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蕭塵剛撿起書本,沐筱筱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到蕭塵手裡的書,震驚道,「啊!我

Home - 未分類 - 可是,蕭塵剛撿起書本,沐筱筱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到蕭塵手裡的書,震驚道,「啊!我

的書!蕭塵,你拿我的東西幹嘛,你老實交代。你看過沒有?」

沐筱筱急切說著,騰的一下站起來,將書本奪過手裡藏到身後,然後怒視著蕭塵。

… 沐筱筱怒視著蕭塵,心想,要是這書被蕭塵看過,那可就泄露了我的私人秘密了,我怎麼才能封住他的嘴巴?

「沐姐姐,你怎麼了?」蕭塵趕緊裝傻道,「你的眼神好可怕啊,怎麼這樣看著我,難道我不可以摸你的書嗎?」

沐筱筱嚴肅道:「蕭塵,你有沒有看到裡面的內容?你最好老實回答,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蕭塵奇怪道:「不就一本《聖經》嗎?我又不信仰什麼教,我才懶得看!」

「《聖經》?」沐筱筱悄悄舒了口氣,看來蕭塵沒看清楚書名。

蕭塵也放鬆了下來,笑道:「哦,我知道了,你偷偷信仰西方教,不想讓人知道,對吧?」

沐筱筱勉強一笑,「可是,你已經知道了呀,你說,怎麼辦?」

沐筱筱假裝要懲罰蕭塵的樣子。其實她已經完全放心了,原來蕭塵真的以為這是《聖經》。而是不《玉女聖經》。還好字跡模糊,不然真是泄露了天機。

蕭塵道:「那你懲罰我吧,要不,你給我傳誦一下聖經的內容,把我也熏陶一下。你覺得怎麼樣?」

沐筱筱微微一笑,把她的「《聖經》」藏好,說道,「算了算了,你知道就知道了,我才懶得懲罰你。信基督教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兒,我為什麼不能讓你知道。只是,你是第一個知道我看聖經的人,所以剛才感到很不自在。好了,我要休息一下,你回去吧。」

「沐姐姐,我不能就這麼走了啊。」蕭塵忙道。

「為什麼不能,我讓你走的,你走吧。」沐筱筱疑惑的看著蕭塵。

花都開好了 蕭塵卻道,「沐姐姐,我聽說那一顆普通升境丹,至少的一億元,你不會白白給我吃了吧?我得把錢給了你再走。」

沐筱筱醒悟道,「對對對,怎麼能白白給你,我給你吃的那顆,可是普通升境丹裡頭的上品,得兩億呢。你有兩億嗎?」

「這。」蕭塵頓時愣住,因為他身上的錢,的確不足兩億,只有一億零一點。

「怎麼了,不夠?」沐筱筱有些想笑的看著蕭塵,其實她根本不缺那點錢,如果真是為了錢,那她肯定先收錢,再給蕭塵吃。她是看到蕭塵很有修鍊天賦,又是沐小天的好朋友,所以才慷慨施捨一顆的。壓根就不打算收蕭塵的錢。

蕭塵苦笑道,「的確,我現在身上只有一億多一點,哦,不是身上,是在卡里,身上估計只有幾百塊而已。要不這樣,我先去取一億來給你,剩下的,我半個月內還清。你覺得如何?」

沐筱筱道:「算了算了,我不缺那點錢。就當你欠我一份人情。你走吧,我一分錢也不收你。」

「啊?」

「啊什麼啊,走吧,以後別再來了,我不太喜歡交朋友。」沐筱筱催促著蕭塵,把蕭塵趕出門外。

「這,沐姐姐,這太不好意思了吧。」蕭塵不好意思的站在門外,「我怎麼能欠你這麼大一份人情呀,沐姐姐,你等著,我馬上去取錢來。」

蕭塵說完,扭頭就走,馬上去附近銀行取錢。

半個小時后,蕭塵抗著兩個大蛇皮口袋回來了,站在沐筱筱家的客廳外面,大聲道,「沐姐姐,出來收一下錢。」

可是,裡面沒有反應。蕭塵又喊了幾聲。結果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蕭塵只好把蛇皮口袋放在地上,推了推門,發現這門已經鎖住了,看來沐筱筱已經出門了。

