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的人生,無論酸甜苦辣,都不是她能承擔和左右的。

Home - 未分類 - 別人的人生,無論酸甜苦辣,都不是她能承擔和左右的。

魏紫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往亂斗的人群看了一眼,咬咬牙,小跑著跟上了慕顏。

……

天香樓的亂局,先趕到的卻不是寧御清派去請的寧家救兵,而是柳若瑄的師兄龐雲飛。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師妹,你們,你們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看到眼前混亂血腥的天香樓,和滿臉是傷,衣服都被扯掉大半,遮蓋不住嬌軀的柳若瑄等人,龐飛雲滿臉震撼。

他連忙脫下自己的衣服,給柳若瑄披上,「師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天香樓怎麼會變成這樣?」

柳若瑄哇的一聲哭出來,撲倒在龐飛雲懷中,抽抽噎噎地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龐飛雲滿臉心疼,抱著柳若瑄不停安慰。

一旁被燒傷了脖子和下巴的陳秀秀看著這一幕,眼中滿是嫉妒與不甘。

隨後,霸道任性慣了的她就立刻上前一把將兩人扯開,還順勢推了柳若瑄一下,對著龐飛雲道:「師兄,你一定要替我找到那賤人,替我報仇啊!」

她的喉嚨被燒傷,說話的聲音變得沙啞難聽。

在一起的條件 講話的時候,牽動傷口,更是整張臉都變得扭曲醜陋。

龐飛雲嫌惡地別過頭,冷冷道:「別胡鬧了,這一次要不是你任性,怎麼會害若瑄她們陷入這樣的險地,而且差一點就讓我們都錯過了宗門選拔。這次回去,你給我好好反省,以後絕不可再肆意妄為。今日發生的事情,更是誰都不許提起。」

若是被寧家知道,他們和寧大少的死有關,那整個明月宗,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再不看陳秀秀一眼,轉身擁住柳若瑄輕柔細語的安慰,神色說不出的溫柔。

陳秀秀看著這一幕,雙手死死攥緊,手背上青筋暴起。

柳若瑄卻是依偎在龐飛雲懷中哭泣道:「師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時候我只是情急之下想救師姐,那位姑娘為什麼不肯原諒我?為什麼要那麼狠心呢?師兄,難道我做錯了嗎?」

「小傻瓜,你怎麼會做錯呢!你錯就錯在太善良了,可天底下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善良的。」 鳳瀾傾來到風韻茶樓時,凌若雨已經在訂好的位置等著她了。

「若雨!」來到凌若雨的身旁,鳳瀾傾輕聲喊道。

凌若雨一臉心事重重的坐在那裡,聽到鳳瀾傾叫自己,她才回過神,抬起頭,對著鳳瀾傾微微一笑,「來了!」

「嗯!」鳳瀾傾笑著點點頭,在凌若雨對面坐了下來。

「喝什麼?」凌若雨問道。

「都可以!」鳳瀾傾早在從凌若雨給她打電話時,就已經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心中猜想,一定是跟凌逸塵和凌逸遠有關。

凌若雨叫了一壺紅茶,幫自己和鳳瀾傾各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茶緩緩的開口道:「瀾傾你愛我哥哥嗎?」

「我喜歡他!」鳳瀾傾知道有些事早晚都是要面對的。只是沒有想到,第一個問她的人竟會是若雨。

凌若雨微微的皺了下眉,繼續問道:「那我小哥呢?你愛他嗎?」她沒想到,瀾傾給她的竟然是這個答案。原來瀾傾對哥哥只是喜歡而已。

「一樣吧!」鳳瀾傾拿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她知道他們對自己都是真心的,但是她不敢放的太深。

「林影也是一樣嗎?」凌若雨臉上一絲笑容都沒有,靜靜注視著鳳瀾傾的眼睛。

「是的!」鳳瀾傾輕輕的點了點頭,她並不想瞞著凌若雨的意思。

凌若雨的雙目中有著一絲失望,「瀾傾,我一直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知己。我也一直希望你可以成為我的大嫂。我承認你很優秀!他們喜歡你我都可以理解,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對待感情認真一些好嗎?我真的不想讓你傷害哥哥他們。」

「若雨,我並不想傷害任何人。」鳳瀾傾語氣中有著一絲無奈和苦澀。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惹這麼多的桃花?但是她真的沒有想過要傷害他們任何一個人。或許就是因為她的這份不忍,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吧!

