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不是被你取了嗎?」許楓哼了一聲盯著宜家子弟說道。

Home - 未分類 - 「東西不是被你取了嗎?」許楓哼了一聲盯著宜家子弟說道。

宜家男子見很多人的氣勢都轉移到他身上,他哼了一聲:「各位,我用宜家先輩的名義保證,華夏聖乳都在他身上。」

這一句話,讓眾人再無懷疑,還沒有誰敢輕易用家族名義發誓。

「交出來。」一眾子弟都對著許楓喝道。

許楓見這些人如此,許楓也對天發誓道:「我也用宜家的名義發誓,這東西我真沒得到。」

「你找死!」宜家子弟見許楓用他們先輩發誓,一個個怒瞪許楓。

許楓不在乎他們的怒視,只不過他原本以為自己發誓之後,這些人會懷疑一下宜家男子。可是卻發現氣勢一道都沒有從他身上移開。這讓許楓皺了皺眉頭,對著宜家男子說道,「你們宜家的人品如此之差,我用他們發誓,都不見他們信。」

這一句話,讓宜家男子盯著許楓:「等等我會讓你信的。」

說完,一股氣勢向著許楓橫掃而來,氣勢所過之處,石筍徹底被摧毀。這股氣勢,讓許楓面色變了變,這完全是天陽之境的氣勢。

「該死!這傢伙怎麼能生生的提升一個級別。」許楓大罵了一聲,心中卻顧忌萬分。在群賊包圍下,他無疑處於劣勢。除非是借用賀老的力量。可是賀老被許楓連續借用這麼多次,消耗十分之大。許楓已經不好再動用了,要不然真的會給賀老造成大傷害。

……

三更完畢 「教出華夏聖乳,放你離開。」為首幾人看著許楓,眼中滿是冷凝之色,有著華夏聖乳這樣的至寶,對於他們家族大有益處。特別是達到瓶頸的玄者,說不定能借著華夏聖乳突破。

「我應該把華夏聖乳給誰呢?」許楓看著眾人笑道,「你們這麼多人,我不好給誰。」

眾人哪裡不知道許楓打著什麼心思,一眾人對望了一眼說道:「你把聖乳放回石座之中。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許楓笑了笑,沒有繼續說話,轉頭看向柳翼等人,對著他們說道:「你們也是要搶的聖乳?」

柳翼等人對望了一眼,剛準備說話,許楓就哼了一聲道:「枉費我幫你們,你們居然和他們同流合污。」

柳家一眾人被氣的面紅耳赤,柳翼盯著許楓說道:「柳家還不至於如此忘恩負義。」

「那好!既然如此,帶著你的人離開這裡。」許楓盯著柳翼,

柳翼剛準備說什麼,柳倩茹伸手攔住,對著柳翼說道:「我們出去!」

「小姐!我們……」

柳森柳林一群人張口喊著柳倩茹,卻見柳倩茹盯著他們說道:「出去!不用管他!」

一眾人這才不甘不願的退出去,退出石洞之後,柳翼說道:「許楓到底搞什麼東西?」

柳倩茹淡淡的說道:「他不想柳家參與其中!」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對許楓的怨氣消失的一乾二淨,只不過心中卻擔心許楓了起來,八家圍困許楓,他怎麼能抵擋的住?難道,他還能施展成為霸主實力的秘法不成。

眾人心中疑惑,可是見柳倩茹面色淡雅,邁著步子向著峽谷之外走去,一個個只能跟上去。

而石英等人見柳翼帶著人離開,一個個心底也有著高興。畢竟,少了一個柳家,他們也少了不少麻煩。八家的人把許楓層層包圍在中央。

「交出來吧!你逃不了的。」宜家男子盯著許楓,天陽之境的恐怖氣勢輾壓許楓而去,讓許楓感覺莫大的壓力,星陣圖頂在頭頂,這才擋住了八家都逼壓向著他的實力。

「那就看你們的手段夠不夠了。」許楓哈哈大笑道。

「難道你還妄想憑藉一人之力抵擋八家不成?」宜家男子說道,「人不可以太狂妄自大!」

許楓沒有繼續廢話,戒指之中無數符篆不斷射出,包圍在許楓周邊,許楓看著一眾人笑道:「你們人多,可是我符篆多。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擋住我的符篆。」

宜家男子盯著許楓,一拳直轟許楓,拳頭劃破虛空,力量狂暴,腳下同時橫掃出來,直轟許楓的下盤,出手十分狠辣。天陽之境的力量也完全顯現出來,爆發轟鳴之聲,席捲颶風,力量一波接著一波涌動,要把一切給摧毀。

