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厚氣得大爆粗口。

Home - 未分類 - 王德厚氣得大爆粗口。

「你竟敢這樣辱罵你的老闆,看來你這碗飯是不想吃了?」

劉晃用威脅的口氣說。

「哼!呵呵,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不幹了。明天,我會和盈兒一起來拿我們應得的報酬。拜拜,狼先生、狽小姐。」

王德厚說完很氣憤的離開了。

錢盈兒還沉浸在昨天的恐懼之中,做事情總是心不在焉的走神兒。明明是在洗衣服,卻把芹菜扔進了洗衣盆,水嘩嘩的流著,很快就從盆里溢到了地上,很快就「水漫院落」了。

「唉!孩子你在幹什麼?!」

房東奶奶走過來,著急地問。

「哦,哦,奶奶。對不起,我……」

看見房東過來,錢盈兒才從沉思中走出。

「孩子,告訴奶奶你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房東奶奶望著錢盈兒陰鬱的臉色,關切的問。

「沒事兒,我很好,您放心吧。」

錢盈兒微笑了一下說。

房東奶奶沒再多問,只是搖了搖頭便回去做飯了。那天,小寶和思盈是自己從學校走回來的。房東奶奶送來了好多飯菜,錢盈兒不肯收下,但小寶和思盈卻饞得直流口水。

「哈哈,孩子們喜歡吃嗎?」

房東奶奶看著小寶和思盈,笑著問他們。

「嗯。」

小寶和思盈急忙點頭表示喜歡。

「好,那就只給你們吃,不管你姐姐。」

房東奶奶把那些飯菜,統統都放在了他們那張小飯桌上,轉身離開了。

小寶和思盈很開心的吃了一頓可口的飯菜,但沒有忘記那個好哥哥和疼愛他們的姐姐,留了足夠的飯菜給哥哥姐姐。

王德厚終於回來了,他今天心情很糟。但他不想把自己的壞情緒帶給錢盈兒,因為那樣盈兒會更不開心的。他愛她,所以她的開心就是他的快樂,她的幸福就是他奮鬥的目標。

「嗨!我的寶貝公主,我回來了。」

王德厚一進門就隱藏了心裡的煩悶,換了一張喜笑顏開的臉。

「哥哥好。」

正在看電視的小寶,急忙轉過頭來向他敬重的哥哥問好。

「嗯,你們好,我可愛的弟弟妹妹。你們的姐姐呢?怎麼不來迎接我啊?哈哈!」

王德厚環視四周沒有看到錢盈兒,於是問兩個小孩子。

「睡覺呢,她煩我們吵鬧,所以自己去裡屋睡了。」

小寶用手指了一下裡屋的門,壓低了聲音說。

王德厚躡手躡腳的走進了裡屋,看著閉目躺在床上的錢盈兒,他走過去在她額頭輕輕地吻了一下。

錢盈兒睜開了眼睛,其實她根本就沒有睡著。

「呵呵,看來一個吻的力量好大呦,我的公主真的醒了。」

王德厚又用一貫的幽默方式,來哄錢盈兒開心。

「我不是公主,我昨天差點兒被嚇死,差點兒變成了幽靈。」

錢盈兒說著坐了起來。

「幽靈?好啊!那咱們就一起變成幽靈吧!嗚──我來了……來了……」

王德厚伸手關掉了牆上的開關,燈熄滅了。他把她按倒在床上,聲音顫顫巍巍的怪叫著。錢盈兒嚇得把頭埋進他的懷裡……

「明天咱們一起去辭掉工作吧,順便要回咱們應得的工資。」

他吻著她的頭髮,在她耳邊輕聲說。

「可是,我……需要……」

錢盈兒還是有些不忍辭掉工作。

「看著我,有我在就什麼都不用擔心。離開那個余氏企業,咱們照樣可以生活,不受他們的窩囊氣了。」

他捧起她的臉頰,很認真的說。

「你說什麼?余氏企業?那家影視公司也是余氏企業?」