「如果非要讓你在他們中間選一個,你會選擇誰?」凌若雨看著鳳瀾傾,等著她的回答。

鳳瀾傾輕輕的搖了搖頭,「若雨,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林影與她服了共生丹,他們的命運已經連在了一起。逸塵,她也已經承諾過不會離開他。而逸遠他本就不屬於凡塵,卻因為她的緣故,要承受這些紅塵瑣事。她承認自己很自私,也承認自己有些優柔寡斷。但是她真心不想傷害,那些對她好的人。雖然還是傷害了他們,但是那卻不是她真心所願。

「瀾傾這一次我真的對你很失望!」凌若雨說完,站起身抬步向著外面走去。瀾傾在她的心中真的很重要,她真的不想失去這個朋友。但是她也不希望哥哥他們痛苦。

鳳瀾傾靜靜的坐在那裡,嘴角扯起了一抹淡淡的苦澀。她又何嘗不對自己失望,在重生時她已經決定今生不再涉及感情,可是到頭來感情卻還是一團糟。或許她真的該離開一段時間,好好的想一想。

望向窗外,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她心亂如麻。

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鳳瀾傾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拿起桌上的手機,看到上面的號碼顯示是凌若雨的,她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淺笑。

按下接通鍵,「若雨有事嗎?」

「凌若雨現在在我們的手中,若是你還想讓她活命,你就一個人過來。」電話那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鳳瀾傾眼中寒芒閃爍,冷冷問道:「在哪!」

「靈山北郊別墅!」

「若是凌若雨有一絲一毫的傷害,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鳳瀾傾的聲音中透著刻骨的寒冷。

「我們會等你的!」對方說完,便掛上了電話。

凌若雨坐在椅子上,她的身上被一根淡金色靈繩綁的嚴嚴實實。她憤怒的瞪視著對方,「你們這幫混蛋!你們絕對不會得逞的!」從對方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制服,就知道對方也是修真者。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禱,瀾傾千萬不要過來涉險。

雖然她是氣瀾傾的用情不專,但是瀾傾依然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希望瀾傾因為自己而身陷險境。

龍七走上前,伸手一把捏住凌若雨的下顎,冷笑道:「凌大小姐,我們的目標並不是你,只要你乖乖的合作,我們保證絕對不會傷害你。如若不然,那就不怪我們不客氣!」

「合作尼瑪!」凌若雨怒道。

「啪!」一個耳光重重的甩在凌若雨的臉上。

「告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龍七冷冷的警告道。

一個戴著銀色面具,渾身透著冰冷氣息的男子,從門外緩步走入。

「少爺!」眾人看見他,紛紛恭敬的向他打招呼道。

「事情都辦好了?」男子微微頷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他的聲音冰冷的沒有一絲的溫度。

「鳳瀾傾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周圍的人手也都已經安排好了。」龍七恭敬的稟報到。

男子滿意的揚了揚唇角,面具后那雙冰冷眸子半眯著,射出冷厲的寒意。鳳瀾傾這次我定然讓你有來無回!

鳳瀾傾驅車來到靈山北郊別墅,冷眼看著面前的別墅。在幾個月前她曾來過這裡,也就是為了躲避那個面具男,才遇見了林影。

別墅的大門緩緩的開啟,鳳瀾傾踩下油門駛入其中。

這次與第一次來時不同,因為她是從大門直接駛入的,所以映入眼帘的風景自然也不同。

氣派非凡的豪華別墅。寬闊貴氣的造景,富麗堂皇的外觀,毫不掩飾地將主人霸氣的性子盡現。

鳳瀾傾將車子停在別墅前的空地上,打開車門,就看到兩個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走上前來。掃了一下對方的修為,竟然都是金丹期的修為。

鳳瀾傾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來對方為了對付她,還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兩名男子走上前,一左一右在站在鳳瀾傾的兩側。

「跟我們走!」其中一名男子冷冷的開口道。

跟著兩名男子走進別墅的大廳。只見寬闊的大廳中,臉帶面具的男子正坐於中間的沙發上,在他的兩側站著十幾個修為不低的男子。

看到被綁在不遠處的凌若雨,此時的她正處於昏迷狀態,白皙的臉上有著一個明顯的紅印。

鳳瀾傾的目光瞬間轉冷,眼中的殺氣蜂擁而出,「誰打的?!」她已經確定凌若雨昏迷是因為被下了葯,人並沒有事。但是她臉上的印記,卻清楚的說明著她受到的待遇。

「你還擔心你自己吧!」面具男冷冷的開口道。

「龍嘯寒少給我裝神弄鬼,你以為戴個破面具我就認不出你了嗎?」鳳瀾傾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跟他廢話。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也就不用跟你客氣了!」龍嘯寒雙眸黯了下來,眼中射出冷冷的、危險的幽光。

一旁的手下見狀,連忙向著鳳瀾傾圍了上來。

「憑你們!」鳳瀾傾揚唇冷笑,單手一揮,接著,便看到四周黑影幢幢。

待到眾人看清面前的情況時,瞬間倒抽了一口氣!眼中滿是震驚和不敢置信!

只見在他們的周圍,幾十隻魔獸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

龍嘯寒也是面露驚色。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鳳瀾傾竟然擁有如此的魔獸,而且這些魔獸的修為都在十到十一級。那是相當於是人類分神期和大乘期的修為。

「一個不留!」鳳瀾傾冷冷的命令道。

眾獸連忙向著眾人沖了過去,大廳中立即響起了悲慘的嚎叫聲。

鳳瀾傾來到凌若雨面前,將一顆丹藥放入她的口中。

凌若雨吃下丹藥不久后,就幽幽醒轉了過來。看到鳳瀾傾,她迷茫的眨了眨眼睛。

突然想到了剛剛的事,連忙急聲道:「瀾傾快走!不要管我!」要是瀾傾有事,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若不是她多管閑事,瀾傾也不會因為救她而卷進來了。

「若雨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鳳瀾傾微笑著指了指大廳里打鬥的場面。

凌若雨抬眼望去,瞬間呆若木雞!她一定還沒有醒,不然哪裡會看到那麼多的野獸?