許楓面色一變,身影快速的暴退出去。宜家男子的腳掃在許楓剛剛站立的石頭之上,石頭瞬間分崩離析,化作一塊塊勁石飈射出去。射到石洞之上,砸出一個個石坑。可見其中的力量狂暴。

看著被宜家男子肆虐出來的坑坑窪窪。許楓心頭跳了一跳,天陽之境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精魄之境,舉手之間就有碎石破地之力。難怪天陽之境夠資格成為帝國王侯。

見許楓避開他腳下的橫掃,他絲毫不在意嗎,拳頭甩動,靈氣化作一條長鞭,向著許楓卷了過去,恐怖的力量抽在虛空上,讓虛空支離破碎,恐怖至極。

許楓手指一點,血紅的符篆燃燒幾張,雷電匯聚在一起,宛如雷龍一樣射了出去。和對方的長鞭交鋒在一起。

「轟……」

雷霆暴動響起,整個石洞為之震動,眾人甚至能感覺到搖晃,在對碰處,所有石筍被絞的粉碎,勁氣飈射四周,原本清澈的池水,掀翻而起,如同水幕一樣覆蓋在石洞。

許楓見雷電被長鞭擊散,他身子猛的暴退出去。躲開了對方這一擊,看著宜家男子笑道:「提升了實力又如何,還不是抓不到我?」

「哼!」宜家男子盯著許楓,伸手掉落的水珠,對著一眾人說道,「還不出手!」

宜家男子這一句話,讓這些人一個個組成大陣,把許楓包圍其中,恐怖的力量衝擊而出。

「困!」一聲喝聲,這三百餘人齊聲呼喊,聲浪衝擊而出,一波接著一波,恐怖的靈氣順著聲波衝擊而出,覆蓋整個石洞,爆發恐怖的壓力,威壓許楓而去,許楓身下的石頭,被輾壓成粉末,而許楓頭頂頂著的靈氣,也星光暴漲,把這輾壓而來的氣勢給擋住。

「靈器?」一眾人盯著許楓頭頂星光爆發,把一切威壓都擋在外面的星陣圖,一個個神色熾熱。靈器他們家族也有,可是不會落到他們的手中。這樣的寶物,已經算的上頂尖的存在了。至於有演化之力的道器,那已經傳奇級別的存在了。起碼他們是不妄想。

對於他們來說,得到靈器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賜了。看著許楓被星光徹底包裹,一個個的力量更是狂暴而出,爆發恐怖的氣勢輾壓許楓而去。

「殺了他!華夏聖乳和靈器都是我們的。」石英沒有忘記許楓給他的恥辱,這時候也蠱惑著眾人。

「擊!」

一聲呼喊之聲,一道道力量從這些玄者身體中射出來,數百道攻擊同時向著中心的許楓轟擊而去。宜家男子見到之後,嘴角帶著一份冷笑:「貪婪!是要付出代價的!」

「符篆!疾!」

許楓身邊的符篆,一道道射了出去,恐怖的雷電掃了出去,把漫天擊打向他的力量都給擊碎,衝擊這些玄者而去,力量的對碰,激蕩出無數勁氣,一股股勁氣肆虐,飈射在四周石筍之上,這些石筍瞬間被摧毀。化作漫天碎石在石洞這個狹小的空間激射,砸在石洞石壁上,發出一聲聲響動。

而與此同時,許楓的符篆再次一波衝擊而去,直轟這些人而去。這讓一些實力低弱得玄者面色大變,趕緊組陣抵擋。只不過,許楓的符篆衝擊之力何等恐怖,這些玄者即使是組陣也抵擋不住,被雷電生生的掀翻,砸在地上,爆發一聲悶哼。

望著這一幕,許楓哈哈大笑道:「你們有人,我有符篆。我倒要看到,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擋的住我的符篆。」

這一句話,讓一眾人面面相窺。看著許楓周邊包圍的符篆。他的每一道符篆都有精魄之境的力量,可是他們這些人卻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精魄之境,大多只是入靈之境。

入靈之境在世俗已經算的上不錯的存在了,可是在擁有華夏血脈的八大世家中,並不算什麼。年輕一輩,只要有些天賦的,誰不能藉助血脈之力達到入靈之境?而這次帶來的玄者,都是家族中優秀的子弟,達到入靈之境是最基本得要求。

宜家男子盯著許楓,看著許楓一道道符篆,低聲了罵了一句。心底懷疑許楓是什麼身份,居然燒符篆如同燒紙一樣。

「精魄之下的玄者都退後。」宜家男子和其餘家族的領頭人喊道。許楓的符篆爆發的力量很恐怖,這些人結陣也不見得擋得住他連綿不絕的符篆,還不如讓他們到一旁看著。畢竟,這是家族的新鮮血液,總不能看著他們被符篆重傷。

