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會?說不定你就是因為最近工作太辛苦了,出現了眼花!」

Home - 未分類 - 「怎麼不會?說不定你就是因為最近工作太辛苦了,出現了眼花!」

「不不不,我那時候離她很近,不可能是…」

「哎呀默默!你就別跟我爭論這些光是聽上去就不可能的事情啦!拜託,你稍微動動腦子好不好?哦不,就是不動腦子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林溪說的很堅定,沒給蕭默反駁的餘地。

蕭默也識趣,隨便寒暄了兩句后掛斷電話。

正如林溪所說,在大街上遇到薛恩芊這種事,不用動腦子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她用力甩甩頭、拍拍臉,想要自己清醒點。

「蕭默!」就在蕭默拍臉努力清醒的時候,黎昕出現在她面前,「我終於找到你了!」

蕭默聞聲抬頭,揚起職業化的微笑,「原來是黎總!怠慢了!」

「先別跟我客套,我有話要問你!」黎昕語氣嚴厲,抓著蕭默的手臂,就將她壓向牆角! 「什麼話不能好好問嘛,兇巴巴的,嚇死寶寶了!」蕭默見黎昕臉色不好,便笑嘻嘻的逗他。

但這樣做好像並沒有什麼用。

「別笑!」黎昕喝到,「蕭默,我很嚴肅的問你,你務必很認真的給我回答——你和許易寒,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們什麼關係,之前許易寒不是已經說過了嗎?」蕭默邊說邊試著掙脫黎昕的桎梏。

「別糊弄我!」但黎昕不但沒有鬆手,反而更用力的握緊了她的手臂,「那天晚上,我親眼看到他奮不顧身的救下差點被車撞的你!如果只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你覺得他會那麼不要命的救你嗎?」

「呃…我們總裁一向心善,如果是其他下屬碰到這種情況,他也一定會奮不顧身噠!」

「你還在糊弄我!」黎昕的語氣越來越凶,「如果他救你這件事你說是因為他心善,那他親你的事你怎麼解釋?你可別告訴我,他對其他下屬也會那樣親!!」

「呃…這個…」這個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就在她絞盡腦汁想著怎麼繼續忽悠黎昕時,他們周圍突然冒出來了好多人,這其中還有不少記者!

他們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激動的拿著相機不停對著蕭默拍照!

「我去!蕭總監,你怎麼跟黎少也有一腿?」銷售部的劉靜擠在人群中罵道,「最先是許總監,後來是總裁,現在又是黎少,你自己說說,你到底跟多少男人有一腿!!」

「劉靜,你少數了一個!」又有人在人群里喊,「剛剛許總監不是還傳了一張她和張揚的床照給我們看嗎?」

「張揚?!難怪總裁會把請張揚的任務交給她,原來是看中她和張揚的這層關係!」

她和張揚有床照這句話一吼出來,全場嘩然!

蕭默馬上就要辯解,但被黎昕拽著手臂,一下一下,用力的撞向身後的牆壁,「蕭默!告訴我,他們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是這樣一個浪蕩不堪的人嗎?!快告訴我!!」

一群人在她耳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一堆閃光燈不停在她面前閃個沒完,再加上黎昕不停拽著她往牆上撞,她現在眩暈得連話都說不出!

但就算這樣,她還是深深抓住了這些人話里的細節——許總監!

他們剛剛說,那張照片是許景炎傳給他們的,那麼是不是意味著許景炎和陶貝貝其實是一夥的?

難怪許景炎會叫她去找張揚,原來是想把她支開后大大方方的給大家傳照片!

嘖嘖,許景炎和陶貝貝配合的真好!

陶貝貝把照片給許易寒看,既挑撥了她和許易寒的關係,又保護了自己在許易寒心目中的形象;而許景炎把照片傳給大家,則可以從一個被她欺騙了感情的受傷男人的角度出發,既博得了大家的同情,又毀了她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虧她之前一直以為許景炎是真心把她當朋友的呢,結果他卻是這樣的居心…嘖嘖,真是想想都讓人膽寒!

「蕭默!你說話啊!」黎昕見蕭默一直不回答,以為她是心虛,心裡火氣更大,一把扯住她的頭髮,將她用力撞向身後的牆壁上!

「碰——」

一聲悶響,蕭默的額角起了一個大包!

「嘶——」這男人還真敢撞啊!她頓時疼得齜牙咧嘴!

黎昕顯然是被氣懵了,下手沒輕沒重,也不知道蕭默已經受傷了。 最愛陽光下的你 在被一堆人一直嘰嘰喳喳的狀態下,他又要抓著蕭默再撞一次牆!

可如果這次蕭默還讓他撞,她真的就可以去食屎了。

她用手肘狠狠的擋開了他,扭頭大罵,「黎昕!你發什麼瘋!」

「他沒瘋,瘋的人是你!」人群中又有人罵道。

蕭默火大,二話不說就要把那人拖出來!

