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靈曦冷嗤,她有百分之百的理由懷疑周萌萌的動機,這女孩真夠隨意,她們只是昨天才剛認識而已,彼此都不了解,幾乎可以說是陌生人,她張口就可以說喜歡,還讓自己做她女朋友。外面漂亮女人多了去了,難道滿大街都是她女朋友?

Home - 未分類 - 韓靈曦冷嗤,她有百分之百的理由懷疑周萌萌的動機,這女孩真夠隨意,她們只是昨天才剛認識而已,彼此都不了解,幾乎可以說是陌生人,她張口就可以說喜歡,還讓自己做她女朋友。外面漂亮女人多了去了,難道滿大街都是她女朋友?

「我跟你昨天才見第一次面,今天你就跟我表白,周萌萌,你是不是太草率了了些。」

「昨天可不是第一次。」

「嗯?」

韓靈曦不解,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周萌萌知道韓靈曦已經沒有印象,出聲提示:「忘了嗎,街心公園。」

韓靈曦愣了幾秒,恍然大悟,她就是那天晚上在公園樹下看到的戴帽女孩?難怪總覺得她那笑容在哪裡見過。那那個被她按在樹上的姑娘是……小芸?

前不久才和人在公園裡接吻,現在又跑來跟自己示愛求交往,韓靈曦對周萌萌這種混亂的私生活感到非常鄙視且不屑,忍不住出言譏諷:「要是我的記憶沒出錯,你那天晚上是跟女朋友在約會吧,看你們如膠似漆得,現在又跑來纏著我,你可真是夠忙的。」

「姐姐你誤會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周萌萌雙手背在身後,「我們只是好朋友的關係。那天收工后喝了點酒不清醒,才會做那樣的事。」

好朋友,誰會跟好朋友摟摟抱抱,隨便接吻的?韓靈曦根本不相信周萌萌的說辭,這小魔頭不僅無賴,還是個滿嘴跑火車的謊話精。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那是你的事,總之不要妄想跟我扯上任何關係。」她冷冰冰得推開周萌萌,「我對你沒興趣。」

「哎——」

周萌萌還想據理力爭,對方已經邁開大步走出老遠。工作組得人陸陸續續到了,王悅在喊大家去拿衣服。她惋惜得嘆了氣,面帶微笑朝背景板那邊走。

韓靈曦分到的是一件雙層的黑色透視長裙,化妝師給她配了色彩鮮艷的唇紅跟深色眼影,配上略顯凌亂的髮型,有種魔域女巫的氣質。

攝影師讓她躺在地板上鋪好的錦絨上面,以俯視的視角來拍攝。

周庭雨站在攝影師的身後,目光落在韓靈曦身上,她一手自然得搭在小腹,一手抵在唇側,目光不羈。這黑與白的對比強烈鮮明,讓畫面更顯驚艷。而組成這畫面焦點的那個女人,此刻正向她露出一絲蠱惑般的笑意。

「哇,化妝師的手太巧了。」小金在周庭雨身旁,雙手緊握,滿眼羨慕:「這還是靈曦嗎,幾乎要認不出來了,跟她平時的氣質完全不一樣嘛,周總監,你說是不是?」

周庭雨點點頭,微微一笑:「靈曦是天生麗質。」

「我也好想拍寫真啊。」小金感只顧興奮,沒有注意到周庭雨對韓靈曦的稱呼。

「OK,換下一個。」

韓靈曦從毯子上坐起身,整理好裙擺離開,退到一旁。靠著牆壁伸展四肢,她四處望望,周庭雨不知道跑去哪裡。

冷不丁對上周萌萌笑眯眯的眼,裝作沒看到把臉轉過去。

她這會兒有些餓了,腸胃裡面空蕩蕩得揪得人不舒服。這些模特公司的專職模特真夠嚇人的,一整天的工作下來,餐餐吃得比貓兒還少,不接受公司送的飯盒,由模特公司直接配餐。為了保持身材忍到這種地步,韓靈曦單是看看她們的食譜就肉疼。