在這些人退出后,許楓也鬆了一口氣。雖然符篆能擋住,可是數百個入靈之境匯聚的力量也不弱。他要收拾其中一些不難,可是全部要干翻卻極難。畢竟,他們組成的陣法,能讓他們的殺傷力暴漲。

望著還包圍著自己的三十多個玄者,許楓體內的靈氣覆蓋全身,警惕的看著這些人,三十多個精魄玄者,再加上一個天陽之境的存在,爆發的力量何其恐怖?沒有賀老的幫助,許楓連一成的信心都沒有。

看著身邊的符篆,許楓微微定了定心思。有這些東西,起碼能擋住一兩招。

「一起出手!」宜家男子說道,「這小子有些邪門,不要輕敵。」

石英點了點頭,這傢伙看起來沒有他的實力強悍。可是卻讓他吃過虧。先別說他頭頂的靈器,就是那些符篆,也是他們不能小視的東西。

宜家男子盯著許楓說道:「八家年輕一輩的所有人圍攻你,你足夠自傲了。就是我,也沒有這種待遇。」

「沒什麼覺得驕傲的,一隻王八攻我和一群王八圍攻我有什麼區別嗎?」許楓笑著看著宜家男子說道。

「找死!」宜家男子面色鐵青,手臂甩動之間,靈氣匯聚長鞭,向著許楓的喉嚨卷過去,速度快捷,凌厲至極。

許楓身子爆退出去想要避開的時候,身後幾股力量同時轟擊而來,把許楓的退路給封死,許楓避無可避,只能看著長鞭掃向他。

「我看你如何逃?」宜家男子冷笑,嘴角帶著猙獰,對方的力量,還擋不住自己這全力一擊。

……

…… 「疾!」許楓怒喝一聲,符篆燃燒,爆發股股雷電衝擊而出,迎向宜家男子的攻擊,與此同時,許楓體內的靈氣爆涌而出,身子猛的後退,向著身後攻擊而來的力量迎了上去。手臂和對方的力量對碰在一起,幾人被震的倒飛出去,許楓借著這個機會,瘋狂後退。

宜家男子的攻擊被雷電擋住,頓了一頓,這一頓的時間,就讓許楓身影退了出去。

看著許楓避開他們這聯合一擊,幾人哼了一聲,顯然十分惱怒。幾個精魄之境配合天陽之境的攻擊,連一個精魄七魄左右的少年都收拾不了。

「哼!我看你能有多少符篆來用。」宜家男子瞪眼看著許楓,力量再次掃了出來,向著許楓卷了過去,同時對著眾人大喝道,「不要留手,一起動手,誰能搶到多少算誰的。」

這一句話,讓這數十人再無保留,一個個爆發恐怖的力量,震蕩虛空!

「該死!」許楓見這股股滂湃的力量衝擊向他,面色大變,符篆化作一道道雷電衝擊而出,身影不斷的閃動,險險的避開一道道攻擊。可是,雖然有著符篆的幫助,在讓他們絕對的力量壓制下,許楓依舊舉步維艱。

「哼!看你堅持多久!」宜家男子看著許楓,手中的力量爆涌而出,向著許楓覆蓋而去,「今日,你的靈器和華夏聖乳,我都要了。」

「大言不慚!我要走!你一個天陽之境還能攔住本家丁不成?」許楓哼了一聲,盯著宜家男子說道,「原本不捨得為你浪費靈器的星力。不過,今日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靈器。」

許楓頓了頓,立於石筍尖上,看著宜家男子的手鐲說道:「法器就是法器,永遠不可能和靈器媲美。」

在許楓說完之後,一道道印結不斷打出,印結蘊含的力量激射入星陣圖之中,在許楓的印結進入后,星力如同長河之水一樣,傾泄而下,化作天幕把許楓牢牢包圍中央,眾人轟擊而來的力量,被星力徹底消磨。

星力不斷垂下,覆蓋在許楓的周圍,組成一個大幕,在無盡的星力下,空間宛如瓷器一樣易碎,被震蕩的出現道道裂縫。

「北斗星訣,星力化虎!」

許楓雖然此時不能完全施展出北斗星陣,可是卻能藉助北斗星訣藉助星陣圖的力量,兩者本源而生,在許楓一道道星訣打出下,虛空中星力凝聚的猛虎嗷叫一聲,浩大恐怖的氣勢從星力凝聚成的猛虎中衝天而去,轟擊在石洞頂壁,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大坑。

