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眯眼,尹修可是知道蒼夙的最終目標是那個天使城,而如今顯示出來的東西越少,到了天使城越是可以打得那些人一個措手不及。

Home - 未分類 - 輕輕眯眼,尹修可是知道蒼夙的最終目標是那個天使城,而如今顯示出來的東西越少,到了天使城越是可以打得那些人一個措手不及。

所以,尹修才會刻意的幫助蒼夙隱瞞,但是尹修也是知道,有了一直初神獸,蒼夙會得到更多人的關注。

即使蒼夙不是召喚師,有著一個初神獸的人,還是強大到令人恐怖的地步!

果然,如同尹修所預料之中的那樣,大長老聽言,眼中的喜悅不但沒有少,反而越發讚歎的看著蒼夙。

見到大長老這幅模樣,尹修見他已經相信了自己的說辭,再次將目光轉到下方。

而二長老震驚的回過神來后,后怕的後背上的衣袍被冷汗給浸濕了,這,這隻白羽鳳凰不會是蒼夙的吧?

想到自己在背後給蒼夙使陰招,二長老內心不由的惶恐起來,這才感到蒼夙的正正可怕。

因為蒼夙是二星斗聖,光明聖殿有人可以壓制住蒼夙,二長老正面敵不過蒼夙,所以才會在背後對蒼夙動手腳,而二長老也絲毫不覺得蒼夙可以對付傷的了他才會對她下手。

可是如今蒼夙身邊有一隻藐視聖殿內所有強者的一隻初神獸,這怎麼不能夠讓二長老感到驚悚和恐懼。

咬著牙,二長老強忍住內心的顫抖,腦海中卻想著到底能夠怎麼對付蒼夙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而兩個以曖昧姿勢相擁在一起的卜運算元和神運算元,看似很不在意的模樣,眼中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

顯然是沒有料到這一場的比賽會給他們帶來那麼多的意外,不過卜運算元兩個人也很快的再次變回原來的狀態。

咯咯的再次笑了起來,卜運算元目光放在佩卡琳的身上道,「哥哥,我看只是讓佩卡琳和寶寶們玩還不夠,我們應該將佩卡琳的眼睛挖出來當彈珠和寶寶們玩才好呢……」 在卜運算元的臉上親了親,神運算元也是笑著道,「妹妹想要怎麼樣都可以。」

而此時台下的佩卡琳絲毫沒有發現卜運算元兩個人對她又多了一分的主意。

佩卡琳的目光則是死死的盯著那半空中的白羽鳳凰,震驚的好半響,佩卡琳這才回過神來。

拳頭死死的攥緊,指甲直接嵌入了掌心的肉中都沒有發覺的疼,佩卡琳的雙眸帶著惡毒,彷彿恨不得將那一隻突然出現的白羽鳳凰給撕碎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一隻白羽鳳凰是從那裡來的,為什麼在關鍵的時候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剛剛佩卡琳明明就看到赤煜對蒼夙下殺手了,只要赤煜再出一招一定能夠將蒼夙給打死,可關鍵時候偏偏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怎麼能夠不讓佩卡琳憤怒。

霸道爹地精明娃 此時的鏡水見到這一幕,自然也很是意外,愣住了一會,鏡水回過神來后,一張冷艷的臉儘是驚喜之色。

在賽台上鏡水自然也是看到了蒼夙手中包裹著夜鴉的繭裂開了,隨即便是白光乍起,然後就出現一隻白羽鳳凰,微微猜想,鏡水知道那隻白羽鳳凰一定是夜鴉沒錯!

真沒有想到夜鴉破繭後會以這樣的形態出現,畢竟這白羽鳳凰無論從哪一點看都是和以前的夜鴉區別很大啊。

真沒想到,這夜鴉居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感受著夜鴉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鏡水對蒼夙的擔憂的心稍微的鬆了下來,有夜鴉幫助蒼夙,一定不會有事的。

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氣的發抖的佩卡琳,鏡水嘴角勾起了一抹冷淡的笑容。

這個佩卡琳從一開始就一直恨不得蒼夙被那個赤煜打倒,如今夜鴉升級成功,這個佩卡琳這幅樣子也是活該。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既然這個佩卡琳不盼著蒼夙的好,反而處處和蒼夙作對,那麼如今她這幅驚恐的樣子,鏡水自然也是不需要感到佩卡琳有多麼的可憐。

此時,飛在半空中的白羽鳳凰,周身散發出強大的氣場,令賽台周圍的人都感到膽戰心驚。

看了一眼也是有些驚訝住的蒼夙,白羽鳳凰的雙眸帶著得意,但看到蒼夙嘴角帶著鮮血的時候,白羽鳳凰的目光當即一暗,眸中似有怒火在不斷的跳動。

目光兇狠的看著赤煜,此刻化身白羽鳳凰的夜鴉冷聲道,「是你這個不要命的傢伙欺負的我家醜媽媽?」

本來就以為白羽鳳凰的突然出現而感到震驚,但是赤煜沒有想到白羽鳳凰居然喊蒼夙是丑媽媽!

