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微微一怔,有些呆萌。

Home - 未分類 - 小狐狸微微一怔,有些呆萌。

奴兒不是說姬雲雪會嫁給南宮湚做太子妃嗎?而且姬雲雪的靠山那麼大,又是姬貴妃。

「沒有誰可以搶走你太子妃的身份。」

南宮湚忽然又冒出來的話,再次嚇了蕭兮一跳。

他似乎也感受到懷中的小狐狸受了驚嚇,玉般的手指輕輕的順著它背上的毛髮,彷彿在安撫它不安的情緒。

「本宮不會虧待你。」

小狐狸瞅著南宮湚,這男人不是吧?它現在是只小狐狸,他難道要娶一隻狐狸為太子妃?

這未免太荒唐了。

蕭兮心中暗自祈禱,這十天之內絕不能變成人。

她就不信,南陵的皇上會讓南宮湚娶一隻狐狸?而且,冊封為太子妃,那是整個南陵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商販百姓,舉國皆知的事情。

皇家也丟不起這個臉啊!

片刻之後。

南宮湚撫摸小狐狸的動作越來越溫柔,聲音也像琴弦溫柔的曲調:「兮兒,冊封太子妃之時,本宮想母妃也在,讓她見證我們的那一刻。」

蕭兮心中一動,南宮湚的意思……是想要在冊封太子妃之前,就進入南陵的地下皇陵,救活他的母妃?

若是這樣……

小狐狸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轉動,七條蓬鬆的尾巴在半空中不停的晃動。

……

瓷器狠狠的摔在地上,傳來姬貴妃惱怒的聲音。

「南宮湚真是太過分了,竟然執意要娶那什麼蕭兮為太子妃,本宮的妹妹怎麼能屈於蕭兮之下,做個側妃?」

姬雲雪聞言,微微瞪大眼睛,有些失神。

片刻之後。

「姐姐,你是說太子殿下答應娶我為側妃?」

姬雲雪心裡有些失落,但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她喜歡南宮湚,就算是側妃,她也心甘情願的跟著他。

姬妃心疼的拉起姬雲雪的手:「雪兒,這次南宮湚以性命逼著皇上把太子妃之位給了那小賤人,你可怪姐姐無用?」

姬雲雪眸中閃過震驚,太子殿下以性命威脅皇上?蕭兮在南宮湚的心中佔據的地位,恐怕是無人能及。

「雪兒,你也莫要擔心,就算那小賤人成了太子妃,日後你也有機會把她從太子妃的位置上拉下來。」姬妃偷偷的塞給姬雲雪一個小藥包,壓低聲音道:「這是絕子葯,你找個機會先給那小賤人服下。」

姬雲雪的手狠狠的抖了一下,若不是姬妃握緊她的手,那葯恐怕會掉在地上。

「姐姐……」

姬雲雪震驚之餘,心中有些抗拒。

這是害人的事啊!

姬貴妃打斷姬雲雪,冷睨了她一眼:「那小賤人不絕育,你爬不上太子妃的位置,你將來的孩子永遠都是庶出,雪兒,你可要想清楚,你現在的一念之差,將會影響你孩子未來的前程。」

姬雲雪被姬貴妃的話鎮住,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她一點也不想做,但是……姐姐的話又像一根針扎在她的心尖上,她未來孩子的前程怎麼能因為她而斷送?

姬雲雪手指緊緊的捏著絕子葯,感覺自己好卑鄙惡毒,她眼中凝著眼淚,不得已點了一下頭。

姬貴妃見姬雲雪終於想通了,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只要雪兒願意配合她,這太子妃之位,她定幫雪兒爭過來。

這不僅是為了雪兒,也是為了她自己。

等將來老皇帝讓位,南宮湚成為新皇,她的妹妹就是皇后,她也就可以全身而退的離開這囚牢般的皇宮,跟她的寒哥哥在一起。

姬貴妃眼底閃過幸福的光澤,艷紅的嘴唇微微上翹,彷彿十六七歲情竇初開的少女。

……

一轉眼,五天過去了,離冊封太子妃的日子也越來越近。

東宮一片喜氣洋洋,張燈結綵,每扇木窗上都貼著精緻的大紅色囍字。

南宮湚這幾天心思很沉,玉面遮臉,雖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能從他冷月似的眼神中看出端倪。

這晚。

南宮湚來到蕭兮的房間,把某小隻抱到了自己房中。

某小隻困的直打哈氣,聽到南宮湚的薄唇里吐出的話,它頓時清醒了。

「兮兒,今夜我們去皇陵。」

南宮湚的聲音有些起伏,揉雜著難以抑制的顫動。

南宮湚並沒有抱著小狐狸出去,而是掀開床板,走進了密道。

暗夜走在前面,手中掌著燈,照亮通往前方的路。 葉凌霄的出現,讓六神心中沒譜了。.