蕭塵看了看兩隻鼓鼓的大蛇皮口袋,這裡一共裝著一億元人民幣,可是沐筱筱不在家。蕭塵左右看了看,發現左邊有個小屋子,走近一看,裡面是個健身房,健身器材樣樣齊全。想必平時沐筱筱經常在這裡健身,難怪她身材那麼棒了。

蕭塵把兩隻蛇皮袋子拖進去,放在健身房裡,然後把門拉了出來,走人。

蕭塵剛走到圍牆跟下,準備翻回沐小天家裡,這時電話響了,一看是司馬芸兒打來的,蕭塵趕緊接起來,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蕭塵怪想念她的。

司馬芸兒道:「蕭塵,我受傷了,快來救我。」

「啊,芸兒,你在哪裡,怎麼受傷的?」蕭塵心裡砰砰跳,她怎麼會受傷了!

司馬芸兒急切道:「我在昆崙山。」

「什麼!昆崙山!」蕭塵震驚道,「你去那兒幹嘛,聽說哪裡野獸特別多,非常危險的。」

「可是我已經來了呀,我在昆崙山的南面,在山脈的最外圍這裡,我本來打算深入昆崙山內部,去歷練一下,結果,在路上遇到一個壞人,他想劫色。我打不過他,於是就跑啊跑,最終把那人甩掉了。可是,我突然掉進了一個大坑。手機都摔成幾塊,找半天才找到,然後就給你打電話。還有,我腳好像扭傷了,不能動,一動就疼。」司馬芸兒一口氣說完自己的處境。

蕭塵安慰道:「嗯,我知道了,我馬上趕來救你。你別害怕,我馬上趕來。我們隨時保持聯繫。就這樣了,先掛一下。等我到半路我再打給你。」

「嗯嗯,你快點來,我等你。」司馬芸兒想哭的樣子。

「嗯,拜拜。」

蕭塵立即前往二手車行,搞了一輛二手車去昆崙山。新車在封海家裡,蕭塵不想浪費錢,只能買二手車了。

一個多小時后,蕭塵已經開車在去往昆崙山的路上。

昆崙山在華夏的西北邊,距離京城有一千多公里,蕭塵估計要一天一夜才能趕到那裡。不知道司馬芸兒能不能堅持住。

昆崙山是目前華夏大地最為古老的山脈,裡面有諸多千年古樹,同樣的,居住著諸多大型野獸。黑豹則是昆崙山最為兇猛的一種野獸。屬於昆崙山上的無二霸主。這種黑豹是變異型的野獸,體形比普通豹子大一倍左右。比較喜歡吃人。

而且,據說,最強大的黑豹,其境界可以達到大道級別,不過,這種級別的黑豹,通常活動在山脈內部。當然,山脈外圍的黑豹也不能小看,境界氣道十幾重的多的是。

還好司馬芸兒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崑崙山脈南面的最外圍,這些位置,最強大的黑豹,頂多也就氣道七八重的境界,蕭塵過去之後,可以直接秒殺。

… 此刻,蕭塵已經駕車到距離京城五十公里的路上,然後邊開車邊給司馬芸兒打電話。

電話撥過去,過了好久,奇怪,司馬雲兒沒有接聽。

蕭塵一驚,是不是司馬芸兒發生了什麼變故?連續撥打了幾次,還是沒人接聽。電話是通的,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司馬芸兒就是不接。

蕭塵也只能幹著急,現在距離昆崙山還遠著呢,至少還有一千公里左右。蕭塵現在身上又沒有多少錢,不然他都想買或者租一架私人飛機過去。可是,蕭塵身上只有一萬多一點。卡里一分也不剩,所有的錢全給了沐筱筱了。

蕭塵再次撥通了司馬芸兒的電話,過了一會兒,司馬芸兒終於接電話了。蕭塵擔心的問道,「芸兒,你還好嗎?怎麼不接電話?」

「我剛剛睡著了,根本沒聽見電話響,而且這裡信號很不好。」司馬芸兒在電話那頭說道。

蕭塵寬心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狀況,沒事就好。芸兒,你聽著,你乖乖在原地呆著,如果晚上有什麼野獸出現,你千萬別出聲。雖然最外圍沒什麼可怕的野獸。但你現在受傷了,也不好對付。千萬要小心。我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趕到。在我未趕到的這段時間,你一定要堅持住。」

