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晃,便是兩個月過去!

Home - 未分類 - 時間一晃,便是兩個月過去!

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傳送都沒有結束的意思!而兩個月的時間裡,沈天衣也不知道自己一行被傳送了多少光年的距離!但是他可以肯定,以他現在被傳送出的距離,絕對是人類科技還無法達到的距離!傳送的速度起碼是一瞬千萬里,已經是光速的三百倍速度!兩個月的時間,可想而知他們距離地球界已經多遠了,那般距離,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值!

這兩個月內,沈天衣未曾合眼一次,即便現在他已經無法做什麼,卻依然不敢合眼,而是仔細的觀察著整個傳送通道的變化!一個月前,沈天衣忽然驚恐的發現,通道的力量似乎有所減弱的感覺,而當時這種感覺還並不清晰,但時至今日,那種感覺又過去一個月,沈天衣終於肯定的確認通道的力量的確在變弱著!

這般發現,讓沈天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緊張到了極致!

要知道,如果通道的力量變得薄弱了,超過了傳送通道維持的底限,那麼整個通道就可能崩毀開去!若是通道崩毀,那將會是極為可怕的事情!輕則,他們會被傳送進外太空,窒息而亡……重則,直接葬身在通道崩毀產生的毀滅般能量里,亦或者是被轟入空間亂流當中!而不管是那種情況,最後的結局似乎都是只有一個死字!

若是通道崩毀,死的不會是天衣一人,還有他的所有女人,所有弟子,以及朋友、兄弟和靈獸!還有,冰封在他黑龍腰帶當中的母親以及另外兩位姨娘!

沈天衣不想看到這一切發生,可是他卻無力改變之!

「實力!都是實力太低,否則我豈會這般無力!若是我能夠有當初構建傳送通道的那些強者的實力,今日我便不會這般束手無策,便不會這樣眼睜睜的只能幹等著變化,無力的祈禱著不要發生!」

沈天衣內心之中前所未有的渴望獲得強大的力量,這一次的兇猛危機,也讓他未曾進入靈界,便知道了自己的弱小!唯有獲得至高的力量,才能真正笑傲天下,有資格面對各種兇險!而現在的他,卻依舊太過弱小……

嗡!

就在沈天衣心中發奮的時候,驀然,整個通道豁然傳出刺耳的嗡聲震響,使得沈天衣臉色大變,眼瞳縮出針尖,那蒼白的臉色上,充滿了一片絕望……

轟——

血色迸飛!

數十道人影被強大的力量轟飛而出,恍惚間,一道巨大的蔚藍星球若隱若現在前方……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當沈天衣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時日之後的事情了。蘇醒那一刻,他只覺得頭疼欲裂,渾身都是毫無力氣。

「我這是在哪?」迷迷糊糊之中,沈天衣宛如囈語一般的低吟一聲,想要移動雙臂撐起身子,卻是發現自己連移動手臂的力氣都沒有,更不要說撐起身子來了。他唯一能夠感覺到的就是自己的身體在晃動著,彷如正顛簸在車上一般。

「咦,你醒啦?」一道驚喜的脆聲響起,讓沈天衣心中驀然一緊,雖然那聲音極為好聽,可是讓他感覺很是陌生。他可以肯定,這聲音的主人,絕對不是他所熟識的人,否則的話,他一定會記起。

「莫非,我已經來了靈界?這聲音的主人,便是靈界中人?」沈天衣心中一震,腦袋之中諸多記憶一涌而來,一張張嬌笑嫣然的面容從他腦袋裡閃過,最後更有那一幕血紅的大爆炸……

「啊!」

太多的記憶,太難以承受的巨大打擊,讓沈天衣的識海難受的差點爆裂開去,慘叫一聲,剛剛蘇醒的他便又是在痛苦之中,再次陷入昏迷。那些難以接受的沉痛打擊,讓沈天衣真的不願再清醒過來。因為醒著,他就會記起太多難以接受的事情!