可她的手還沒夠到那人,不知道從哪裡飛出來一個雞蛋,直愣愣的砸中了她的頭。

蛋殼應聲破碎,蛋清和蛋黃混合著從裡面流出來,流到她的頭髮上,流到她的臉頰上…

蕭默閉上眼睛,努力的平復自己即將暴走的心情,伸手把頭上的雞蛋殼拿下來,「我靠,原來你們連道具都準備好了啊!」

「對啊!而且我們還準備了好多道具呢!」人群里又一個聲音響起,「你也一起來感受一下吧!」

語畢,蕭默看見人群里好多人都舉著雞蛋朝她砸來!

呵,這下她是逃不掉了吧?前面被那麼多人圍著,後面又是一堵牆,除非她會遁地,否則她只能硬生生接下這輪攻擊。

於是,她再次閉上眼睛,微笑著,很從容的準備迎接這一大波雞蛋…

然而,三秒鐘后,她並沒有被雞蛋砸中的感覺,相反,她感覺她落入了一個懷抱——一個溫暖又讓人心安的懷抱…

詫異睜眼,她居然看到許易寒擋在她的身前,將她緊緊裹進懷裡!

「你,你…」她張著嘴,震驚到說不出話!

而他卻一臉閑適,微笑著湊到她耳邊,「老婆,別怕。」

「老婆…別怕…」她看著他,傻愣愣的重複著他的話,心跳的速度一陣快過一陣,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跟在許易寒身後的林昊,看到他家總裁那一身的雞蛋,倒抽一口涼氣,開始為那些不知死活拿雞蛋砸總裁夫人的人默默祈禱…

不過,雖然他家總裁這一身雞蛋的造型看上去是狼狽了點,但他奮勇向前一把將總裁夫人攬進懷裡的樣子還是超帥超帥噠!!

許易寒一手攬著蕭默,另一隻手小心的把她頭上的雞蛋殼碎片拿下來。

雖然他背對著眾人,雖然他手上的動作非常溫柔,但大家還是能明顯的感覺出他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

所有人都低下頭,小心翼翼的挪著腳步,想要逃離這裡,卻都在抬起腳尖時看到他妖艷的勾唇一笑,說了一句,「總裁夫人,你們也敢砸?」

—題外話—

明天開始二更 「總裁夫人,你們也敢砸?」

這句話雖然他說的聲音不大,卻力量十足,像千斤頂一樣用力的砸向他們的頭,讓他們的腦袋裡只能出現『嗡嗡嗡』的回聲,不知道思考。

如果他們沒有出現集體幻聽的話,那麼剛剛許易寒說的的確是『總裁夫人』四個字。

也就是說,蕭默,就是隱蔽了三年,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總裁夫人。

這信息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最後,還是膽子稍大一點的劉靜問出了大家都想問的問題,「總總裁,你剛剛說,蕭總監是你的,妻子?」

「嗯?有什麼問題嗎?」許易寒挑眉。

「沒!沒有什麼問題!」劉靜怕他發怒,腦袋和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既然沒什麼問題,那你問什麼。」許易寒牽著蕭默走到劉靜面前,「是不是她惹的緋聞太多,你們為我抱不平?」

「不…不是!!」劉靜完全沒想到他會這麼問,嚇得眼眶都快瞪裂了。

她止不住的後退,卻不想撞到了一臉陰鬱的黎昕。

「對不起!」她觸電般的跳開,迅速躲到人群的另一邊。

此時黎昕的臉色太壞,看上去很嚇人。

「你們是夫妻,為什麼不早說?」黎昕有一種被耍得團團轉的憤怒,說話時,幾乎是咬牙切齒的。

但許易寒仍是一臉閑適,「因為默默生性低調,又自立自強,她怕『許夫人』這個頭銜會對她的工作帶來不便,所以選擇了隱婚。」

「那你為什麼現在又要公開了?」

「因為…」許易寒眼神觸及蕭默額角上的大包,伸手,小心翼翼的撫摸,「因為再不公開,我的默默就要被人害死了。」

順著許易寒的手,黎昕終於看到了蕭默額角的傷,他猛然想起自己剛剛抓著她頭髮撞牆的事情,心裡一陣愧疚,難受的不行。

許易寒半眯著眼睛,打量著所有人,說,「默默不喜歡為自己辯解,但這不能成為她任人欺負的理由。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人居心叵測的給我戴些無中生有的綠帽子,但我知道…」他頓了頓,放緩了語氣,「參與的人,都將…嚴懲不貸…」

在場的人聽完許易寒的話頓時倒抽一口涼氣!