「嗯。我會堅持的。我好睏,我害怕睡著。剛剛我就不知不覺睡著了。」司馬芸兒道,「不過,我現在是在一個黑乎乎大大坑裡,估計沒什麼野獸會跳下來吧。」

蕭塵問道:「那個大坑大概有多深?」

「你等一下,我看看。」

過了一會,司馬芸兒道,「大概四五米左右,不怎麼深。」

蕭塵道:「四五米已經算深了,那可能是獵人挖的坑,一般野獸絕對不會往裡面跳。你身上有沒有電筒?」

「有啊,我帶了兩個單獨的電筒,手機上也有。不過,手機的電量沒多少了,只有百分之三十了。」

「有就好,晚上你可以往外面射電筒光,那樣就不會有野獸靠近你了,老虎豹子都怕火把強光之類的。」蕭塵說。

「嗯嗯,我知道了,其實我也不怎麼害怕。」司馬芸兒堅強道。

掛了電話,蕭塵加重油門,開著導航,朝昆崙山方向飛馳。此刻,天已經逐漸變黑,蕭塵在前面加油站加滿油箱,繼續趕路。

半夜的時候,司馬芸兒竟然主動打電話來。蕭塵立即接起來,「喂,芸兒,情況怎麼樣?」

司馬芸兒道:「我這邊信號不好,只有兩格信號,而且不穩定。我沒事,很安全,就是試試能不能打通。」

嚇了蕭塵一身冷汗,原來是試信號,蕭塵問道,「你腳怎麼樣了,是扭到,還是骨折?」

「扭到的,我看了一下,骨頭沒有斷。」司馬芸兒道。

「沒斷就好,痛不痛?」

「痛,非常痛。」

「忍一忍,我馬上來到。」蕭塵看了下導航數據,現在距離崑崙山脈還有七百公里。

蕭塵跟司馬芸兒打著電話,車子在馬路上狂奔。晚上車子很少,蕭塵直接當飛機一樣開,暢通無阻。

時間很快過去,天也亮了,蕭塵現在距離崑崙山脈還有三百二十公里。快了,兩個時候之後,蕭塵就可以抵達崑崙山脈,比預計還早兩三個小時。

蕭塵知道,現在司馬芸兒已經睡著了。再說,司馬芸兒的手機電已耗盡,無法再打電話。蕭塵只能一刻不停的接近她。希望她不要出事。

這時候,蕭塵的電話響了,是亡靈組織部打來的。

「喂,代號雪狼,我是金牌正組長,你可以來辦理升級手續了,趕緊過來吧。」

蕭塵道:「我改天再過來。」

說完,蕭塵馬上掛了對方電話。

亡靈組織部。

部長大人笑道:「沒想到那小子竟然不敢來了,算他識相,來了也是白來。」

「部長大人,可是,他不來,你就沒法戲弄他了呀。」金牌正組長在旁邊說道。

部長大人一哼:「笑話,我要戲弄他還不容易么,以後有的是機會。別說戲弄他,我就是虐待他,鞭打他,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當然,前提是要他有什麼把柄在我手裡。公然無故為難他的話,也不太好看。」

金牌正組長道:「部長大人英明。另外,我有個小小的建議,就是,等他來辦升級手續的時候,我們可以內部考核他一下。如果考核過了,就讓他升級。當然,如果我們在考核的時候動點手腳,哼,到時候,他不但升級失敗。反而還被我們好好虐待一頓。」

「嗯,金牌正組長,你這個點子非常不錯,可以採納。」部長大人表揚的說道。

金牌正組長高興的道:「好,那我這就去計劃詳細考核步驟,做到萬無一失。」

「嗯,去吧。」部長大人非常高興。彷彿看到了蕭塵被虐待的樣子。

這時候,副部長和周斌正在某個地方喝酒聊天。

周斌對副部長道:「副部,部長大人似乎很針對代號雪狼啊,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副部長抽著煙,道,「部長大人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同時也極為護短。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他針對代號雪狼,是因為他兒子嫉妒雪狼的排名的緣故。當然,我這也是小道消息,到底是不是這樣,我也不太清楚。」

「唉。」周斌哀嘆一聲,沒有說什麼。周斌可是很看好蕭塵的。但是偏偏部長大人對蕭塵有意見。而他只是個銅牌殺手的副組長。完全沒有實力跟部長大人對著干。平時跟部長大人關係也不好,因此,也不好幫蕭塵說說話。