「喂,你沒事吧,醒醒呀!」飄動著幽香之味的車廂之內,一位身著綠色錦裙的少女,有些驚慌的推搖著沈天衣的身體,可是已經昏厥過去的沈天衣,哪裡能夠回應她。

「怎麼回事呀,這人已經昏迷了七天七夜了,好不容易醒來,怎麼又昏迷了。」少女嘀咕了一聲,便是放棄了搖晃沈天衣。

「小姐,我們到西峰山了,不如我們就在這裡逗留一夜,明日再穿過西峰山吧。否則夜過西峰山,只怕不安全啊。」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在車廂之外,語氣當中透著恭敬之意。

「楊伯,就按你的意思吧。」少女脆聲笑應道。對於西峰山,她雖然沒有來過,卻也知道這裡深藏寇匪還有妖獸出沒,夜間過山,的確不安全。

「好的。」楊伯應了一聲,便是在外面輕喝道:「停車紮營,今夜我們便夜宿此地,明日一早,再過西峰山!」

老者的聲音傳盪開去,一行上百人的長龍隊伍便是立即頓止下來,一部分人開始紮下帳篷,一部分人則是搜羅柴火準備架柴起火,一切進行的有條不紊,彷如早已習慣了一般。

忙活的人群之中,唯有守護在沈天衣所在的馬車旁的十二人未有動作,依舊宛如雕像一樣的騎馬而立。這十二人,皆是身穿紅甲,面容冷肅,頗有一股威武之氣。若是沈天衣看到定然驚掉了眼珠子,這靈界中人的裝束難道是復古了?

車簾掀動,綠影香風,那少女便是低頭淺彎細腰的走了出來。

「小姐!」楊伯恭敬的叫了一聲。

「呵呵,楊伯,不用這般客氣。你可是我們綠原商行的老人了。」少女嫣然一笑,蓮動下馬車而來。

「呵呵,禮不可廢。」楊伯呵呵一笑,對於少女的認可,他自然也是頗為開心的。

「小姐,那人剛才的慘叫是怎麼回事?他已經醒了嗎?」楊伯又是問道。

「醒了,但又昏迷了過去。」少女有點鬱悶的回頭看一眼車廂,說道。

「唉,小姐啊,你就是好心腸。其實依老奴的意思,不如我們將他託付在一家客棧,給上店家一塊靈石讓他休息幾日便是,我們這樣帶著一個陌生人,頗為不好啊。萬一他若是惡人,我們可是引狼入室啊。而且,此人著裝頗為奇怪,也不知是那個地域的人。帶著他,我們進城恐怕也會遭遇不必要的麻煩。」楊伯憂心的說道。

「楊伯,我看他不像壞人吧。呵呵,您啊,就不用擔心了。就算他是壞人,我們有鐵血十二衛護持,也不會有事的。至於他的穿著問題,都是小事情啦,隨便取來一套衣衫給他換上便是。」少女吟吟一笑,語聲清脆的羞煞林中黃鶯。

「唉,小姐你如是說,老奴也就不多言了。」楊伯見少女這般堅持,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畢竟,他只是綠原商行的一個下人,即便有些資歷,但下人始終是下人,可以建議,卻不能替主人做出決定。同一個建議,也是可一可二不可三,這點楊伯也是明白的。

少女一笑,也是沒在多說這個問題,只是張目四望,兩側雜樹成林,前方不遠,則是一座連綿的山脈,正是西峰山了。

「楊伯,給我弄點清水來吧。」收回張望的目光后,少女便是對著楊伯說道。

「嗯,老奴這就取來。」

很快,楊伯便是拿著一隻牛皮袋子,鼓鼓的裡面都是裝滿了清水。

「謝謝楊伯了。」少女禮貌的一笑,接過牛皮袋子,便是鑽入了車廂之中。

看著少女鑽入車廂,楊伯則是苦笑的搖了搖頭,心中暗嘆小姐的心地太過於善良了,否則的話,在這人命如草的靈界大陸上,誰會去管一個路邊的昏迷人?

