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勇跑到了富麗小區的大門前。發現小區欄杆放著,而且,站崗的還是那個刁難過他的保安。

Home - 未分類 - 蘇勇跑到了富麗小區的大門前。發現小區欄杆放著,而且,站崗的還是那個刁難過他的保安。

「站住!」保安呵斥著道。

蘇勇發現後面有追兵,他一躍就從欄杆上跳了過來,然後,照著保安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將保安打倒,保安的大蓋帽子飛出去挺遠,蘇勇算是報了剛才的仇。

姥姥的,讓你刁難老子。

蘇勇跑了一陣子,算是擺脫了後面的追兵。可是,他沒有掙到工錢。這是他的第一次工作,就這麼回去怎麼對老闆交代啊?

蘇勇摸了摸口袋,口袋裡只剩下了幾個可憐的硬幣了,他連坐車的錢都不夠了,這個客戶真不講究,怎麼著也得給他點路費啊,越有錢人越摳門。

蘇勇走著回到了公司,到了公司,老闆就炒了他的魷魚。理由是客戶投訴。說他品行不端,有猥/瑣的嫌疑。

蘇勇很沮喪的從公司里出來,他現在還得去找一份工作,

於是,蘇勇就又去一家公司去應聘,這是一家很大的公司,蘇勇如果能進入這家大公司,他就有保證了,所以,蘇勇竭力想應聘這家公司。

蘇勇站在華強公司的大門前,望著華強公司的辦公大樓,簡直太氣派了,心裡充滿了對華強公司的渴望。

過來求職的人還真的不少,蘇勇跟著求職的人員走進了辦公大樓。一男一女坐在辦公室前,很威嚴的在挑選前面應聘的人員。

蘇勇等待了很久,終於輪到他了。這期間,他的目光一直在那個女人身上打轉,職業女人簡直太給力了,

女人身著一件灰色的職業裝,胸脯傲然,有一種莊嚴的美。

「你什麼學歷?」女人綳著臉問。一副冷艷的表情。

「我沒有學歷。」蘇勇道:「我從小就跟師傅上山了學武功,所以,錯過了上學的機會。」

「我們這不收沒有學歷的,下一個。」女人嚴肅的道。

「別價,我是特種兵。」蘇勇著急的道。

「特種兵?」女人一愣問。

「要不我當個保安,保准合格。」蘇勇訕笑著道:「我的身手非常的好。」

「我們這兒不招保安,下一個。」女人無情的道。

「你就讓我留下吧,美女。」蘇勇道。

「美女?」女人一愣道:「少在這兒套近乎,下一個。」

「你走吧。別妨礙我們的工作。」男人道。

女人聽到蘇勇叫她美女。表面上挺冷談的。不過,心裡還是挺開心的。

忽然,陳麗娟進來了,蘇勇看到了陳麗娟就是一愣,真是的冤家路窄了。她怎麼來了,難道她在這兒上班,要是被她看到,她一喊抓流︶氓,他就慘了。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陳麗娟想看看招聘的情況,她從家出來,沒有去自己的辦公室,就直接的來到了人事部。

「經理,你好。」女人嫣然一笑道。

經理。原來這個腐女是經理。完了,他的這份工作也泡湯了。蘇勇琢磨著。

原來管招聘的女人也會笑啊。見到經理笑容可掬。可是,面對他卻是一副冷艷的表情。

「招聘怎麼樣了?」陳麗娟問。

「正在進行中。」女人臉色依然保持著笑容。

「你……」陳麗娟揚頭看到了蘇勇,先是一愣,她剛想喊流︶氓,可是,一考慮這是公司。便欲言又止了。

陳麗娟還是有涵養的,畢竟她是公司的經理,她平息一下激動的情緒。便問:「你來這裡幹什麼?」

蘇勇想要躲陳麗娟。可是,他現在是躲不了,真倒霉,給她修電腦沒有拿到工錢,還差點被當成流︶氓挨一頓打。到這兒求職,又遇上她。而且,她還是經理。

「求職。」蘇勇只好如實的道。

「求職?」陳麗娟計上心來,乾脆她好好的折騰蘇勇一番,於是就坐了下來。問:「你想幹什麼工作?」

「算了,我還是走吧。」蘇勇轉身就想走。

「站住!」陳麗娟道:「憑著你淪落成這樣了,我就可憐一下你。給你一份工作吧,給我當保安。」

「不幹。」蘇勇拒絕著道。

蘇勇的話讓那招聘的男女們一驚。這小子剛才就想應聘保安來的,怎麼經理錄用他,他卻不幹了。

陳麗娟拿過蘇勇求職的材料一看,然後道:「你干也得干,不幹也得干。張科長,把他的材料留下來,一會兒讓他來我的辦公室找我。」

「是,經理。」張科長道。

原來招聘的女人是科長啊?蘇勇心裡想

陳麗娟站了起來,就向外面走去。蘇勇望著陳麗娟曲線迷人的身影,心情特別的複雜,他要是去陳麗娟辦公室,會是什麼結果啊。會不會有警察在陳麗娟的辦公室等著他?