好在副部長跟部長大人關係也很僵。部長大人跟副部長長期以來,都是明爭暗鬥的兩個派系。

部長大人實力為大道初入,而副部長則是氣道十八重,聽說也即將突破,隨時都可能成為大道強者。在實力上,部長大人稍勝一籌,但副部長卻不怎麼懼怕他。

副部長喝了口酒,對周斌道:「你的意思我懂,你是我這邊的人。你看好雪狼,就是我看好雪狼。只要有我在。至少在組織內部,部長大人休想對雪狼怎麼樣。再說了,雪狼的確是棵好苗子,值得我們拉攏。」

「有你這些話,我就放心了。」周斌有些感激的看著副部長,隨即仰頭喝了一杯。

此刻,蕭塵在距離昆崙山八十公里的位置,這裡已經沒有大馬路了,蕭塵開車到達這裡,只能下車不行。

手機定位之後,蕭塵已經知道了司馬芸兒的大概位置。從這裡一直往前走,就是昆崙山南面,可惜,只有一條唯一的毛毛路,看上去就很少有人走。八十公里,也不知道要走多長時間。

蕭塵往身後看了看,不遠處有個小村子,蕭塵立即朝那個小村跑去,看看有沒有摩托車,如果騎摩托車去,就能節省很多時間。雖然是小路,但摩托車還是能走的。

看來蕭塵運氣不錯,一去就找了輛摩托車。蕭塵給車主扔下一千塊錢,然後立即開著摩托車前往昆崙山南面。

… 蕭塵騎著摩托車,很快就抵達了昆崙山南部。從這裡進去,就屬於崑崙山脈的最外圍了,這附近已經可以看見野獸存在的痕迹。野獸的糞便隨處可見。

可見這裡人跡罕至,野獸橫行。

蕭塵丟下摩托車,步行進入崑崙山脈。經過手機定位,蕭塵已經將司馬芸兒的位置縮小到了一公里範圍之內。

「翻過前面的小山就是了。」蕭塵朝前面一個凸起的小山包快速前進。

現在是上午十點,遠處群山之中,不時發出野獸的吼叫聲。

蕭塵聽到野獸吼叫,更加擔心司馬芸兒的安危,也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遇到危險。

「快了。」

蕭塵已經站在他設定的範圍之內,如果現在能打通司馬芸兒的電話,那他立馬就可以找到她。

可是,司馬芸兒的電話早就沒電了。蕭塵只能依據之前的定位去判斷位置。

蕭塵此刻所在的位置,方圓十里之內,似乎都是平坦的,地面上全是矮樹。隨眼看去,根本看不到什麼大坑。

蕭塵無奈之下,只好在這一里範圍之內,一圈一圈的尋找,然後把範圍逐漸縮小。

蕭塵立即行動嗎,很快就將範圍縮小到了幾米之內,可是,這裡只有一條小路,根本沒有什麼大坑存在。而且,蕭塵找了這麼久,也沒有看到什麼大坑。

「難道是我定位不準?」蕭塵懷疑起來。心裡很是著急。

「咦,那是什麼?」

蕭塵發現前方樹枝上掛著一塊藍色布條。這很可能是司馬芸兒留下的記號。

蕭塵隨著布條方向走去,走了十幾米,又發現一塊同樣的布條。蕭塵繼續往前走去。

走著走著,布條沒有了。蕭塵奇怪道:「怎麼到這裡沒有布條了?難道那個大坑就在這附近?」

蕭塵往回走了二十幾米,這裡是發現最後一塊布條的地方。果然,這裡又一條很小很小的岔道,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蕭塵憑直覺往小岔道鑽去,鑽了大概三四十米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一片沒有樹木的空地。

蕭塵走過去一看,這空地中央,果然有個大坑。

「芸兒,你在下面嗎?」蕭塵大聲喊道。

可是,沒有任何動靜。大坑裡面有很多枯枝落葉,司馬芸兒肯定被埋在其中。

蕭塵在旁邊找到一長根樹枝,先探探這個大坑到底有多深。果然,如司馬芸兒所說,有四五米左右深。蕭塵順著坑壁爬下去。

「芸兒,你在這裡嗎?」蕭塵大聲呼喊。

「芸兒,你回答我呀!」

「芸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