在眾人色變的時候,許楓看著一眾人淡淡的說道:「本少讓你們看看什麼是靈器之威!」

在許楓話音落下,星力爆射開來,散步猛虎四周,爆射的恐怖星力激蕩方圓四周,星虎仰天嘶吼,張牙舞爪的向著宜家男子衝擊而去。

宜家男子頓時色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看著撲過來的猛虎,他身子猛的倒退出去。看著一手托著星陣圖的許楓,眼中帶著驚駭之色。他知道許楓有靈器,可是沒有想到許楓能把星陣圖的威力爆發到如此恐怖的層次。

自己也擁有法器,可是因為他實力有限,法器的力量他並不能完全藉助。可是,許楓比不上他的實力,居然能藉助靈器如此恐怖的力量,這無疑超出他的想象。

當然宜家男子並不知道,許楓並沒有控制星陣圖的北斗星訣。要是他知道的話,怕是更加的驚恐。沒有掌控之法卻能掌控如此滂湃的力量,已經不是妖孽能形容的了。

「結陣!」數十個精魄之境同時大喊,一個個手印不斷打出,體內的力量完全爆湧出來,匯聚成一條巨大的長龍,散發無窮的威壓,衝擊許楓而去。

「本家丁就破了你們的圍攻!」許楓哼了一聲,手指一點,猛虎猛的吸收無窮的星力,破滅空間,虎嘯一聲朝著眾人的力量衝擊而去。星虎和長龍對碰在一起,整個石洞瘋狂的搖晃起來,一塊塊巨石從上面掉下,砸在地面上砸出大坑,肆虐的勁氣劃破空間,無數衝擊波爆炸開來,衝擊在眾人身上,一個個猛的倒飛出去,砸在石壁上,震的血氣翻滾,嘴角湧出了血液。而作為攻擊中心的宜家男子,更是身影爆退出去,每退一步嘴中就噴吐出一口口血液,最後單跪著身體,捂著胸口盯著許楓,氣息不穩。

見一個個熾熱的盯著他,許楓看著手中的星陣圖,見上面的山川河流虛幻了一些,心底肉疼了一下。這些星力都得自北家,雖然不少。可是許楓每一次藉助賀老的力量,所用來療傷的星力也消耗不少,以後肯定還有用來療傷的時候,用一次少不少。所以每到萬不得已,許楓並不願意用星力對敵。

許楓看了一眼眾人,收回星陣圖,冷笑一聲說道:「你們也不過如此嘛!今日看在你們擁有華夏血脈的份上饒過你們,下一次,死!」

說完,許楓身影閃動,向著外面激射而走。眾人雖然想攔住許楓。可是胸口翻滾的血氣,讓他們不得不咽下這口氣。

而剛剛退到一旁的八家子弟,正好匯聚在石洞的出口處,見許楓疾馳而來,一個個面色大變。許楓闖入其中,手臂甩動之間,一個個人拋飛出去,生生的逼開一條路,消失在石洞之中。

眾人看著許楓遠去的背影,一個個面面相窺。看著洞府之中受傷的眾人,倒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涼氣。這麼多人,居然奈何不了他一人。反倒是被對方一人給擊敗,然後囂張的離開他們的視線。

宜家男子一直以來都是八大家族中年輕一輩的領頭人,在沒有接受傳承的情況下,憑藉自己的努力達到精魄大圓滿。再加上法器,能讓他短期內達到天陽的級別,傲視八大家族年輕一輩。可是沒有想到,今日會在一個少年身上受挫。

宜家子弟吐掉了堵在喉嚨的一口血液后,緩緩的站起身,對著宜家子弟喊道:「回去!」

宜家子弟對望了一眼,知道宜家子弟不甘心。一個個趕緊跟上,向著山洞外走去。

許楓出了山澗峽谷,見柳倩茹和柳翼等人都在外面。柳翼等人見許楓疾馳而出,一個個瞬間就高興了起來:「你沒事吧?」

許楓搖了搖頭,對著柳翼說道:「帶著柳家的人走,以後的柳家交給你帶著。」

「怎麼了?」柳翼皺眉問道。

「把八家的人揍了一頓,我和你們在一起,怕是連累你們。」許楓笑了笑。

這一句話,讓柳家的人面面相窺。心想許楓有沒有說錯?他一人把八家的人都揍了一頓?眾人使勁的打量了一番許楓,見許楓身上雖然有些狼狽,可是沒有受傷的情況,讓一個個驚訝異常。要是許楓施展上次成為霸主的秘法他們倒是不奇怪。可是,從許楓的外表看。他根本沒有驅使那秘法。