錢盈兒腦子「咯噔」一下,突然警覺起來。

「是的,聽說余董事長是個好企業家,只可惜有個胡作非為的敗家子呀!」

王德厚嘆了口氣,搖搖頭說。

「這個劉晃,可惡,太可惡了!」

錢盈兒非常氣憤,情急之下說出了劉晃的名字。

「劉晃?劉晃是誰?」

王德厚有些納悶兒。

「哦,我說錯了。是……那個余淮水。他真是人如其名,果然一肚子壞水兒。我一定要找他問個明白,為什麼要用惡作劇嚇我?」

錢盈兒急忙改了口,生氣的說。

「不止是他,還有那個齊曉月,他們狼狽為奸。」

「什麼?齊曉月?這個壞女人怎麼又和劉……哦,余淮水。他們怎麼混到一起了?」

聽了王德厚的話,錢盈兒決定第二天就去找劉晃。 第二天,當別人都還在睡夢中時,錢盈兒就出去了,她憑著記憶一步步地往劉晃居住的那棟別墅走去。

偌大的別墅,自然是有人守衛的,門口有一間門衛室。看門的是一位老者,大約六十多歲,頭髮花白,但精神矍鑠。老人起得很早,在院門口伸腰抬腿的做著運動。見錢盈兒過來老人馬上停止了運動,打量著這位青春靚麗的姑娘。

「姑娘,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裡面還有一位呢,是余總昨天晚上帶回來的。」

老人用鄙夷的眼神看著錢盈兒,話語里也帶著幾分輕蔑。這讓錢盈兒心裡很不舒服,感覺受了無端的侮辱,她的清白的靈魂怎能容得如此的踐踏?眼淚不自覺地湧進眼眶,她強忍著不讓它落下。

「我想您是誤會了,我只是來找余總要回屬於我的報酬的。」

錢盈兒極力給老人解釋自己來的緣由,但這樣的解釋也許更讓人誤會。

「呵呵,來的女孩兒都是同樣的理由。你呀,還是先回去吧,等裡面那位走了之後再來。」

老人冷冷的一笑,勸錢盈兒先回去。看來,這個別墅一定是經常有女孩兒來向劉晃討風流債,所以這位老人才會這樣誤會錢盈兒。

「我真不是那樣的……他真的是欠我的錢,所以我才來找他。」

錢盈兒再次給老人解釋,情急之下眼淚失控的溢出來了。

「好孩子,別這樣。你一定是受了不少的委屈,過來,大爺教你一個辦法。」

老人招手示意錢盈兒走近點兒,於是,錢盈兒靠近那位老人。

「孩子,這個余總外號就叫余壞水兒。那壞事兒做的太多了,可沒少禍害漂亮女孩兒。我把董事長的電話給你,你可以去揭發那個余壞水兒,董事長顧及面子一定會管的。」

老人說著去門衛室拿了一張名片出來,遞給錢盈兒。

錢盈兒接過名片,卻搖了搖頭。

「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我今天一定要見到這個余總,我和他的事不好讓別人插手的。」

錢盈兒堅持一定要見到那個余總,看門的老人嘆了口氣,搖搖頭走進了門衛室,不再搭理她了。

錢盈兒知道這位老人是把她當做輕浮的女人了,所以才會充滿鄙視和厭惡。但她又不好再解釋了,因為沒人相信余淮水那種人會認識一個好女孩兒。

無奈,她只好在門口等,等待劉晃的出現。等了許久,還不見他出現,錢盈兒有些著急了,於是,她撥通了手機。

「喂,哪位呀?余總正忙著呢,你等會兒再打來吧。」

狐色生香 電話那頭兒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沒等錢盈兒說話對方就掛斷了。錢盈兒聽得清清楚楚,就是齊曉月。這個惡毒的女人,此刻也許正和劉晃苟且呢。錢盈兒再次撥通了那個號碼,裡面依然是齊曉月的聲音。