少女名為方芸婉,乃是綠原商行的大小姐,此番出行,也是想要跟隨商行車隊到外面見識一番,不料在七天前的途中偶然看到了昏迷在路邊的沈天衣,便是命人將還有氣息的沈天衣搬進了車廂之中。

少女無邪,倒是善良心思。若她在靈界大陸上行走的經歷多了,只怕也未必還有這般善良心思了。

方芸婉拿著牛皮袋進了車廂后,便是擰開水袋,小心的倒了些許水液灌入沈天衣的口中。

給沈天衣喂完水后,方芸婉便是托著香腮,獃獃的看著沈天衣清秀俊朗的面龐,輕聲呢喃道:「你到底會是什麼人呢?又為什麼會暈倒在路邊呢?你是好人又還是壞人呢?」

夜幕,逐漸的降臨而下,裊裊的炊煙早已升起多時,一股股肉香之味,也是飄散在空氣之中,不由得讓人食慾大動,腹中如敲響鼓。

「小姐,用飯了。」

楊伯的聲音在外面恭敬的傳來,方芸婉低應一聲道:「哦,好的。」

隨著方芸婉下車去吃飯,車廂中原本昏迷的沈天衣,卻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眸。

這一次的昏迷,並沒有持續多久時間沈天衣便是醒轉過來,半個小時前,他已經再次清醒了,但是他感覺到車廂中有人,便是沒有睜開雙眼。現在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這裡絕非是地球界了,但是不是靈界,他還有待確認。

對於陌生的世界,沈天衣心中也是懷有一絲警惕之心。尤其是遭遇了傳送通道的崩毀事件,讓沈天衣整個人的心性冷厲了不少。哪怕只是一絲的笑容,他也無法強擠出來。一想到他的那些女人,他的心便是隱隱痛起。

「夜雨,冷欣,小婷……你們現在在哪,可曾和我一樣也逃過一劫,安全的進入了這個世界當中嗎?你們等著我,我一定會將你們一個個找回……等我!」

睜開之後,沈天衣失神了一會,那眼神當中便是逐漸的恢復起堅毅的神采來!只要沒有親眼看到眾女的屍體,他便不會去相信眾女已經在通道崩毀之中遭遇了厄難!畢竟,眾女的體內都有著可以自行恢復的生命之力,只要未死,便有自我恢復的可能!那生存的可能性,並不算低!

一定要找到她們!

這是沈天衣開始努力恢復力氣的源動力!

體內的情況,在他第二次蘇醒的這段時間裡已經探查清楚了。所有的經脈都因為那通道崩毀中產生的巨大力量而震斷了,不過,他的丹田和紫府卻是完好無損並沒有受到什麼創傷,這已經是萬幸了。至於他會感覺到渾身無力,只是因為他的經脈受損,筋骨斷裂,根本無法運用力氣而已。想要恢復行動能力,便只能先行接筋續脈!

玄息法和龍血之力的修復作用,在他的昏迷之中,修復的速度自然不快,加上大片經脈斷裂,玄青之力無法運轉,只能靠著肉身當中的殘存力量進行修復,那速度簡直可以用龜速來形容了。不過,如今他已經醒來,治癒體內這點傷勢卻是不會再有太大問題了。

元神之力一動,便是強行催使著丹田之中的玄青之力擴散而出,續接經脈,而龍血之力則是開始治癒他的筋骨之傷!這一切,沈天衣都是做得頗為隱晦,並沒有傳出能量的波動,因為他的元神感應下,可以發現在他的四周有著四名凝丹境初期的高手,八名吞靈境巔峰的好手,以及四十二名歸靈境普通修鍊者!雖然以他現在的元神之力尚可自保無礙,但也不想招來什麼麻煩。唯有傷勢完全康復之後,才是真正的安心。

當然,雖然沒有和方芸婉說上一句話,但沈天衣卻也能感覺到方芸婉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但其他人沈天衣卻不會這般信任!