「難道他是憑藉自己的力量擊敗那數百人的圍攻?」這個相反一想起,柳翼等人就覺得不可能,許楓就算再強,也不至於這麼變.態。

「帶著人走!」許楓對著柳翼喊道,許楓可不保證這些人會不會遷怒柳家。

柳倩茹對著柳翼點頭,柳翼這才下令讓柳家人離開這裡。

「你要去哪裡?」柳倩茹問著許楓。

「啊!」許楓沒有想到柳倩茹主動問自己的去向,「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叫坐北朝南。所以我應該往南或者兩個方向走。你要是想我了,可以到這兩個方向來找我。」

柳倩茹看了許楓一眼,無悲無喜,扭頭就和柳翼等人離開。再沒有說一句話。

「……」

見柳倩茹如此姿態,許楓覺得自己很想抽這小女人的屁股。看了一眼柳倩茹的臋部,發現確實很挺翹很渾圓,揍起來應該會很舒服。

許楓邪惡的想了一會兒后,身影快速的閃動,向著南邊的方向疾馳而去。這空間太大,所以許楓只能依照華夏的習俗來選擇前進的方向。許楓從鬼丹就能看的出來,華夏族人對得到這空間留下的東西有著極大的優勢。所以,許楓不能浪費時間,在外界的人湧入之前,多取走一些是一些。

許楓一路疾馳,速度十分之快,路途中倒是碰到了一些靈獸,這些靈獸弱得弱,強的卻十分之強,賀老只是看到它們一個影子,就讓許楓逃。從賀老的解釋中,許楓得到一個消息是,它有著上古凶獸的血脈。

從這點看,這個華夏空間,定然有著上古凶獸活在其中。上古凶獸是何等存在,許楓心底祈禱,千萬別碰上,要不然十條命都不夠殺。當然,要是是碰到它們的幼崽或者卵之內的,許楓都是不介意。說不定培養,也能培養出一個上古凶獸。但是許楓也明白,這不過就是做夢而已,這樣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人品能有的。這絕對要那種出門就踩狗屎的傢伙才有可能!

…… 「華夏聖乳到手了!還剩下冰河之泉,天山雪蓮!」許楓輕呼了一口氣,三物之中最難得到的到手了,其他的總能想辦法得到。

「你有如此多的華夏聖乳,只要得到冰河之泉,天山雪蓮的消息,完全可以用華夏聖乳去換。想必不是太大問題。」賀老的聲音在許楓的腦海中響起,「不過,你身上擁有這麼多華夏聖乳,消息傳出去,你的麻煩也會不斷。這樣的寶物,會讓很多強者趨之若鶩。特別是那些靈魂受到創傷的傢伙,更會瘋狂。」

「剛剛我也想過殺了那些人,不讓消息傳出去。但是那些人雖然受了些許傷勢,但我真要動手殺人,怕會把自己搭進去。最重要的是,八家都死了,兇手自然是柳家。總不能給柳家惹上這樣一個大麻煩。」許楓無奈的說道。

賀老笑了笑道:「殺人滅口是下策!上策是你努力的變強。達到天陽之境,你自己也有著一份自保之力。何況,你得到煉鬼之法。上古術法,足以讓你實力暴漲幾個層次了。」

許楓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可惜實力提升也不是一日之功。」

「所以你才要自己想辦法變強。寶物有能者居之。你不夠強,寶物只會成為你的會禍根。你現在的實力,碰到那些打華夏聖乳主意的人,十有八九是死路一條。」賀老說道。

許楓輕呼一口氣,當時他也知道,華夏聖乳每家都得到一些是最好的結果。畢竟每個家族都有,這些人也不至於宣揚出去。可是,現在卻落在一人手中,又被許楓打敗,自己無能取得,那自然會宣揚出去。但到了許楓手中的東西,他又怎麼捨得放棄?何況是這樣的寶物!

外界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會湧進來,到時候才是許楓真正的危機。

就在許楓想著這些時候,賀老的聲音又在許楓的耳中響起:「許楓,加快點速度,往東南方向走。」

許楓一愣,隨即速度猛的一提,向著東南方向疾馳而去。在趕往東南方向的時候,一股股噴騰燃燒的火焰灼燒之聲在許楓的耳朵裡面響起,與此同時許楓也感覺到四周的溫度也高了不少。

再次不斷向前走了不遠,在許楓面前呈現了是一座噴發的火山,火焰翻騰起數百米高,許楓遠遠的看著,就見火光染紅天際,火紅一片,灼熱的氣息從其中爆發而出,燃燒的那一片虛空有著一波波的漣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