這顯然是蒼夙的魔獸,難道這個蒼夙還是一個召喚師!?

當下,赤煜更加的驚呆了。

雖然驚慌,但是赤煜倒是還沒有到了糊塗的地步。

方才的蒼夙並沒有使用精神之力召喚,而是手上的那個光繭直接的破裂了,所以若是猜的不假,蒼夙也許不是一名召喚師……

不過,若是蒼夙不是召喚師,那麼這麼一隻巨大的白羽鳳凰又是從哪裡來的?!

看著周身帶著凜冽殺氣的夜鴉,回過神來后的赤煜內心不由的顫抖了起來,微微瞪大的雙眸帶著駭懼,額頭滲出冷汗,根本就不敢回答夜鴉的話。

很清楚夜鴉散發出來的能量不是他能夠對抗了,赤煜生怕張嘴就以後就被夜鴉給拍死。

視線隨即看向不遠處的蒼夙,赤煜現在真是後悔惹上蒼夙了!

雖然知道蒼夙不好惹,可是也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麼的不好惹,身邊還有這樣強大的魔獸!

見赤煜不回答自己的話,夜鴉冷喝著又道,「你的膽子真大,不過是個螻蟻,也妄想在我家醜媽媽面前囂張!」

說完,夜鴉再次將目光看向蒼夙,眼中的兇狠消失,像是變得很是高興的模樣。

隨即夜鴉一揮翅膀,當下一陣白色羽毛絮,如雨般飄落在了蒼夙的身上,隨即羽毛繚繞席捲在蒼夙的周身,一股力量便是將蒼夙從地面上托上了半空中,場景看起來十分的神奇。

隨著蒼夙被那雪白的羽毛絮席捲上空后便是直接落在了夜鴉的巨大的身子上。

平穩的站在了夜鴉的身上,繚繞在蒼夙身邊的潔白羽毛絮隨即散去,飄在天空中如雪一般,很快消失在虛無中。

臉上的驚訝已經消失了,蒼夙內心再次恢復了平靜,但是眼中卻跳動著點點的興奮之色。

雖然已經知道眼前的白羽鳳凰會是夜鴉,但蒼夙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再次確定,「你是夜鴉?」

聽著蒼夙這樣問,夜鴉自然很是得意的,以前的它黑不啦嘰的被認為是一隻烏鴉,現在知道了吧,它可是一隻白羽鳳凰,世間僅有的白羽鳳凰呢。

滿臉開心,夜鴉高興道,「是我呀,丑媽媽,我變成這樣你忍不得我了吧,哈哈哈哈。」

頓了頓,夜鴉很是得意的繼續道,「怎麼樣丑媽媽,現在的我是不是很帥啊!」

夜鴉的話,當下讓蒼夙不由的抽搐了嘴角,心中暗想道,「你這樣問就已經不帥了好嗎?真是帥不過三秒就原形畢露了啊!」

不過蒼夙現在心中十分的開心,自然是豪不吝嗇的讚賞道,「帥!簡直帥呆了!」

現在夜鴉能夠進化的這麼厲害,蒼夙心中比任何人都要高興,以後她也不用擔心夜鴉會遭遇危險或者被人給搶走了。

而聽了蒼夙讚揚的話,夜鴉自然很是滿意,丑媽媽真好,居然沒有打擊它呢。

心中甚是滿足,夜鴉對著蒼夙笑道,「丑媽媽,這些人敢欺負你,現在我給你報仇!」

蒼白的臉帶著笑意,連忙點了點頭道,「好,那就看你的了。」

蒼夙也是很想要看看夜鴉的實力,可別一直給人一種膽戰心驚的氣勢,戰鬥力卻是一個渣,那蒼夙可就要頭疼死了。

而此刻在場的人看到蒼夙被白羽鳳凰給放到自己的身上的時候,後知後覺的知道了一些什麼,當下反應過來莫非蒼夙還是一個召喚師?可是剛才他們並沒有看到蒼夙有召喚啊! 各種疑問接踵而至,隨即台下的人就像是炸開了鍋一樣議論起來。

「天啊,這個蒼夙究竟是什麼人,不僅是雙系魔法師,而且先不論她到底是不是召喚師,不過這個龐然大物居然是她的魔獸啊,真的是好強大啊!」

「是啊,這個蒼夙的實力好強啊,真是沒有想到她的表現令人如此的意外,真是另外崇拜啊。」

「她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大啊,實力那麼強,天啊,正是打擊死我們了,我們怎麼樣也追不上她的實力啊……」