乍來到這個新的天地,沈天衣的心性也是不由變得謹慎起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玄青之力和龍血之力的治癒效果,是無用多言的。只是十分鐘過去,沈天衣體內的斷脈裂筋便差不多被治癒了三分之一!照著這樣的速度下去,再有二十分鐘他便可以恢復如初,若是換做第二個人,只怕誰也沒有他這般恐怖的治癒速度!

「有寇匪來襲!大家注意!」

驀然,一道凜然的喝聲,從車廂之外大喝而起,令得沈天衣眼眸一眯,因為那傳出喝聲的人,正是位於他車廂之外,在他的近處!

咻!

隨著喝聲一起,那大喝之人,便是飛身而起,凜然的虛立在半空之中,身為凝丹境初期巔峰的恐怖氣勢,瞬間爆騰而出!此人正是赤血十二衛當中的領頭,名喚衛戰!

在衛戰大喝傳出的時候,綠原商行其他所有人都是立即拋掉了手中的飯食,各自取出自己的武器或者法寶,進入了戒備狀態!

其他十一名赤血衛也是跟著身形爆射,立在衛戰之後,眼神冷厲的看著前方。雖然寇匪未曾出現,不過他們都相信衛戰的感知不會有錯!

「小姐,你還是先進車廂之內避避!等解決了寇匪的事情,您再出來!」楊伯神色有些焦急的拉著方芸婉說道。早有傳聞西峰山藏有寇匪,沒想到今日真讓他們遇上了。而且,看到衛戰那凝重的神色,楊伯也意識到這群前來的寇匪定然不是普通貨色!

「楊伯,沒事,我就在外面看著。若真有危險,我就算躲進車廂也是無用。」方芸婉臉色清冷的說道,顯然,遭遇寇匪這種事情,讓她的心情也是難以好起。

「可是一會若是發生了戰鬥,那戰鬥餘波若是波及過來,傷到您也是不好啊!這車廂乃是萬年鐵木打造,可以承受凝丹境後期高手以下的攻擊,您在裡面定要比在外面安全的多。若是小姐您出了什麼事情,回去之後老奴無法向老爺交代啊!」楊伯慌忙說道。刀劍無眼,萬一戰鬥發生傷到了方芸婉,他的確是承受不起的。若是方芸婉出了事情,他就算有命回去,只怕也會死在老爺的盛怒之下。

方芸婉秀眉皺了皺,但看到楊伯那焦切的眼神,還是低聲一嘆,道:「那好吧。我進車廂就是。你們安心禦敵。」

楊伯頓時大喜,連忙點頭道:「嗯,小姐放心。老奴誓死也會護著小姐安全。」

方芸婉沒在多說,便是進了車廂之中,而沈天衣這時候再度閉起了眼睛,裝作昏迷的模樣。但他的元神卻在衛戰大喝之後,已經散發出去,將周圍的情況探明了去。

在四五裡外的山峰上,的確有著一撥人怒沖而來,而這些人數量竟有三四百之眾,其中大部分皆為歸靈境的修鍊者,但其中也不乏有高手存在。譬如為首三人中,便是有一位具有凝丹境後期的實力,其人左右兩個,則是凝丹境中期!最強實力,比綠原商行這邊的赤血十二衛更強一點!

「管中窺豹,便可知這個世界的強橫,遠非地球界可比啊!連強盜之流,都有這般強悍的實力了。」沈天衣閉目之中,心中也是不由得苦笑一聲。要知道凝丹境後期的實力,在地球界已經是頂級的強者了啊,但在這裡居然會淪為草寇之流。

果然,沒過多久,三道強橫的氣息便是爆射而來,囂張大笑著立在綠原商行車隊前方百米之外。

「哈哈哈,如此數量的車隊,看來是肥羊一隻啊!」為首之人,肆虐大笑一聲,隨即便是眼眸一狠,冷笑道:「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做無畏的反抗,留下所有物資,交出法寶和丹藥、靈石,然後滾蛋!否則的話,休怪沙爺我大開殺戒!」

「大哥,你忘說了,還有女人也得留下。」沙爺身邊的一個男子,目露淫邪的嘿笑道。

「哈哈,女人自然得留下!」沙爺大笑。

隨著三人大笑間,一道道人影也是飛速的閃射在三人身後,極快的聚齊了三四百人,個個手持兵刃,或身前懸浮著法寶之物,大有綠原商行之人不合作,他們就會立下下手一般!