「喂!你有完沒完吶?我正在享受貴婦的生活呢!你卻三番兩次來打擾我們!真討厭!……」

「等會兒,不要掛斷。你問余總認不認識劉晃?如果認識,請余總出來見我。」

錢盈兒故意裝作有些沙啞的聲音,擾亂齊曉月的聽覺。果然,齊曉月沒有聽出錢盈兒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劉晃親自開車出了大門。

「上來吧。」

車門打開,劉晃請錢盈兒上車。錢盈兒看了一眼車裡沒有齊曉月,這才放心的上了劉晃的車。

很快,劉晃開車來到了郊外一處小樹林。劉晃停住了車,色眯眯的眼睛盯著錢盈兒看。

「你今天真美,完全是一個現代美女了。」

劉晃說著,身子向錢盈兒靠近,盈兒嚇得急忙推開車門,裙邊差點兒被劉晃抓住,她迅速轉身下來了。

「劉晃!你別忘了你自己說過的話,你說過不會傷害我的。」

「哈哈,沒錯,我是說過這樣的話。但此一時彼一時,那天我看到的是一個穿的又臟又臭的清潔工,所以我失去了興趣。而今天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靚麗可愛、秀色可餐的妙齡女孩兒,你說,我能不動心嗎?」

說話間劉晃已經下了車。

站在綠樹蔥鬱的小樹林,錢盈兒心裡有些驚慌。但轉念一想劉晃是有弱點的,於是,她拿出了看門的那位老人給她的那張名片。

「劉晃,我沒時間和你多說,我是來向你辭職的。」

錢盈兒咳嗽了一聲,給自己壯了壯膽子。

「呵呵,辭職?辭職你應該到公司去呀,幹嘛來家裡找我?」

劉晃說著靠近錢盈兒想要拉住她的手,錢盈兒後退幾步閃開了。

「我不敢再去你們公司了,怕被齊曉月給嚇死了。」

錢盈兒又想起了前天儲藏室的事情。

「那個騷女人,我也不喜歡她。」

劉晃當著錢盈兒的面罵了齊曉月。

「不喜歡還和她狼狽為奸?不喜歡還會把她帶回家裡?」

「呵呵,怎麼了?你生氣了?你吃醋了嗎?嘿嘿,看來你對我還是念及「夫妻」之情呀?!」

「誰和你是夫妻呀?」

「哦,我說錯了,是未婚夫妻。未婚妻也是妻嘛!只要你答應今世再做我的未婚妻,我保證馬上趕走齊曉月。」

「不可能,你作夢!」

錢盈兒絕不可能答應這個無恥之徒,好不容易擺脫了千年前的舊夢,她不想再回到從前的痛苦之中。

「你現在生活的那麼苦,又跟一個窮小子在一起,註定會勞累一生的。過來吧,我依然願意要你。」

「劉晃!你給我住口!」

錢盈兒大聲呵斥。

「呦!膽子變大了,敢這樣和我說話了?」

「劉晃,你要敢對我胡作非為,我就揭穿你。我會馬上撥通這個電話,告訴他你不是余淮水。」

錢盈兒拿出那張名片,威脅似的在劉晃面前做出一副要打電話的樣子。劉晃真的有些懼怕了,萬一錢盈兒撥通了那個電話自己的一切都會隨之破滅。

「盈兒、盈兒、好盈兒,求你了,不要打電話。你我同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希望你能理解我。一旦我的身份被揭穿就會一無所有,在這個世上我將會無處容身。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咱們相安無事做個朋友吧。」

劉晃嚇得連連求饒,錢盈兒沉思了一下沒有打那個電話。

「但願你能記住你自己的話,好了,現在該說正事兒了。」

錢盈兒嚴肅的說。

「是是是,我知道。既然你想辭職,我答應。這些錢你拿著,以後有什麼困難隨時給我打電話。」

劉晃拿出一些錢給錢盈兒,他希望藉此堵住錢盈兒之口,以保自己的假富二代身份。

「我工作了不到一個月,這些錢好像太多了吧?」

錢盈兒不願多拿劉晃的一分錢,因為她不想欠這種人的。

「不是你一個人的,還有和你在一起那個窮小子的,他不是也要辭職嗎?我也同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