六神感覺事情已經超出了自己的預料,趕緊在靈魂中通知了方野,他和方野是主僕關係,距離不是太過遙遠的話,倒是可以直接靈魂傳音。

這也是方野讓六神隨著李玉晴一同前往的原因之一,如果真的遇上什麼難以抵抗的危險,就讓六神用靈魂傳音通知自己,他會在第一時間趕到。

方野本來在閉目悟道,收到六神的靈魂傳音,刷的一下睜開雙眼,雙目中閃爍著兩道幽冷的紫焰,怒氣沖霄。

居然有人敢當街侮辱李玉晴,還想動手欺負萬道門人,方野這位門主,終於暴怒了。

方野的身影刷的一下消失在原地,萬道神魔陣翻滾了一下,方野的身影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滾滾怒氣激蕩的天邊的流雲都散亂不定,一路向著蒼雲城蔓延了過去。

在蒼雲城中,李天勝面對著葉凌霄的逼迫,卻死死地咬緊牙關,半步不退。

他們李家需要方野,需要方野的煉丹之術,這是他們崛起的一個機會,李天勝不想放過。

活了這麼多年,李天勝深深明白一個道理,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花的效果要強得多。

「好你個李天勝!既然你一心要保住這兩人,那我就從你屍體上踏過去!」葉凌霄的忍耐已經達到了頂點,也顧不得許多了,鏗的一聲祭出一柄青色神刀,身上透出一股洶湧的神道之力,狠狠地朝著李天勝劈斬了過去。

李天勝抬手推出一股神力,將六神和李玉晴推到一旁,憑空祭出一柄火紅色神劍,劍光閃爍。快速迎上了葉凌霄手中的青色神刀。

「鏗!」

一聲清脆的聲響傳出,虛空中盪出一圈圈清晰可見的能量波動,各個建築物上流轉出一道道古老的符文,將這股能量波動給抵消了下去。

在這些古城之中,都有著大陣守護,超出了某個範圍的能量。大陣會自動開啟,將超出的能量抵消掉。

「二品神器?!」葉凌霄的目光中露出一抹震驚的神色。

李天勝的修為在神靈初期,而葉凌霄的修為在神靈中期,若是在以往,葉凌霄能夠穩穩地壓制著李天勝來打。

但是如今,擁有了二品神器的李天勝,居然不比他弱上多少!

對於李天勝手中的那件二品神器,葉凌霄也心頭火熱,手中攻擊更加凌厲。狠辣無比的朝著李天勝身上招呼。

本來葉凌霄還僅僅只是打算將李天勝擊傷,然後帶走他身後的那兩人,但是現在,葉凌霄已經做好了搶奪神器的準備了。

李天勝與葉凌霄交戰在一起,他的修為本來就比葉凌霄低上一層,仗著手中的火紅色神劍,才能夠與葉凌霄勉強周旋。

數百招過後,葉凌霄找准機會。一刀劈在了李天勝的肋下,鮮血潺潺而流。

葉凌霄快速欺身而進。一腳踢在李天勝的手腕上,將李天勝的那柄火紅色神劍搶奪了過來。

葉凌霄再次狠狠地踢出一腳,將李天勝踢飛了出去,冷笑道:「李天勝,今天我留你一條狗命!這柄神劍,就當是你衝撞我的懲罰了!至於他們兩個。我就帶走了,我會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的!」

李天勝掙扎了幾下沒爬起來,沖著葉凌霄怒聲道:「葉凌霄,把神劍給我留下!那兩人你更不能帶走!李玉晴不僅是我的後輩,還是我李家一位榮譽長老的徒弟。惹怒了他,你會後悔的!」

葉凌霄冷哼一聲,道:「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想保護他們?榮譽長老的徒弟又如何?神劍我要帶走,人我也要帶走!」

「神劍你帶不走,人你也帶不走,你的命,我也要了!」伴隨著一聲清冷而霸絕的聲音響起,虛空中一陣變幻,方野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中,目光中萬道幻滅,殺氣騰騰。

「師父!」李玉晴驚喜的大叫出聲,梨花帶雨的臉頰上充滿了激動。

「門主!」六神喉結滾動,心中滾燙。

跟隨一個敢作敢為的主人,跟隨一個護短的主人,讓六神心中非常的感動。

為了不讓門下受欺負,敢對上任何敵人!

「方長老,你終於來了,你再不來,我就要請出我李家老祖了。」李天勝嘴角帶血的沖著方野笑了笑,他終於等來了方野,而且還是在拚命之後等來的方野,他相信方野不會讓他失望的。

方野沖著李天勝點了點頭,道:「李道友,有勞了。這件事情,方某記在心上了。」

李天勝欣喜的點了點頭,他敢跟葉凌霄拚命,就是為了等方野這句話。

他相信以方野的實力,足以輕易擊敗葉凌霄。

但是,他對方野的脾氣還並不了解,對付這種人,方野可沒有李天勝那種顧忌,他不僅僅是要擊敗葉凌霄,而是要斬殺他!

方野天生就不是怕事的主兒!