「斗聖不愧是斗聖,這場的比試真是比想象中的還要精彩啊!」

並沒有理會台下的眾人的議論紛紛,以及眼中看著蒼夙和自己滿是崇拜尊敬的神色,夜鴉一雙赤紅色的眸子充斥著怒意,目光冷冷的盯著赤煜道,「欺負我丑媽媽的人都得死!」

話落,夜鴉周身騰升起了殺氣,一股強大的氣流在周身旋轉,緊跟周身的羽毛翩然飛舞飄落而下,宛如下了一場聖潔的白色羽毛雪一般。

但是,那飄蕩在空中的羽毛看似輕飄但卻夾雜著天地懼色的能量。

同時,在眾人難以置信的愕然視線之下,那些漫天飛舞的白色羽毛迅速的凝聚成了一個白色的繁雜的符咒,符咒的字閃爍著白色的光芒,宛如烈日一般耀眼,看起來異常奇特。

符咒好似一個巨大的印章,漂浮在空氣之中,足足有著一個比賽台那麼的巨大,其中光芒流動,陣陣令人心悸能量籠罩在整個觀望台的上空,將空間都徹底的震碎。

天空中的空間接連破碎,那藍色的天空如同鏡面一般不斷的碎落,消失在原地,露出其中漆黑的空間。

下方的眾人見此一個個驚慌失措的大叫,慌忙的從位置衝出,試圖離開這裡。

所有人都明白,現在的比賽台周圍可是沒有結界,若是夜鴉這樣的攻擊直接落下來,他們不死也是要重傷!

而就在此時,評委台上的尹修幾人也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快速的出手構建防護罩。

將防護罩籠罩在周圍的看台之上,大長老可不覺得比賽台的那片區域還是他可以染指的了。

「所有人,鞏固防護罩,絕不能傷及聖殿之中的其他聖徒!」面上是許久未有過的凝重神色,大長老朝著身後站立著的諸位長老冷聲喝道。

聽言,所有人如今也是不分到底是大長老這派還是二長老那派,皆是出動了全力將整個觀望台全部保護起來,其中就連二長老也是猶豫了一刻便是出手。

「神運算元大人,卜運算元大人,請你們也出手吧!」尹修已經出手,大長老當下朝著神運算元兩人吼道。

看到大長老居然敢命令自己和妹妹,神運算元臉上的神色十分的冰冷,冷喝道:「老頭兒,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我偏不要!」

聽言,大長老臉色驟變。

暗暗咬牙,大長老正要繼續出聲,便是聽到自己身邊的尹修淡淡開口:「不是你不要便可以不做,不過我奉勸你一句,若是分殿的人出了什麼差池,大祭司生氣了之後懲罰的人並不是我們,而是你們。」

銀灰色的雙眸帶著一絲淡淡的戾氣,尹修這話說出以後,評委席上慌張的眾人一時間皆是沉默驚訝的看著尹修。

想尹修確實實力高強,而且威信極高,但是像是這樣針對的話語卻是十分的少見。

而且,尹修這次得罪的並不是別人,而是神運算元這一對祭祀兄妹!

一聽尹修提到大祭司,神運算元兩兄妹面上皆是露出餓了驚恐的神色,隨後咬牙瞪了尹修一眼后便是全部出手鞏固了防護罩。

而就在此時,那符咒帶著令人失色的力量便是朝著赤煜的腦袋狠狠的砸落下去。

而同一時刻夜鴉的翅膀當下一折,將蒼夙包裹護了起來,防止自己的攻擊會傷著蒼夙了,隨即目光凜然,也一同沖著赤煜飛沖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的赤煜駭然的驚呆了,但是危險來臨,赤煜的求勝慾望頓時將自己的神志給拉了回來。

感受著那強大的能量毀天滅地的逼殺他而來,赤煜冷汗直冒,驚恐的同時迅速的將自己的鬥氣全部釋放出來,凝聚了一個圓形的保護罩將自己保護起來抵抗。

但赤煜這完全就是負隅頑抗,符咒拍下來的瞬間,赤煜全力釋放出來的鬥氣凝成的防護罩不堪一擊,隨即如同玻璃一般破碎消失。

防護罩被擊破,赤煜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灑落在地上形成點點梅紅。

雙眸瞪大,赤煜眼睜睜的看著那符咒砸中了自己的腦袋中,同時一股死亡的氣息蔓延在了赤煜的身上,讓赤煜駭然驚悚。

符咒狠狠的砸落在了赤煜的身上,當即整個賽台上被白色的光芒籠罩了起來,看不見裡面的任何東西,包括赤煜現在是死還是活著皆是不知。

與此同時,那白色的光芒滲透溢出的光芒幻化成了無數飄飛的羽毛向四周飄舞散去。

空中飄散著如雪的羽毛,場景十分的壯觀,形成了曠世絕景。

可是如此壯麗的景象卻是沒有人欣賞,每個人的眼中都是帶著驚恐和害怕,當下都看著自己面前那分外渾厚的防護罩周圍也是泛起了一陣陣劇烈的波紋。

那符咒的強大的力量只是感觀都覺得膽寒,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在斗聖的面前不堪一擊,何況是這麼強大的連斗聖都不一定能夠解決的攻擊!

