不對,就連安娜他們的上古遺族也派出了強大的對手,勢要搶奪這個好不容易發現的太陽之井支脈。

這一段時間以來,毀滅戰隊還有時空戰隊高歌猛進,一臉侵入了數個強大的藩籬,他們一面從東方,一面從西方,直接分兵兩路,向著聖殿夾雜而來。

似乎有種要把聖殿率先解決的傾向。

面對這一情況,聖殿中的三股勢力,不得不暫時聯合起來,死死的抵抗著恐怖入侵者的入侵。

此刻,就在這個距離聖殿中央之域不遠的藩籬中,聖殿的軍隊重兵屯守,不僅因為發現了地下的太陽之井,更多的是,如果這裡也被攻破了,那麼聖殿就岌岌可危了。

轟~

聖殿一方的巫師們,有的化身為元素風暴,有的化身為野獸,咆哮著,與時空戰隊對轟在了一起。

戰鬥激烈浩瀚,戰場線,近乎延伸了數萬米。

「該死的,居然被攔截在了這裡,阻礙我們的進度,該死!」

天魔王咬牙切齒的說著,一隻手瞬間抽出了自己的雷火之刃,龐大的光芒從中升起,一刀劈下,似乎要斬斷空間,轟隆隆的向著敵方的軍隊墜落而去。

啊啊啊~

一時間是,聖殿一方死傷無數。

然而還沒來得及高興,只見聖殿的軍隊中,突然飛出來一道火焰風暴,風暴中驟然伸出了一隻火焰手臂,下一刻便與刀芒對轟在了一起。

鏗鏘~

兩者之間居然發出了金屬一般的碰撞聲,在所有人駭然的目光下,火焰風暴與刀芒,盡數消散。

一個男子,站立在消散的風暴中央,顯露出形體。

「忒斯特爾,又是你!」

天魔王咬牙切齒的說著,眼神陰翳無比。

忒斯特爾,白龍鷹王左臂右膀之一,號稱是最強大的巫師之一,近乎達到了六級巫師巔峰的存在。

這幾天,就是這個傢伙,不斷的阻撓天魔王的進攻,他率領的部隊,居然把時空戰隊死死的堵在了這裡,讓一路上粗枯拉朽的時空戰隊的攻勢,暫停了下來。

轟轟轟~

此刻,戰場中,接連想起了幾聲對轟的聲音,仔細看去,那是奈瑟,血魔,還有第五海皇洛克希亞等人。

他們也被來自聖殿的高手,止住了攻擊的態勢,幾人紛紛向著天魔王聚集而來,而聖殿的高手則聚集在了忒斯特爾的身邊。

對峙重新繼續。

「該死的,這樣不是辦法,如果我們還在這裡繼續耽擱,那麼我們時空戰隊所佔的地盤就會大大的縮減,還拿什麼與毀滅戰隊那些傢伙對抗!」奈瑟一臉的氣急敗壞,十分的鬱悶。

「毀滅戰隊那些傢伙,為了讓他們的頂頭上司,偉大的巴爾大人儘快蘇醒過來,已經快要發瘋了,而且那些傢伙佔據著另一個位面,源源不斷的為他們自己提供著兵力,無盡的毀滅者,讓我們看到都頭皮發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