還未到中午時間,外賣不會來的,再說王悅為了保證拍攝質量,也時刻在監督她,韓靈曦嘆了口氣,算了,辛苦也只有這幾天,暫且多喝點水填填肚子。

到旁邊找到空椅子坐下,韓靈曦取杯子的時候遠遠看到周庭雨,她朝自己招了招手,率先轉身走進一堆道具箱後面。

韓靈曦瞄了眼其他人,確定沒有人注意,才起身往周庭雨待的地方走。

「庭雨,怎麼了?」

周庭雨把韓靈曦往裡面拉近一點,按著她坐到箱子上面,隨即從身後拿出一個袋子遞給她。

韓靈曦疑惑得接過袋子打開,驚喜得發現是盒蛋撻。

「是不是餓了?跟著SEVEN拍攝,你這幾天也沒能好好吃飯。」周庭雨捏捏韓靈曦的臉說:「廣告的效果固然重要,但作為你的女朋友,我不想讓我的女人總餓肚子。」

「你剛剛離開就是為了買這個?」韓靈曦感動了,周庭雨真是一場及時雨,總能猜中她的所思所想。若不是嘴巴上面有口紅,她現在就想吻她。

「噓,小聲點,我偷偷買的。」周庭雨朝外面張望了下,「我先過去,你吃完了再出來,記得不要沾到嘴唇上面,會被王悅看到的。」

「嗯,我知道了。」

等周庭雨出去,韓靈曦喜滋滋得拆開盒子,剛咬了一小口,身旁多出一個人影嚇了她一跳,「哎,你在這裡幹嘛?」

看到韓靈曦手中的蛋撻小金兩眼發光,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期待得盯住韓靈曦,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她在打什麼注意。

她無奈得把盒子遞過去,「要吃嗎,分你一個,不要讓別人看到了。」

小金歡喜得擠到她身邊,「嗯嗯嗯,你放心,我不會跟王主管說的!」

話音剛落,兩人頭頂冒出一個陰沉得嗓音:「韓靈曦,你躲在這裡幹什麼?」

王悅不知如何找到這裡來的,他看到韓靈曦手上的蛋撻驚訝極了,「天哪,我發現了什麼,你居然在這裡偷吃!」

劈手躲過韓靈曦的蛋撻塞進小金懷裡,他開始數落:「你已經是她們幾個人裡面最胖的了,還不注意,我不管你平日怎麼飲食的,這幾天給我少吃點,別拍砸了廣告,我也是付了薪水的,麻煩你給我敬業點!」

韓靈曦被王悅推著往外趕,頗為不捨得看了看小金捧在懷裡的盒子,那可是周庭雨特意為她買的,只吃了一口,就這麼白白便宜了旁人,真是可惜。

小金滿心歡喜:「靈曦,你放心得去工作,這些我會幫你消滅掉的!」

「等下再拍幾張,就去換衣服準備下一組,給我記住了,一定要控制你的飲食……」

「知道了知道了。」聽著耳邊王悅的念叨,韓靈曦煩躁得皺起眉,她抬眸掃了眼背景板,現在是周萌萌和另外兩個女孩再拍,看到自己時,對方露出一個狡黠得表情。

韓靈曦腳下的步子頓了一下,該不會是這個小無賴跟王悅通風報信,才害她被抓包的,這個討人厭的傢伙!

&&&&&&&&&&&&&&&&&

上午的時間過去,眾人收工準備吃午餐。

周萌萌再一次帶著她令人討厭的臉出現在韓靈曦面前,「姐姐,我提的建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麻煩離我遠一點,我說了我對你沒興趣。」韓靈曦沒好氣得掃她一眼。

「我不明白,我到底哪裡不夠好讓姐姐看不上。」周萌萌理直氣壯,自信滿滿:「論姿色我絕對配得上你。」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都是女人,這不合適。」韓靈曦不想讓周萌萌知道自己同樣喜歡女人,那樣只會讓周萌萌變本加厲,再說她始終不能明辨周萌萌的心思,自然不能相信她,這裡還有許多共事的同事,誰知道周萌萌會耍什麼花招。

「是嗎?」周萌萌像是在問韓靈曦,又像是在自言自語,她打量著韓靈曦的臉,「可惜這麼多人在關注你,姐姐真的沒感覺?」

韓靈曦的語氣愈發冷淡:「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個叫周庭雨的女人,是你們公司的創意總監吧。」

周萌萌觀察著韓靈曦的臉,不放過她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見她眉峰顫了下,手上動作跟著停滯,心中瞭然。

「我知道姐姐喜歡誰了。」

作者有話要說:發現了嗎,韓小姐對軟攻勢沒轍,如果對方是個漢紙,或者態度再強硬點,她一個巴掌就可以解決,但是周萌萌這個小丫頭劍走偏鋒,(~o~)~被煩成這樣也不肯找周博士幫忙,傲嬌的心哪 韓靈曦覺得自己活得二十多年,就從來沒見過像周萌萌這麼招人煩的女孩,想必小的時候更令人討厭。