他說嚴懲不貸,大概以後都沒有好日子了。

他們只是看了許景炎傳的照片,有些憤憤不平,再加上陶貝貝在一旁的煽動,才會做出拿雞蛋砸人這樣不理智的舉動,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麼做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下場…

漸漸的,人群里有人後悔的哭了起來。

但許易寒並沒有看他們一眼,只是摟著蕭默,從他們身邊走過去。

他不需要從這些人口中套出誰是幕後主謀,單從他剛剛說話時發現的一直躲在人群后鬼鬼祟祟的許景炎來看,他就已經都知道了。 神秘了三年的許氏財閥總裁夫人被突然曝光,迅速成了實時熱搜,霸佔了各大版面的頭條。

說好的盛世華天開業典禮,也演變成了總裁夫人見面會。

在後來的記者招待會上,幾乎所有的問題都是圍繞著蕭默展開的。

蕭默沒經歷過這種陣仗,明顯有些招架不住,但幸好許易寒一直緊擁著她,給她力量,幫她化解各種尷尬。

好不容易熬到了開業典禮結束,她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時,又被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的劉雲娜和李夢瑤擋住了去路,「你別跑,我倆還有話問你!」

「啥啊?」

她有些頭疼的捏捏鼻樑,這倆人要問的問題,無非是她怎麼和許易寒結婚了,她倆為何一點也不知道。

「你什麼時候和總裁大人結婚的?為啥我們一點也不知道。」

「……」

看吧,果然是這樣。

「我和他是隱婚,不止你們不知道,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曾經有一段時間,連她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已經結婚了。

「幹嘛隱婚?」

「因為……因為隱婚的遊戲好玩啊。」蕭默露出一個狡邪的微笑,趁著她倆不注意,一溜煙跑掉了。

她一路躲進廁所的隔間里,才得以喘口氣,休息一下。

現在外面的人,只要看見她的,都會問上一句,『你和許易寒為什麼隱婚啊?』

切,她難道還不知道這些人的心理?這些人,無非就是想要她回答:因為許易寒不愛我,我不得不隱婚。

他倆結婚,在三年前就是個笑話,三年後,還是個笑話。

「姑媽,是我。」蕭默正休息著,陶貝貝的聲音,從隔間傳來。

她一個激靈,馬上趴在隔間板上,仔細的聽了起來。

「姑媽,我出事了……對對對,就是那個事兒,誰知道許易寒會突然曝光他和蕭默的關係……姑媽,你說我現在怎麼辦,我一下子從許易寒的小甜心被打成了第三者,處境艱難啊……嗯嗯,還是姑媽厲害,我知道了……」

她知道了?

聽到後面,蕭默一頭霧水,陶貝貝知道了啥?她現在準備幹嗎?

……

周一,蕭默像往常一樣去許氏上班,卻在走進銷售部時看到的是一片蕭索的景象。

幾乎所有人都愁眉苦臉的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她奇怪,正想去問問,就被怒氣騰騰的劉靜抱著大紙箱撞到一邊,「讓開!紙箱不長眼,我怕撞壞總裁夫人!」

「可紙箱不長眼你長眼啊。」她好笑的看著劉靜,這才想起來,這些人是因為對著她扔雞蛋而被開除的。

雖然對著她扔雞蛋這種行為是過分了點,但他們也是被人洗腦了不是嗎?而且,這些人的工作能力還不錯,她不想因為私人恩怨而失去這麼多得力的工作好手。

她伸手攔住要走的劉靜,「別走了,我待會兒上去跟總裁說說,讓你們留下來。」

「啊?」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別瞪我了,都把東西放下吧。」說著,她率先拿過劉靜的紙箱放好,「你們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我也不是什麼會公報私仇的人,所以,都留下吧。」 說完,蕭默就去了許易寒辦公室,跟他商量了這事兒。

最終,在她的軟磨硬泡之下,許易寒同意了她的意見。

當她帶著好消息凱旋而歸時,銷售部的人都沸騰了,就連平時最擠兌她的劉靜都抱著她又笑又跳的,「蕭總監,我發誓,我以後都不擠兌你了,我一定好好乾!不不不,除了好好乾以外,我還要把擠兌的小妖精們都消滅掉,讓你能夠平平穩穩的走上人生巔峰!」

「哈哈,那我先謝謝你啊。」

說話間,蕭默瞟了眼門窗緊閉的總監辦公室,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陶貝貝應該還在那裡面。

大家發現了蕭默的眼神路徑,大概猜到了她心裡的想法,都安靜下來。

最後,還是最能鬧騰的劉靜說,「蕭總監,算了,她想在這兒待著就在這兒待著吧,反正又不礙事。」

蕭默笑,「我幾時說過要她走的?」

「……」

劉靜被問的啞口無言,蕭默好像確實沒說要陶貝貝走的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