陳麗娟像團火似耀眼,蘇勇望著陳麗娟,陳麗娟穿著紅色的裙子。亮瞎了他的眼。

「蘇勇。你去陳經理辦公室吧。」張科長嫣然一笑道:「陳經理的辦公室在18層1898房間。」

蘇勇沒有想到,這個張科長會沖著他笑。而且,笑得那麼的甜。完全不是他剛來的表情了,蘇勇醉了。

蘇勇朦朦朧朧的從人事部走了出來。他要去經理辦公室。經理辦公室等待他的是什麼命運?

蘇勇來到陳經理的辦公室門前。平復一下緊張的情緒。陳經理的辦公室門開著,蘇勇向里張望著,看到陳麗娟穿著紅色的裙子坐在辦公桌前。在等著他呢。

陳麗娟在人事部看到了蘇勇來應聘的,就暗喜了起來。蘇勇怎麼跑,也沒有跑出她的手心裡。

陳麗娟算計著,她得把蘇勇玩的吐血了,要不蘇勇不知道她的厲害,陳麗娟笑了起來。有權真好,可以隨時的報復人。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蘇勇知道前面的陷阱,但是,他還得跳進去,這就是生活規則,蘇勇硬著頭皮走進了陳麗娟的辦公室。

蘇勇一進來,就四處打量了起來。這個辦公室挺大的,一張很大的辦公桌橫陳在辦公室中央。陳麗娟坐在辦公桌前,一副特別自信的樣子。

「你想幹什麼?」蘇勇問。

「稍安勿躁。」陳麗娟淺淺的一笑道:「這句話不是你應該問的。」

「我不想給你當保安。」蘇勇道。

「你要是給我當保安,你偷窺我的機會會多。這麼大好的機會,你怎麼能錯過啊?」陳麗娟嫣然一笑的問。

蘇勇不知道陳麗娟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剛才她還在瘋狂的追他,恨不能追上他暴打一頓,現在怎麼突然變得的有溫柔了起來?

「其實,我也什麼沒有看到。」蘇勇解釋著道:「是你讓我進衛生間的。」

「你不用解釋了,你也不是什麼好人,剛才算你跑的快,要不然,我非得廢了你,你會從此死了對女人的想法。」

「我真的什麼也沒有看到。」蘇勇問:「要不你覺得不平衡,我讓你看看我?」

「你有什麼好看。」陳麗娟白了蘇勇一眼道:「你先出去等著,一會兒咱倆去訓練場。」

蘇勇不明白陳麗娟的意圖,他仔細的打量了陳麗娟一眼。陳麗娟肌膚本來就白,再加上紅色的裙子襯托,就顯得陳麗娟的肌膚更加的白皙了起來,尤其是露在紅色的外面的肌膚是那麼的打眼。

蘇勇有點戀戀不捨的走出了陳麗娟的辦公室,待蘇勇走出了辦公室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砰的一下關上了。蘇勇心也跟著砰一跳了下。

蘇勇不知道陳麗娟玩著的是什麼遊戲,這讓蘇勇有些迷茫,蘇勇站在緊閉的辦公室門前,有點不知所措,只能等著陳麗娟出來。

待陳麗娟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已經換上了一身運動服,怪不得讓他出去,原來她是換衣服去了。

「走吧。」陳麗娟道:「蘇勇,我告訴你,你現在是我的保安,你得經得住我的打。我每天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鍛煉身體,這期間我得有個陪練,這個陪練就是你。」

怪不得他求職的時候,陳麗娟收下了他,原來還是想報復,這次報復更狠,他得天天被陳麗娟暴打一個小時,姥姥的,這麼美的美女,居然這麼暴/虐。

「那我辭職。」蘇勇道:「我不幹了。」

「那是不可能的。」陳麗娟進了電梯。蘇勇只好跟了進來,陳麗娟接著道:「你的一切材料都保存在我公司了,你要想走,沒門。再說了,就算你自己走了,無論你去那個公司,都不會用你的。不信你試試看。」

電梯向樓下運行了起來,蘇勇望著陳麗娟,不知道如何是好。不過,陳麗娟身上好聞的體香向蘇勇飄來,蘇勇頓時感到美好了起來。

電梯停在6樓。陳麗娟走出電梯,蘇勇只好跟著,他從後面望著陳麗娟。顯得陳麗娟更加的動感了起來。

蘇勇跟著陳麗娟來到了訓練場,6樓這個訓練場很寬敞。而且,還有個挺大的檯子。

陳麗娟很敏感的跳上了台上道:「你上來。咱們開始吧。」

蘇勇聽陳麗娟妹紙說過,陳麗娟會跆拳道九段,陳麗娟真的要給他來陪她練跆拳道九段了嗎?