她開始找周庭雨搭訕,說兩人有緣,這有緣的理由居然是她們都姓「周」。韓靈曦在一旁聽到時簡直被這種神邏輯雷倒。天下間不止同姓的人多,同名的人也有,此等老套的搭訕方式俗透了好不好。

比起周萌萌的厚臉皮,韓靈曦其實在意的是周庭雨的態度,她似乎不排斥周萌萌的刻意親近,還笑吟吟得跟對方交談,遠遠望去,兩人相處很融洽的樣子,這是情敵之間應該有的相處模式嗎,不應該,太不應該了。

不過……若是因為自己的厭煩感來左右周庭雨該跟什麼樣的人接觸,好像又太霸道了點。

韓靈曦呼了口氣,難怪說女人心海底針,矛盾起來,自己都感到無解。這女孩子頂多是纏人了點,只要她不做什麼傷害周庭雨的事情,權且把她當空氣就可以,周庭雨也不像是會被欺負到的人。

轉過身望向別處,視線忽然模糊起來。這種不適感讓韓靈曦頭暈目眩,朝前踉蹌幾步,險些撞到燈架,為了保持身體平衡,她索性直接蹲□扶住牆壁。

早上還好好得,怎麼無緣無故忽然頭暈,韓靈曦蹲在地上揉著眉心,猜測是最近身體太過疲憊,又沒有好好的進餐導致的。她後背沁出一層虛汗,身體不自覺在發熱,這種滋味,實在說不上好受。

垂下的視線里多出一雙黑色的鞋子,小芸的聲音在頭頂響起,飄渺空靈。

「你這幾天好像跟萌萌走得很近。」

不是她跟周萌萌走得近,是周萌萌跟她走得近好不好。

韓靈曦身體不適,不想跟小芸多費口舌,小芸見韓靈曦弓著身子蹲在地上不說話,繼續發問:「你是不是喜歡她?」

「我看,你倒是很喜歡她。」

蹲在地上的人這會兒才緩慢開口,「我說得對不對?」

小芸怔了怔,別過臉,兀自失落了一陣,又把臉轉回來,不屑得說道:「我們只是鬧著玩而已,萌萌就是那種自由的性格,所以對於她,你也別太當真,她不會真的喜歡你的。」

身體的不適感緩解了很多,韓靈曦扶著牆壁慢慢起身,看了眼小芸,冷笑著反問:「鬧著玩?你們這樣玩得久了,還敢付出真心嗎?」

她對於參與這些愛情遊戲一點興趣都沒有,這兩個女孩子到底是何種關係她更不想知道。不管周萌萌到底是什麼用意,韓靈曦心裡放得不是她。

周庭雨被幾個同事圍著在談事情,沒有注意到這邊,韓靈曦放下心,扶著牆根往前走。迎面遇到小金,見她臉色不太好,奇怪得問:「小韓,怎麼了,不舒服?」

「沒什麼,有點頭暈,我到休息室坐一會兒。等下開工了,叫下我。」

「嗯,好,我知道了,那你快去吧。」

步履蹣跚挪到休息室,韓靈曦脫掉鞋子坐在椅子上,抬手摸了摸額頭,全是汗水。她抽出紙巾把臉擦乾淨,趴在桌子上面小憩。

睡意朦朧中聽到門響的動靜,隨即,一隻手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面。韓靈曦直覺不是周庭雨,剛把腰直起一半,就被人從後面抱住了。

儒神 「姐姐,你身上好香。」

「周萌萌,給我放手。」

「就一會兒,讓我抱一下好嗎?」

周萌萌的聲音不同於之前,她輕聲得念著,帶著哀求的口氣。

韓靈曦脊背僵著,她從鏡子裡面看到周萌萌眸光暗淡的側臉。這丫頭又在耍什麼花招?

「我一直很想有個姐姐,這個願望從小的時候就有,我想像別的小孩一樣,在她面前撒嬌,怎麼任性都可以。」周萌萌抱著韓靈曦,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在聽,自言自語:「所以新爸爸帶著姐姐到家裡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有多開心。可是,我姐姐很討厭我呢。我有多喜歡她,她就有多討厭我。媽媽和外婆相繼過世了之後,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她從鏡子裡面跟韓靈曦對視,「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很像她,一樣的美麗動人,一樣的冷艷高貴,不過你比我姐姐溫柔多了。如果沒辦法抱一抱她,抱一抱你也是好的。我不是故意要找你麻煩,只是想藉此讓你多注意到我而已。」

這些話觸動了韓靈曦,她有些出神,僵硬的肢體無意識得放鬆下來,「就算是內心有怎麼樣的傷痕,也不該成為你放縱的理由。你能傷害到的都是那些在乎你的人。」

「雖然這話是對我的指責,但我聽出了同情的味道。」周萌萌方才還略顯沉重的表情此刻完全改變,換上一副笑臉:「你被我的故事打動了吧,我猜對了,姐姐果然是嘴硬心軟的女人。」

「……」

韓靈曦沉下臉,說來說去,還是在說謊么?這死丫頭,居然拿別人的同情心來做文章。

「趁我還沒發火之前,趕緊鬆開。」

周萌萌繼續耍無賴:「不放不放我就是不要放。」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紙做的?