「少爺快走!」龍七身上此時已經血肉模糊,他傾盡所有的力氣嘶吼道,同時啟動了大廳中早已布置好的陣法。這些陣法是為了以防萬一,提前準備好的。

龍嘯寒哪裡是不想走?只是在黑玄的手中,他也要走得了才行啊?他只是一個分神初期的修士,而黑玄卻是十一級的魔獸。

隨著陣法的啟動,大廳中開始接連不斷的響起「隆隆」之聲。

「瀾傾怎麼辦?」凌若雨回過神,驚叫道。此時她才知道,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放心不會有事的!」鳳瀾傾給了凌若雨一個安心的眼神。揮手間,祭出無數張靈符,隨著靈符向著四周飛去。大廳中的「隆隆」之聲瞬間停歇了下來。

「瀾傾你好厲害啊!」凌若雨眼中充滿了崇拜。

龍嘯寒此時,臉上的面具早已掉落,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爛不堪,狼狽的躲閃著黑玄的攻擊。他知道黑玄並不想讓他死的太過痛快。不然,只要一掌就足以讓他喪命了。

他的眼中有著一絲絕望,目光轉向鳳瀾傾所在的方向。是他太過低估鳳瀾傾的實力,希望他的死可以讓龍家警醒。

------題外話------

二更送上,祝小月月生日快樂!╭(╯3╰)╮ 對手實在太弱,讓黑玄已經失去了玩下去的興趣。它飛身一腳,正中龍嘯寒的胸口。

龍嘯寒「啊」的一聲凄厲慘叫,「噗……」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了無生息的躺在地上。

一個跟龍嘯寒長相相同的小人兒,從龍嘯寒的頭頂中鑽出,想要逃跑,卻被黑玄一把抓在手中,「想跑,沒那麼容易!」因為鳳瀾傾事先交代過,所以他自然不敢弄死龍嘯寒的元魂。

黑玄握著龍嘯寒的元魂來到鳳瀾傾的面前,「主人!這個要怎麼處理?」

「把他帶去空間吧。」鳳瀾傾淡聲開口道。雖然她鳳吟空間中無法收入活人,但是元魂卻可以。她之所以留著龍嘯寒的元魂,是打算以後在煉器時,將他的元魂用來當做器魂。同樣的一件法寶,若是有了器魂便等於有了生命。不僅可以升級,而且使用起來也更加的得心應手。

還有一個最大原因就是,若是用有著龍嘯寒器魂的法器,來殺死龍家人。那麼龍家人會不會死的更加痛苦呢?

龍家餐廳內,龍家的幾位主要成員正聚在一起吃著晚餐。

龍赫堯放下手中的筷子,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對著一旁的管家張興吩咐道:「去給少爺打個電話。」鳳瀾傾的修為只是元嬰中期,而嘯寒卻已經是分神初期,再加上有『龍族』派來的那些人,應該很快就可以解決才是。可是為什麼這麼晚了,嘯寒還沒有回來?

「是老爺!」張興連忙躬身退出餐廳。

正在這時,院子里傳來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

眾人正好奇間,外面傳來了一陣喧嘩。

「天哪!是少爺!」

「不好了!少爺被人殺死了!」

龍家眾人聞言,臉色霎時一變,連忙快步向著門外衝去。

來到院中,只見在院子中間的空地上,躺在一具滿是是血傷痕纍纍的屍體。雖然他的臉上也有布滿了傷,但是眾人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地上的屍體就是龍嘯寒。

「嘯寒!」

「大哥!」眾人哭喊著衝上前去。

龍赫堯腦袋一片空白,腳步踉蹌的向後退了幾步,整個人如同一下子蒼老了十歲一般,只是獃獃的望著地上龍嘯寒的屍體,「不!不可能!這不是真的!」他最優秀的孫子怎麼可能就這麼沒了呢?

他的身體因為承受不住刺激而劇烈的顫抖著,突然他嘴巴一張,猛地吐出一大口血來。

「老爺!」

「爸!」

「爺爺!」

龍赫堯微微的搖了搖頭,整個人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蒼目中滔天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睚眥俱裂道:「鳳瀾傾!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他發出宛如獅吼般的咆哮聲。

咆哮聲甫落,他再次「噗!」的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本來就因為龍嘯寒的死,而亂成一團的龍家,瞬間變得更加亂了。

月光下,一輛紅色的保時捷行駛在山間小路之上。

凌若雨坐在副駕駛上,目光不時偷偷瞥向一旁正在開車的鳳瀾傾。

「若雨有什麼話直接說就好。」鳳瀾傾早已注意到了凌若雨偷瞄自己的動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