本書源自看書蛧

… 蘇勇琢磨著,他不能就這麼挺著挨揍,要是陳麗娟真的練成了跆拳道九段,陳麗娟還不把他打殘了。

陳麗娟向蘇勇撲了過來,來勢兇猛,恨不能一拳將蘇勇打趴下。蘇勇沒有動,待陳麗娟的拳頭就要落在他的身上的時候,蘇勇快速的一閃身,陳麗娟撲了個空,一下沖了出去。

由於陳麗娟的拳頭的力量過大,卻沒有打到目標,隨著慣性沖了出去,踉踉蹌蹌的差點摔倒。

「蘇勇,你想幹什麼?」陳麗娟惱怒的問:「你為什麼躲呀。」

「你打我,我能不躲嗎?」蘇勇問。

「你的職業就是陪練。」陳麗娟杏眼圓睜道:「你這樣可不行,這次警告,下次你再躲,我扣你工資。」

蘇勇現在才明白了。陳麗娟聘用他,是想報仇啊。這個女人太狡猾,合情合理的報復他。

「不行。我不當這個陪練了。」蘇勇道。

陳麗娟剛想對蘇勇來第二次衝擊,卻被蘇勇的話給打斷了,陳麗娟只好停了下來。她白運氣了。

「蘇勇,這個陪練你是當定了。」陳麗娟道:「現在你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還是老老實實的賠我練吧。」

「你要是把我打壞了算工傷嗎?」蘇勇問。

「當然算了。」陳麗娟道。

「有工傷補償嗎?」

「工傷當然有補償啊,你那來的那麼多的廢話啊?」陳麗娟著急問:「開始練拳吧,別在耽誤時間了。」

「那我得說好了,有兩個部位不能打。」

「那兩個部位?」

「一個是頭。一個是這兒。」蘇勇向要害的位置上指指了。

「你丫的,你太猥瑣了,我不打死你這個流︶氓,你會出來禍害人啊。」陳麗娟一運氣。一組拳就向蘇勇打來。拳頭如風。

蘇勇見陳麗娟來勢洶洶,知道美女對他在下死手。他便躲了起來,無論陳麗娟打出什麼拳,就是打不著蘇勇,蘇勇站著的位置沒有動。只是身子左右的搖擺。

陳麗娟沒有想到,蘇勇這樣就能躲過她的攻擊,她可是跆拳道九段啊。這功夫可不是花拳繡腿,她在全省跆拳道比賽的時候,還得過第二名呢。怎麼就打不到蘇勇呀?

無論陳麗娟怎麼努力,就是打不到蘇勇,最後,陳麗娟氣憤的停了下來道:「蘇勇,你成心不讓我打是吧?」

「不是我成心。」蘇勇解釋著道:「一個人面臨著拳頭來襲的時候,躲是人的本能,除非他躲不開。」

「你知道你是什麼職業嗎?」陳麗娟不爽的問。

「陪練也不一定非得挨打,」蘇勇道:「能讓你練拳,就達到了目的,陪練總挨打,說明陪練的水平不行。」

「你怎麼總有說的?」陳麗娟不爽的問。

陳麗娟又練了一會拳,依然沒有打到蘇勇。她的陰謀沒有實現,她有些後悔,讓蘇勇當保安了。

「不練了。」陳麗娟賭氣的向外面走去。蘇勇暗笑起來,同時,嘀咕著,跟我玩,你還嫩點。

蘇勇跟在陳麗娟的身後走出了訓練場,陳麗娟迷人的曲線展現在蘇勇的眼前,蘇勇情不自禁的舔舔了乾裂的嘴唇。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陳麗娟站在電梯門前,她沒有要電梯。她白了蘇勇一眼問:「要電梯呀,這也用我告訴你?」

「你離近就按一下按鈕吧。」蘇勇道。

「跟誰說話呢?」陳麗娟不爽的問:「記住,你是我的保安,這是你的工作,以後我們出去。開個車門,要個電梯,拎個包,這都是你份內的事。」

陳麗娟還真的把他當奴隸了。蘇勇在心裡合計著,可是,為了錢,他只能忍著,哥雖然沒有錢,但是,哥有姿態。

電梯里有人,上來一個穿著綠色裙子的美女。陳麗娟一進去。就驚訝的問:「裴艷怎麼來了,來了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啊?」

「給你打了,你不接電話。」裴艷道:「正好,咱們別上去了,去鳳凰山吧。我想許個願。」

「我穿這身衣服怎麼去呀?」陳麗娟問。

「蹬鳳凰山穿運動裝不是正好嗎?」同時,裴艷看到了蘇勇。便問:「這個帥哥是誰啊?你男朋友嗎?」

「還是這位美女有眼光。一眼就看出我帥來了。」蘇勇得意洋洋的道。其實,裴艷一上來。就跟陳麗娟聊了起來。完全的忽視了蘇勇的存在,這讓蘇勇有一種失落感。

「你不說話能死呀?」陳麗娟不爽的道:「裴艷,別理他,他只是個保安。」

「新來的?」裴艷問。裴艷沒有因為蘇勇是保安,就對蘇勇失去了熱情,這讓蘇勇對於裴艷的印象很好。

「是啊。新招聘的。」陳麗娟道:「裴艷,不用對保安太客氣。」

「咱們蹬鳳凰山把他也帶上吧。」裴艷問:「你會武功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