韓靈曦臉上一片凜然之色,正打算好好教訓教訓她,門外傳來周庭雨的聲音。

「靈曦,你在裡面嗎?」

周庭雨在外面沒找到韓靈曦,問了小金才知道她身體不適到休息室休息,擔心之下便尋過來看看。她抬手擰了下門發現沒有反鎖,於是直接推門而入,看到的就是周萌萌八爪魚般扒在韓靈曦身上的情景。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韓靈曦立刻把周萌萌推開,尷尬得從椅子上面站起來,「沒,沒幹什麼,我方才有些累,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

周庭雨的視線落在周萌萌身上,她走到身旁讓開出口:「周小姐,你的經紀人在找你,我想你最好去外面看看。」

「哦,我知道了,謝謝姐姐告訴我。」

周萌萌又換上那副天真乖巧的樣子,她沖韓靈曦眨了眨眼睛,「跟姐姐相處很愉快,我先出去,等下再來找你。」

這話可真容易令人浮想聯翩,韓靈曦知道周萌萌是故意說給周庭雨庭,惡狠狠得瞪了她一眼。

周庭雨沒有特殊的反應,她只是站在門口等著周萌萌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門關得剩下一條大縫時,周萌萌忽然轉過身,對周庭雨笑呵呵得說道:「我佔用了些靈曦姐姐的時間,周姐姐不會生氣吧?」

周庭雨微微一笑,用韓靈曦聽不到的聲音跟她講道:「周小姐這個年紀就算沒念完大學,小學也畢業過的,那你應該聽老師說過,在未經允許動用別人的東西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所以我保留追求責任的權利,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給別人帶來困擾。」

她說完這些就把周萌萌給關在了外面,轉過身望著韓靈曦。

「那個,剛才……」韓靈曦擔心周庭雨會誤會,思考著措辭,「我跟她沒做什麼,那個小丫頭性格很奇怪,你也注意點。」

「不用解釋,我懂。」

韓靈曦有點意外,「你都知道?」

「廢話。我知道她喜歡你。」

周庭雨沒好氣得看她一眼,人對於跟自己相似的種類總會有種感應的,周萌萌表現得那麼明顯,她怎麼會看不出來,會來跟自己聊天,不就是想套話的。

這個女人以為別人都跟她一樣神經大條,什麼都不知道么。

韓靈曦不滿了,「那你還跟她聊得那麼開心?」

「我不是想著她如果在我這邊的話,你就可以清靜一些了。剛才忙完找不到你人,也找不到周萌萌,我就猜測她又跟到你那裡去了。」

她走過去摸摸韓靈曦的額頭,「你是哪裡不舒服?頭暈?」

「大概是低血糖,現在好多了。」韓靈曦握住周庭雨的手,「你不用擔心。」

「我也不想擔心,但你這是不讓人擔心的樣子么?」周庭雨捏住她的下巴,仔細檢查,看她氣色還好,稍稍放了心。「那小丫頭沒非禮你吧。」

「呵,笑話,我會被這種丫頭欺負嗎?」韓靈曦輕嗤,「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好好好,我不小看你,我大看你。」周庭雨眼含笑意,看得韓靈曦心癢無比,拉住她的衣領引周庭雨彎腰,仰起臉吻她。

周庭雨縱容著韓靈曦,將她攬進懷裡,細細得吻落在韓靈曦的唇瓣上,柔軟的觸覺和略帶滾燙得溫度熨平她心靈的每個角落。

吻到忘情處忘記自己是坐在椅子上,韓靈曦往後仰了仰險些拖著周庭雨一起從椅子上掉下去,好在周庭雨反應迅速扶住了桌角,兩個人愣了愣都笑了。

抽出紙巾將彼此嘴角糊花的口紅擦乾淨,周庭雨幫韓靈曦整理好裙子,又把鞋子撿回來給她穿上,「我們該出去了,不然等下王悅又要四處搜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