衛戰冷冷的看著沙爺三人,目光先是一掃,將眼前這群寇匪的實力查看清楚,心中也是更為凝重起來!

一名凝丹境後期高手,兩名凝丹境中期,十名吞靈境,兩百名歸靈境……這般實力,遠勝綠原商行這邊!對方如此囂張和狂妄,確有其實力!

「朋友,我們是綠原商行的車隊,還請行個方便,如何?」衛戰眼眸眯了眯,沉聲說道。雖然實力不如對方,不過綠原商行在西北地域也算是有點小名氣的。因此報出名號來,希望能夠在不算激烈的氛圍中解決問題。

「老子知道你們是綠原商行的。要不是知道你們是綠原商行的,老子還懶得親自下來搶奪呢!嘿,綠原商行可是方圓兩百萬里內數一數二的大商行,老子搶的更來勁!」沙爺興奮的說道。越是大商行,那麼油水就更大,他豈會不興奮呢?

衛戰臉色頓時一沉,不過想到對方的實力,還是壓下了內心的怒氣,沉聲道:「我們願支付五千靈石的過路費,如何?」遇到這樣的寇匪,想要輕鬆過去,肯定沒可能的。

「五千靈石?嘿!你當老子是叫花子不成?五千靈石就想打發掉我?你可知道,我西峰山的兄弟近五百,每個人的修鍊都需要靈石,你這點靈石,分發下去還不夠我們兄弟塞牙縫的。不過,你若是願意交出五十萬靈石的過路費,沙爺也好說話,就放你們過去,如何?」沙爺眯著眼睛,笑眯眯的說道。一下子將衛戰提出的靈石數量翻了百倍,足見貪婪。

「五十萬靈石……」衛戰臉皮狠狠一抖,這般巨額的靈石,就算綠原商行也不會輕易拿出去的,是以衛戰的臉上也是湧現著憤怒之色,冷然道:「看來我們不需要再談了!我們綠原商行願意和平解決,不代表我們就好欺負!」

「赤血衛!」

「在!」隨著衛戰一聲厲喝,他身後十一名赤血衛齊聲應喝,聲震天空!

「誓死一戰,護行車隊,衛我赤血之名!」衛戰冷厲的說道。

「是!」

沒有多餘的聲音,只有整齊劃一的簡練回答,但那聲音之中,都是透著視死如歸之心!赤血衛,都是綠原商行培養起來的,沒有綠原商行的栽培,他們也不會有今日!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商行!

「等等!」

就在赤血衛等人準備誓死一戰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卻是從車廂當中傳出,讓沈天衣心中一嘆,這時候這妮子出聲,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隨著方芸婉出聲,她也是掀開車帘子走了出去。

方芸婉一出現,頓時沙爺三兄弟眼神俱都放出綠光。方芸婉年約十八歲,卻是生的清純可人,細嫩的臉蛋皮膚,宛如能夠擠出水來一般,這般姿色的女人,對於寇匪而言,可是極少遇到。

方芸婉出來之後,便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虛立高空之上的寇匪眾人,冷聲道:「是否只要我們交出五十萬靈石,便可放我們過去?」

「小姐……」衛戰臉色一變,當即出聲道。若是交出五十萬靈石,他們這一趟生意就白忙活了。而且,還要賠本!再者,商行行車,一路上難免會碰到寇匪的,如果靈石給的太多,生意也不用做了。

「衛戰大哥,你不必多說了。雖然我不怕死,卻不想他們無辜而死。他們的家人還在等著他們回去。」方芸婉苦笑道。要知道,這支車隊兩三百人,其中兩百多人都是普通的護衛,實力只有後天之境、先天之境的樣子,一旦爆發戰鬥,面對西峰山流寇這樣的勢力,大部分都會戰死,她心中不忍,所以才想著破財免災。