方野倒是並沒有一來就對葉凌霄出手,而是快速來到了六神和李玉晴身邊。

李玉晴毫髮無傷,倒是讓方野多少鬆了口氣,見到六神胸前的傷口,他的臉色又陰沉了下來。

方野手掌一番,一顆半神丹出現在他手中,被他一下子塞到六神口中。

半神丹是可以加快修鍊速度的一品神丹,裡面蘊含著精純的可以被人直接吸收的神道氣息,也可以用來療傷。

只是,用半神丹來給一個大聖療傷,這麼奢侈的做法,方野還是第一人。

李天勝都看的臉上肌肉直跳,嘴唇微微動了下,想說什麼,又什麼都沒說出來。

太奢侈了!李天勝的心裡都在滴血。

對面的葉凌霄等人也都看的愣住了,拿半神丹來給大聖療皮外傷,這得多麼富有的主兒才能夠做得到啊!

更何況,受傷的那個好像還僅僅是一個什麼護法!什麼時候護法都有這種待遇了?!

六神身上的傷口在片刻之間就結疤脫落,看起來跟沒受傷的時候沒有任何區別。

而且,還有大半半神丹的力量並沒有被傷口消耗掉,囤積在他體內,被他先壓制在了經脈之中,有機會再去煉化。

「多謝門主!」六神激動的道謝,他可是明白自己剛才是遇到了什麼樣的造化。

方野擺手道:「不用多禮,你今天做的很好,等你修為提升道半神境界,這玩意兒可以給你當糖丸吃。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現場有哪些人對你們出手了?我親手料理他們,來為你們報仇。」

方野的這番話說的非常平靜,卻擁有一種令人信服的魔力,似乎他就是掌控萬界的主宰,似乎他就是天地之間的霸主,他所說的,就一定能夠實現!

剛剛那些出手之人更是心頭暗自凜然,看道葉凌霄之後,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半神丹當糖丸兒吃,更是將圍觀的眾人都給驚得目瞪口呆,旋即便暗自搖了搖頭。

方野話語中的魔力也僅僅是那麼一瞬間,所有人都以為那只是錯覺,對於方野說的把半神丹當糖丸兒吃,沒人肯相信。

李天勝卻知道方野有資格說這種話,想當初方野給他們李家煉製一品神丹,就大方的給出了整整一半的神丹,光多給他們李家的那些,就夠當糖丸兒吃好長時間的了。

六神更是激動莫名,感覺自己跟對了主子,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善茬兒,此時方野在身邊,他更是無所顧忌的指點了起來:「那個高的,那個胖的,那個長相猥瑣的,全都對我們出手了。那邊穿著青色衣衫的,全都對我們包圍封鎖了。那個穿著白衣的死狗一般的傢伙,就是調戲玉晴的罪魁禍首。」

方野點了點頭,冷然道:「看好了,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葉凌霄隱隱感覺到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朝著方野冷喝道:「這位朋友倒是面生的很,還真以為一個神靈中期的傢伙,就能夠在蒼雲城中撒野了嗎?這些人都是我葉家之人,你敢動一人,就是與我葉家不死不休!」

方野冷漠的道:「不死不休嗎?你們葉家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雙我殺一雙!趁著我現在還不想平了你們葉家,最好別惹怒我!」

方野身影一閃,便出現在葉金鷹的面前,刀光一閃,葉金鷹的頭顱便飛了出去。

方野的速度極快,快的就連葉凌霄都沒有反應過來,葉金鷹的腦袋已經搬家了。

「你敢當面殺我葉家弟子,你死定了!今天我要讓你走不出這蒼雲城!」葉凌霄恨欲狂,在後面緊追著方野的腳步,卻始終追不上,眼睜睜的看著一顆顆葉家人頭掉落,他們都死不瞑目的望著葉凌霄。

方野手起刀落,片刻之間,便將眾多葉家護衛隊全部斬殺,只剩下那葉青辰。

見到方野站定,葉凌霄提著青色神刀就朝著方野劈斬了過來。

方野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葉青辰旁邊,嚇得葉青辰連忙跪地求饒,臉上充滿了懼色。

方野冷漠的望了葉青辰一眼,淡淡的道:「下輩子,積點口德!」

方野話音落下,一腳朝著葉青辰的腦袋踩了下去,噗地一聲,葉青辰的整個腦袋爆碎開來,連神魂都未能逃出!

葉家年輕一輩第一人,隕落!(未完待續。。)

ps:第五章!所幸現在還未斷電,終於趕上了!

… 蕭兮驚訝,南宮湚也未免太大膽了,居然在自己的房中,挖了一條通往皇陵的密道?

奴兒跟在南宮湚的身後,桃花眸微深,情緒不明。

幾人大約走了兩個多時辰,暗夜打開皇陵的地下之門。

南宮湚看了一眼懷中的某小隻,它已經又睡熟了,南宮湚微微一笑,寬廣的袖擺動了動,蓋在小狐狸的身上,遮去地下皇陵的寒涼。

奴兒把南宮湚細微的動作看在眼底,嘴角冷撇,虛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