眾人一時間只能依靠著尹修等人所構建出來的防護罩。不然就算是那攻擊散發出來的餘波,眾人都生怕被波及而死傷。

白色的光芒漸漸的消散而去,令眾人意外的是自己並沒有事情,就連那防護罩也只是泛起了陣陣波紋后便是平靜了下來,居然沒有半點的損壞。

眾人顯然都是沒有想到,當即將目光全部投向了賽台上。

只見賽台上一片的硝煙瀰漫,根本就看不清楚裡面的狀況。

這個時候,夜鴉揮翅膀,一道強烈的風流掠過,頓時將夜鴉周身的硝煙吹盡。 蒼夙和夜鴉的身影周圍還飄蕩著無數廢物的雪白羽毛,凌風而立,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翡翠色的雙眸之中充斥著濃濃的冷然,蒼夙站立在夜鴉身上,身上的衣裙不斷的隨風擺動。

絕色傾城,蒼夙腳下的比賽台依舊是飛舞著塵土和硝煙,讓人看不清其中的赤煜到底是死是活,不過即使看不到眾人也是能夠猜想得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若是能夠活命的話反而比較奇怪……

看著蒼夙的目光中充斥著濃重的駭然和敬畏,眾人吞了吞口水,暗自慶幸還好今日和蒼夙比武的並不是自己,也暗自慶幸還好當初並未的罪過蒼夙。

而相比於眾人,佩卡琳的臉色無疑是最難看的。

臉色鐵青,佩卡琳看著站立在夜鴉身上的蒼夙是那樣的美貌,那樣的不可一世,懼怕的同時,心中更是醞釀著濃重的嫉妒。

暗暗咬牙,佩卡琳怒瞪著那方的蒼夙,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將蒼夙挫骨揚灰才好!

憑什麼!憑什麼這個蒼夙什麼都有,這樣強大的魔獸,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憑什麼自己沒有,蒼夙卻能夠擁有。

看著蒼夙那比自己要美麗的不止一星半點的容顏,佩卡琳死死的用貝齒咬住下唇,心中卻還是僅存著一絲的理智。

並不知道蒼夙本身的實力就是已經比她要高,佩卡琳現在還當蒼夙是比自己還要弱上一星的二星斗聖。

心想著這個赤煜可真是不中用,佩卡琳暗自咬牙,面上的神情兇狠,一雙眸子更是充斥著濃重的殺意。

此次的戰鬥,蒼夙無疑是贏了,而下一場的決賽便是她和蒼夙一決雌雄!

看著蒼夙腳下那強大的夜鴉,佩卡琳心中一寒,眼中的殺意越發的明顯。

即使是拼上一切,佩卡琳也必須要贏,不單單是為了進入天使城,更是為了自己以後是否能夠活命!

想到這裡,佩卡琳頓時感到了有兩道帶著譏笑諷刺的視線隔空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牙齒都是不由的打顫,佩卡琳驚恐的抬起臉來,正巧對上了神運算元和卜運算元兩人充斥著濃濃不屑的面容。

冷笑著看著佩卡琳驚慌失措的模樣,神運算元兩人一想到尹修方才對他們的不敬,就一股腦的全部將怨氣加在了佩卡琳的身上。

神運算元兩人自然是能夠看出赤煜是佩卡琳的人,可是他們卻是沒有料到這個佩卡琳沒用,居然連她手下的人也是這麼的沒用。

若不是赤煜沒能打贏蒼夙,他們又怎麼會被尹修給壓制住了!

想到這裡神運算元兩人心中的怒火越燒越旺,看著佩卡琳的目光也是越發的陰森。

連忙的轉移開了自己的視線,佩卡琳渾身上下布滿了冷汗,哪裡還敢抬頭去看高台上的兩人。

清楚的明白若是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活不下去,佩卡琳顫抖著吞了吞口水,如同毒蛇一般陰毒的視線落在了那方的蒼夙身上。

袖下的拳頭死死的握緊,佩卡琳心想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輸給蒼夙,不然的話,等待著她的將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