「嘿,還是個小姐啊,那五十萬靈石可就不夠了。大哥,你說對吧?」沙家三兄弟當中的老三,陰測測的笑道。

沙老大眼眸一眯,嘿笑道:「當然,一個小姐,就能價值五十萬靈石了。妞兒,你聽好了,只要你們留下五十萬靈石和你自己,嘿,他們都不會有事。」

方芸婉聞言,頓時臉色大變,她萬萬沒想到這群寇匪竟然這般無恥!竟然打上了她的注意!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卑鄙無恥!」方芸婉憤怒的斥道。

「哈哈哈,不卑鄙無恥,我們怎麼當寇匪?好了,妞兒,大爺已經等不及了!趕緊的,交出靈石和你自己,不然沙爺可就動手了!」沙老大哈哈大笑道,雙眼看著臉色憤然的方芸婉,露出著猥褻之色。

「你們休想打我家小姐的注意!」楊伯也是怒吼道。

「哼,我看你們也是不會答應了。既然這樣,西峰山的兄弟們,給老子殺!除了那女人,所有人都給我殺光!」沙老大面色猙獰的大喝一聲,眼瞳當中殺意畢露!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就在沙老大一聲厲喝的時候,突然之間,他的腦袋卻是驟然嘭的一聲爆裂開去,鮮血飛濺在虛空當中,宛如血雨降落!

這突來一幕,不僅是讓西峰山一群人驚呆了去,綠原商行這邊的人也是驚愕無比!毫無徵兆的,原本強勢至極的沙老大竟然就這樣腦袋爆掉了!

「大哥!」

「大哥!」

回神過來的沙老二和沙老三頓時悲呼一聲,就是去接住沙老大的無頭屍體,而西峰山原本猖獗的那些寇匪們也是個個兢兢戰戰起來,雙眼驚恐的看著綠原商行一群人。很顯然,沙老大是不會自爆腦袋的,而這出手擊殺沙老大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綠原商行當中的人了!

綠原商行一行人回神之後,皆是齊齊看向那車廂之中,目露狐疑,他們很清楚,自己這一行人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而唯一一個不清楚實力的,便是那被小姐在途中撿到的昏迷青年!此時事發突然,他們都是將懷疑的對象認定在沈天衣身上!

而事實上,出手的人,的確是沈天衣!

方芸婉的側影之心救了沈天衣,沈天衣不是不記恩情的人,此刻綠原商行遭難,他也不會眼看著綠原商行的人被西峰山寇匪屠殺,所以便是趁著沙老大不備的時候,直接用元神之力將沙老大一舉轟殺了去!以他神動境的元神之力,抹殺一個凝丹境後期強者的元神,卻是並不困難!

在眾人懷疑的目光注視中,沈天衣卻是並沒有走出車廂的意思,依舊保持著靜默。即便所有人都懷疑是他出手,他也不會自己站出來承認的,因為沒有這個必要!等他傷勢完全恢復之後,他便會離開車隊,與這行人再無瓜葛。救下這群人一次,也算是還了方芸婉的恩情。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註定不會與方芸婉一行有著太多的聯繫。

「誰?是誰暗算我大哥,給老子站出來!」沙老二抱著沙老大血淋淋的屍體,赤紅著雙目,憤怒的大吼道。

「老夫出來,你又能奈何?不想死的話,就給老夫滾!」渾重的蒼老之聲,回蕩在天地之間,讓人無法定位聲音源於何處。

沙老二和沙老三聞聲頓時臉色劇變,以他們二人的境界,都無法捕捉對方的蹤跡,可見對方實力之強!原本因為沙老大的死,他們心中極為憤怒,有著強烈的報仇之心,可是眼下聽到沈天衣偽裝的蒼老之聲,卻是冷靜了很多!

「前輩是綠原商行的人?」沙老二面色陰沉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